何日辉_好大夫在线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精神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2109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何日辉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双相情感障碍障碍|抑郁症

双相情感障碍女孩殴打母亲,逼其下跪,该如何化解她们的仇恨

发表者:何日辉 1400人已读

患者小妮来自河北,来治疗的时候20岁,是在读大学生。她成长于离异家庭,父母在她10岁时离婚,她从此跟着母亲、姥姥生活。好大夫工作室精神科何日辉

就诊时,小妮和她母亲的关系已经非常恶劣。通过问诊,我了解到母亲对她造成过很多心理创伤,她怨恨至极,成年后经常动手打母亲,甚至逼母亲下跪。母亲深知并极度后悔自己当年的过错,但不知如何化解女儿心中的仇恨。

孩子对父母有负性情绪,咒骂、仇恨、攻击甚至打骂父母,而父母虽已忏悔、反省,但缺乏解决办法,双方都痛苦不已——这是很多来我们这里就诊的、精神心理障碍青少年患者与家长关系的写照。

经过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TPTIH)等一系列深度心理干预之后,我们欣喜地看到,小妮终于与母亲和解,并且一度非常亲密,母亲十分开心。

01、“毁容”女孩

小妮和母亲来面诊时已近傍晚,但小妮仍戴着大大的、压低的遮阳帽与口罩,旁人丝毫看不清她的脸,只看到一双充满戒备甚至有些恐惧的眼睛。她非常拘谨,说话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清。

小妮的情绪症状从初二开始逐渐浮现,她经常与母亲、姥姥吵架,非常抗拒上学,还有频繁地自杀念头和行为。我看了小妮的手臂,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渔网状的刀疤,触目惊心。

母亲说,小妮发病后她多次反省过自己。因夫妻不和,后来又离异,她那时根本没有心思、也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确实给小妮带来了很多伤害,现在后悔莫及,也多次给孩子道歉。但孩子情绪缓解没有多久又会突然爆发,让她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才能真正彻底弥补孩子内心的伤痛。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成年以后,小妮对母亲爆发了极大的仇恨。在广州等待面诊和治疗的时候,她们同住一间酒店房间,小妮经常大声吼母亲,让母亲下跪,甚至不允许母亲进入房间,否则就动手打。

如果母亲不顺从或者躲避,她就以死相逼。母亲没有办法,只能下跪、任由她责打,内心十分煎熬。

至于小妮戴帽子和口罩遮挡脸部,母亲说是因为她患有严重的荨麻疹,脸部有大片的伤口,遍寻医生都治不好,也找不到病因。小妮非常自卑,不愿意被人看到。

我当时意识到,这可能是心理因素引起的功能性躯体不适。我小心地询问小妮,是否可以摘帽子和口罩,让我看一看。

小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脱下了帽子和口罩。我十分惊讶,小妮的脸有一大片红疹,可能因为发痒,部分疹子还被挠得有些感染了,连我这个临床十数年的医生也觉得有点吓人。正是最注重外形、面容的年龄,脸上却有那么严重的荨麻疹,我能深切地理解到小妮的严重自卑和极度压抑。

跟小妮深入交谈的时候,我发现她还有其它一些症状。她从小就有失眠问题,经常整晚睡不着觉,引起了极大的痛苦;她难以集中注意力,而且觉得所有人都对她不好,对外界不信任、反感。

而小妮的大学专业是母亲替她选择的,她完全不感兴趣。大二时她的病情严重恶化,无法继续学业,只能休学。这个时候,母亲才真正意识到女儿病了,带着她在本省著名的精神科就诊,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经过一番药物治疗,没有根本好转,女儿对她的愤怒和攻击没有丝毫缓解,最后才找到我们。

02、母亲带来的伤害

我们通过前期接触发现,小妮的心理创伤较多,尤其只要谈及母亲给小妮带来的伤害时,她就情绪激动,非常愤怒,对母亲犯下的错误耿耿于怀。

无疑,母亲当年的行为是小妮最大的创伤来源。她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治疗师Lucy先从她与母亲的关系入手,利用深度催眠寻找并修复相关的创伤。

在深度催眠下,Lucy发现母亲给小妮带来的心理创伤起源很早。在2、3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几乎终日吵架、厮打,从不忌讳小妮在场;妈妈还时常将负性情绪发泄到小妮身上,在深度催眠中,小妮看到当时的自己十分恐惧。

后来父母离婚了,小妮跟着母亲生活,但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小妮的母亲离婚后,对未来丧失安全感,姥姥更是逼着母亲重新找对象。

在母亲重新谈对象的3年里,小妮住在姥姥家。母亲还禁止小妮喊她妈妈,把她赶去跟姥姥睡。姥姥睡觉时打呼噜,小妮每天晚上在被窝里难以入睡,又想到母亲毫不疼爱自己,经常整夜抽泣,直到凌晨才睡着。

而且,母亲谈对象不顺利时,回家动不动就跟姥姥吵架,或者指责怪罪小妮,骂她是“废物”、“废人”,连累了她,这些事件对她也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小妮上初中时就出现了行为和情绪问题,并出现了严重学习障碍。她抗拒上学,母亲生气极了,使用了很多极端、粗暴的手段。

在深度催眠里,小妮看到有一次母亲因上学一事狠狠地打她,还把她的衣服撕烂了,把她赶姥姥家门外。她当时很害怕,衣服破了也不敢乱跑,浑身打着哆嗦,在楼道上坐了很长时间。

还有一次,小妮闹着不想上学,母亲便让舅舅用电线把她绑起来,还扇她的耳光。这两个堪称“虐待”的事件都对小妮造成巨大的心理创伤,小妮对母亲心生恨意。

之后,小妮患上了荨麻疹,其母亲带她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根治。母亲又找了一些民间中医馆,尝试通经络。

小妮在深度催眠下回到那个治疗现场,害怕得浑身发抖。“医生用小锤子捶我,锤子上都是又尖又硬的针,要把我全身都捶一遍!我痛得要死要活的,都快昏过去了,但妈妈每次都逼我去!”

 所谓“通经络”所用的锤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且不论这样的治疗是否真的对荨麻疹有效,但这种诊疗行为给小妮又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并加深了她对妈妈的敌意,“简直恨之入骨!”

母亲有了新的婚姻后,在没有告知她的情况下,怀上了二胎。她知道后,情绪崩溃,威胁自杀,硬是逼着母亲流产,但母亲流产了,她还是没有真正原谅母亲。

这些创伤都是Lucy事后向我复述的。我听了心里非常沉重,小妮几乎没有享受过童年的快乐,没有享受过孩提时应有的宠爱,她一直生活在极度痛苦和压抑中。

我相信她的母亲是爱她的,不然不会千里迢迢、不离不弃地带她来治疗,但小妮几乎从没感受过母亲对她的爱。我能理解小妮对母亲的怨恨;我也能理解小妮母亲在无知、愚昧、粗暴和离婚的彷徨下,给孩子带来的大量伤害。

经过几次深度催眠中的创伤修复治疗,Lucy逐渐把上述的、母亲带给小妮的心理创伤一一修复了。

效果显现得很快,小妮的母亲反馈,那几次治疗期间,女儿的愤怒明显减退,不再打她了也不再让她下跪了;小妮也不用刀割自己了,哭泣次数也少了很多。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失眠问题,我先通过调整药物来缓解。

03、反转的病情

总之,小妮第一个阶段的治疗以母女关系的创伤修复为主。最后一次进行完创伤修复后,已是深夜,小妮当时感觉非常好,还向Lucy道谢。目睹她的巨大进步,我,Lucy和她的母亲都很开心。

不料,小妮母亲第二天突然向我反馈,称小妮当天晚上又严重失眠,而且还越想越生气。

“她说,什么催眠,什么狗屁的创伤修复,不治疗还好,一治疗,那些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痛苦的事就全都想起来了。她还说你们是骗子,情绪很大,闹着不治了,坚决要回家!”眼看着女儿已经有好转,却突然不配合治疗了,母亲急得团团转。

我听了以后,第一反应是很生气!这孩子咋这样翻脸不认人呢?冷静下来,理性告诉我,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我心里还是纳闷,前一天还好好的,甚至感激我们,怎么第二天突然变得更严重了呢?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们做创伤修复的经验还不如现在丰富,对于这种突发情况理解得还不到位。

母亲提醒我,小妮家里养了一只猫咪,这段时间她经常说太想念猫咪了,要回家看它。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我提出还是要找小妮谈一下,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原来,小妮那天晚上再次严重失眠,心情烦躁,脑子里胡思乱想,想起了过去那些创伤事件。

人在烦躁、焦虑等负性情绪状态下,容易陷进负性的单向思维,把事情灾难化、负面化,这是基本的心理活动规律。小妮当时就是这样,越烦躁越忍不住想过去的事。

确实,在深度催眠下以前的创伤事件得以复原;虽然做了相应处理,但疗效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她当晚想起这些创伤,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睡不着,再加上又想念家里的猫咪,恶性循环,引发明显的情绪波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心平气和地向她分析这个心理过程,引导她并希望她能够冷静、理性下来,要看到这段时间来自己的改变和进步,并告诉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治疗,失眠的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但小妮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情绪又激动起来了,说自己绝望了,治不好了,要放弃了,坚持要回家。无奈之下,我们也只能同意小妮中止治疗,为她开了一些治疗失眠的药物,原来的精神科药物继续维持。我还安慰她母亲,既然小妮呆不住了,就让她回去缓一缓,看看自己的猫咪,也许会好一些。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心里也没有底,毕竟我们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的经验没有现在如此丰富。

母女俩回去以后,我一直与小妮的母亲保持着联系。大概一个月后,她说小妮的情绪越来越稳定,母女俩的关系不但明显改善了,而且变得非常亲密,母亲非常感动,我们也为之感到开心。

又过了几天,小妮母亲急匆匆地联系我:“小妮现在变得太粘我了,晚上要抱着我睡,她洗澡的时候要我摸她的屁股。啊哟,她都这么大了,这么亲密我觉得很别扭啊,像个3岁小孩儿似的。何主任,您说这是不是退行啊?”

“退行”是精神分析流派自我防御的一个概念,是指个人受到挫折时不能应付,放弃已学到的成熟态度和行为模式,使用孩子式的、幼稚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个体明明有了较高层次的水平,却选择用较低级的方式来应对所面临的情境,如焦虑、无法应对挫折等问题会导致个体选择逃避现实生活。

在找我们治疗之前,小妮母亲带着女儿尝试找过多个心理咨询师,可能是在那时她接触了相关信息。

我一听觉得很荒谬,便跟她解释:“这不是退行,小妮现在是因为心理创伤被修复了,对你的恨意消失了,再加上小时候缺乏母爱,缺乏肌肤之亲,现在是渴望能与妈妈亲密,不过,她毕竟是20岁的大姑娘了,很快就会消失的。”

她的妈妈听完后放心了些,但还是希望通过再次治疗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当时小妮学习状态还是很差,无法返校上学。小妮也表达了再次过来治疗的愿望,在经过再次排队后,母亲带她过来了。

再次见到小妮的时候,我愣了!我们的同事也都非常惊讶,她脸上的荨麻疹都消失了!当初那个“面容恐怖”又自卑的姑娘摘掉了帽子和口罩,皮肤光亮,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而且神采奕奕,自信了很多,十分漂亮。要不是她跟着母亲一起来,我断然不敢相信这就是之前的小妮!

母亲说,就是上次治疗回去后,荨麻疹便神奇般地逐渐消退了。小妮看到我们,可能想到之前对我们的误解,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我笑一笑,对她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现在变化很大!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随之会心一笑,放松了下来。确实,小妮的巨大变化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

接着,针对小妮对母亲过分亲密的行为,Lucy进行了一次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

就正如我上文分析的那样,婴幼儿本应该得到母亲的爱抚和疼爱,小妮却几乎从没有。她的父母经常吵架,母亲极少抱她、哄她,也很少给她喂奶。从小缺乏与父母的亲密接触,这是她的主要创伤源。

做完这次创伤修复后,当天晚上回到酒店,小妮马上提出把大床间换成双人标间,要跟母亲分开睡,她与母亲的互动恢复了正常。

紧接着,我利用深度催眠下的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为她处理学习障碍的问题,建立对学习的兴奋、积极的感觉。做完以后,小妮自我感觉还可以,便结束治疗了。

小妮先后两个阶段约用了30个小时的心理干预。

04、不完美的结局

小妮的治疗经过给了我们很多启发。首先,小妮治疗中的波折告诉我们,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治疗的效果呈现可能会因人而异。

有些患者治疗以后效果立竿见影,病情迅速稳定,反复少;

有的患者可能一段时间效果不明显,要等到3、4次治疗后,效果才逐步呈现出来;

有的患者在短期内不但效果不显著,还因为触及的创伤较大,一、两次创伤修复处理不完,还可能引发比之前更剧烈的情绪波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妮的叠加性心理创伤量多、程度深,无法快速处理完毕,再加上有严重的失眠障碍,导致病情波动。不过,她回家沉淀了一段时间后,创伤修复的效果就逐步呈现出来了。现在,我们在临床中,已经见过多例类似的患者,有了治疗小妮的经验,我们从容淡定了很多。

另外,我认为小妮的荨麻疹很可能是心理因素导致的。按照现在主流的观点,这是一种功能性躯体不适,有明显的躯体症状或不适,但找不到器质性病变。

我曾分享过多个涉及功能性躯体不适的病例,比如一上学就发烧的小逸,劳宫穴莫名发麻的蔓蔓等等,随着心理创伤被修复、精神心理问题得到缓解后,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而关于所谓的“退行”,我之前分享的一个案例小紫也曾涉及到这个概念。小紫罹患重度抑郁症后终日躺在床上,吃饭、洗澡、甚至小便都要父母照顾。

如果按照精神分析流派的定义,小紫可被称为“退行”;而对于小妮,不排除部分精神分析师可能会根据她的表面行为,分析其因无法应对生活中的挫折,而出现退行心理。

但我并不认同这种解读。小紫和小妮的行为都有深层次的、可理解的心理因素;尤其是小妮,根本不是所谓的“退行”。

科学研究早已证实,婴幼儿在成长过程中,父母应给予足够的关爱、亲密行为,这对于个体的健康的心理、积极的性格和行为模式形成都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小妮幼儿时期与母亲缺乏亲近,内心的渴望没有得到满足,创伤被修复后这种渴望便浮现出来,想重新体验,才会出现与母亲过度亲密的行为。我们及时利用深度心理干预予以处理,她的行为就恢复正常了。

但是,这个案例也有遗憾。她回家几个月后,我们随访时得知,她对学校的负性情绪虽有改善,但还不够理想,还是没能回校继续读大学。

这促使我在学习障碍心理干预技术上更深入地反思。我对学习障碍的理解和治疗经历了由浅入深的过程。一开始,我学习并使用的是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后来我把该技术进行迭代,发展为深度催眠下的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

CRRDH结合了深度催眠,治疗效率比单纯的元认知更高效,对于简单地学习障碍,效果不错。但我在后来的实践中发现,对于严重的学习障碍,尤其是存在学习、校园方面严重心理创伤的患者,治疗效果不佳。小妮就是个例子,我当时采用的CRRDH技术还不够高效,这是必须承认的不足。

现在,我们对学习障碍的理解更加深入了,尤其是意识到学习障碍的背后有心理创伤存在时,我们会先利用TPTIH修复学习、学校方面的心理创伤,然后观察效果。如果患者认为学习效率已经恢复正常,便无须再进行相关治疗了;如果患者反馈还想加强,这时再用CRRDH进行巩固,效果会更加显著。

就像最近为大家分享的案例小峰,他也存在学习障碍的问题。但是在做完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后,学习障碍也随之解决,他表示学习状态已经很好了,无须再进行治疗。

如果当时我们为小妮治疗学习障碍时,也能从创伤的角度出发,治疗效果必定会更好。

小妮给我带来的启发、收获和遗憾都是宝贵的,这鞭策着我们不断反思,在技术上不断迭代,如此才能不断突破,为患者提供更高效的治疗。

(本文来源公号:晴日心身医疗,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是何日辉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3-28 10:10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何日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何日辉大夫

何日辉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何日辉的咨询范围: 1、精神心理疾病(如双相情感障碍、抑郁症、焦虑症、恐惧症、强迫症等) 2、青少年不良行为(如赌博、早恋、逃学逃课、打架斗殴、吸烟、酗酒等) 3、青少年学习障碍,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上课分神,作业拖拉。 4、成瘾性疾病{止咳药水、曲马多、复方地芬诺酯和利他林为代表的处方药成瘾;吗啡、杜冷丁、丁丙诺菲和美沙酮为代表的阿片类药物成瘾;安定、舒乐安定、三普唑仑和阿普唑仑为代表的安眠药成瘾;K粉、摇头丸、冰毒和麻古为代表的新型毒品成瘾、黄皮、大麻和海洛因为代表的传统毒品成瘾、酒成瘾、尼古丁成瘾、汽油等吸入剂成瘾、网络成瘾、赌博成瘾、购物成瘾(购物狂)、恋物成瘾(恋物癖)、偷窥成瘾(偷窥癖)、拔毛成瘾和性爱成瘾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