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伯旭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490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郎伯旭

郎伯旭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媒体报道

我终于摆脱了“抽动怪人”的阴影

发表者:郎伯旭 13898人已读

眨眼、皱眉、摇头、抖手、吼叫……这些怪异行为,曾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反复折磨着一个少年。12年里,为了治好他的病,一家人四处求医,苦于奔波。2年前,他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台州市立医院,针灸推拿科主任郎伯旭的“绝活”,让折磨他12年的病魔奇迹般消失了。如今,他过上了充实而又幸福的生活。台州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郎伯旭

 我终于摆脱了“抽动怪人”的阴影

口述:朱晓辉  撰写:王海红

转自2009.4.24《台州商报——今日椒江》

1988年7月25日,我出生在嘉兴海盐的一个小康家庭,出生时重达8斤,是个健康的胖小子。“很乖很听话”,是我8岁前留给亲朋好友们的印象。但是,在接下来的12年里,摇头、抖手、吼叫等异常行为,毁坏了我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我成了一个“抽动怪人”。

“我控制不了自己,成了老师眼中屡教不改的坏学生、

父母眼中淘气惹事的坏孩子、同学眼中可笑的怪朋友,我很伤心。”

上幼儿园时,我就喜欢眨眼睛,偶尔摇摇头。爸爸妈妈最初认为,这些小动作是我跟其他小朋友学的坏习惯,并没有在意。1995年9月,当我跨进小学校门,开始学习更多知识、交更多朋友时,那些小动作,慢慢地,开始影响我的生活。

开学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上课时,我不自觉地眨眼、皱眉、摇头,甚至出现间断性的手脚发抖现象,注意力很难集中,回家做作业也一样,常常烦躁地打自己,甚至会拿铅笔扎自己。这些异常举动不仅影响了我的学习,还影响了其他同学的学习。

我控制不了自己,成了老师眼中屡教不改的坏学生、父母眼中淘气惹事的坏孩子、同学眼中可笑的怪朋友,我很伤心。忧心忡忡的爸爸妈妈带我去上海儿童医院做检查。因为发病时,我总是处于一种兴奋状态,所以,医生开了一些控制运动神经的药,让我能安静地多睡觉。

刚开始吃药时,效果很好,但是,服药不到两个月,之前的症状又出现了,而且我的喉咙也开始抽动,还发出奇怪的声音。无奈的爸妈又带着我去北京看中医,随后,那些难闻、苦涩的中药开始代替西药“左右”我的生活。

莫名的抽搐、诡异的叫声,让我成了众人眼中的“抽动怪人”,同伴还给我取了一个绰号,叫“抽哥”。就这样,时好时坏的病情,让我过着“好点上学,坏点休学”的生活,这种生活一直到我上完小学三年级,妈妈为我办了休学手续才结束。

“10岁那年休学后,妈妈带着我住进了杭州一家医院

当我在这家以诊治精神病出名的医院接受治疗后,

我就从一个‘抽动怪人’变成了‘神经病’。”

挤眉弄眼、摇头晃脑、喘气吼叫……这是抽动-秽语综合征的病症,此病多发于儿童,我就是其中一个患儿。这种病的病因尚未明确,我和其他患者一样,只能长期服用神经阻滞剂控制病症。

在我患病的记忆里,除了病症缓和些,去学校听听课外,大部分时间我都被爸妈关在家里。我知道,那是爸爸妈妈在保护我。因为,10岁那年休学后,妈妈带着我住进了杭州一家医院,当我在这家以诊治精神病出名的医院接受治疗后,我就从一个“抽动怪人”变成了“神经病”。在外面活动时,总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还会有小孩笑着在我身旁打转,甚至指着我叫“神经病”。智力正常的我,常常因此而变得更暴躁,继而出现一些自虐行为,妈妈总是流着泪为我包扎伤口。

其实,长期服用神经阻滞剂的副作用很大,而且不能有效地控制病症。我的身体很差,妈妈常常抱着我哭诉:“晓晖,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好起来……”

休学第二年,妈妈从网上得知针灸治疗可能有效,11岁的我就到上海针灸经络研究所接受针灸治疗了。当时,身体哪里有抽动,医生就扎哪里,所以,全身上下都扎满了针,最多的一次,估计有100针。一根根尖细的银针瞬间穿过皮层,就像被蚊子咬了一下,不算痛,可是,扎在我喉咙上的那三针,一咽口水就会刺痛。所以,第一次针灸时,我哭了,妈妈也跟着哭了。

我不想也不愿看到妈妈满脸泪痕,于是,擦干眼泪,对妈妈说:“我不哭,妈妈也别哭。”并暗自告诉自己,再痛我也不能哭,我要勇敢面对,让妈妈放心。就这样,之后近10次的针灸,我再也没有哭过,不是因为扎太多麻木了,而是,妈妈的眼泪才是我最大的痛。

“2007年下半年,已有放弃念头的父母,得知台州市立医院有位医生能治疗此病,

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试一试,可谁都没想到,折磨我12年的病魔竟然奇迹般消失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症状还是没有得到控制,甚至越来越严重。为了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爸爸妈妈陪着我奔走在各个城市的各家医院,让本该幸福的一家人,痛苦不已。

2007年下半年,已有放弃治疗念头的父母,得知台州市立医院有位医生能治疗此病,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试一试,可谁都没想到,折磨我12年的病魔竟然奇迹般消失了。

2007年10月11日,我第一次走进台州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中心,见到了我的主治医生郎伯旭。当时,我的病已经非常严重了,除了眨眼、摇头外,还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吼叫,声音很大,似狗叫。在康复中心接受治疗的众多抽动症患者中,我是最严重的,正因为这样,我在众多患者中“脱颖而出”,成了“病人明星”。

郎医生的整复手法与触诊水平,是堪称艺术的两手“绝活”。我亲眼见他用自创的“定点斜扳法”巧妙地帮助一位腰椎间盘突出患者整复归位,几分钟后这位患者就能活动自如了。

郎医生说,抽动症几乎都是颈椎错位引起的。所以,郎医生看了我的X光片后,就以他独特的手法结合针灸的综合方法为我治疗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症状就明显减轻了,特别是我的吼叫声,音量小了很多。

抽动症恢复的快慢,除了看病情轻重外,还要看患者与医生的配合程度。我虽患病10多年,但我仍乐观、开朗,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就如针灸推拿后,脖子都要用脖托固定,很多患者都不愿意长时间佩戴,而我一直坚持戴着。

在康复中心排队等候郎医生诊疗的病人非常多,刚开始那几天,我总是很不耐烦,撇开妈妈到处走动,常常惹妈妈生气。不过,性格开朗的我,很快适应了,还和郎医生以及他身边几个年龄跟我相近的实习医生成了好朋友,每天的治疗过程都很轻松、很开心。大概治疗一个月后,我手脚的抖动现象基本消失了,头也只是偶尔摇一下……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好心态,加上郎医生的精湛医术,在台州市立医院治疗近三个月后,我的病有了实质性的好转,妈妈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冬日的午后,妈妈挽着我走在人群中,没有人再注意我、议论我,我和大家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一切都很自然。

“如今,我当起了乒乓球馆的老板,

成了体校学生的乒乓球教练……

每天的生活都很开心、很充实。”

2007年的年底,病症明显消失的我,在郎医生的叮嘱下,离开台州回家了。当妈妈见到亲朋好友时,她总是在激动地讲述完我的康复过程后喜极而泣,而我,也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这一切。我们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了12年来最开心的一个春节--2008年春节。

春节过后,我独自一人回台州复诊,郎医生说,我的确康复得很快很好,但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保持心情舒畅。

2008年7月,喜欢打乒乓球的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在海盐县乒乓球协会的关心下,开设了一个乒乓球馆,给那些喜欢“国球”、爱玩“国球”的朋友们搭建了一个活动平台,我还当起教练,教体校的学生打乒乓球。当然,这份工作只是爱我的家人给予的,只是我的兴趣爱好,我不愿局限于此。所以,我也在继续学习,拿个好文凭,将来找份属于自己的工作。

如今,我当起了乒乓球馆的老板、成了体校学生的乒乓球教练……每天的生活都很开心,很充实。这一切来之不易,我要用自己的努力,感谢我的恩人郎伯旭医生,报答生我、养我、陪我走过12年风风雨雨的父母,祝福那些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健康生活的人们……

 

【记者手记】

走进市立医院针灸推拿康复中心,就会见到许多头部、面部或肢体不自主的抽动的孩子,他们就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患者,他们都是冲着同一个名字而来:郎伯旭。

25年前,朗伯旭走上了医院针灸推拿科的工作岗位,他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促使他在医学瀚海中苦苦求索,攻疑克难,练就一身过硬本领。一次偶然的机会,郎伯旭突破窠臼,发现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与颈椎错位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经过长期的探索及临床实践,得出一套治疗儿童抽动症较为合适的方法,至今,已治愈1000多名抽动症患者。

近年来,郎伯旭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令人刮目相看,他的医风医德也受到众多患者的称赞。康复中心的医务人员、患者、病人家属都知道,郎医生每天早上一上班,就要忙着给一大群排队等候的病人诊治;在诊疗室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中饭,为不想耽搁学习的本地患儿治疗;还千方百计挤时间给外地患者治疗,减少他们的住宿开支……就这样,患者们的病症在郎伯旭独门“绝活”下慢慢消失,恢复健康。

郎伯旭说,抽动-秽语综合征,又称多发性抽动症,病症表现为:频繁挤眉、眨眼、摇头、耸肩、扭颈、喉中不自主发出异常声音,少数患儿有控制不住的骂人、说脏话。此病多发于儿童,以4-7岁发病者最多见,12-16岁仍有发作,发病比例男多于女。少数至青春期自行缓解,大部分渐加重,如不及时治疗,症状可延续至成人,影响正常生活。

目前,人们对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的认识远远不够,常常对患儿投以讥笑的表情、讽刺的言语,让患儿伴着“抽动怪人”、“神经病”等特殊身份成长。因认识不当,让患儿心理发生缺陷或障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患者的康复。为了让学校、老师、家长正确认识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引起社会重视,郎伯旭带领科内医务人员开设了《关爱儿童、关注抽动》的健康学习班。郎伯旭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家庭的希望,抽动症患儿也一样,整个社会都应该用爱心给患儿创造一个温馨的环境。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09-04-28 23:43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游** 2017-11-05 21:53:42

    真的假的,抽动症跟颈椎错位有关???有点不可思议,,抽动症不是脑部问题吗?

  • 默认头像
    h***m 2017-03-21 07:54:17

    能不能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 默认头像
    y***0 2011-03-19 21:43:49

    能否提供治愈着的电话

  • 默认头像
    2009-12-22 11:40:37

    太好,多谢这么仔细!

郎伯旭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郎伯旭大夫电话咨询

郎伯旭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郎伯旭大夫

郎伯旭的咨询范围: 抽动症,多动症,寰枢关节错位,眩晕症、偏头痛、颈椎病、椎间盘突出、各种软组织损伤、关节炎、神经痛等及睡眠障碍、神经性耳鸣、儿童啃指甲、腹泻、便秘、腹痛(肠系膜淋巴结肿大) 更多>>

咨询郎伯旭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