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伍_好大夫在线

梁伍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中医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7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51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梁伍

梁伍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生活百科

来自美国的感谢信(全文发表)

发表者:梁伍 3757人已读

  东莞市樟木头镇人民医院梁伍医生医德好医术高

           以患者需要为中心  以中医整体疗法为本

                                                          小琳  好大夫工作室中医科梁伍

         我姓林,曾是贵医院的一位患者。在今年6月28日至7月3日间,我从美国到东莞市樟木头探望家人。借此之际,到贵院康复科看病,该科副主治医生梁伍为我治疗已影响我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的颈椎病与耳鸣等问题。在此之前,我花了数万元在美国与深圳医院求治,不仅未有任何效果,而且被个别医生误导误诊。梁医生为我做10次治疗后,我的症状获得了根本性的改善。7月8日我返回美国,未能再继续治疗,感觉非常遗憾。尽管我的工作繁忙目前我的状态良好。我非常感谢贵院与梁医生,我觉得小镇有梁伍这样医德好医术高的医生, 是我们大众的幸运。同时,也奉劝大家看病时不要盲目相信大城市大医院的名医们,小地方小医院的普通医生们同样也是优秀的,并在某些方面胜于前者,这是我付出大量时间与金钱的付价后的心得。

                   颈椎病与耳鸣:美国西医无有效治疗手段

我于 2002年从国内移民美国。出国前我在报社作过10多年记者,在美国学过护理获得美国护士执照并在医疗机构工作7年,一年前在一社区大学任汉语教师。由于长期伏案工作,特别是近三年我天天至少要在电脑上工作8小时,经常是晚上12点后上床睡觉。两年前我 脖子总是不舒服,头痛与同时腰痛,有时很累。一年前又开始耳鸣,有时耳鸣长达8个小时。因而去看在美国的家庭医生,挂号费为150美元(相当于900人民币)。他为我做了各项体检,怀疑我有颈椎病与腰椎病。让我作了3000多美元(相当于18000人民币)的(MRI)核磁共振,显示颈椎增生,并压迫左侧部分神经,同时也看了神经科医生,挂号费为600美元,又我做了一项6000多美元(相当于36000人民币)的神经系统的检查查看是否损害神经,但未发现任何不正常。总之,两位医生说我耳鸣的部分原可能是颈椎。我也看了耳科医生,一次的挂号费就是35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2100元)。医生说我的耳部无炎症,是衰老过程中的一种现象,美国尚无法治疗这种耳鸣,只能接受并适应。回国前我 又去看了一次,他找不出原因,就说耳部有肿瘤会产生耳鸣,建议我做个检查。他说他本人也耳鸣,只有接受。此外,我还做了多项检查:做了年检并验血,医生说胆固醇与血脂有些高,但不需要服药,其它正常。我进入更年期,也看了妇科医生做了激素检查与乳腺癌检查,一切正常。我去看美国的整脊医生看,他为我做颈椎腰椎调整,有些效果,但不能完全消除我的症状。尽管我有医疗保险,但我要预付8000多美元后,保险公司才为我付80%的医疗费用。总而言之,一大笔的检查费花掉了,我的医生们的结论是我有点小毛病,但我是健康的。让我减少电脑工作量,加强运动与服用维生素,若颈椎病严重则进行手术。耳鸣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为此而是失望沮丧, 便将希望转向中医与针炙中药。

        在美国,中医与针炙属于替代疗法,大部分保险公司不给报销。我住在小镇,要想看中医必须要开一小时的车去大城市,而且一次收费便为50-80美元,我的保险公司一分也不报销。所以我一直想找机会回国治疗。2013年5月8日我回国探亲,这是我 出国11年间第4次回国,但是第一次在国内看病,我充满了信心。

                深圳求医:被误导与被误诊

       回国第一周,我每天用电脑时间仅为一小时左右。意想不到的是我的耳鸣突然显著好转,发作时间只有一至两个小时,我感觉可能是我的颈椎问题是引起耳鸣的主要原因。我对家人 讲了我的情况,他们都说这根本不是大问题,我家的一个亲属患有颈椎病但通过牵引理服中药等好了。

      我的弟弟妹妹住在深圳,父母住在与东莞樟木头镇的,但大部分时间我住在父母家。到樟木头镇的医院看病于我来说很方便,但我与家人都感觉去深圳大医院名医院找名家更有把握。我也相信樟木头镇的医院一定有许多好的医生,但感觉一个镇级的医院总是无法与深圳医院相比。

       5月28日,我先去了家人推荐的深圳一中医院看专家名诊。我找的医生是一位主任医生兼教授,该医生医生很认真听了我的介绍,并为我号 脉,看舌苔。说我的耳鸣问题有多方面原因,气虚,颈椎问题影响耳部供血等,但并不是严重问题。她给我开中药,扎针炙,红外线。我看了3次,感觉有所好转。但那里的病人很多,每次要等近1个小时,而且治疗床上的白床单总是有血点,无人更换。我想再做牵引与推拿,但要去另一个部门,又要排上一小时。为此,我感觉很累,想再换个医院,我相信所有的医院都能治我的这个常见病。

       6月6日,我去了一家在深圳大打广告的某中西医结合医院看看。我在该院的专家介绍上看到了一位姓李的医生:留美医学博士、中医主任医师,专治颈椎病,腰椎病,不明原因耳鸣等。我不禁肃然起敬,而且为之一振,相信自己有幸遇到了一流的专家。

       李医生很热情,问我有什么健康方面的问题。于是我把自己的情况与在美国所做的各种检查都告诉他。

       他我号 脉,看舌苔,然后倒吸一口气说:“你的脉很不好,你有大问题啊。你先要做全方位的检查,然后我再给你制定一个治疗方案。拍3个CT包括颈椎,腰椎与左耳,做彩超检查内脏与乳腺,再检查内分泌。”

       李医生的话让我一下变得很是惊吓与担心,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大问题。但我感觉他让我做的一些检查与我在美国所做的检查是重复的,所以我又告诉他说我在美国时做了许多同样的检查。他说这些是必须要做的检查,有利于查出我的疾病。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费用2000左右,同时还为我做一个卵巢保养。我不知道卵巢保养是怎么一回事,也感觉一些检查项目似乎与我的耳鸣没有直接联系。但我尊重并相信这位有美国最高的也是世界最高的医学博士学位与国内中医最高职称的医生,并以为这也是国内医院的规定,因此我同意做这些检查。

       在我去交费时,李医生专门陪我去收费处。我告诉他说我知道交费处在哪,但他坚持要陪我一起去。美国的医生根本不会陪病人去交费,我出国前在国内医院看病时也从未遇到这样的事,因此我很感动。交费处人员告诉我说是2925元,我本能地有些犹豫,但看到站在我身边的李医生,我不好意思取消这些检查,于是付了费。

       两小时后除内分泌外结果出来了。彩超表明我有不均质脂肪肝,胆囊,脾,胰腺,肾脏,输尿管,子宫,附近未见异常,乳腺检查正常。3个CT结果:颈椎显示增生,腰椎增生,耳CT结果是双侧上 颌窦少许炎症,颈静孔高位。

       李医生看到结果似乎有些吃惊地说:“你的大部分检查结果很好,不过你的耳部有炎症,颈静孔高位,所以你有耳鸣。而且你的腰椎有气泡,里面是空洞,会变成很严重的问题。”我问他为什么我的腰椎里面有空洞,他说是缺钙与骨质疏松。我在3个月前也做过检查钙与骨密度检查,结果是正常的。他建议我进行针炙与按摩治疗,一次为160元,并为我开了中药。由于我的父亲身体不好,我需要去东莞照顾,因此未来得及买药当晚就离开深圳。3天后我的弟弟替我到医院拿结果,我的内分泌完全正常。

       由于相信李医生的诊断,我变得很焦虑不安。我想还是再联 系一下李医生,于是到他所在医院官网上查找关于他的介绍,上面写着美国世界传统医学科学院医学博士。我很是惊讶,原来医院所写的“留美医学博士”并不是我所理解的真正的美国医学博士,而是美国的中医博士。我不知道为什么该医院不标明“美国中医博士”,而是将“中医”两字拿掉,变成了“留美医学博士”。如果他不是“留美医学博士”,我是不会找他看病的,更不会交近3000元去做那些重复性的检查。

                       樟木头医院:诊断正确费用低

        我的家人知道后,都说姓李的医生不可信,是乱开检查。我母亲建议我去樟木头人民医院找专科医生看看。她说她多次在这里看病,这些医生很好。他们都是本科毕业以上学历,许多人有中高级职称,有经验,应该能够看好我的病。

        我先去了耳科,郭医生问我深圳的医生们是不是检查过我的耳朵,我说没有。他用内窥镜检查后告诉我说,我的右耳有中耳炎后遗症,有过穿孔,左耳鼓膜内陷,但目前无炎症,同时为我检查了鼻子,发现我有慢性鼻咽炎。他诊断我是神经性耳鸣,不是大问题。他耐心而认真地为我讲解如何治疗,让 我减少引发耳鸣 的因素,少用电脑,注重营养与西药以控制耳鸣等。他说CT对检查神经性耳鸣没有帮助,他所收的全部费用为40元。我的精神负担减少了一半。

        我又去西医骨科想了解留美医学博士所说我我的腰椎里的空洞问题。副主治医师谷医生看了我的CT报告后说我的腰椎没有空洞,只是普通的骨质退化,有些增生。同时,他说这花了1000多元的片子并不能准确反映我的状态,要重新再拍x光。我想做牵引,但该科没有牵引,所以谷医生建议我去康复科。因为谷医生的诊断,我的另一种惊恐消失了。

                  梁伍医生:10次治疗显奇效

    我对于未能治好我的疾病很是不安,而且不想就这么回美国。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于6月28日来到人民医院第一门诊康复科中医副主治医师的诊室,此时距离我回美国只有两周的时间了。

       梁医生听了我的自述并看了我所带的检查资料后,说要先检查一下我的颈椎。他只用手摸了一下 我的颈部,就说我的颈椎错位。他 也检查了我的腰椎,说也存在错位。他也同样说我的两个CT片并不能清楚反映我的颈腰椎基本情况,为了进行正确的治疗,我需要去拍颈椎的两个x光,费用为60元,腰椎的两个x光,70元。我去拍片后,放射线科的医生说我的片子显示我有颈椎错位与增生,腰椎有增生,但无所谓的空洞,同时耐心地为我讲解片子。

       梁医生告诉我说因为颈椎错位压迫神经,所以产生耳鸣,通过针炙推拿牵引并配合中药等方式,7至10次治疗就可纠正我的颈椎错位,改善或消除症状。我很惊讶,也很高兴,想不到这个不知名的镇 级医院的无名医生能好我的病。从这天起,我开始了全方位的中医理疗, 包括针炙、电针、推拿、牵引与中药。第一次治疗后,我就感觉颈椎变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当晚耳鸣只出现了两次,而且声音小,每次发作时间不到5分钟。同时,梁医生的诊室很干净,每次做治疗时他或实习生小张都会为所有的病人提供一次性的枕巾,我从未在治疗床的床单上看到一丝血迹。在经过第7次治疗后,我主动要求再拍一次x光,从片子上可以看到明显的改善。通过10次治疗,不仅我的颈椎耳鸣与腰椎问题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而且感觉身体变得真正健康了,全部费用仅为2000多元。

                          何处要个说法

        在7月2日,我又去深圳看家人与一位在深圳工作20多年的老朋友。我向朋友讲了我在深圳与樟木头的不同经历,并很困惑那位学历最高职称也最高的医生为什么误导我并有那么多误诊。

       我的朋友说我遇到的事在中国的医院里天天发生着,只不过是我离开中国时间太长,不了解国内的情况而感到吃惊。同时,她绝不会付3000元去做大多与疾病不相关的检查项目。她让我给深圳有名的第一现场打电话报料,说他们会帮助我要个说法。我打了,一工作人员接了电话并说会把我的情况转告给记者,记者若认为有价值,就会与我联系。但我从未接到记者的电话,或许是我的经历在他们的记者眼里没有新闻价值吧。我感觉如果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在媒体与大家眼里都不再是不正常,那就是真的不正常了。

         7月8日我回到美国。在长达16小时的长途飞行中,我没有感觉颈部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目前每天要在电脑工作8至10小时,不再有头痛的问题,只是偶有轻微的耳鸣声,但与过去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尽管我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但我想这只是个别的,不会是普遍。我相信大部分医院,大部分医生是有良知的。

      在此,我再次感谢梁医生与樟木头医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们,感谢祖国的传统医学。

作者:林心

本文是梁伍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3-08-25 23:38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游** 2014-05-16 21:39:16

    太好的贴子,希望有更多人看到,我的也是颈椎引起的耳鸣,看了好多医生,都说是神经性耳鸣,自己找到骨科查出是颈椎的问题。

梁伍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梁伍大夫电话咨询

梁伍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梁伍大夫

梁伍的咨询范围: 脊椎错位,中医各科疑难病证,

咨询梁伍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