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成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2

在线问诊量 61439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李凡成

李凡成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08耳聋

突发性聋的中医治疗经验(谭敬书、李凡成经验)

发表者:李凡成 11987人已读

突发性聋属于中医学暴聋耳鸣范畴,若病程经年,亦属渐(久)聋耳鸣范畴。中医学认为,暴聋耳鸣多实,主要是气机失调;渐聋耳鸣多虚,主要是脾肾亏虚,精血不足,清阳不升。西医学认为,突发性聋大多存在内耳供血障碍,例如受凉、受热、疲劳、精神刺激、过敏及内分泌失调等,可引起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导致内耳血管供血障碍,产生血管痉挛、水肿、出血、血栓形成及血球凝集等。中医学认为本病之气机失调或脏腑亏虚是本、是因,往往反映为某些全身性的症状或体征;而内耳供血障碍,乃中医所谓血瘀(如气滞血瘀、气虚血瘀、久病入络等)是标、是变,具有耳鸣、耳聋或兼眩晕等症突然发作,或病程久延等局部症状或体征。因此治疗上可以在调理气机、补益脏腑的基础上,结合活血化瘀之法以求速效。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李凡成

辨证论治

1、厥气上扰证

肝为刚脏,主疏泄气机。若情志失调,暴怒伤肝,气郁化火,以致厥气上扰,壅闭清窍。证见突发耳鸣、耳聋,多兼头晕目眩,口苦咽干,烦躁易怒,舌红苔黄,脉弦数或弦滑。

治宜平肝降逆,活血通窍,可用龙胆泻肝汤,或天麻钩藤饮、镇肝熄风汤之类。常用药物,龙胆草、栀子、柴胡各10g,黄芩、泽泻、当归尾各15g,木通、甘草各6g,生地黄、牡蛎各30g,丹参、葛根各20g。

病因肝胆火盛,故方中以龙胆草、黄芩、栀子苦寒,直折肝火;牡蛎寒咸以潜降肝火而定眩晕;泽泻、木通渗利以导火下行;柴胡以疏泄肝气;生地黄以育肝阴;当归尾既养肝血,又活血化瘀;肝气厥逆,则气随血壅,上壅清窍,致耳闭失听,故用葛根、丹参、当归尾之类活血化瘀以开窍闭而聪耳。

若大便秘结,酌加生大黄或番泻叶以泻火通便;烦躁易怒等肝火证较重者,酌加青黛清肝;兼眩晕者,酌加白蒺藜祛风定晕。

2、痰火闭耳证

饮食不节,辛辣炙煿太过,脏腑蕴热,痰火内生,上壅耳窍所致。证见耳鸣耳聋暴发,多因饮酒或过食炙煿厚味诱发。音感模糊,甚则闭塞无闻,鸣声宏而粗,持续不歇。并见头昏头重,胸腹痞满,或有恶心,大便不爽,小便黄。舌质红胖,苔或黄腻,脉滑数或弦滑。

治宜清热化痰,开郁通窍,用温胆汤加减。常用药物,法半夏10g,茯苓12g,竹茹、陈皮、桔梗、枳实、郁金各10g,丹参30g,路路通10g,甘草6g。

酌加郁金、之类。

3、气滞血瘀证

本证在突发性聋中较常见。因气血失调,经脉不畅,以致气滞血瘀,窍络痹阻所致。不论病程新久,凡聋鸣持续无明显波动,外无表证,内无里证,或脉弦,或舌见瘀象者,属气滞血瘀证。

治宜行气活血,化瘀通络,临证可用桃红四物汤、补阳还五汤之类加减化裁。常用药物,当归尾15g,川芎10g,赤芍药12g,生地黄15~20g,丹参20~30g,桃仁、威灵仙、路路通各10g,红花6g。

若兼舌淡,多有气虚不足,重加黄氏30g。

4、肾元亏虚证

突发性聋,若久治不愈,多转为虚证,临床所见以肾阴亏虚为多,盖肾开窍于耳故也。肾虚精血不足,耳失所养,窍络空虚闭阻不通,故聋鸣或久治难愈。证见耳鸣耳聋,或兼有头晕,并见腰脊或腰膝疼痛,酸软无力,脱发,牙齿松动,小便余沥,或女子月经不调,男子梦遗、滑精、精血,脉沉。

治宜补肾扶元,活血通窍。证属阴虚为主者,可用耳聋左慈丸加减。常用药物,熟地黄、丹参各30g,淮山药、黄精各20g,山茱萸、茯苓、泽泻、牡丹皮各10g,磁石30g(布包),五味子、石菖蒲各6g。

证属阳虚为主者,可用补骨脂丸加减。常用药物,磁石、丹参、熟地黄各30g,全当归、川芎、菟丝子、白芷、补骨脂、刺蒺藜、胡芦巴、杜仲各10g,川椒、肉桂各3g,石菖蒲6g。

5、中气不足

突发性聋亦有久治不愈,为中气不足,清阳不升,气血难荣于上,窍络空虚痹阻者,证见耳聋、耳鸣、头晕等症时轻时重,或蹲位起立时加重,并见面色不华,倦怠乏力,食纳不佳,大便不调,舌质偏淡,脉缓弱。

治宜益气升清,活血通窍,一般用补中益气汤或益气聪明汤之类,酌加活血化瘀之品。常用药物,黄芪、丹参各30g,党参、白术、黄精、全当归各12g,川芎10g,升麻、柴胡、陈皮、炙甘草各6g。

加减:头晕,加蔓荆子或天麻10g;舌根苔黄,加黄柏6g.;纳差,加神曲、麦芽、山楂之类;脾肾不足,酌加何道乌20g,补骨脂、菟丝子各10g。

医案

例1

程某,女,50岁,1987年4月15日初诊,耳科验案139号。诉自今年2月17日突发双耳聋鸣,伴眩晕脑胀,外院电测听检查,左耳听阈75分贝,右耳88.3分贝。经西医治疗后,左耳已恢复正常,但耳仍聋鸣如故。现耳听音不清,耳鸣轰轰,持续不歇,时有头晕脑胀,眼睛干涩作胀,右耳部麻木感,颈软乏力,口苦咽干,睡眠不宁,大便调,小便黄,舌红,苔黄腻偏干,脉弦滑。证属肝火上逆,兼阴血不足之象。治以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栀子、柴胡、木通、甘草各10g,黄芩、泽泻、当归尾各15g,生地黄、牡蛎各30g,丹参、葛根各20g。

4月29日三诊:服上方十二剂后,自觉右耳听力明显提高,诸症显著减轻,心情舒畅。仍有眼睛干涩,晚上耳鸣、咽干,有时头晕,舌质仍偏红有细裂纹,苔微黄腻少津,脉弦滑。此属阴液不足,肝阳上扰之证,宜育阴潜阳,活血通窍,治拟镇肝熄风汤加减:生地黄、牡蛎各30g,玄参、丹参、葛根各20g,白芍药、当归尾各15g,枸杞子、川楝子、天麻、黄芩、茵陈各10g,以此方略有出入调理二十余剂,诸症平复,听力恢复满意。

按:肝气上逆者,或缘肝经实热,化火上逆;或缘肝血不足,阴虚阳亢,病机虽有不同,均可各自产生暴聋耳鸣,亦可为同一病变之先后阶段。本例初诊,以肝经实火为甚,兼阴血不足之象,故用龙胆泻肝汤清肝泻火,去车前之清利太过,重用生地黄以养阴血,当归改当归尾,并加丹参以助活血祛瘀,葛根生用破血,且能生津,牡蛎平肝潜阳。三诊之后,实火渐消,阴虚阳亢仍存,故以镇肝熄风汤加减以育阴潜阳,仍加当归尾、丹参、葛根之类活血祛瘀,佐天麻定晕,治切病机,收效亦佳。

例2

梁某,男,59岁。1987年9月5日初诊。耳科验案171号。诉一周前右耳突聋,耳鸣尖细,日轻夜重,原因不明,纳可,睡眠可,大便调,舌暗红欠润,苔微黄,脉弦缓尺弱。右耳骨导、气导尚存(音叉检查),听不到秒表声。塞住左耳,在近距离对话困难。从经脉失调,气滞血瘀辨治,用补阳还五汤加减:黄芪30g,当归尾、川芎各15g,桃仁、干地龙、莪术、青皮、黄柏各10g,红花5g。五剂药后耳鸣消失,自觉“听力已好转80%”,已能听到秒表声。音叉检查,右耳气导>骨导,骨导=正常人,WT试验音响居中,舌淡红,中心有细裂,苔微黄,脉弦缓,尺脉仍弱。拟上方黄芪减半,加生地黄20g,骨碎补12g。续服五剂痊愈。

按:经脉失调,气滞血瘀,窍络痹阻不通而耳鸣耳聋者,病变主要在经络气血。以血瘀有形,病邪未祛,故聋鸣持续,无明显波动,以及脉弦,舌见瘀象为其特征。其全身有明显证候可辨者,当结合全身辨证;无明显证候可辨,或仅有某些不足以立证的症状,则从经脉失调,气滞血瘀辨治。本证往往有某些兼证,如肝郁、肝火、气虚、血虚等。上述病例2从年龄考虑,多有气血不足,用补阳还五汤,重用黄芪以助益气活血,加莪术、青皮行气破瘀,黄柏乃坚阴之用。复诊时舌有裂纹,属阴液不足之象,故减黄芪之甘温,加生地黄之育阴,以尺脉仍弱属肾虚,加骨碎补补肾聪耳。治法始终以活血祛瘀为主,略兼补益,攻补得宜,又以新病,窍络瘀阻未甚,故疗程短,病愈速。

例3

高某,男,61岁。1987年12月5日初诊,耳科验案183号。诉右耳突聋十余天,伴右耳鸣,有时眩晕,与体位无关,用ATP、扩血管药治疗无效。刻诊:乏力,腰背痛,尿余沥,夜尿3~5次,食纳一般,大便或溏或结,舌偏红胖有瘀点,苔黄欠润,脉细沉,两尺弱。音叉检查示右耳感音神经性聋。证属脾肾两虚,清阳不升,治拟补肾扶脾,益气升清,活血通窍。用耳聋左慈丸加减:熟地黄、丹参、黄芪、磁石各30g,葛根、淮山药各20g,山茱萸、泽泻、茯苓、牡丹皮、柴胡、石菖蒲各10g,五味子6g。七剂。

12月12日二诊:诸症稍有好转,大便已调,舌淡红胖嫩,苔薄,脉沉细。上方去牡丹皮、柴胡、五味子、磁石,加干地龙、神曲、菟丝子、天麻各10g。连服二十剂,听力恢复如病前,耳鸣、眩晕消失。

按:暴聋耳鸣亦有虚证。此例临床所见,肾虚为主,故用耳聋左慈丸补肾聪耳;以大便不调,舌质较胖,故加黄芪、葛根、柴胡等扶脾升清,助以丹参活血祛瘀。方药基本对证,疗效尚可。复诊中,从舌胖嫩、脉沉细不数,知阴虚内热不显,故牡丹皮之凉血、五味子之酸敛、磁石之潜降可去,亦舍柴胡,而加菟丝子补肾,干地龙活血通络,天麻平肝定晕,守方而治,终获痊愈。

例4

李某,女,36岁。1986年1月4日初诊,耳科验案45号。诉右耳于1984年9月突聋,原因不明,间有耳鸣,经中西医治疗无效。现左耳呈中度感音神经性聋,脱发,月经量多延期,睡眠不宁,余尚可。舌淡胖带暗,苔薄白,脉沉细弱。证属肾虚,精血不足,阳气亏虚,窍络瘀阻,治拟养血填精补肾,温阳益气活血。本可用左归丸加减,考虑到气血与阴阳皆见不足,肾亏与血虚互见,且按治法,信手拈药:熟地黄、炙黄芪、丹参各20g,黄精15g,何首乌、枸杞子各12g,磁石、牡蛎各30g,附片、炙甘草各5g。五剂。

1月16日二诊:症如前,无明显变化,遵上方,加干地龙10g助活血通络,五剂。

1月27日三诊:脱发现象减轻,耳鸣减,听力无改善。舌淡红胖,苔薄,脉沉细。二诊方去牡蛎,加当归尾、鸡血藤各15g,以增强养血活血之力。在二个半月内,照此方服二十剂后去附片,加菟丝子10g,再服三十剂,诸症平复,听力恢复正常。

按:突发性耳鸣耳聋,其新病,实证尚可谓易治(有时尝不治自愈),其久病,虚证最难为力。其所难者,一是久病虚损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故补虚疗损,非朝夕之功;二是肾虚耳鸣耳聋虚证,往往兼有肝脾心等脏腑失调,甚或痰浊、湿热内郁,与瘀血互结,痹阻窍络。所以然者,肾主藏精,为水火之宅,元阴元阳之府,若精亏不能化气生血以荣肝木,阳虚不能温脾暖土以助中气,水枯不能上行以济心火,故也。三是本病多有耳窍脉络气血不畅,甚或瘀血痹阻,瘀痹不除,病终难愈。若学而不专,专而不精,拘方应证,不知变通,或急躁冒进,不图固守,是以终难获愈。上述病例属肾虚而非纯为肾虚,治疗过程中,据证立法,执法用药,不拘于方,且认辨证无误,嘱患者配合,适当守方,终不负匠心独运之劳。

例5

阳某,女,47岁。1986年5月29日初诊,耳科验案79号。诉于1984年2月突发双耳“气闭耳聋”,无耳鸣,经中西医治疗,病情反复不稳定,两耳听力交替性时轻时重,受凉后容易加重。近两年月经不调,今年春节食甜酒后月经转正常。初发病时右耳聋重,现左耳聋重,时有头晕,蹲位起立时易发,两耳闭塞感时作。平时易倦怠乏力,纳一般,二便调,舌淡,苔薄白,脉缓弱,寸部沉弱。外院电测听检查为双耳感音神经性聋。鼓膜无明显异常。证属中气不足,以补中益气汤加减:黄芪、葛根、丹参各20g,党参、当归尾各15g,白芍药12g,炙甘草、茯苓、白术、石菖蒲各10g,升麻、柴胡、陈皮各6g。

6月14日二诊:上方服十剂,服药期间耳聋及诸症好转,停药则有反复。并谓近两年来,上腹部时有疼痛,若腹痛时则有耳聋闭塞感减轻,否则耳症加重。舌脉同前。上方加天麻、枳实各10g,去陈皮。嘱连服不间。至7月2日服药十五剂,去枳实再续服二十剂,耳内闭塞、眩晕诸症消失,听力明显改善、稳定。嘱以补中益气丸、复方丹参片再调治一月。

按:本例中气不足之证比较典型,故始终以补中益气汤为主,加丹参助当归尾以养血活血,加葛根、石菖蒲以助升清开窍。二诊以后,考虑到腹痛与耳症有关,乃以枳实代陈皮,使全方更具升清降浊之力。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01-09 17:33

李凡成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李凡成大夫电话咨询

李凡成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李凡成大夫

李凡成的咨询范围: (如有需要开中药、处方问题,网上咨询无法解决,请申请电话咨询。)1、过敏性鼻炎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2、慢性鼻炎的中医辨证论治 3、急慢性鼻窦炎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4、嗅觉障碍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5、干燥性鼻炎的中医治疗 6、反复性鼻出血的中医药治疗 7、慢性咽炎、慢性喉炎、声带小结与息肉、声带白斑病的中医辨证论治 8、急慢性扁桃体炎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9、咽、喉囊肿的非手术中药治疗 10、鼾症(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中医辨证论治 11、喉返神经麻痹的中医辨证论治 12、耳郭假性囊肿的中药治疗 13、急慢性化脓性中耳炎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14、急慢性非化脓性中耳炎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15、突发性聋的诊断与中西医结合治疗 16、神经性耳鸣、耳聋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17、眩晕症的诊断与中西医结合治疗 18、耳鼻咽喉肿瘤诊断及放化疗后的中医药康复治疗 19、灼口综合征、复发性口疮及其他口腔黏膜病的中医辨证论治 20、小儿反复感冒、小儿各种鼻炎与鼻窦炎、小儿扁桃体肥大、腺样体肥大(鼾症)、儿童非化脓性中耳炎(耳聋),以及耳鼻喉科疾病时常伴随的小儿汗症(容易出汗多)、食欲减退、肠系膜淋巴结炎(腹痛)。 更多>>

咨询李凡成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