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磊_好大夫在线

林磊

副主任医师

北京医院 针灸按摩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5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林磊

林磊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抽动秽语的中医针灸治疗

发表者:林磊 7484人已读

一、概况:

抽动—秽语综合征(Tourette综合征Tourette syndrom,TS)是一种儿童少年时期复杂的慢性神经精神障碍性疾病,Itard于1825年首先报告,1885年Gilles de la Tourette率先对本病进行系统描述。本病多发生于4~12岁,90%在10岁以前,表现为难以控制的反复、迅速、无目的、不自主的单一或多部位肌群收缩,如挤眉、眨眼、皱额、缩鼻、歪嘴、口角抽动、耸肩、摇头、扭颈、肢体或躯干扭动等、不自主发声或骂人,说脏话。可表现为简单的肌肉抽动,也可以表现为复杂的不自主动作。常常伴有注意力不集中,强迫观念和动作、情绪和行为异常以及学习成绩差等。其患病率为0.05%~3%,男女性发病比例为3:1~8:2,男性多见。而且近年来发病仍有明显增多趋势[1]。北京医院针灸按摩林磊

二、病因及病理:

本病的病因复杂。有的学者认为该病多由于各种原因的基底节病变及滥用抗精神失常药物所引起,而精神创伤为常见诱因。吴立江[2]等通过83例确诊病例的病因分析,认为可能的病因有:①本组病例用多巴胺受体阻断剂治疗有效,支持大多数学者认为的中枢神经递质多巴胺受体阻断的学说[微软中国1] ;②9例有抽动家族史,考虑与遗传有关;③20例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和5例脑外伤,考虑与脑损伤有关;④4例患儿恐惧去幼儿园,5例父母离异,考虑精神因素是诱发因素;⑤有脑炎史8例,推测这些感染与该病有关。Golden(1978)认为TS是个人愿望被压抑和反抗心理的表现,某些心理治疗可使症状缓解,因而认为本病与精神因素[微软中国2] 有关。Shapiro (1980)认为注意力集中于其他各种事情时,抽动症状可以减轻,社会、心理状态的各种因素与症状的改善及恶化有关。Wassman(1978)等报道该征与遗传有关。Sweet(1973)通过对22例TS分析发现70.8%EEG异常,从而提出本病可能是中枢神经系统器质性损害的结果。Balthasar(1957)对1例TS死亡患者进行尸解发现纹状体中含多巴胺丰富的细胞群中有一种异常的细胞类型,这种异常的细胞可能是损伤的后果,是本病的病理学基础。Suger(1970)认为该征患者的纹状体内有过度活跃的多巴胺系统,新近有学者认为本征是脑器质性病变,可以由脑的炎性病变引起,还有的倾向于纹状体苍白球中多巴胺机能缺损的学说[3,4]。Cholen等认为本征是儿童在发育期间遗传、神经生理行为和环境因素等相互作用的结果[微软中国3] [5]。另有人[33]通过对30例TS患者进行病史追踪、体格检查及颈椎X线片检查,发现所有患者均有头颈部外伤史,颈部体检和X线片提示有上颈段,特别是环枢关节位置异常,侧位片显示颈椎生理曲度变直或节段变直;项背部斜方肌、胸锁乳突肌、肩胛提肌、斜角肌及菱形肌张力高,并有压痛,胸4~7棘突、棘突间及周围压痛并向肩部放射。

三、临床表现:

l  发病年龄:1~12岁。病程:缓慢进展,症状时好时坏、起伏波动。

2  突然的、快速的、不自主的、重复的、无目的、刻板的、一过性的肌肉抽动。抽动包括简单运动性抽动和复杂运动性抽动。

2.1  简单运动性抽动  点头、摇头、眨眼、咧嘴、噘嘴、鼻子抽动、挤眉弄眼、耸肩、甩手、腹部抽动、踢脚、转圈等不可克制(睡眠时消失),逐渐加重,此起彼伏,一组症状消失又会出现一组新的症状,延绵不断。严重者全身抽动。

2.2  复杂运动性抽动  表现为突然出现的似有目的协调而复杂的动作。拍手,写字前手先动一下,夹菜前用筷子点一下再夹.走路时蹲一下或踢一下再往前走,走路转一圈再走,双脚跺,双眼球斜一下或上翻一下,双脚跳。

2.3  发声抽动  简单发声抽动:喉中出声、咕咕作响、“鼾声”、不自主的突然大声喊叫或似动物叫声、清嗓子声、干咳声吭吭声、吸鼻子、大喘气、吹口哨。复杂性发声抽动:不自主的唠叨,秽语,骂人,模仿语言,重复语言。

秽语(coprolalia)经常发生在少年早期。Shapiro(1978)报道,60%TS[微软中国4] 患者有秽语。秽语要与因愤怒而骂人区别开,它发生并无任何相应刺激,多以大声突然形式出现,有时发音模糊不清。有些患者仅在头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相同的污秽词句,而实际上并未发出声音来,称为精神秽语(mental coprolalia)。秽语是最令患者苦恼和最具有社会破坏性的症状,儿童因此受到老师批评和父母责打,伙伴关系紧张,性格孤僻,易激惹。成人则常遭受讽刺和歧视,因而回避社交,不愿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3  强迫症  抽动秽语综合征患儿同时合并强迫症发生率>28%~67%、其表现为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反复出现刻板的观念和行为。如:感觉脖子不舒服要歪一下头、转动一下脖子,感觉脚不舒服,需要踢一下才舒服。强迫观念有强迫怀疑、强迫回忆、强迫联想等。强迫行为表现为强迫计算、强迫洗手、强迫性仪式动作等。

4  注意力缺陷多动症  抽动症患儿常常合并多动症,注意不集中。

5  学习困难  抽动秽语综合征患儿合并学习困难的发生率为24%~50%。抽动症患儿因其抽动的频繁发作会导致注意力不集中,老师及同学的歧视和嘲笑使患儿厌学。抽动症本身也可致视、知觉损害,视觉运动技能降低和阅读、计算、书写、语言等能力损害。

6  焦虑、抑郁严重抽动秽语综合征可伴有焦虑、抑郁、退缩行为、社会交往障碍等一系列的情绪障碍。

四、诊断与鉴别诊断

1.诊断

诊断主要依靠病史和临床特种症状,不难诊断。但本症常伴有一些心理行为症状,使诊断混淆不清,发生错误,现将DSM—IV诊断标准列下,仅供参考:

(1)在病期内出现多组肌肉抽动与一次以上声带抽动,二者不一定同时发生(抽动是指突然、快速、重复、刻板、非节律性的肌肉运动或声带发声)。

(2)抽动可以几乎天天发生,一天数次(往往阵发),或在一年内间断出现但从无连续3月以上没有抽动。

(3)此障碍导致明显的痛苦烦恼,或使社交、工作、或其他方面遭受明显影响。

(4)起病于18岁以前。

(5)此障碍并非由于某种物质(例如兴奋剂)的直接作用,也不是躯体疾病所致(例如亨廷顿病或病毒性脑炎之后)。

2.鉴别诊断

(1)风湿性舞蹈症  由风湿感染引起,常有关节和心脏病变,多见于儿童。不自主运动为幅度较大的舞蹈样动作,非刻板性,不受意志控制,肌张力减弱。可有血沉增快,抗“O”增高,抗风湿治疗有效等,有助于鉴别。

(2)亨廷顿(Huntington)舞蹈症  又称慢性进行性舞蹈症。通常起病于成年期,为一种基底节及大脑皮层变性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以进行性舞蹈样动作和痴呆为特征,故不难鉴别。

(3)肌阵挛  为癫痫发作的一种类型,具有发作性特征,每次持续时间短暂,多伴有意识障碍.脑电图异常.抗癫痈药物治疗有效。

3.病程和预后

TS呈慢性病程,病情起伏波动,间断出现,可持续数年。一般于青春期后抽动症状可获得改善或缓解,仅少部分迁延不愈至成年,甚至终生。随访研究表明,半数患者完全恢复,约2/5患者部分症状改善,仅约5%持续到成年。

五、中医对本病的认识:

中医学认为本病病因有先天、后天之分。先天因素是禀赋不足,如遗传因素而致基因缺陷,产伤而致头颅损伤,难产、出生时窒息或剖宫产均可使患儿禀赋异常;后天因素包括病毒感染,头部外伤,肝气郁结,情志不舒,痰火内盛,环境改变,心情过于激动等,由于先天及后天的因素共同作用,致使阴阳失调,阴不制阳,阳躁而动。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生长发育迅速,所需阴精最为宝贵,一旦阴液不足,即表现为阳气偏亢,而出现症状。抽动-秽语综合征主要是因肝风痰火所致,其中与肝、脾、肾有密切的关系。

六、治疗:

针灸应用于本病的治疗取得了较大进展,疗效较好而无副作用,现综述如下。

1 针刺疗法

武连仲等[6]辨证取穴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156例:阳明积热型内庭、曲池、偏历、四白等穴,内庭、曲池、偏历用提插泻法,四白用雀啄泻法,使针感向下传导。髓海不足型取哑门、廉泉、神门、复溜等穴,神门、复溜用捻转补法;哑门深刺1.5~2寸,上肢出现触电感即出针;廉泉用雀啄手法,使局部出现堵胀感。每日针刺1次,留针30min,治疗2周为1疗程。经针刺治疗后,痊愈114例,控制30例,无效12例,总有效率为92.3%。阳明积热型与髓海不足型痊愈率分别为81.08%与66.7%,前者明显高于后者(P<0.05)。

陈雷[7]治疗23例,补照海、列缺、泻申脉、后溪。偏痰火内扰者加尺泽、丰隆、大椎、劳宫、合谷;偏肝旺风动者加风池、期间、太冲、行间;偏心脾两虚者加脾俞、心俞、巨阙、内关、神门、足三里,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结果痊愈10例,有效9例,无效4例。

张建虎等[8]取双侧运动区和四神聪两组穴位交替治疗,配穴:风池、合谷、太冲、阳陵泉。每次选1~2个配穴,采用强刺激不留针手法,1日1次。30例患儿痊愈6例,显效18例,好转3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0%。

杨国梁等[9]针刺治疗26例,治愈14例,有效11例,无效1例,取穴:百会、舞蹈震颤区下点、风池、太阳、内关,眨眼加攒竹,耸鼻加迎香,发声加廉泉。得气后行平补平泻手法,留针30min,15次为1疗程。

李克林[10]针刺哑门、大椎、膻中、丰隆、后溪、申脉、照海、内关,据其抖动部位不同而每次选2~4穴,得气后留针20~30min,起针后,根据抖动部位选用膻中、印堂以及病灶局部或临近的穴位如阳白、天宗、臂等穴,每次选2~5穴,用T型针埋入,一般埋针2~5天,4次为1疗程。共治疗32例,总有效率90.6%。

周振坤等[11]主穴取颞三针(耳尖直上2寸为第1针,左右各旁开1寸第2、3针)、四神聪、风池、内关、曲池、合谷,辨证取配穴。每次选取主穴2~3个,轮流交替,通以密波,每次30min,每天2次,1月为1疗程。12例患者中痊愈4例,显效3例,好转3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83.33%。

2 耳穴疗法[微软中国5]

王丽萍[12]耳尖放血配合耳穴贴压治疗30例,取穴:耳尖、肝、脾、肾、神门、眼、目2,便结者加大肠,治疗2疗程后,肝亢风动18例,有效率100%;脾虚肝旺12例,有效率91.7%。

龚霞[13]主穴取肝、神门、风溪;辅穴取脾、胃、皮质下、肾、枕。随症配穴:头面部抽动明显者加面颊、额,上肢抽动明显者加肩、肘,下肢抽动明显者加膝、髋,躯干抽动明显者加胸、腹。5次为1疗程,治疗2疗程后有效率90.7%。

纪胜翔等[14]取穴:脑点、皮质下、内分泌、肝、脾、神门等穴,睡眠不实者加心穴,眨眼者加眼穴,嗅鼻者加外鼻穴,10次为1疗程,治疗1~3疗程,症状消失者51例,症状明显改善者6例,症状无好转者0例。

3 针刺配合耳穴

金孟梓[15]针刺加耳穴贴压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0例,临床治愈9例,显效8例,好转11例,无效2例,有效率93.4%。针刺取穴:百会、风池、风府、大椎、合谷、太冲;配穴:足三里、阳陵泉、肝俞、肾俞、瞳子、颧、地仓、曲池等;针刺用泻法,肝俞、肾俞用补法,留针20~30min,每日1次。耳压取眼、面颊、神门、皮质下、肝、肾,每日按压3~5次,3天换另一侧。

田岑娣等[16]体针取穴:膻中、章门、中脘、肝俞、大陵、阳陵泉、廉泉、筋缩,痰火内扰加阴陵泉、丰隆、风府、大椎;肝风内动加行间、太冲、中封、期门;每日针刺1次,30次为1疗程。耳穴取主穴:肝、脾、心、肾上腺、皮质下、脑点、内分泌、丘脑及相应部位,并结合辨证取穴,隔日换1次,15次为1疗程,两耳交替。治疗68例,总有效率89.7%。

栾玉辉等[17]针刺取穴:太冲、丰隆、合谷、三阴交、百会、太阳、地仓、承浆,平补平泻,留针20min,起针后取大椎、脾俞、肝俞拔罐10min,后行耳穴贴压,取穴肝、脾、神门、眼、目1、目2、口及面颊区。针罐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耳穴贴压隔日1次,5次为1疗程。4疗程后观察疗效,52例痊愈28例,有效22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6.15%。

郭乃琴等[18]针刺主穴取风池、百会、四神聪、内关、神门、太冲,随症取配穴,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耳穴贴压取穴心、肝、肾、神门、脑干、皮质下、肾上腺、三焦、眼、面颊等,每日按压2~3次,两耳交替,每周2次,5次为1疗程,4疗程治疗后痊愈20例,有效17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4.87%。

林忆平[19]主穴取百会、神庭、大椎、合谷、太冲,随症取配穴,每日针刺1次;配合耳压治疗,耳穴取神门、脑干、皮质下、兴奋点、肾、心、肝、脾、枕及相应部位。共治疗21例,总有效率95.2%。

陈辉[20]治疗32例,痊愈21例,有效9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3.75%。取穴百会、风池、神门、合谷、足三里、三阴交、太冲,针刺得气后用平补手法,留针30min,隔日1次;配合耳压治疗,取穴神门、肝、心、脑,随症取配穴,双耳交替贴压,每隔3日换1次,5次为1疗程。

王耀民等[21]体针组主穴取三风(风府、风池)、百会。配穴:阴虚风动,肝阳偏亢加双侧照海、列缺、合谷、太冲;脾虚火旺,风痰瘀阻加双侧公孙、内关、丰隆、神门。留针20~30min,每日1次,6次为1疗程。20例患儿5疗程治疗后,总有效率90%。半年随访有效患儿15例,2例复发,复发率13.3%。针刺耳压组选单侧耳穴:神门、缘中、肝、脾、肾、心、内分必、耳背沟;针刺同体针组。43例患儿5疗程治疗后,总有效率95.3%。半年随访有效患儿37例,5例复发,复发率13.5%。两组总有效率无明显差异(P>0.05),但治愈率差异显著(P<0.05),针刺耳压法在临床治愈方面优于单纯体针组。

4 针药结合

马秀华等[22]针药结合治疗20例,痊愈14例,有效5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5%。针刺取穴中脘、丰隆、公孙、太冲、四神聪、百会;公孙用补法,丰隆用泻法,余穴平补平泻,留针15min,每日1次。配合中药,组成为菖蒲、礞石、清夏、胆南星、郁金、钩藤、全蝎、厚朴、陈皮、白芍,每日1次。

王有鹏等[23]主穴取太溪、太冲、行间、公孙、百会;随症取配穴。中药基础方用天麻、钩藤、菖蒲、远志、半夏、地龙、丹参、全蝎,辨证加减。共治疗23例,总有效率91.3%。

卢金荣等[24]针刺治疗以头针为主,取颞中线,自神庭穴开始针尖向印堂方向沿皮快速进针,刺入1寸左右,并在发际处以同样方法再刺1针。并根据不同证型选取足三里、三阴交、丰隆、太冲、太溪等穴,每日1次,每次30min。配合中药治疗,应用白芍、甘草、僵蚕、钩藤等药物,治疗56例,痊愈9例,好转31例,无效16例。

王雪平等[25]针灸取风池、肝俞、胆俞、内关、神门。随症取配穴,快速进针,平补平泻,得气后不留针。中药基本方用钩藤、僵蚕、生龙牡、胆南星、陈皮、竹茹、茯苓、石菖蒲、郁金、远志、甘草,辨证加减。治疗24例,显效19例,有效4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5.9%。

5 针刺、耳穴配合中药

赵粹英等[26]针药结合治疗,针刺基本方:平肝熄风、定惊安神穴组(四神聪、百会、风池、风府、大椎、筋缩、合谷、太冲)。肝肾阴虚型:基本方加太溪、三阴交等,耳穴:肝、肾、神门、皮质下、肝、胆;中药:杞菊地黄丸合平熄内风合剂(全蝎、蜈蚣、羚羊角粉、天麻、钩藤等)。痰湿阻滞型:基本方加丰隆、公孙、三阴交;耳穴:脾、胃、神门、皮质下、内分泌;中药:二陈汤、涤痰汤合平熄内风剂加减。脾胃虚弱型:基本方加足三里、中脘、公孙;耳穴:脾、胃、神门、皮质下;中药:归脾汤合平熄内风合剂。体穴、耳穴均加局部对症穴。抽动剧烈者加头针运动区针刺,每周2次,10次为1疗程。中药随辨证加减,每日1剂。共治疗120例,总有效率83.33%。

6 其他疗法

周章玲等[27]腕踝针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43例,治愈9例,显效14例,好转17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3%。其取穴原则为:视其症状表现而辨证选区,如挤眉弄眼选腕1、2区,耸肩选腕4、5区;腕踝针治疗每日或隔日1次,10次为1疗程。

单永华等[28]头皮针治疗,主穴取额中线、顶中线、顶旁1线,配穴随症选取:如频繁眨眼取枕上正中线,额旁1线;肢体抽动取额前斜线;异常发音取额后线等。针刺于所选腧穴上直刺1针,并在其傍斜刺1针,虚证行进气法,实证行提气法,留针30~60min,每日或隔日1次,20次为1疗程。同时配合耳穴贴压,共治疗55例,总有效率89.1%。

杜连澎[29]取心俞、肾俞、神门,或膈俞、肝俞、丰隆,予维生素B1、B12穴位注射,也取得了一定疗效。

七、关于本病的心理护理

孙海燕,曹怀镁[30]报道用体育疗法对本病的护理观察,采用教患儿打乒乓球的方法来锻炼他动作的协调性,以期减轻其肢体不自主的抽动,纠正某些不良动作,促进其集中注意力,从而转移了对本病的意识。并通进一些系列类似条件反射的奖惩措施促使其改下吵闹等不良行为习惯。并通过多人的运动参与,帮助患儿消除孤寂、恐惧、郁闷的不良情绪。认为体育疗法不仅可以改善和缓解患儿的精神症状,而且在参加集体活动中,患儿可以获得亲密感、集体感,学习与周围人沟通和交流,培养社会的交往能力,为将来能够较好的回归并适应社会打下基础。

应旦红[31]则报道了毛笔书写训练对本病的治疗作用。认为本病的发病与精神紧张、心理压力有很大的关系,故采用行为疗法或放松疗法是值得探讨的治疗途径。并把原理归结为(1)毛笔书写训练中要求心手相应,凝神静虑,注意力集中于笔尖,这一点除对抽动控制有效外,还同时对常常伴随本病出现的注意力缺陷多动综合征也是有利的。(2)毛笔因其笔尖软,要达到书写流畅、平稳,必须要指、腕、肘、肩诸关节各肌群密切协调,这样,不给抽动的发作以时机,久之也可达到纠正抽动的目的。(3)毛笔书写也叫书法,既是一项技术训练,也是一种艺术陶冶,对少儿来说实是一种紧张之余的放松,而本病发和的心理机制主要是紧张,这种放松疗法具有针对性。

八、结语

抽动秽语综合征为儿科常见病,是一种起病于儿童时期的神经精神发育障碍性疾病。其病因尚未明了,可能是遗传因素与非遗传因素(生物因互,心理因素及环境因素)在发育过程中相互作用的结果。西药虽能控制症状,但停药后复发率很高,而且容易出现副作用。因此探求针灸治疗本病的方法及规律越来越受到重视。综前所述,可以发现:

针灸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有较明显的临床疗效,同时未发现任何副作用。主要采取的方法有针刺、耳穴、针刺配合耳穴、针药结合、针刺耳穴配合中药等方法,其中以针刺耳穴配合中药综合治疗疗效较好[32]。

各家报道中多数缺乏对照组和远期随访,且停留在临床疗效观察水平,未见有相关机理研究的报道,尚有待于今后进行针灸治疗该病的临床规范化研究,并进一步运用现代科研手段深入探讨其作用机理。

本病为临床难治病之一,症状起伏波动,在治疗的过程中,症状时轻时重,或新的症状代替旧的症状,因此治疗时要注意持之以恒,症状完全缓解后,应再治疗1~2疗程以巩固疗效,防止复发。

在针灸治疗过程中还要注意患儿生活调理,预防呼吸道感染,避免过度疲劳和剧烈运动,少食寒凉厚味食品。同时要注意患儿的心理卫生,学习上要适度要求,防止精神过度紧张,并帮助家长及教师,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这对于防止本病的复发和加重有很大的帮助。

九、参考文献:

{{1}}  Freeman RD, Fast DK, Burd L et al.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on Tourette syndrome: selected findings from 3500 individuals in 22 countries. Developmental Medicine & Child Neurology,2000,42:436-447

[2]  吴立江,高王芝,抽动秽语综合征83例病因分析,临床儿科杂志,2004,22(5):270

[3]  Baumardner TL, Singer HS, Denekla MB, et al. Corpus callosum morphology in children with Tourette syndrome and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Neurology, 199 6,47(4):477.

[4]  张海福 以抽动秽语为临床症状的脑炎2例报告 临床脑电图学杂志,1993,2(2):49

[5]  Cholen DJ. Interaction of b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in the natural history of Tourette’s syndrome in “Gillesdela Tourette’s syndrome” edited by Frien hoff AJ, et al. Ravenpress NewYork, 1982 31.

[6] 武连仲,李慧敏,康 凌.针刺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156例报告[J].中医杂志,1993,34(7):423-424.

[7] 陈 雷.补泻八脉交会穴治疗儿童抽动症23例[J].针灸临床杂志,1999,15(4):45-46.

[8] 张建虎,崔小丽.针刺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0例[J].山西中医,2000,16(3):35.

[9] 杨国梁,姜宏睿.针刺治疗儿童抽动综合征26例[J].针灸临床杂志,2003,19(11):29.

[10] 李克林.埋针配合针刺治疗小儿抽动症32例[J].天津中医,1996,13(6):31-32.

[11] 周振坤,尚艳杰,姜 帆,等.电针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12例临床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1999,15(3):57-58.

[12] 王丽萍.耳尖放血配合耳穴贴压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0例[J].中国针灸,2000,(7):440.

[13] 龚 霞.耳穴贴压治疗儿童抽动症75例.中国针灸,1994,14(3):40.

[14] 纪胜翔.耳压治疗小儿抽动症57例[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3,12(5):490.

[15] 金孟梓.针刺加耳穴贴压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0例[J].光明中医,1998,13(5):23-24.

[16] 田岑娣,程红燕,冯秀娥.针灸治疗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68例疗效观察[J].中国针灸,1996,(9):15-16.

[17] 栾玉辉,徐 杰,刘 军.针刺拔罐加耳穴贴压治疗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52例[J].中国针灸,1998,(5):276.

[18] 郭乃琴,聂鸿丹.针刺加耳穴贴压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9例[J].上海针灸杂志,2002,21(1):31.

[19] 林忆平.针刺配合耳压治疗小儿多发性抽动症21例[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1999,20(5):41.

[20] 陈 辉.针刺配合耳穴贴压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32例[J].针灸临床杂志,2003,19(1):7.

[21] 王耀民,李 梅,何 立.针刺耳压法治疗儿童多发性抽动症43例[J].四川中医,2002,20(8):75-76.

[22] 马秀华,任 勤.针刺加中药治疗上儿抽动—秽语综合征的临床观察[J].天津中医学院学报,1997,16(4):21.

[23] 王有鹏,姜桂云,田双蓉.针药结合治疗小儿抽动-秽语综合征23例[J].针灸临床杂志,1998,14(1):17-18.

[24] 卢金荣.针药结合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56例临床观察[J].哈尔滨医药,2001,21(1):54.

[25] 王雪平,宋铁玎.针药并举治疗儿童抽动症24例[J].辽宁中医杂志,2001,28(4):229.

[26] 赵粹英,孙吉山,王 哲.针刺结合中药治疗小儿抽动症120例[J].辽宁中医杂志,1998,25(6):281.

[27] 周章玲,刘心莲,王荣春.腕踝针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43例临床观察[J].中国针灸,1999,(6):343-344.

[28] 单永华,姚维菊.头皮针治疗多发性抽动症临床观察[J].中国针灸,2001,21(6):331-332.

[29] 杜连澎.针刺加穴位主射治疗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J].中国中医药报,1998,(9):2.

[30]  孙海燕,曹怀镁。体育疗法对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护理观察。黑龙江护理杂志,1998,4(1):59-60。

[31]  应旦红。毛笔书写训练对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治疗作用观察。浙江医学1999,21(12):728~729。

[32] 田岭娣,洪宝瑟,王素梅,等.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不同治疗方法的疗效观察[J].中医杂志,1995,36(8):487-488.

[33]  李忠权,龚树辉,段月鹏。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与颈椎损伤。现代康复 1999,3(1):24~25

 

附:本病的西医治疗(仅供参考,不建议选择)

(1)药物治疗   

对已确诊的病例应早期服药治疗。开始用小剂量,采用缓慢增加药量的办法,可减轻或避免副作用。用药要达到适当时间和足够剂量,以观察是否有效,不宜过早停药。当TS伴随强迫症、ADHD时可考虑联合用药,但应注意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毒副作用。由于药物治疗是对症性的,故症状缓解后需维持治疗一段时间,以巩固疗效和减少复发。对于较轻的病例,症状缓解后需维持治疗不少于6一12个月;重症患者一旦症状缓解,应维持治疗1—2年,或更多时间。对于少数病情反复波动,经常复发者,则需不间断地维持治疗,直到症状缓解。维持治疗量一般以达到最低有效量为原则,约为治疗量的l/3一l/2。

1)氟哌啶醇(haloperidal)    约80%患者经治疗后运动和发声抽动减轻或消失。用药剂量不宜过大,从小量0.5mg/日开始,睡前一次服用,必要时缓慢增加药量,可每隔3—5天增加一次。儿童剂量为2—4mg/日;成人10—16mg/日,可一次或分次服用。

本品的最主要问题是约半数患者不能耐受以下副作用:如嗜睡、过度镇静、抑郁、情绪恶劣、易激惹等。有人对208例接受此药治疗的患者进行观察,发现34例有情绪恶劣和抑郁症状。若出现以上副作用,可适当减少药量。若镇静作用持久,或患者脑力迟钝。学习和工作能力下降,则必须减量或停药。

2)泰必利(tiapride)    为多巴胺受体阻滞剂。本品的副作用轻、治疗运动和发声抽动效果肯定而受到重视。凡经哌啶醇治疗无效或不能耐受其副作用者,应用本品可获较好效果。开始剂量50一l00mg,每日2—3次口服,最高剂量400—600mg/日。

副作用轻微,常见有嗜睡、乏力、胃肠道反应。女性有溢乳,闭经等。

3)舒必利(sulpiride)  为选择性DA受体阻滞剂,对控制抽动有较好疗效。Robertson(1990)应用本品治疗63例TS患者,59%效果良好。

主要副作用有困倦、抑郁、焦虑、轻度震颤和性欲降低等。妇女应用可使月经失调,偶见心脏副作用。开始剂量50-100mg,每日2—3次口服,最高剂量400-600mg/日。

(2)行为疗法

1)消极练习法(negative practice)   系根据多次重复一个动作后可引起积累性抑制的理论。可令病人在指定的时间里(15—30min),有意识地重复做某一种抽动动作,随着时间进展,患者逐渐感到疲劳,抽动频率减轻,症状减轻。

2)自我监督法(self—monitoring)   鼓励患者通过自我监督以达到减少或控制抽动。令患者每天在指定的时间内将自己的不自主运动详细记录下来,例如,抽动的次数,频率以及与环境有无关系。通过一段时间的记录,可增强患者对抽动的意识,并努力去克服。本法适用较大儿童或成人。

3)松弛训练   指导患者进行放松训练和呼吸调节,把紧张的肌肉松弛下来,以促使抽动减轻,对改善焦虑情绪也有作用。

4)行为反向训练(habit reversal training)    本法主要特点是应用一种与抽动相反或不一致的对抗反应,从而达到控制抽动的目的。对于运动抽动,相反的对抗反应是拉紧与抽动相对应的肌肉,以阻止运动抽动的发生。对于发声抽动,对抗反应可采用紧闭嘴,通过鼻腔进行慢节奏深呼吸。若为鼻发声抽动,则可通过口腔进行慢节奏呼吸。Peterson和Azrin(1992)应用行为反向训练,自我监督和松弛训练治疗6例TS患者,平均抽动减少率各为55%;44%;32%。而且每种行为训练至少对1例患者有疗效。研究提示,行为疗法对控制抽动是有一定作用的。

(3)学校及家庭心理咨询活动   

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应重视TS儿童的学校和家庭生活环境。学校中的应激多来自教师和同学对TS儿童的不正确态度。由于患儿的特殊症状,尤其是发声抽动常使教师不能理解,因而在学校常遭受歧视、嘲笑等不公平待遇。患儿的自尊心下降,对挫折的耐受力明显降低,产生焦虑情绪,并异致社会隔离。在学校开展心理咨询活动,首先应向教师讲解本症的性质和特征,从而得到教师的理解和支持,消除歧视、惩罚等不正确的教育方法,减少学校中的应激,以促使患儿逐渐地从心理困扰中恢复过来。若学习负担过重,教师应适当给予减轻。对患儿的家庭应进行心理教育,讲解本病的特点以及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的重要性,取得他们的支持和帮助。正确对待患儿,消除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要求父母给患儿以温暖、照顾和关心,对促进康复有重要意义。

(4)外科治疗

尽管药物是治疗本症的核心,但仍有一些TS患者有较严重的残留症状。近来,国外对一些难治性TS患者已经尝试采用外科治疗,外科手术方法有:额叶切除术;扣带回前部切开术结合下丘脑损毁术;丘脑腹侧核群损毁术;双侧小脑齿状核切开术等。Ha船1er和颠eckInan(1970)对3例TS伴有严重强迫症状患者实行立体定向双侧丘脑损毁术,术后患者抽动症状和心理障碍均有明显好转。Nadvomik等(1972)应用双侧小脑齿状核切开术等。Hass1er和DeckIman(1970)对3例TS伴有严重强迫症状患者实行立体定向双侧丘脑损毁术,术后患者抽动症状和心理障碍均有明显好转。Nadvornik等(1972)应用双侧小脑齿状核凝固术治疗1例面肌和膈肌抽动并有严重吼叫声的患者,获得良好效果。Kurlan和Kersun(1990)报道1例TS伴严重强迫症状和仪式行为的病人经双侧射频扣带前回切开术治疗后,抽动和行为症状均有改善。

虽然一些报道支持采用神经外科手术治疗TS及其并发症,但是目前此项技术仍处于试验阶段,尚无令人信服的证据说明哪一种手术对TS效果最好。因此,除非慢性病程和症状特别严重,经各种药物长期治疗后症状无改善时,再考虑外科手术疗法,对于TS儿童只能采用药物治疗而不宜外科手术疗法。

 综合以上论述,对于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西医认为病因未明,与多方面因素有关,且个体差异明显;中医认为本病与先后天不同因素有关,其所涉及的主要是肝脾肾三脏,个人认为,应充分考虑本病的发病与年龄的关系,即少儿脏腑未充,发育不足,社会观、人生观不健全,学习及家庭学校生活压力大等因素是起始因素,而诸因素引起的脊柱骨骼神经的位置异常导致多发性抽动。但究竟是何脏不足,是阴虚还是阳虚,要结合病人四诊资料细辨,从而给进一步的治疗提供依据。

本病的治疗由于西医对其病因不明,故主要是对症治疗,所用药物副作用大,停药易反复,不是优先的选择。中医则因为其不重病因辨证,而是重视病机的研究,故可以很好的选择针对性强的方法,而不仅仅是对症治疗。其方法亦多样,尤其以非药物疗法见效快,无副作用为最优选择。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02-14 17:42

林磊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林磊大夫

林磊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林磊的咨询范围: 针灸及中医治疗疑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