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竞_好大夫在线

刘竞

副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临床心理中心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40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刘竞

刘竞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当死亡靠近,请你说不(5)

发表者:刘竞 738人已读

第6次治疗结束后,医生没有特别给我留作业,只是要我回家后继续体会本次治疗的主题。此外,前几次要求我注意的和人沟通的事情,每天继续留意,慢慢地将它转化成我习惯化的沟通模式。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中心刘竞

治疗后的第4天,我带着孩子玩耍时遇到他的同学,两个小家伙一起玩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对方的父母邀请我们一起吃饭。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爱人打电话问我们在哪里,送了伞过来。

回家后,岳母很不高兴,开始唠叨我和孩子。她不喜欢和陌生人交往过深。用老人的话讲:“人家说请客,你们就去。你们可真行!有什么交情啊?还真当朋友似的。哪儿那么多真交情啊!”

开始我没怎么答话,只是好声好气地简单答应两句,说是对方父母已经邀请过几次了,所以不好拒绝。晚餐之后,岳母在休息的时候又气呼呼地唠叨起来。这次我多说了几句,语气也不像以往那样顺从了。我说:“xx的爸妈之前就邀我们好几次,几次都给人回了。人家挺诚心的,我们能老回掉人家?好像多看不起人家,好像我们多牛似的。而且就是为了让俩孩子一块儿多玩会儿,也没特意要吃什么。”

听我说完之后,岳母没再说话。岳父对岳母说:“人家年轻人的事,甭管那么多。年轻人就这么处事,没什么不好。不就吃顿饭嘛,算不了什么。”

后来我回到自己屋里,爱人对我说:“你做得好!你应该这样说话,我喜欢。不能什么事都顺着。这次你表现挺好。”但其实,我说那几句话的时候脸在发烧。事后想一想,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直接反驳岳母。从前不管什么事,我都很谨慎,不管我认为对还是不对,我都顺着他们。通常我想,反正都是家庭琐事,无所谓对错,老人顺心就好了。但是这次我的做法和以往很不一样。

令我意外的是,岳母却没有因此表现出对我的敌意或者异常的情绪。第二天上午我和她说话时,她的反应和往常一样,没表现出什么不同;并且在晨练回来时,我和儿子向她问早安的时候,她还特意向我屋里探头看了看我俩,嘱咐我别给孩子穿太多衣服,因为今天天气比较暖和。我因为顶撞她而产生的担心,自然也消解了好多。我才发现,家里人其实直来直去一些,没什么不好——以往可能是我过分小心,过分谨慎了。

(二)

接下来的治疗,仍旧围绕着沟通的主题。但连续几次治疗后强烈的心理变化,让我渐渐感觉有些吃不消了。第8次治疗时,医生问我总体感觉怎样。我回答说:“我现在有点累,觉得治疗的密度太大了。”

医生想了想:“对你这样很认真地体会治疗的人来说,可能一周一次更合适;能够给你一段时间去消化。好在从这次开始,进入新的治疗阶段了,以后会改成一周一次,然后是两周一次,这样你会逐渐适应。”

我回答道:“虽然有点累,但总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因为真的很意外。我没想到过,自己竟然在这种脱离了血肉情感的状态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治疗,我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

医生说:“其实在我们中国的文化传统这个背景下,很多人都是把自己的情感压抑下去的,这是个普遍的问题,只是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罢了。……好了,咱们还是回到这次应当讨论的话题吧。还记得是什么吗?”

我:“记得。你要我继续在这个‘程度’上琢磨琢磨,是什么东西把我改造成了现在这个状态?但是回去之后我注意到你特别用了‘程度’这个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说在这个‘问题’上,而说在这个‘程度’上?”

医生:“是这样的:我们的治疗,就像是剥洋葱。上次你感到不舒服,是因为我们已经快要触及到包裹在深层的那个使你痛苦的核心了。这么多年来,实际上你也一直在给自己疗伤——不过,你的方式是把伤痛包裹起来。到现在,你已经把它包裹得很好了,外面看起来很光滑,别人丝毫看不出你里面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和感受。而我们现在的治疗,却要把它一层一层地重新剥开。所以越触及到里面深层的东西,这种揭开伤疤的痛苦就会越明显。我特别地使用‘程度’这个词,意思是,我们已经把洋葱剥开到了这一层。”

我:“你是说,就像珍珠一样是吧?外面看起来光滑,特别好看,可是最核心的地方,其实是一个伤。那个异物刚进去的时候,刺痛那个蚌,然后它就一层一层地修补、包裹它。当我们看到特别漂亮的一颗大珍珠的时候,就忘记它里面其实是个伤了。”

医生微笑着:“你的比喻很形象啊!

“……所以那次我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抑郁的,你回答说是16岁。但是后来我们又知道了你在小学时候遇到的那些事情,比如被老师侮辱折磨,甚至更小时候的事。”

我:“但是我不觉得16岁之前的那些事,跟我后来的状态有什么关系。”

医生:“那么那些经历你怎么看呢?”

我:“如果说影响我,不过就是经历那些事情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一条标准——我以后永远不许哭。此外也没什么了。”

医生:“我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如果你真得哭了,会怎样?”

我:“我不能接受。——如果我哭了,就说明我懦弱,说明我屈服了。我被人玩弄了,结果我还屈服了。我不能接受这个。从我心里,我要求自己必须要坚强;我斗不过你,我也跟你抗到底,你就算弄死我,但我绝不服,我不能再受屈辱。”

医生:“后来呢?”

我:“后来没有完全做到。后来的二十多年里,还是哭过6次。……而且,更糟糕的是,最近这两年我感觉自己变得比从前脆弱了。以前的十几年,我虽然觉得累,但是我知道自己一直在控制着自己,变得更坚强,变得一天比一天坚强。可是去年到今年,我渐渐地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个发现让我很痛苦。”

医生:“我有个问题,你以往的那些积极的态度,积极的做法,是自然而然由内而外的吗?”

我没有犹豫,因为这个答案我是清晰的:“不是。那些积极的心态,都是我要求自己那样做的。我要求自己不高兴也要往高兴的方面去想,不积极的也要往积极的方面去做。我认为让身边的人感受到积极的态度,就能把不积极的事情变成积极的。所以我知道自己应当积极,而且我一直在做。”

医生看了看我,然后对我说:“我有个想法,你现在用笔,把你对自己定下的标准都写下来,我们来看一看。”

我有些诧异:“两三条标准,有什么可写的,说说不就行了。”

医生:“还是要写下来。等写完之后我们再看。好不好?”

我:“好吧。”

(三)

根据医生的要求,我拿出纸笔,开始写我给自己定下的标准。一开始我认为真没什么可写的。因为除去规定自己不许哭,此外我没有特别给自己规定过什么。我想恐怕写不过3条就没得写了——谁会给自己定下好多规定,然后按照规定去生活呢?我当然也不会。于是我凭着心里冒出来的念头,想到了就写上,如果不是一下子从心里冒出来的,就不写了。

我本以为这个单子不会超过3条。然而当我下笔之后,却发现不对,我信笔记录,竟然一口气写下了14条!当我写完第14条的时候,我停住笔,惊讶地看着自己列出来的单子。(见文末表格)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于是对医生说:“不用动脑子,一下子就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如果要我想一想,应该还有,但是我不想再写了!”

我的单子上开列出14条标准。医生拿起来看了一遍。然后推给我,对我说:“这些就是你的‘金’标准。”

我理解她话里的含义;所谓金标准,意味着永远不许打破;金子样的标准,正是金子样的锁链。

然后她问我:“你有没有想过,把这些标准定给你的孩子。”

我很干脆地答道:“不行。”

医生:“我有些奇怪,你为什么这么果断地回答‘不’呢?这些标准,为什么不能定给你的孩子呢?”

我:“人要这么生活就太痛苦了。”

医生:“但是你为什么要把这个标准定给自己呢?”

我:“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标准啊。我从来没这样想过,竟然要用笔在纸上写这种东西。如果你不要我写,我怎么会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而且,……痛苦好像也没那么夸张吧。”

医生:“我真的很好奇。当我说你把这个定给别人的时候,你特别坚决地说不行,说这样会把人折磨死的。可是说你自己的时候,你就说没那么严重啊怎么怎么样——你故意折磨自己吗?”

我突然忍不住笑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搞笑——我竟然是这个样儿的。而同时我也突然感到了一种轻松——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这里成了我的心理治疗的最明显的一个转折。

(四)

治疗临结束时,照例我要总结一下治疗中的感受。我对医生说,我第一次感到治疗这么好玩,觉得自己搞笑。医生听后,对我说,她非常喜欢我用“搞笑”这个词形容自己。在她看来,我用这个词,意味着我开始有些喜欢我自己了;而此前的生活中,实际我一直在对抗自己。

这次治疗结束,我的精神和身体仿佛同时卸掉了几十斤的枷锁,不但心情放松了下来,连身体也开始有了一点力气。

治疗后的第3天,我到健身房去跑步了。自从去年发病到现在,我已经3个多月没有做任何体育运动。因为抑郁症的消耗,整个人一直处于极度的疲惫中,最严重时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但是这次治疗后的第3天,我有了做些运动的欲望。于是我来到健身房,做一些恢复性的锻炼——跑步机慢跑30分钟,仰卧起坐50个。我想说,挣脱枷锁的感觉真好!

附:

            “我”在治疗中列下的14条生活“金标准”  

1、不许哭

8、不刻意隐瞒客观事实

2、不许下跪

9、必须保持自省

3、不许感情用事

10、必须明确掌握自己的缺点

4、不许喝醉

11、必须有毅力

5、不许激怒别人

12、必须勤奋

6、遇事必有计划

13、必须越来越坚强

7、任何事都必须直面

14、必须越来越宽容量大

下期预告

医生:“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需要调整的是你的目标?”

我:“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年我考了全校第一。那时候别人给自己定标准,都是前五名、前十名、考优秀什么的,但我那次给自己定标准就是我要每科都考满分。你看也不现实吧;可是结果特好,我考了全校第一。所以后来我一直有个观念,就是标准要高,如果你不定特别高的标准,那你连一般的好也做不到。”

本文是刘竞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08-07 20:41

刘竞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刘竞大夫

刘竞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刘竞的咨询范围: 1)抑郁症、焦虑症、惊恐障碍、强迫症、社交焦虑障碍、进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等常见精神障碍的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2)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亲子关系问题,夫妻关系问题的家庭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