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竞_好大夫在线

刘竞

副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临床心理中心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40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刘竞

刘竞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当死亡靠近,请你说不(6)

发表者:刘竞 1959人已读

4月14日,按照预约,我去第9次治疗。这次治疗的主题当然还是我的14条。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中心刘竞

医生问我:“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搞笑?”

我:“我当时也没想到别的,就是觉得特荒谬。我觉得我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觉得自己陌生——虽然后来想想,这就是我;但那种陌生、荒谬的感觉还是特明显。然后吧,上次治疗是我第一次感到轻松,以前的治疗我可能感到意外,感到有收获,但都是很严肃的,甚至有点压力,可是上次不一样,上次是由衷的感到轻松。”

医生:“我把你的14条很认真地看了一遍,发现有个特点:1、2、3、4、5都是‘不许’,还有个第8条,是‘不’;然后6、7,9~14,都是‘必须’。不知道你注意到了吗?”

我:“没有。”

医生:“那么你现在来看一下,我想知道你看到这些词,有什么感觉?”

其实对这些字眼,在上次治疗中落笔的时候,我已经隐隐约约有一些特别的感触了。我想了想,对医生说道:“其实上一次我就有个感觉,我觉得我不喜欢这些否定的词语。但是后来觉得,要准确表达的话,只能用‘不许’这个词,没有别的办法,所以落笔的时候还是那样写了。”

医生:“你看,一种是‘不许’,一种是‘必须’。这些规则和标准都是非常绝对化的标准,没有任何商量和回旋的余地。我有个困惑,如果在你日常的生活中执行时万一做不到,怎么办呢?”

她又触到了我的痛处。我只好坦白地讲:“其实我从来也没有做到那么好。”

医生:“所以你那样的痛苦。甚至连自己在20多年的时间里哭过几次,都记得那样清楚。一般人说哭,哭就哭了呗,能算什么;可是你不行,这种事对你的意味就更深刻。”

我:“你的意思是我在审判我自己,是吗?发现我总是不达标,甚至违反我的标准,所以才痛苦?”

医生给我一个示意,看来她的意味是这样的。然后她接着问道:“我还有个问题:你把这14条写了下来,你对这些标准有什么评价?”

我:“老实说,当时写下来的时候,还有后来几天我又看到,其实我一直还觉得这是个好标准。”

医生:“既然是个好标准,为什么又觉得搞笑呢?”

我:“应该说这是一个不现实的标准吧。……可是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年我考了全校第一。那时候别人给自己定标准,都是前五名、前十名、考优秀什么的,但我那次给自己定标准就是我要每科都考满分。你看也不现实吧,但结果特别好,我考了全校第一;下一次考试的时候,我坐在了300来个考生的第一排第一张椅子上。所以后来我一直有个观念,就是标准要高,如果你不定特别高的标准,那你连一般的好也做不到。所以你说它不现实吗?但结果很现实。”

医生:“你说的这个有一定道理。如果我们给自己定一个比较高的标准,容易激发我们内心的动力,可能会做得更好。一次,两次,我们都有可能实现,但是这么多年来你是不是每次都能实现自己定的高标准呢?”

我:“绝大多数都没有实现。”

医生:“说实话,你的高标准让我有些担心。我有个比喻,你来听一下。说有一个葡萄架,长得很高,人们都在下面跳着去够那个葡萄。你比别人跳得都高,但还是没能够到。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我觉得肯定是自己的方法有问题。”

医生:“可是有好多人呢,大家都没有吃到。”

我:“别人没吃到那是他们的事,但是我不能接受我自己没够到。我肯定有问题,也许不应该用跳的方式,我应该改成别的办法,去够到它。”

医生:“怎样才能把葡萄够到,先不讨论。我很关心一点,就是够不到葡萄的那个时刻,你的感受会是什么?”

我沉默了一会儿,但不是为了揣摩医生的心思,而是因为那种感觉一直在我心里:“……感觉失败。而且我感到困惑,觉得我那么尽力地想办法,换各种方式,不停地学习,不停地改变自己,调整自己,可是结果为什么还是不行?”

在反省和自律方面,我曾经做过非常刻苦的尝试。比如说要求自己勤奋。因为发现总是实现不了,就觉得可能是方法不对,于是有两年我改变方式,试着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入手;要求自己在生活细节上每天必须勤奋,不管多困多累,每天必须洗袜子、把床铺收拾好、个人卫生收拾好、眼里看见的活儿立刻把它处理掉;还有每天正常的工作结束之后,不管有没有想法,不管多累,每天必须做三千字的哲学笔记,每天必须写日记,等等。其中有些习惯到现在还保留着,比如我的衣服,即使是脏衣服,也一定是叠放整齐的,像洗净的衣服那样整整齐齐码在一边。就这样要求自己从一点一滴做起。我想这样总该可以了吧。可是结果,每天能写多少东西,还是老样子,勤奋并没有在工作中体现出效果。再后来,我的心理开始变得越来越急迫,然后就是失败感、自责,还有无能的感觉都来了。那种无能感非常可怕,他不是感到累的痛苦,而是后来你下笔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越使劲就越挤不出来;每天好不容易完成了给自己规定的任务,可是返回头一看——写得不行,然后只能一字不剩地全部删掉;睡觉前回想一下,就发现今天仍然一无所成。那种挫败、无奈、无助——我不知该怎样形容。

医生:“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需要调整的是你的目标?”

我:“你的意思其实我听懂了。可是老实讲,我在感情上没法接受。我不敢动它。我把它定得那么坚决,结果还做不好呢,万一降低标准,我不是更没希望了吗?”

医生:“我觉得咱们有个误会——不需要把标准否掉;绝大部分不会变,我们要尝试的调整非常小,只是个别字做个调整,比如只是把‘不许’和‘必须’改一下。你觉得呢?”

我:“可是‘不许’和‘必须’才是核心啊!”

医生:“我们试一下,好不好?换一个中间一点的词汇,性质不变,只在程度上稍微宽一点,一个有点调控空间的词汇。可以吗?”

一个小小的尝试,没理由反对吧。于是按照她的意思,我把14条又仔细看一遍,然后指给她:“那就第3条和第12条吧。可是我怎么改?”

医生:“改一个你自己曾经说过的说法。你不是说你认为‘誓言的意义就是一个人决定从发誓的一刻开始,他将尽最大努力去那样做’吗?就用这种方式,好不好?”

我很犹豫,但最后还是决定试一下。我:“我试一下。但是这个风险太大了。”

医生:“咱们先看一看好吧。你用笔写下来。”

我:“好吧。”

我按照医生的办法,用笔把这两句话写在了纸上。其中第一个,我把“不许感情用事”改成了“我尽最大努力不感情用事,如果感情用事了,我也能接受”;另一个,把“必须勤奋”改成了“我尽最大努力做到勤奋,如果偶尔不勤奋,我也能接受”。

写完之后,我拿起来又看了看。忽然发现,脑子里想的,如果将它写在纸上,似乎感受也有些不同了。医生刚刚建议我修改的时候,我在感情上真的很难接受;为了要不要修改,我和医生来来回回谈了将近15分钟。然而当我把它写下来再看时,似乎已经没那么难以接受了,也没有那么不舒服了。

这一次的治疗,就结束在了我把标准修改,写在纸上。然后我离开医院,像往常一样往车站走,准备回家。但是当走到一半路程时,我突然改了主意。我没有往回家的方向去,反而转头去了中关村。而且,我没有像历次一样,结束治疗立刻把录音重听一遍——这一次我把录音用的mp3装进包里,没再动它。我没想到几分钟前才刚修改的标准,竟然立刻对我起了作用。我转头去中关村,去到汉王和SONY专柜咨询电纸书的价格和性能——我想要买一部电纸书已经很久了,但是左右权衡,虽然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东西,但客观讲真的没有必要,所以一直没有当真去柜台咨询和看货。可是今天,离开医院之后我突然把想法变了,“偶尔感情用事,我也能接受”——买一部喜欢但不必要的电纸书,也许可以归入此类吧。

我兴冲冲地往中关村去,当我快到汉王专柜的时候,刚好爱人打过电话来。她问我治疗怎样,问我在哪儿。我告诉她,我正在中关村,要去买电纸书。电话讲了几句,然后就挂了。但当晚上回家后,爱人告诉我,今天的电话让她特别高兴。因为她从电话里听出一种感觉,她说我“从来没有那样兴奋过”;她说她完全能够从电话里感觉到我的兴奋,而在她印象里,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未对任何一件事那样兴奋过。

第9次治疗无疑又是一个惊喜。我们没有就此打住,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我们更进一步做了一些尝试。第10次治疗中,医生问我能不能再选一条,做一个改变。

既然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便没有更多犹豫。我看一遍14条的列表,然后选定了第10条,原写的是“必须明确掌握自己的缺点”。

我拿起笔来,嘴里念叨着:“我尽量地……”

但是又觉得“尽量地”三个字也不合适。所以我停了一下。最后改为“我希望更多地知道我自己的缺点是哪些,但如果有些被忽略了,我也能接受”。没想到我写完之后,医生在我对面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原来她一直在看着我。

医生:“你刚才说‘我要尽最大努力’,我就觉得妈呀,这怎么行呢。但是你后面这个表达就特别理性,特别恰当了。你想,我们每个人能弄清楚,能全面掌握自己的缺点吗?想要知道自己的缺点有哪些,这个愿望是对的,但这是不能刻意去做的。”

我:“我懂了。不但搞不清楚有哪些缺点,而且会因为太努力,主观地把一些不是缺点也当成缺点,给弄乱了。”

医生:“对啊!所以,如果‘尽最大努力’是用来搜查自己的缺点,这比尽量要勤奋还不一样,这个就太可怕了。”

下期预告

我:“不好的感受么,最近两周倒是有个变化,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两周,我开始频繁地做噩梦……”

医生:“我听你讲了这么多,可见你的变化是挺大的。好像说,你以往的生活是一潭水,经过你的调理,它已经平平静静波澜不起了;可是经过心理治疗,就像扔进一块大石头,把水搅起来了。”

 

本文是刘竞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08-07 20:43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h***v 2015-09-05 02:10:27

    你治疗的进度也太快了吧!佩服!

刘竞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刘竞大夫

刘竞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刘竞的咨询范围: 1)抑郁症、焦虑症、惊恐障碍、强迫症、社交焦虑障碍、进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等常见精神障碍的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2)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亲子关系问题,夫妻关系问题的家庭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