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竞_好大夫在线

刘竞

副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临床心理中心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40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刘竞

刘竞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当死亡靠近,请你说不(11)

发表者:刘竞 1219人已读

 (一)

医生在治疗后期,比前阶段更加注意爱人对我的看法。几乎每一次都会问到我爱人的反应和评价。不知是因为家庭在心理恢复中有特殊的意义,所以心理医生普遍会这样关注;还是因为我的医生更关注家庭治疗,所以她比别人更关心家庭变化,我就不太清楚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中心刘竞

医生:“你爱人觉得你这两周状态怎样?”

我:“她觉得挺好。上一周她给我拔火罐。我的罐儿痕反应挺强烈,颜色褪下去之后,周围开始长一些小皮疹。痒的时候我就让她给我挠痒痒,挠了几次。后来她就跟我说,你心理状态变好了,变得会享受普通人的享受了。我问她什么意思。她说,你看咱俩一起这么多年,你从来没让我给你挠过痒痒,哪儿像现在这么拽过。”

医生:“从前没有吗?”

我(笑):“可能没有吧。我没注意过。不过我确实是比较少让人帮忙。有些事情我自己做已经习惯了,还有时候就觉得每个人都挺忙的,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我倒不是不好意思,就是觉得大家都忙着好多事情,挺累的,所以就不愿意给人添事。”

医生:“你爱人怎么看待你的变化?”

我:“哦,她比我自己感觉还明显。所以她特感兴趣。上次居然翻看我的治疗笔记。她说她挺奇怪的,心理治疗都在干什么呢,怎么能通过聊聊天,就能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呢?说实话我自己也不能解释清楚。”

医生:“那么今天我给你讲一讲吧,看看你的这些变化,是怎么发生的。你知道了这些,即使在治疗结束之后,你也能懂得怎么样能够朝一个更好的方向去发展。咱们曾经说过,治疗总有结束的一天,你应当为治疗结束以后做一些准备。”

我:“还是在培养我成为自己的医生,是吧?”

医生:“对。”

 

                             (二)

医生拿出一张淡绿色的空白纸,一边写,一边给我讲解:“这里存在一个过程,其中4个点互相影响,它们分别是认知、行为、情绪、躯体。”医生还向我详细介绍了这4个因素是如何相互影响、作用的。我由此知道了我以往陷在痛苦的循环里,而医生一直在做的,便是试图推动我尝试一个新的行为;而且,显然她了解这些新的行为会使我产生情绪变化,所以她才总是在问我的“感受”怎样——这简直成了她的口头禅。

不知是因为我的运气好,还是医生的判断巧妙,这个方法得到了非常显著的效果。还记得我的第4次治疗吗?医生给我留作业,要我回家后注意和爱人之间的交流,一旦出现什么令我愉快或不愉快的事情,要求我把这件事对她说出来,而且要把自己的愉快或不愉快的感受都告诉她。

那个作业非常强烈地触动了我。于是自然而然地,“行为—情绪—认知—躯体”这条关系链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启动了。医生跟我讲,这个过程会成螺旋状上升。虽然我没能形象地理解她所谓的“螺旋状”,但核心意思我体会了,这是一个上升过程,使患者从恶性循环,循序进入良性的循环。

她标示出“自动思维”“认知歪曲”“选择性关注”“条件性假设”“功能失调性态度”“灾难化”“习惯”“自我评价”“核心信念”“情绪分值”等等。然后她笑了笑,对我说:“这些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只是做的时候我没告诉你它们的概念都是什么。”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想跟读者朋友们强调的是,如果你也正深陷抑郁症的泥沼,不能仅仅通过看一些心理治疗书籍(包括我的这些体验式的心理治疗文字)代替治疗,你更应当做的,可能还是直接去面对一位心理治疗师,我能够展示的,仅限于告诉你心理治疗师的价值和我自己的体验。

                        (三)

后来我又考虑过一件事,我曾想,其实心理治疗的道理并不复杂,社会上有大量的“心灵鸡汤”和“成功学”,粗略看来,似乎都在讲类似的道理;但为什么在心理治疗师介入之前,人们没能通过“心灵鸡汤”和“成功学”得到有效的治疗呢?为什么必需医生的参与才发生效果,医生的价值在哪儿呢?我的爱人对心理治疗的疑惑,显然也与此有关;所以她才会奇怪,心理治疗怎么能通过聊聊天,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呢?

经过很久的思考,又重温我自己恢复的过程,我的答案是,医生的价值大约类似一个领航员吧——虽然车是我在驾驶,方向盘在我手里,但地图上的每一条线路,领航员都有很关键的判断;并且在某些令人疑虑不决的岔路口,她那轻轻地一推,无疑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而刘医生对我说,她同时还在做另外一件事,就是要在她离开后,使我继承领航的能力。8月18日,第19次治疗。这是整个疗程的倒数第2次,我的疗程进入尾声了。我来到治疗室,坐下来。刘医生在整理她的记录表。

我问她:“你怎么样,最近?”

听我问她,医生笑起来,但是没跟我说为什么要笑。也许她认为这句话应当是医生的专利吧。她没答话,只是笑眯眯地继续看我刚交给她的作业。

这次作业我又记录了好几个梦。我接受的是认知行为疗法,不是精神分析,所以医生并不太关注我的梦境会怎样。但也许是我个人的特点吧,我的很多康复过程会在梦境中体现出来。也就是说,我并没有刻意地关心做梦的变化,但这些梦的含义实在是太明显了。

                          (四)

这一系列的梦,给我一种明显的感觉——我内心的某些变化似乎已接近完成,将要划上句号了。下面要说的,是这些梦当中最显著的一个。

8月1日的夜里。先是梦见在教室里,和什么人起了冲突。后来我便从教室出来,准备回家。路上没有树木和绿色,天空是灰色的尘霾弥漫,城市充斥着水泥丛林和柏油的路面,令人压抑的水泥楼鳞次栉比——这是典型的北京城景象。

我走了很长一段路,然而路况越来越糟糕。后来走到一处,再朝前看,发现身边都是各式各样人的枯骨和骷髅,有的散落,有的则高高地堆成了山。我心里一阵害怕,心想:“不能再往下走了。再走就是鬼门关,可就回不来了。”我赶紧掉头朝回走。可是掉头之后走了老半天,就是找不到家乡的影子(我出生和童年生活的地方)。我盼着看到自家的院落,而四周却一直是充满死气的环境。直到又走了很久,大约已经离开鬼门关境地,途经一个基督教堂,一处观音显圣。经过这两处地方,我曾停下来犹豫,但终于决定不去皈依,我要继续寻找回家的路。

离开观音之后,渐渐地,路上开始有了柳树和通往村庄的街道;而且梦境开始有了一点淡淡的色彩。虽然环境看起来和家乡很相似,但毕竟已是平常人家和平常的道路了。我心里渐渐踏实起来,心想:“照这样,早晚是能回家了。”梦到这里醒了。

医生听我说完,也很重视。当我告诉她我的感触时,她对我说:“这个梦很有意义的。国内心理学有一本书,是从国外翻译过来的一个著作,书名就叫做《回家》。

“回家是心理学里特别重要的一个主题。像你说的,你童年的家庭是特别幸福的。但是你从那么幸福的一个(环境)掉下来,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后来自己出来闯荡,又遇到很多新的刺激,包括你工作后连续的这些遭遇——你的这个反应我很理解,你想再重温童年时的那种很幸福的感觉,可是已经不知道哪条路是通往那里了,所以这么多年才会感到困顿。……我想问你,这些天做过回家的这个梦之后,你自己心情怎样?”

我:“没有过分的愉快,但是感觉自己更扎实了——比如说用土筑坝,以前虽然把土堆起来,但是不瓷实,这次堆土之后又把它夯一遍,夯瓷实了。我就是这样的感觉,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落定了。”

接下来我们又讲了一些有关“回家”的事。然后在第19次治疗结束后,我发现“回家”的主题在我心中并没就此结束。接下来的日子,大约该说我一直在继续“回家”的路上吧。大约1周之后,我又做了一个悲伤的梦,再次梦见家人,梦见自己回到了儿时的家。

 

下期预告

我做了一个悲伤的梦。

我曾经感到委屈,觉得自己受了很多苦,可是家里人却不知道,也不关心我。但在这个梦里,我看到家里那样困苦,看到妈妈为了让家里吃上饭在那儿犯愁,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解脱感;我原谅他们了——从心底原谅他们了。二十余年的心结,就此松动了。

 

本文是刘竞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08-07 20:54

刘竞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刘竞大夫

刘竞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刘竞的咨询范围: 1)抑郁症、焦虑症、惊恐障碍、强迫症、社交焦虑障碍、进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等常见精神障碍的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2)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亲子关系问题,夫妻关系问题的家庭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