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松大夫的个人网站 lixuesong.haodf.com
医生头像

李学松   主任医师 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李学松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北大医院 > 李学松 > 文章列表 >一位膀胱肿瘤患者家属的看病日记

患者看病体验

一位膀胱肿瘤患者家属的看病日记 (原创)

发表者:李学松 人已读

 

我近期治疗了一例膀胱肿瘤患者,她的女儿是一位人民教师,她用细腻的笔触详细记录了她父亲的看病日记。看后,我也很感动。在此和广大患者及家属分享,希望能对病情相似的患者能有帮助,也感谢对我的信任。----李学松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李学松

曾经做过一个英文测试,人家问我,你最尊敬的人是谁?我回答:

my  father .然后老师让我介绍一下,我遥想着他的样子,只说了一句:He  is  a  good  person,I  love  him very  much.我当时不能继续说下去,因为我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从小就教育我们与人为善,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这么多年来,他养育父母,培养我们三个孩子,付出了太多,唯独就是没对自己好。今年的95号,父亲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来到本地 医院检查,B超室的医生说,结石怎么不动呢?要求爸爸翻身,最后结论:结石。医院的主任说:去**医院碎石吧。那不疼。

        但谁也没往太坏的地方想,爸爸没有去碎石,因为爷爷和奶奶都躺在床上,不能自理了。他两天回家一次,照顾老人。家里还有十多亩地,十一期间,回家收玉米。等一切工作结束,十月底,弟弟和妹妹带着爸爸去检查,我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在家里看书一天。

       下午,弟弟妹妹来接我,同时告诉我,需要住院治疗。可能不是结石,医生的意思是肿瘤。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好像里面堵了一块石头

回来的路上,爸爸疼的很厉害。后来知道,是有点肾积水。我给买了止疼药。当时医生的话说的很厉害,好像就是告诉你是恶性肿瘤,回家一查,医生说的好像也没错,这种 病恶性几率高,我感觉不好,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因为我相信,好人有好报,我从没有想过,这种病会落到我们家人身上。

        医生很快安排住院了。经过一周的检查,医生告诉了我们很多不好的消息,侵润性,恶性程度高。。。。。安排周一膀胱镜检查。当时,医生拿着很多资料,我根本没勇气看,我甚至都没有勇气问。

       我当时就哭了。医生问,谁签字,弟弟接了过去。

同时,医生告诉我,他们的方案是,先电切,然后化疗,同时让父亲减肥,否则没法手术。我的心凉了 半截,爸爸他胖了几十年了,都没有瘦过,怎么能带着这个病去减肥呢?我也咨询了减肥的事宜,都说,这基本不可能。最 好能尽快手术。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我找到了李学松主任。

既然大家来到这里,对李主任的为人应该都狠清楚了。看到李主任的欢迎词,我想到的不是冰冷的手术刀,而是患者病愈后出院和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李主任对工作有着非常的热忱,这一切来自对自己事业的热爱和对患者的责任。(不好意思啊,李主任,我替您答了,但我感觉也是对的,是吗,呵呵)

       对于即将到来的手术,我很重视。群里朋友告诉我,第一次手术对病人的康复特别重要。在李主任的门诊,我特意去拜访了他。他的沉稳大气和耐心,让我心里很有底气。

       李主任说,比我爸爸还胖的人也有,对手术有信心。开住院单给我。转交朱医生。在此借助李主任平台,也对朱医生表示感谢。好人都被我遇到了。

 

7号,周一,我去原住院医院领取病理结果和切片,医生把我赶了出来,说七个工作日出结果。我只是不甘心,又探了一下头,结果医生态度变了,说帮我找找,原来病理周五就出来了,被送到了神经科,所以,没人通知我。病理科医生帮我找回。

      去拿切片,又没有找到,告诉我,改天再来。我的腿都走不动了,结结实实在那哭了一鼻子。最后,感动了主任,他又派人去找。

       回家路上,我的心都疼的不是自己的了。和弟弟商量,暂时保密。因为李主任告诉我,周二可能有床。

写了一篇流水账,唉,我不愿意去细说我的情感。疾病带给我们的亲人身体上的痛苦,带给我们精神上的折磨。手术前,我得到的都是坏消息,心都被绞的碎了。哭的眼睛都疼了。但这一切都不是办法,哭也不能将疾病战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放弃,不抛弃。坚强起来,是问题总有能解决的办法。

      配合医生,调整心态,战胜疾病,乐观面对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还是要感谢李主任。在决定转院后,我就开始选择医院和医生。我每天回家就泡在网上,学了很多知识,搜集了很多信息。并且加入了一个qq群,这里面的朋友都是受膀胱肿瘤疾病之苦的。大家互相鼓励,交流经验。群里北京的朋友几乎都是在北大医院做的手术。说这里集合了中国泌尿专业的精英,代表了中国的最高水平。

       还有推荐肿瘤医院的,但考虑到老人的感受,和专业角度,最终选择了北大医院。这个病孩是要选择一个泌尿专业强的医院。

      弟弟网上搜索,得出结论:李主任不错。然后我在网上给李主任留言,简单说了父亲的情况,得到了非常自信及肯定的答复。李主任说:住院后,我给手术,胖病人我们做过很多。我知道,我们有希望了。我和主任约好,周三见。这天是他的门诊日。

当天,李主任给我开了住院单,告诉我,边等病理结果,边在医院排队等住院,这需要一周时间。我算了一下,病理结果出来,也正好可以住院了。

           就是这个小细节,让我至今觉得温暖,在此对李主任深深鞠躬。李主任这一举动,为病人节省了大量宝贵时间。不要小看此时的一天,一小时,对病人来讲,也许就是以后的一年,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就是生命。

      8号,接到朱医生电话。让下午去住院,我电话给弟弟,告诉爸爸病情,同时来北大住院。对于这个衔接,我感到特别好,免去了病人知道自己病情,治疗却遥遥无期的煎熬之苦

       为什么李主任的口碑那么好,急病人之所急呀。作为家属,真是无法表达感谢之情。

       总是这么夸奖一个人,难免让人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正气一定要弘扬的哦,如果每个医生,对待病人,都像对待亲戚朋友一样,他们疾病的痛苦也会少了好多吧。大家说是吗

所以,我周一领到原医院病理结果,周二来到北大住院。住到医院后,就开始食用流食。同时,把我在原医院带来的片子,切片,病理等在医院里会诊,周四下午,所有结果汇总,全体泌尿科医生集体会诊,李主任告诉我,备好血,咱们准备做大的。即全膀胱切除+回肠膀胱术。晚上,李主任还在手术,主管医生赵医生找我们家属谈话,告之手术风险等,准备周五手术。

         一切就像一场梦,发生的太快了。我还没有缓过劲,爸爸就可以手术了。晚上回家,坐在车上,我居然可以笑了。心里很轻松。

       手术前期准备安排的之所以,这么紧凑,一方面是李主任雷厉风行的工作效率,另一方面对我们原来结果的认同,如果以前没检查过,估计没这么快。这一点,还望大家注意。

周五早上,四点多起床,七点不到,我来到医院。爸爸已经插上了胃管。我想安慰 他几句,他不让我在病房待着,我想出去等李主任。

      没想到,一会爸爸就被推了出来,我追着他来到手术室。远远的看着他,我的心很疼。

       李主任昨天晚上手术到八点半,早上依然是早早来到医院。科室外还有人等着他,询问家人病情。然后医生查房。

      八点四十多,李主任查房结束。走向手术室。我追上去,和主任说:拜托您了。李主任说:一定尽力。共同努力。目送主任离开。

 知道手术时间非常长,我坐车来到原医院,把病理切片还给他们。

       下午两点,李主任告诉我们,手术非常成功,没用输血。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太感谢了。

       下午三点,爸爸被推出手术室,转入监护病房。

        晚上,我在监护室外睡了一个晚上。见到医生,我问爸爸的情况。医生说:挺好。

       周六早上十点回到普通病房。虽然身上插了很多管子,但爸爸说话还很有底气。我知道,真的非常好。

       周日,李主任来到病房,告诉可以下地了。爸爸咳了痰,护士和我一起我把他扶起来,走了一圈。感谢护士。

今天是17号,周四。过这一周的休息,爸爸恢复的挺快的。今天应该可以吃半流食物了。谈到自己两个医院的治病经历,他非常幽默:**医院也是很负责任的,他真的尽力了。就是没有小李飞刀这手艺。

     哈哈,不过马上他说,别瞎说了,哪能给人家医生起绰号。哈哈,不过,这绰号也蛮好听。

     李主任,你太有型了。挺你哦

我通过网络,了解了一个抗膀胱癌明星,他叫高仁杰。央视的《中华医药》栏目专门介绍过他。我找到了高老师,把他拉到了我们群里。希望他的事迹可以鼓舞同样饱受疾病折磨的人们。如果你想加入这个群,可以在下面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介绍高老师的视频。http://xiyou.cntv.cn/v-69383c78-b37d-11e0-b091-a4badb4696b6.html

李主任,多希望您的手术刀,可以一刀下去,永不复发。天下人再不谈癌色变。

有理想就会有奇迹,让我们一起创造。

     在医院时间久了,也会和其他病友交流。听到了许多抗癌成功的例子。简单写出来,大家一起分享。

      先说说同病房的叔叔,也是李主任做的手术,部分切除肾。这个没什么稀奇。关键是他家的阿姨,乳腺癌20多年了,手术后,没用化疗,20年没有复发。

     楼下挂号处,遇到一个姐姐来带他的父亲看病,老人家是大学教授,很健谈。我怀疑是当年诊断错误。他给我出示了13年前的诊断书,签名是北京大学当年的泌尿科主任,名字我忘记了。诊断书明确写明:胰腺癌晚期,已扩散。后主任给予康莱特治疗,好转出院。13年,正常生活。当年他65岁,今年已经78了。十三年中,多年被返聘,一直担任教学工作。

    在病房的水房里。一个老大爷。他的女儿告诉我,肾癌晚期,已经扩散。我问,什么时候手术的,当时扩散了吗?她女儿告诉我,当年医生说,他是晚期,只能活两个月。结果现在六年了。

 

在监护病房外,一个姐姐和我说,这个病一定要保持心情开朗。她的一个姐妹,(据她说,昨天下午也在这个监护病房外,我还看见了。但不知道是谁,否则一定和她聊聊),乳腺癌,共五级,她是四级。已经扩散转移到淋巴。医生的预言是一年,她却三年没有复发。

     医生都称赞是个奇迹。她的心得就是:不要怕。她的目标是,继续冲刺五年。

李主任,我准备和爸爸一起,创造医学奇迹。还需要您的支持哦

对了,不能忘记中国 人民的老朋友,大名鼎鼎的萨翁,他也是这个病,他老人家89岁死于心脑血管病,并不是膀胱癌。比他的爱人还长寿。

     所有的病友,大家一起加油吧。

本文是李学松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1-12-10 19:53

患者评价
1条评价(半年内)
1
有帮助
形象生动(1)
  • a***16 2018-03-22 23:02:20

    我母亲刚在北大医院泌尿科由李主任做的手术,跪求群号,谢谢!

  • 木***85 2018-03-09 20:51:37

    我也想加群

  • h***5x 2018-02-05 05:39:10

    我父亲是高级别的,我要加群,帮帮我

  • 游**客 2018-01-25 10:33:43

    请问怎么加群呀?13*******38

  • h***68 2017-11-20 15:59:59

    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个中滋味没法形容。建议大家在李主任这里手术后一定要选择正规肿瘤医院做后期康复治疗。毕竟这里比较正规,专业。你得到的有用信息也多。对病人也比较负责。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 h***xj 2017-10-03 09:00:47

    我父亲也是膀胱全切我要加群

  • p***78 2016-12-30 08:59:01

    我想进群,怎么加啊?帮帮我吧!

  • h***c7 2016-11-28 09:03:58

    加群

  • h***p7 2015-12-17 08:57:25

    我想进群,怎么进

  • h***aq 2015-09-07 22:21:53

    看到患着女儿写的这篇给父亲看病的日记,心里感同深受!我父亲今天在老家医院通过病理诊断的是膀胱低级别乳头状尿路上皮癌,我父亲不抽烟不喝洒,在老家人缘非常好,是个热心人.真没想到父亲回得这病,是家人的大不幸,但能遇到李主任这样德艺双馨的专家教授又是不幸中的大幸.遇见李主任我们就看到了希望.非常感恩李主任这样的中国好医生. 请问膀胱癌的QQ 群号是多少呀,我也想加入.

  • h***3c 2015-06-12 23:42:37

    可巧,我也是一个老师,我发现你做的比我好多了。大概老师都比较健谈,天天面对学生,每天一百多分钟的“演讲”,职业习惯,呵呵。我是2015年1月,陪妈妈去的北大医院,感受特别深刻,李大夫的笑容,至今都甜甜地印在脑海,给了我们莫大的面对肿瘤的勇气和信心。虽然妈妈现在一直在做膀胱灌注,吃了很多苦,而且马上又要做电切,但是能经常看到妈妈,看到妈妈的笑容,我已经很知足了。这段时间,父母身体都不大好,我们经常要往医院跑,找医生,做手术,在手术室外煎熬,我们变得坚强了许多。也许我们碰到的都是好医生,善良,有爱,使得我们更加感恩医生这个崇高的职业,他们让我觉得生命真的很美好,活着,就是幸福!

  • h***7s 2015-06-06 19:19:22

    我要加群,怎么加呢?

  • h***xk 2015-04-01 19:57:48

    我要加群

  • q***77 2015-03-18 10:30:26

    我要加群

  • 游**客 2013-06-04 14:01:49

    请问怎么加群

  • c***12 2013-05-29 15:27:21

    请问如何加群啊 谢谢

  • 王***穆雨 2012-10-09 20:41:50

    怎么加入群啊?

  • x***uh 2012-06-02 23:32:45

    听患者女儿说起李医生,赞不绝口,感谢好医生!!

李学松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李学松大夫

李学松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李学松的咨询范围: 肾积水,输尿管疾病,泌尿生殖系统肿瘤,上尿路修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