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彦恩_好大夫在线

吕彦恩

主任医师 教授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神经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2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22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吕彦恩

吕彦恩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论文精选

外科治疗对癫痫患儿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的影响

发表者:吕彦恩 483人已读

外科治疗对癫痫患儿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的影响

吕彦恩 徐小飞* 戴爽 袁海玲 东潇博 沈少平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神经外科吕彦恩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癫痫中心

*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

【摘要】目的 通过对癫痫患儿手术前后行为学测评,探讨外科手术对癫痫患儿行为学的影响。 方法 用儿童行为量表(CBCL)对20062010年手术治疗的92癫痫患儿进行术前及术后一年、三年、五年以上的行为测评,分别用组平均值及个体水平进行分析。 结果 无论组间均值还是个体水平,大部分患儿的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在术后得到明显改善。 结论 外科手术对大部分癫痫患儿的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有明显的改善作用,对癫痫患儿的术前评估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外科手术 癫痫患儿 社会能力 行为问题

Effects of surgery on social mood and behavior outcome in children with epilepsy

LYU Yan-en,XU Xiao-fei,DAI Shuang,YUAN Hai-ling,DONG Xiao-bo,SHEN Shao-ping.

Epilepsy Center,Dongzhimen Hospital,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Beijing 100700,China

*Bayi Brain Hospital Affiliated General Hospital of Beijing Commanding Region, Beijing 100700,China

abstractObjective According to the behavioral assessment of children with epilepsy before and after the operation,to investigate the social emotional and behavioral impact of surgery in children with epilepsy. Methods Using the CBCL for 92 patients who had surgery operation in 2006 to 2010 to analyze their behavior before operation and after operation 1year3 years and 5 years,by analyzing the average of each group and individual level. Result Not just the average of each group but also individual level,most of the children’s social mood and behavior outcome were significantly improved. Condusions Surgery have a singnificant improvement on most children’s social mood and behavior outcome,and it will play a helpful role in evaluation before surgery of children with epilepsy.

Kye WordsSurgery,Children with epilepsy,Social mood,Behavior

癫痫在儿童时期具有较高的患病率,特别是生后第一年,患病率高达118/10万[1]。儿童癫痫发作除了意外伤害的发生率高以外,还经常伴有神经、心理、精神及行为发育异常。医生经常被患儿家长问及,手术后孩子的心理和行为是否会有一个良好的改变。到目前为止,很少有研究来提供确切的答案。本文对近10年经本人手术的患者进行了随访,报道如下。

一、     病人资料

病人包括(1)20062010年手术的416岁的癫痫病人;(2)完成术前、术后的行为学调查;(3)除此之外没有做过其他的脑部手术。共有病人176例,其中92例完成调查。排除标准:4岁以下及16岁以上,没有经过外科治疗的,以及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完成行为学测评的。

病人总数92,男54,女38,平均年龄6.5岁,术前发病年限2~13年,平均5.3年,平均发病年龄3.5岁,92%为右利手。所有病人均为药物难治性癫痫,术前经过长程视频脑电监测和影像学检查,严格的术前评估。手术方式有单个或多个病灶切除,颞叶海马切除,胼胝体切开等。

二、     研究方法

术后发作情况按照Engle分级评估。采用第二版的儿童行为量表(CBCL)进行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测评,完全通过父母回答问题的方式填写。是评估孩子的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的常用方法,内容包括攻击行为、违规行为、注意力障碍、思想问题和社会问题等。术后评估包括术后一年、三年、五年以上。

统计分析:用协方差分析或方差分析每个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随时间变化的函数。为了展示患者术后情绪和行为水平的变化,用术前分数减去术后分数,以差值来计算每个患者的比例分数。进行卡方检验分析,来计算临床意义的分值变化(退步,不变,进步)。如果评分变化大于或等于一个标准差(即±10个点),在临床上是有意义的。

三、     结果

1. 术后癫痫发作情况列表

 

Engel I

Engel II

Engel III

Engel IV

术后一年

76

5

6

5

术后三年

66

10

11

6

术后五年以上

56

12

18

6

术后癫痫发作与文献报道相似,本文不做专门的分析研究。

2. 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

图1手术前后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变化

社会能力在术后有明显的进步,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进步越来越明显,P<0.01,差别显著。行为问题在术后1年,分数有所升高,以后呈逐渐下降趋势,术后3年回到术前水平,在5年以上明显下降,说明行为问题也有所改善。与手术前差别显著。
图2患儿个体水平上的社会能力及行为问题变化

在手术后一年,一半以上的患儿的社会能力与行为问题没有变化,30%左右的患儿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只有10%的患儿在术后有退步。术后三年,社会能力有进步的患儿增加到45%,行为问题有进步的患儿也有所增加。术后五年以上,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有进步的患儿增加到50%以上,没有变化的约40%,退步的不足10%。

四、     讨论

癫痫患儿在发育过程中出现行为和情绪异常的风险比普通儿童高4.7倍,认知和学习问题也很常见[2]。因此可以说,癫痫是基于神经基质异常的以癫痫发作和行为异常相互标记的一种疾病[3]

“儿童行为量表”(CBCL)是检测儿童及青少年行为和情绪的标准量表,广泛应用在癫痫癫痫外科的研究。它是根据父母或老师提供的材料,通过记分的方式对癫痫患儿的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进行评估。

有关于儿童癫痫外科手术后的行为、情绪或精神方面的改善的报道,虽然数据有所不同,但是总的来说,患儿的内在行为、外在症状、过度行为、注意力、思考及社会问题的分数,在癫痫手术后都有所减少,即使癫痫发作得到缓解后,行为问题还依然存在[4]

本研究发现,癫痫手术后,大部分患儿的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都有明显的进步,包括内在行为、外在症状、过度行为、注意力、思考及社会问题等,在癫痫手术后都有所改善。这与文献报道的结果相同[5,6]。但也有人对这个结论提出异议,认为无论短期还是长期随访,儿童癫痫术后的行为及精神方面没有变化。Smith等把经过手术和药物治疗的癫痫患儿的行为及社交能力进行比较,发现术后1年,癫痫患儿的行为及社交能力变化不大[7]

另外一项研究发现,71%的难治性癫痫患儿在手术前具有精神方面的症状,这些症状在术后2年没有变化。有人对颞叶切除的癫痫患儿做了术后平均5年的随访,得出相同的结论[8]

根据上面结论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外科干预、癫痫控制和行为学变化的相互关系如何?癫痫手术后,患儿在行为学方面到底有没有改善,如果有改善,是由于癫痫发作减少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

我们的研究发现,不管切除的部位如何,大部分儿童表现出明显改进或者恒定的测试分数,或者说在测试分数增高、不变还是减低的儿童之间,癫痫发作消失的比例没有什么区别。癫痫术后的患儿,在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上都有稳步的提高,这并不随Engle I级病人的数量逐渐减少而受到影响,说明癫痫发作的控制情况对术后的行为学改进没有负面相关性。然而,极少数的患儿术后的测试分数明显减低,不容忽视。关于造成癫痫术后社会能力和/或行为退步的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最近的研究趋向于对大宗外科治疗病人在癫痫术后短期内行为学的深入理解。癫痫的发作情况,发病年龄,抗癫痫药物的数量,癫痫病灶或手术的侧别,以及IQ,都是影响结果的潜在因素[9]

也有研究表明,儿童癫痫术后的精神及行为与手术的侧别和部位的不同而不同。一项根据部位行为学的研究,没有发现颞叶与非颞叶手术后的儿童有什么不同[10]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行为及心理方面的促进作用受父母报告方式的限制,因为在由患儿自己完成的调查问卷方面,却没有发现相似的促进作用。这种存在于父母与儿童调查出现的差别,可能是由于患儿对自己的行为心境的变化缺乏认识,这种可能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11]。以往研究的局限性在于分析各组的均值,而很少注意个体水平上的社会能力及行为学变化。最近个体化研究发现,左额叶癫痫的病人与左颞叶癫痫的病人相比,在社会能力和行为学方面,具有显著的进步,左侧额叶癫痫的病人的社会能力和攻击行为方面也有显著进步。

本研究发现,许多个体在社会能力和行为问题方面却表现出明显的提高。这显示了在术前进行社会能力和行为学测评的重要性,并用来指导术前评估及治疗方式的选择。这也可以证明以组的方式来评估,可能误导或掩盖个体差异的重要性。进一步讲,虽然几分的变化从量上来讲有些微不足道,但是,从质上来讲,这看起来很小的改变可能会对生活质量产生巨大影响。

应当注意,本项研究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没有非手术组作对照,我们不能确定所观察到的结果是外科治疗本身的结果,而不是时间变化的自然过程。但是,一项研究显示,手术的侧别与部位不同,所带来的心理及行为学的相关结果不同[9],证明我们的发现的确与外科手术相关。另外,抗癫痫药对患儿的心理和行为有不良的作用,还有其他对此有影响的药物(如抗抑郁药,抗焦虑药,兴奋剂等)[12]。今后的研究还要注意药物的种类/剂量对术后行为学的影响。

总之,本研究结果提示,大部分手术治疗的癫痫儿童,都有一个好的社会能力及行为学结果。本研究无论是在组水平还是在个体水平,都再次证明了大部分儿童在心理和行为学方面,都有了好的转变。


参考文献

1. Camfield CS, Camfield PR, Gordon K, Wirrell E, Dooley JM. Incidence of epilepsy i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in Nova Scotia from 1977 to 1985. Epilepsia 1996;37:19–23.

2. Davies S, Heyman I, Goodman R. A population survey of mental health problems in children with epilepsy. Dev Med Child Neurol2003;45:292–295.

3. Caplan R, Siddarth P, Gurbani S, et al. Psychopathology and pediatric complex partial seizures: seizure-related, cognitive, and linguistic variables. Epilepsia 2004;45:1273–1281.

4. Law N, Kerr E, Smith M L.Evaluation of behavioral outcomes in children 1 year after epilepsy surgery.Epilepsia, 2015;56(10):1605–1614.

5. Andresen EN, Ramirez MJ, Kim KH, et al. Effects of surgical side and site on mood and behavior outcome in children with pharmacoresistant epilepsy. Front Neurol 2014;5:18.

6. Titus JB, Lee A, Kasasbeh A, et 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before and after pediatric epilepsy surgery: the influence of seizure outcome. on changes in physical functioning and social functioning. Epilepsy Behav 2013;27:477–483.

7. Smith ML, Elliott IM, Lach L. Cognitive, psychosocial, and family function one year after pediatric epilepsy surgery. Epilepsia 2004;45:650–660.

8. Danielsson S, Viggedal G, Steffenburg S, et al. Psychopathology, psychosocial functioning, and IQ before and after epilepsy surgery in children with drug-resistant epilepsy. Epilepsy Behav 2009;14:330–337.

9.Andresen EN, Ramirez MJ, Kim KH, et al. Effects of surgical side and site on mood and behavior outcome in children with pharmacoresistant epilepsy. Front Neurol 2014;5:18.

10. Titus JB, Lee A, Kasasbeh A, Thio LL, Stephenson J, Steger-May K, etal. Health- related quality of life before and after pediatric epilepsy surgery: the influence of seizure outcome on changes in physical functioning and social functioning. Epilepsy Behav  2013;27(3):477–83.

11. Simasathien T,Vadera S, Najm I,Gupta A, Bingaman W, Jehi L. Improved out- comes with earlier surgery for intractable frontal lobe epilepsy. AnnNeurol 2013;73(5):646–54.

12. Caplan R. Psychopathology in pediatric epilepsy: role of antiepileptic drugs. FrontNeurol 2012;3:163.

本文是吕彦恩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11-07 16:20

吕彦恩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吕彦恩大夫电话咨询

吕彦恩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吕彦恩大夫

吕彦恩的咨询范围: 神经系统疾病,功能神经外科疾病,缺血性、出血性脑血管病 年龄:14岁以上 地区:全国 更多>>

咨询吕彦恩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