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琦_好大夫在线

潘琦

住院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顺德医院 临床心理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731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潘琦

潘琦

住院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如何治愈“内在小孩的创伤”

发表者:潘琦 1477人已读

保护你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向这个世界打开你自己——这是斯蒂芬·吉利根说过的一句话,然而真正做到其实很难。

一个有着内在受伤小孩的成人的自我是封闭的。封闭的内心外面包裹着恐惧,要想打开内心就要克服恐惧。我自己的经验是:痛苦到极致就会去挑战恐惧,触底则会反弹更高,蝉蜕有疼痛却带来新生,花苞始终会绽放在合适的时机。

我邀请你问自己几个问题:我所认为的我和真实的我差距有多大?我真的有我想像的那么差吗?我的自卑是怎么形成的?

我是谁?我是如何成为现在的我?我的心理模式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批判或者讨伐我的母亲。只是想让更多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去挖掘自己,认识自己,疗愈自己。

我探究到自己有很多的不健康的心理模式。它们都有迹可循,都来自童年。那些童年所受到的伤害,我一一罗列出来。

一、以别人为中心的生活

童年时,我母亲特别在意周围人对她的评价。遇到事情她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上:别人怎么看我们呀!别人夸她家务收拾得好,她就很变态地去收拾家里,我踩脏一个脚印就会被骂。

别人怎么看我们,是母亲最为关注的。母亲宁愿自己累一点,自己受苦、受委屈,也要让自己活得有面子。至少在外人面前她是好的、她是优秀的。

她是那么渴望别人的赞美和认同。现在我能看到,我的母亲是那么的自卑,那么缺乏被认可。她活在别人的眼睛里,不断向外去抓取。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希望被外界认可,但是如果那种渴求太过强烈,就会活得特别累。

儿时的我虽然不太赞同母亲的一些看法,但是无奈耳濡目染,也慢慢变得和她一样。一些不健康的模式会通过代际相传,我知道如果我不去疗愈这些匮乏和伤痛,还会留给下一代。不如拿自己开刀,让伤痛在我这里截止吧。

现在的我,当觉察到自己头脑里有“别人会怎么看我”的想法时,会把自己的意识收回来。关注自己此时此刻需要的是什么,先安抚自己。

同时,我也看到,别人怎么看我没有那么重要。我不能只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我要活出我自己。我要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一套处事方式,这样我才是我。

二、自我价值感被剥夺

小时候,我打扫卫生,就会被母亲批评打扫的不干净。家里包饺子,我去剁韭菜,切了没两下,我妈就说“你剁的不好”,把刀就抢了,她自己做。我自己在一旁看着,深深的挫败感。

别人会说,你妈不让你干活,你歇着多好,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但是这种福我宁可不要,我宁愿在我做得不好的时候,她能够耐心教我,相信我能够熟能生巧,相信我能够自己做的很好。然而随着不断被打击,我慢慢变得自卑。我不相信我能去做好一些事情。

现在想想,母亲就是那种负能量的人。因为她内心的自卑和与无价值感,需要去贬低别人,挑剔别人,才能显得她自己足够的好。她需要去证明她比别人强,才能抵消她内心的无能感。

一个低自尊和低价值感的母亲不会培养出一个自信的孩子。但要说明的是,母亲不是故意这么做的,而是无意识的驱使。她也曾经是一个受害者,她也曾经没有被很好的对待,所以我也能理解她。

三、一个没有界限的人

母亲和父亲感情不好。记得有一次,她给我打电话,哭诉父亲怎么惹她生气了。我劝了劝她,然后就打算休息了。母亲说了一句话:我这么难过,你能睡得着吗?

母亲把我当做了她的一部分。当她伤心的时候,我必须和她一样伤心。她睡不着,我是不应该睡着的。这就是巨婴心态。好像别人应该围绕着她转,她是世界的中心。她睡不着,被她当做她自己一部分的女儿不应该睡,应该感她所感,想她所想。

换做以前,我真的认为我就应该是为母亲考虑的。如果我去睡了,那就是我不孝,应该感觉到羞愧。

现在我认识到,我是我,她是她,别人是别人,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的事情和情绪要自己负责,不要让别人去为你过度负责。当别人挑战了你的界限,就是侵犯了你的边界,要学会去处理拒绝别人带来的愧疚感。

四、母亲是我的一面镜子

小时候,母亲家庭教育特别严格。她特别强调规矩,觉得没规矩就是没有教养。她自己养出的小孩就要懂事,不懂事等于她自己没有教好。

这样教育出来的结果就是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同时我对别人要求也很严格。我看不上的人很多,只要别人触犯了我母亲当年给我立下的规矩,我就想攻击对方,就像母亲当年惩罚我一样。可以想到,我的朋友真的很少。

现在的我不的反观自己、觉察自己,慢慢学会了对自己宽容,给予自己温暖和关爱。当我宽容地对待自己时,也学会了宽容对待别人。

小时候,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特别爱发脾气,有时候歇斯底里,给年幼的我蒙上一层阴影。心理咨询师给我的答案是,我的母亲把所有的不如意都发泄出来了,而我的不如意被压抑了,没有一个出口。

是的,所有问题都是因为我不够好,都是我的错。我以前30年一直都这么认为呀。母亲是我的一面镜子,我从这面镜子中得到的回馈是:我是不够好的。

通过分析我知道,这面镜子不是一个好的镜子,是一个哈哈镜,它把真实的我扭曲了。我一直被母亲负向催眠了,我真的相信我不好,我不配,我不值得。这样的一个我怎么快乐得起来呢。

现在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母亲因为她自己内在的匮乏,没有能力给我一个美好的童年。我也知道,她也是一个受到过伤害的人,这样的人是没有能力给出爱的。一个受害者如果自己的伤害不被疗愈,也会去伤害别人。

现在的我用各种方法疗愈自己受到的创伤。这个过程是那么难、那么痛,但我一直坚持着,不放弃。幸运的是我有了很大的收获,所有的辛苦没有白费。

生活当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人、碰到很多事情,在这些事件中不断觉察自己,就会不断获得成长。当自我慢慢的确立的时候,当我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也就会所向无敌。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7-09-26 20:46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讲解透彻(1) 消除了我的困惑(1) 有我关心的内容(1)

潘琦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潘琦大夫

潘琦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潘琦的咨询范围: 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睡眠障碍、慢性躯体不适、躁狂症、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等有丰富临床经验,擅长亲子关系、儿童青少年成长教育、人际交往、婚恋关系、情绪管理、职业生涯规划等方面的心理咨询及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