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海鹏大夫的个人网站 php007.haodf.com
医生头像

潘海鹏   副主任医师 讲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潘海鹏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航空总医院 > 潘海鹏 > 文章列表 >医生口中的血管性头痛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医学科普

医生口中的血管性头痛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原创)

发表者:潘海鹏 人已读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经历头痛,但多数不必担心,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但有些人的头痛发作频繁,在没有外力的影响下,也会经常头痛,去就诊时,医生通常告知为血管性头痛,那么血管性头痛是什么头痛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潘海鹏

医生口中的血管性<a href='//www.haodf.com/jibing/toutong.htm'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头痛</a>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血管性头痛是一大分类,它涉及了导致头痛的血管扩张或肿胀的病症,主要由于头部的血管扩张和发炎,这就改变了血管的正常脉动,进而导致疼痛,通常会因为身体活动而恶化的悸动性疼痛

血管性头痛是四种主要类型的头痛之一,伴有肌肉收缩(紧张),牵引和炎性头痛。偏头痛是最常见的血管性头痛类型,与男性相比,更容易影响女性。

血管性头痛的类型

有几种类型的头痛可归类为血管性头痛,包括:

经典偏头痛

丛集性头痛

偏瘫偏头痛

眼肌麻痹性偏头痛

基底动脉偏头痛

良性劳累性头痛

血管性头痛的特征取决于头痛的具体症状和类型,偏头痛是最为常见的血管性头痛类型,某些偏头痛甚至会出现先兆性行为,通常会伴有诸如恶心和对光敏感等症状,丛集性头痛通常涉及剧烈疼痛的发作,其被认为与高血压有关。

医生口中的血管性<a href='//www.haodf.com/jibing/toutong.htm'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头痛</a>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去医院诊断时,很多患者好奇,为什么医师不需要看片子或者可以不用拍片子就确诊。这就是下面说的诊断。

诊断:

许多临床医师根据头痛的信息,例如发作时间,疼痛部位,疼痛描述,疼痛持续时间和疼痛频率。来确诊。当然也是需要一些影像资料来帮助确认血管性头痛的诊断,通常为磁共振成像(MRI),计算机断层扫描(CT)扫描。

说完诊断,我们来说说最为重要也是最受广大群众关注的治疗。

治疗

血管性头痛的治疗取决于病情的具体特征,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这些可能包括医疗和家族病史,症状的频率和严重程度,药物和治疗的耐受性,预期的治疗结果和个人偏好。

生活方式的改变,特别是减少高压力活动和优先考虑健康饮食,可以使血管性头痛的频率和严重程度产生显着差异。血管性头痛的其他治疗方法可能包括:

药物

减压

营养改良

物理疗法

手术疗法

医生口中的血管性<a href='//www.haodf.com/jibing/toutong.htm'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头痛</a>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药物治疗中血管性头痛的一线治疗选择包括镇痛药物,如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和阿司匹林。对于未通过这些药物缓解的严重疼痛,有一些特定的选择可用于缓解与偏头痛相关的疼痛。此外,预防性药物可以帮助减少经常遭受严重发作的个体的血管性头痛的频率。

 偏头痛传统上一直是由内科用药物治疗,但是药物治疗只能缓解或延缓疼痛的发作而不能使偏头痛得到根治。

我们在显微外科解剖下发现,头皮上正常的血管和神经之间是伴行的关系,互不压迫;

而偏头痛病人的血管神经之间由于各种原因使血管对神经造成异常的压迫或缠绕;

这种异常可以是先天性血管畸形对神经缠绕,可以是肿大淋巴结的挤压,可以是瘢痕组织的包裹等等。

这种压迫并不会直接造成疼痛,当情绪波动等各种原因使压迫段的血管过度的舒缩以及内分泌的变化等各种原因使血液内的神经递质浓度异常改变时,压迫段的血管对神经产生一种异常的刺激,这才会引起头痛发作。

当我们用显微血管减压术解除这种压迫后,头痛也就根治了。 

1528693980(1).jpg

本文是潘海鹏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8-11-15 10:16

潘海鹏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潘海鹏大夫电话咨询

潘海鹏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潘海鹏大夫

潘海鹏的咨询范围: 偏头痛,儿童偏头痛,三叉神经痛,舌咽神经痛,面肌痉挛,面瘫,脑瘫 更多>>

咨询潘海鹏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