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雄伟_好大夫在线

秦雄伟

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风湿免疫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5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秦雄伟

秦雄伟

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中医痹症

王士福:治痹之密在于重剂

发表者:秦雄伟 832人已读

王士福:治痹之密在于重剂

好大夫工作室风湿免疫科秦雄伟

        王士福(1920~),现任天津中医学院内经教研室主任、教授。执教《内经》30余年,精于诸经典著作,并旁通经、史、训诂、版本学。喜读历代医案。临床非常重视药物配伍及有效量,主张味少量大而效高。

        痹证实者多,虚者少;热者多,寒者少。治痹首当分清虚、实、寒、热,万勿为风、寒、湿三邪所感局限。初病切忌温补,久病治风亦宜结合养血;治寒宜结合补火;治湿宜结合健脾益气;治热宜结合养阴,解毒,以防烁阴耗液,热郁化毒。临床多从温病治法,初病以清卫、气之热为主,久病以清营、血之热为主;久病必虚,治以益气养血。

         热痹宜大剂清热解毒,搜剔痰瘀

        热痹初起多有发热、口渴、脉洪大或滑数,状似温病邪在卫气,伴有关节疼痛,数日后关节疼痛部位出现局部红肿,并有灼热感,初起多发生于踝、膝、腕肘、肩等大关节处,其中以踝、腕最为多见,若久而不愈,即逐渐累及诸小关节。病在大关节易愈,小关节难疗。

        治疗当以疏透、清热、解毒之法。疏透用牛蒡子、连翘、荆芥穗之类,切忌过用大辛大温之剂。如疼痛较重,舌苔白厚而滑者加独活一味、此药不但有疏风散湿之功,若用至60克既有镇痛之神效又无副作用。

        清热以大剂白虎汤为主。若脉洪大者,石膏量少则120克,多则250克。此乃从《吴鞠通医案》中治赵姓太阳痹案中悟出。其方用生石膏六两,并云:“(治痹)六脉洪大已极,石膏少用,万不见效,命且难保。” 又治一停饮兼痹案,每方生石膏用至一斤之多,并云“停饮兼痹脉洪,向用石膏无不见效,……自正月服药至十月,石膏将近百斤之多。”吴氏之言乃砺练之谈。热毒之解毒,用白花蛇舌草30克、忍冬藤、忍冬花各30克。

若高烧期已过,时而低烧,关节红肿疼痛,此时邪已入营,当于前方中加清营之品,如生地、元参、丹皮、赤芍等。若脉细数,舌质红绛者重用清营药。若脉洪或滑,舌质微绛中有黄白苔者,多用清气之白虎,少用清营之甘寒、咸寒。比如叶天士所云:“其热传营,舌色必绛。绛,深红色也,初传绛色,中兼黄白色,此气分之邪未尽也,泄卫透营,两和可也”。若低热,经多方疏透、清气、泄营诸法久而不退者,宗张宗祥《医药浅说》常加山川柳一味15~20克,每获捷效。

        若病久关节疼痛红肿,僵直难以屈伸者,此为热毒之邪着于关节,与痰浊瘀血相结,三阻于络道,最为难治。于前法外,当加豁痰破瘀之品,并以虫类药搜剔络道方可取效。清热仍以忍冬花、忍冬藤各30克、白花蛇舌草30克,再加山慈姑10~15克,红芽大戟6~12克,此二药乃万病解毒丹(又名玉枢丹)之主药。据徐灵胎赞其方曰:“此秘药中之第一方也,用药之奇不可思议”。

        豁痰重用半夏、天南星各60克。按《黄帝内经》十三方中有 “半夏秫米汤”。治不寐,《灵枢》谓其效曰:“覆杯则卧矣”。观《吴鞠通医案》治不寐每用半夏少则1~2两,重则四两,临证用吴氏之量治不寐数十年,取效甚捷,从未发生过副作用,可证古人早掌握半夏镇静之功也。多年临证体会,半夏不同之用量具有不同之功效,如6~12克有和胃之功;10~20克则有降逆止呕,化痰畅中之效;若30克以上能安神疗不寐;60克以上又具有镇痛之效。

半夏和天南星二味为豁痰之要药,观诸伤科书治骨折诸方,多有重用天南星者,深思其理,始悟古人以天南星专止骨之痛。又经多年体验,天南星对各类骨关节疼痛者,多收捷效而无副作用。

若虫类搜剔络道之药,如全蝎、僵蚕、金钱白花蛇、蜂房、蜈蚣、穿山甲等,皆可选用。临证体会、此类虫药若入煎剂,影响疗效,以轧细末冲服为好。若邪浊阻络难通者,可再加麝香少许香窜通络,以助虫类搜剔之力。

若病久失治或误用辛温大热之剂,至使关节肿大、拘挛变形而肌肉削瘦如梭状者,最为难治。此因精血、津液被热毒煎烁所致,治宜养血,增液滋润筋肉关节,壮肾益精以滋下源为主,如四物之养血,吴氏增液汤及丹溪之虎潜丸等以缓缓图之。若关节疼痛难忍不可近者,常以张觉人《外科十三方考》所载之“五虎下西川”合小活络丹二方加减为丸,以汤剂送服。即:

蜈蚣5条  全蝎15克  穿山甲20克  僵蚕30克  蛇30克   乳香30克

没药30克

以上细末以草乌30克煎汤,以汤泛上药为小丸。每次服10克,效果甚好。尚有关节肿痛低热,并兼现坚硬红斑如豆大或环形红圈者,亦甚难愈。常以

白花蛇舌草、金银花、山慈菇、红芽大戟以解毒;大剂白虎以清热;当归、赤芍、生地黄、丹参、牡丹皮以养血活血清营;再加穿山甲、土鳖虫、以逐瘀软坚,每每收效。

此类热痹所难医者,以其反复也,往往此处肿痛消失,不数日他出又现肿痛。若反复一次较一次轻者,亦为向愈之兆,应嘱患者坚持服药,此症不经数月治疗,鲜有完全获者!

例1:刘**,女,41岁,某刺绣厂工人。1985年12月来诊。

发病月余,周身关节疼痛,尤以踝、膝、腕、肘为甚,痛不可近,终日哭号,行动不便,走路须人协助,踝、腕关节肿而红热,发热常在37.5~39℃之间,口渴,便燥,舌质红苔黄且厚,脉滑大。

化验:类风湿因子阳性。

观前方多用温燥,或服中成药风湿寒痛片,反致病势加重。此热痹也,湿热互结着于关节,又过服辛燥,湿邪虽去而邪化毒致使关节红肿,今审症、舌、脉乃阳明气、腑皆热皆实,大有入营之势,治宜先清阳明气分之热,通腑之实。略加营阴之药,以防热邪由气入营;再者以复阳明之阴液,并以解毒之品以化其热毒。药以:

生石膏120克  知母30克  生大黄10克(后下)  枳实15克  白花蛇舌草60克  忍冬藤30克  忍冬花30克  玄参30克  生地黄30克  牡丹皮20克  赤芍20克

上方服3剂后,腑气已通,热已退至38℃以下。疼痛稍缓,红肿未消。此腑气虽通热虽退半,但热毒之邪已与原湿邪所化之痰浊,阻于关节络道,非重剂豁痰及虫类搜剔则不为功。原方去大黄、枳实。加半夏60克、天南星60克、山慈菇15克。全蝎10克扎细末吞服。后以此方加减出入。服百余剂共用生石膏30余斤,痊愈。

化验:类风湿因子阴性。

 

         寒痹并用二乌,大剂暂服

        临床常见者有二类:其一是下肢一侧疼痛剧烈,不能屈伸着地,睡眠也不能卧于痛侧,其痛处多由环跳穴经委中、承山下至昆仑穴,其发病诱因多由感受寒凉而起。常治以《金匮要略》乌头汤加四物汤,每取捷效。取效速否,取决于川、草乌之剂量。此病机是下肢阳微又为寒邪所袭,寒凝血滞于阴络,营气不通所致,非大剂辛热活血则不为功,故川乌加草乌并用各30克。二乌皆温散定通之药,而川乌之力缓而效持久,草乌则效速而不耐久,今二者并用速效而持久矣。

然二乌《神农本草经》皆谓其有大毒,是否可用此重量?

经多年临床体会,川乌、草乌只要辨证准确、配伍,煎法,服法合宜,虽量大效显且速而不中毒,用之不当即使小剂量也会中毒。按二乌之中毒量和有效量非常接近,古人常谓:“药弗瞑眩,厥疾弗瘳”。“瞑眩”即指二乌之毒性反应。又据曹颖甫注释《金匮要略》乌头汤云:“乌头其颗甚小,一枚约有今制三钱,五枚则可两半矣”。重用二乌,配伍以生甘草30克,且二乌同生甘草先煎一小时,后下余药,其毒自解。

关于服用方法,若二乌如上重量和煎法,其剧痛一剂量即缓解,二三剂痛止大半,甚至疼痛消失,或只感痛处微麻,此时即可停用二乌,加薏苡仁30克、泽泻20克、通草10克,以甘淡渗泄其毒,防其逐渐蓄积为害,服二三剂后再加原二乌各30克,如此反复10余剂,使寒痹散疼痛止而不伤正,多可获愈。

观近用二乌者,畏其大毒,轻量1~2克,重量不过3~5克。不敢重用,但敢久用。此正合二乌中毒之特性,小量虽仅有小毒,然久服必蓄积为大毒,又未达二乌有效之量,其后果是中毒而无效!笔者亦知其毒,二乌各30克非盲目大胆也,是以配甘草先煎以去其毒而存其效,故敢于重用而不敢久用耳!

另有下肢痛痹者,多在两腿腘窝至小腿肌肉处,即委中以下至承山穴和承筋穴之间,以痠沉、麻木胀痛为特点,站立行走则重,卧床高位则轻。此痛与风、寒、湿、热痹不同,多发于50岁上下之老年人。治疗当以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为主,当以“当归四逆汤”加刘寄奴、苏木、土鳖虫以助通脉之力,加黄芪20克以领诸走血药。药用

当归20克  芍药30克  桂枝15克  细辛3克   通草3克   刘寄奴30克  苏木30克  土鳖虫10克   甘草10克 

若下肢不温者,可加附子10克。

 

着痹重用豁痰药

病者肩臂痠痛而沉重,手指疲软有时阵发麻感,舌苔多白滑,脉多沉滑或浮滑,多发一侧,中年以上多有之。此症若以寒、热痹治之难以取效,此乃湿痰流注关节所致。当以燥湿豁痰为主,常用丹溪指迷茯苓丸加味,重用豁痰药治之,每每获效。方用:

半夏60克   茯苓20克  枳实15克   风化硝10克  天南星60克  鹿衔草30克  片姜黄15克  全蝎10克

若脉浮滑兼有风邪者,加独活30克。此方亦治肩臂难以屈伸者。

 

        肾虚腰膝痹痛,温补肝肾祛痰疏风通络

        人年四十以后则肾气虚。肾主骨,腰为肾之腑,故肾虚则腰痛。因为乙癸同源,肾气虚则肝气亦虚,肝主筋,膝者筋之府,肝气虚则膝痛。年老肝肾虚则脾

之运化水湿之功亦弱,加以夙有湿邪之患于络道,难免痰阻于关节,故老人多有肾气虚挟顽痰阻络之腰、膝痛症,常于补肝、肾剂中加豁痰祛风通络之品。自制有益肾疗骨刺方,用之即可缓解疼痛,常服肝肾之气壮,骨刺可得控制而削也。药用:

鹿衔草30克   风化硝10克   骨碎补20克   肉苁蓉20克 桑寄生20克 山萸肉15克  半夏30克  天南星30克  独活30 全蝎10克

 例2:边** ,男,56岁,退休工人

平日夙患腰、膝疼痛,近日加重。上下楼两膝疼痛,尿频,六脉沉滑,舌淡少苔。

西医经X线检查,诊断为腰椎、膝均有骨质增生。

年过半百,肝肾之气早衰于下,肾虚则腰痛,膀胱虚则不约故尿频。肝虚则膝痛。又腰为督脉所属,督主一身之阳,故治切忌用阴伤阳。加以平日嗜酒,酒易生湿,湿聚化痰,难免湿痰阻络,不通则痛矣,此症肝肾之早衰,属内属虚;痰湿为患,属邪属实。故治宜益肝肾,通督脉,豁痰燥湿。处方:

鹿衔草30克  鹿角霜20克  肉苁蓉20克   炒杜仲20克  山萸肉15克  骨碎补20克  独活30  姜半夏30克  天南星30克  风化硝10克

此方服7剂痛减大半,夜尿由4次减少为1~2次。后以此方出入加减服60余剂,再经X线检查原骨质增生之处已不明显。

 

        分期论治,屡用达药

        一、      治痹当分初、中、末

        王海藏云:“治病之道有三法焉,初、中、末也。初治之道,法当猛峻者,

谓所用药势疾利猛峻也;……中治之道,法当宽猛相济;……末治之道,法当宽缓,宽者为药性平善,广服无毒,惟能养血气安中”。

        治痹亦当如此。初期当分风、湿、寒、热之邪,以大剂猛峻以速去其邪。中期者失治或邪未尽去者,当于祛邪猛药中少加扶正之品,如黄芪、当归、桑寄生、白术等可选用一、二。若经年累月迁年不已,因邪袭经脉,运行失常,转为虚证,特别容易引起血虚,故治当注意养血补血,以“独活寄生汤”最为得当,中有归、芎、地、芍四物,养血补血,此为痹证末期扶正驱邪之效方。若初期邪盛之时用之则误。

        若面色晄白短气乏力而气虚者,本方去桑寄生加黄芪、续断,名为“三痹汤”。若身体瘦弱,周身疼痛而无定处,缠绵不已,(化验均为阴性)可用《金匮要略》“黄芪桂枝五物汤”,切莫当风、寒、湿痹治。

        二、      辨痹证关节疼痛

        痹证关节疼痛有肿者,有不肿者,宜详辨之;大凡肿者较不肿者为重,若但肿痛局部不红不热,舌淡少苔或白滑苔者,多属寒湿之邪流注关节;若肿甚而痛不显者,多因于湿;肿痛而灼热,舌质红绛苔多黄腻或白腻者,多属湿热化毒之侯;若关节肿大、肌肉削瘦难以屈伸者,乃湿热化毒转为化燥,煎耗津液精血所致,最为难治。

        大凡痹症肿痛者,多因湿邪流注于经脉关节所致,因湿邪其性粘腻濡滞,一旦流注关节,湿邪越聚越粘,胶着不去,肿久不消,与顽痰死血相结,留滞难除。

        治肿初期常加二妙,薏苡仁、泽泻之类,末期常重用半夏、天南星、白芥子配逐瘀之土鳖虫、蛇、蝎子等虫类搜剔络道。此外,亦常用刘寄奴30克、苏木30克,此二药为消骨肿之效药,且有活络止痛之功。

三、痹痛用药

痹证之痛是因风、寒、湿、热之邪所致之关节骨痛。乳香、没药是治因扑跌损伤血肿而痛者。

延胡索、川楝子是医因气滞血瘀而痛者。五灵脂、蒲黄是疗血瘀血海而痛者,专主下焦。瓜蒌、薤白专主上焦胸痹气滞之痛。丹参、檀香专主上焦气滞血滞之痛。上药虽皆属于止痛,但用于痹证骨痛则药不对证,故效不确切。

用半夏、天南星各60克,再随症配伍,确有止痹证骨痛之效,若量小亦无效。其配伍为:

以风湿之邪为主者,配独活30~60克;

以寒邪为主者配桂枝10~20克。

患痛痹一侧腿痛剧烈,又不耐二乌者,常以半夏、天南星各60克,配桂枝10~20克,止痛效果甚佳。

以热邪为主者,配大剂白虎汤。若肿而痛者配全蝎10、祁蛇20克、刘寄奴30克,肿痛无论新久,10数剂即可消肿止痛大半。

 

        四、藤类引经药之运用

        治疗痹证,因病变部位常在四肢关节处,为了引药力达到病所,以提高疗效,方中可加藤枝类药物。如:

络石藤:祛风通络,善通络中之滞,肝肾虚之风湿痛痹者最宜。

青风藤、海风藤:二药均主祛风湿、通经络,治风湿痹痛。前者以镇痛之功最显,且有止痒之效。后者善治络中之风,游走性疼痛。

忍冬藤:具清热解毒之功与忍冬花较胜,又专主络中之热毒,故善治热痹肿痛。据张山雷《本草正义》云:“今人多用其花,实则花性轻扬,力量甚薄,不如枝蔓之气味具厚,古人只称忍冬,不言为花,则并不用花入药。”

鸡血藤:功能通络舒筋活血补血。专通络中之血,故用于妇女及血虚者最适宜。

伸筋藤:功能舒筋活络,清热利湿。主治风湿筋骨疼痛,腰肌劳损。筋急肉疼者可选用。

天仙藤:祛风湿,通经络,化水湿,消肿止痛。凡风湿痹痛兼有水湿而肿者最宜。

丝瓜络:通络祛湿,专祛络中之湿。

桑  枝:能通络清热舒筋,利关节,能引诸药之力达于四末,为疗四肢疾患之主要引导药。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01-02 17:02

秦雄伟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秦雄伟大夫电话咨询

秦雄伟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秦雄伟大夫

秦雄伟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秦雄伟的咨询范围: 类风湿关节炎的诊治;强直性脊柱炎的诊治;骨关节炎的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