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红娟_好大夫在线

宋红娟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徐州市妇幼保健院 妇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3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30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宋红娟

宋红娟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美国医疗见闻体会

在美国就医

发表者:宋红娟 2652人已读

    我在美国Mayo Clinic 进修期间租住在一个美国家庭里,所谓的家庭实际上只有美国老太太Kay,一个人住在一栋二层楼的房子里。她92岁,不能走路了,坐轮椅,思路非常清晰,情商极高,说话很让人愉快。她在美国有较高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险。我租住她的房子里,主要原因是她的房子就在医院对面的富人区里,是安全和谐的社区。她家大门的密码锁坏了,每天从车库绕行到家里,车库从来不关门,大概是怕车库密码锁如果坏了,就没法进家了。白天是有个护工看陪着Kay的。KayMayo Clinic的一个休息室有捐赠,医院工作人员在医院里吃的水果、饮料、三明治和汉堡包都是免费的,就是因为有这些社会上的捐赠人。徐州市妇幼保健院妇科宋红娟

一天我下班回家,护工已经过了下班的点,但是没走。她很无奈地帮Kay端着一个盆,看着她呕吐。护工一见我像看到救星似地跑来问我:怎么办?我们得想办法救她呀!她紧张得结结巴巴地说:Kay这样吐了一整天了,什么都不能吃,也没喝水。我吃惊:这么大年龄的老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折腾?这样一直吐会造成脱水、电解质紊乱,会出现生命危险的。我毫不犹豫地抱起Kay发动汽车,到医院去。Mayo Clinic是世界一流的医院,急诊室只有不到一百多平方米,急诊室前正对一个约五百平方的直升飞机场,供运送急诊患者用。急诊的护工,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热情地用很重印度口音的英语问候我们,Kay已经吐得来不及说话了,我急急忙忙应付一下他的问候。他悠然淡定地拉来心电监护仪测量一下Kay的血压、心率,当然还在正常范围内。他微笑着说:“你现在不要急诊医学处理,回家休息去吧!”

“什么?呕吐了一天了,没有任何进食,不需要医学处理?!”我觉得不可思议!

他仍然笑容灿烂:“不需要!她的生命体征是没有危险的。”

“难道非要吐到快死的程度,你们才给予医学帮助吗?”

他的回答会让多数中国人气死:“是的,宋医生。这是急诊,只帮助快死的,有生命危险的患者。急诊资源有限,我们不可以浪费,对吗?”我作为医生知道他说得有道理。我后来一直特别痛恨我当时说了一些愚蠢的话:“她对这医院有捐赠,也就是说工作人员是吃着她的食物呢,是否可以享受特别的待遇?”他说:“感谢她的慷慨!但是,她现在不需要急诊处理。”

网上曾经热炒的中国某女演员的控诉,她因为眼睛结膜炎,红眼病,当然不是快死的病,挂急诊号去看病,急诊医生看她没有什么大碍,忙得没有时间陪着她矫情,听她的心情故事,于是乎,她大发雷霆,拍着桌子骂着医生。这是在中国!在美国,她就没有这样发飙的机会了,挂不到号,见不到医生呀!她能骂谁呀?骂大街,别人会揍扁她!在中国,一个演员身份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应该在医院里得到特殊照顾了。Kay这样对医院有捐赠的人在中国是否可以令医生下跪服务?

彼时,我只能抱着Kay上车回家。我刚刚发动车,Kay突然吐出很多血块,她满头冷汗,面色苍白,真的要出现生命危险了!我又回到医院急诊,把她吐出的这么多大块血拿给刚才急诊室的护工看,他看了以后说:“她现在需要急诊帮助了。”他把Kay推到检查室,把她一个人留在检查室里端着盆继续吐着,至少一个小时多。终于,我看到一个带着助理护士胸牌,体重至少250斤,五、六十岁的老男人挪进到检查室。胖护士进去后五分钟,Kay又被推出来,护工告诉我Kay需要医学照顾,让我去缴费。工作人员递给我至少三、四十页保险公司赔付的说明,光线太暗,我看不清,也来不及看。在这种情况下阅读和理解密密麻麻的几十页非常专业的说明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他们让我在哪里签字,我就签字,然后刷信用卡预付10000美金(6万多人民币)。门诊预约挂号预付至少7,000美金(四万多人民币),不预付钱是不能挂号的。没有这些钱死在医院门口都没人问,这真是充满铜臭味的资本主义!

Kay被推到诊室等待医生,她自己端着盆吐着,至少等待了二小时,不见医生来。我等不及,出去看看医生在哪里,会不会把Kay忘记在这里。Kay拦住我,很虚弱地说:宝贝,不急。医生需要处理有生命危险的病人,我没有生命危险,我们等等吧!作为医生听到这句话,我感动得涕泪交加!我在中国从来听到都是对急诊医生的抱怨训斥,如同饭店里训斥服务员上菜慢一样,理直气壮!中国更有所谓的“文化人”,因为自己家属的妊娠反应,就有“诛杀医生”的念头,并谴责“医生没有人性”。似乎,医生扔下其他所有的急需抢救的病患,立即只为他家属医治身心才是有人性的,而且,应该是免费的,收费了,这种医治没有意义,是为了钱,也不是有人性的行为!

我们终于盼来了医生,一个年轻的实习医师,她热情洋溢地问候我,我和她之间一堆热情友好,甚至幽默调侃的问候废话,似乎忘了我们来医院干什么了。在这之后,她简单地询问几句话Kay的呕吐情况,大概五分钟经过,对我说:Kay需要住院观察。让我回去等电话通知什么时候来接她。她没有和我解释:为什么需要住院?住院后怎么治疗?是手术还是药物治疗?需要住多少天?需要花多少钱?住院治疗后以后还会复发吗?这些治疗有什么副作用吗?呕吐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

Kay收住医院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看时间已经深夜一点多了。我们来医院时大概晚上七点半,折腾了六个小时,Kay还在呕吐着。

中国一些根本没有见识过美国医疗的人经常感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中国医务人员服务态度差!美国医生怎样怎样……这些有点买米的钱,就不知道自己是姓什么的人去美国看病!

本文是宋红娟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08-13 18:32

宋红娟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宋红娟大夫

宋红娟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宋红娟的咨询范围: 不孕症、卵巢肿瘤,子宫肿瘤,子宫脱垂,尿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