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衍伟大夫的个人网站 sun721688.haodf.com
医生头像

孙衍伟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孙衍伟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日照市人民医院 > 孙衍伟 > 文章列表 >肾癌治疗概述

医学科普

肾癌治疗概述

发表者:孙衍伟 人已读

 肾癌在当今是一种高发病,也是严重威胁人类生存的一大恶疾,对人们非常关注的肾癌好治吗这个问题,早期肾癌主要取决于是否及时采取了恰当的治疗手段。一般来说,早期肾癌癌肿较小,未发生扩散转移,其最为有效的治疗手段为手术切除,主要的手术方式为根治性肾切除术。早期肾癌手术切除后的5年生存率可达60%以上,术后可一定时间内采取放化疗、免疫治疗、中医药等治疗等手段以防止复发。日照市人民医院肿瘤科孙衍伟
    肾癌好治吗,其实与很多因素有关。 对于中晚期肾癌患者而言,主要取决于治疗方法是否得当及病人的身体状况。临床上肾癌中晚期的治疗方法主要有放化疗、中医药治疗、免疫治疗,上述方法在肾癌中晚期的治疗中都各有优势,但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弊端。
    肾癌对放疗敏感性不高,但对中晚期肾癌患者来说,放疗可一定程度地减轻局部疼痛、血尿和缓解毒性症状,但由于放疗亦会对正常细胞有伤害,因此,对于身体机能很弱的中晚期肾癌患者,放疗应慎用。肾癌对化疗亦不敏感,稍有治疗价值的有环磷酰胺、6-巯基嘌呤、花碱、更生霉素及环己亚硝脲,若能联合放疗进行,效果比单纯化疗或放疗为好。
    肾癌的综合治疗及治疗进展!
    手术切除是肾癌的主要治疗方法。放疗和化疗不能使肿瘤彻底控制,一般可作为手术前后的辅助治疗。内分泌治疗晚期肾癌可使少数患者的肿瘤部分退化。免疫治疗可能对肿瘤的发展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一、 外科治疗
    (一)根治性肾切除
    肾癌最基本的治疗方法,手术范围包括切除病肾、肾周脂肪、肾周围筋膜和同侧肾上腺。经腹途径可提供良好显露。
    (二)区域性淋巴结清扫术
    根治性肾癌切除的同时作区域性淋巴结清扫术,可达到以下目的:
    ①降低局部肿瘤复发率;
    ②有助于正确的临床分期;
    ③提高生存率。
    (三)腔静脉内瘤栓的处理
    大多数专家认为腔静脉瘤栓手术,适用于无远处转移或区域性淋巴结浸润患者,用此手术患者可望获得较长时间的存活。
    二、肾动脉栓塞术
    是指通过经皮穿刺选择性肾动脉插管,注入栓塞物质,使动脉闭塞。主要作用:
    ①栓塞后肿瘤发生广泛坏死,肿瘤缩小,为手术创造条件,使术中出血少,容易分离肿瘤和缩短手术时间;
    ②减少肿瘤细胞播散;
    ③对于难以切除的巨大肿瘤,栓塞后可以增加手术切除的机会;
    ④姑息性栓塞治疗,可控制和缓解患者的症状;
    ⑤激活宿主的免疫机制等。栓塞术还可用于治疗肾癌的大出血。选择性栓塞肾动脉,是一种损伤小的治疗方法。由于栓塞治疗的疗效80%是栓塞作用,而肾癌对化疗不敏感,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大,肾癌介入宜慎用化疗药物。
    三、内科治疗
    (一)激素治疗
    男性肾癌的发生率高于女性,男女患者的生存率不同,肾癌细胞上有激素受体,动物实验表明,孕酮可抑制肿瘤的发生,大剂量孕酮、切除肾上腺或睾丸可抑制肿瘤的发生,这些现象表明肾癌可能与激素有关。Bloom于1971年首先报道孕激素治疗228例转移性肾癌,有效率为17%,一组10个治疗中心共272例病人采用孕激素或雄激素治疗,总有效率为15%。但1971~1976年治疗的415例病人,采用严格的评价标准,有效率仅为2%。也有人采用丙酸睾丸酮、三苯氧胺治疗晚期肾癌,几乎无效。由于缺乏其他有效治疗措施,激素治疗用药方便,毒性低,能增加食欲,改善病人全身情况,故仍常用于肾癌的治疗。常用激素:甲孕酮500mg,口服,每日2次或甲地孕酮160mg,每日一次。丙酸睾丸酮100mg,肌肉注射,每周2~3次。
    (二)化学治疗
    肾癌化疗的效果较差,根据文献报道常用的化疗药物有:VLB、MMC、羟基脲(HU)、优福定(UFT)、博来霉素(BLM)、阿霉素(ADM)、5-氟尿嘧啶(5-FU)、环磷酰胺(CTX)和顺氯氨铂(DDP)等,化疗的总有效率仅有6%。FUDR按照时辰调节24小时持续静脉输注治疗肾癌,起始剂量为0.15mg/kg,共用14天,可评价疗效的56例患者中,4例完全缓解,7例部分缓解,有效率为19.6%,平均缓解时间为10.8个月,主要不良反应为腹泻、恶心、呕吐等。随后7个临床试验研究FUDR的疗效,有效率0%~14%。多中心随机研究FUDR24小时匀速输注对比时辰调节输注,共14天连续治疗,82例肾细胞癌病人进行治疗总有效率为8%,二组治疗的有效率无显著性差异。奥地利维也纳大学采用口服卡培他滨(希罗达)治疗22例免疫疗法无效的转移性肾细胞癌病人,年龄中位数61岁(范围51~73岁)。卡培他滨剂量为2500mg/m2/d,分为2次服用,用药14天,然后休息7天。每21天重复该方案。
    到目前为止,12例病人可以评价疗效和毒性,其中6例是二线治疗,6例为三线治疗,病人接受卡培他滨的疗程中位数为6个(范围3~16个)。其中用IFN-γ/ GM-CSF/IL-2和IFN-α/长春瑞宾作为一线和二线治疗无效的1例(8.3%)病人,用卡培他滨作为3线药治疗获得部分缓解(PR)。10例(83.4%)病人病情稳定,稳定时间的中位数为5个月(范围3~11+个月),1例(8.3%)病人在卡培他滨治疗期间病情进展。Ⅰ、Ⅱ期临床试验显示5-FU联合健择治疗转移性肾癌,健择能协同5-FU的抗瘤活性。2004年ASCO报道健择联合希罗达治疗肾癌,健择1000mg/m2,第1、8、15天,希罗达830 mg/m2,第1~21天,28天为一周期。总有效率12%,稳定59%,中位生存期13.6月,疾病进展时间5.4月。体外研究证明拓扑替康可促进肾癌细胞的凋亡,其在体内作用的结果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另外,卡铂、异环磷酰胺、紫杉醇、去甲长春花碱等的Ⅱ期临床试验,其疗效均未超过长春花碱。
    (三)免疫治疗和生物治疗
    非特异性免疫方面最常用的是卡介苗,它虽无直接抗肿瘤作用,但可通过免疫活性细胞来扩大细胞及抗体免疫反应的效应,以增强宿主抗肿瘤能力。 特异性免疫目前用于临床的有:
    ①免疫核糖核酸(IRNA),可使晚期肾癌缩小,有效率为22%,不良反应少。
    ②干扰素(IFN),通过对肿瘤的细胞毒作用,抑制细胞内蛋白质合成,从而抑制肿瘤细胞的分裂。干扰素可以增强自然杀伤细胞的活性,是目前治疗转移性肾癌最有效的药物。IFN的最佳方案目前尚无定论。干扰素的用法为自3×106IU开始,每周皮下或肌肉注射3次,以后逐渐增加到9×106IU,每周3次,以8周为一疗程,有效者可继续应用直到肿瘤进展为止。一组Ⅱ期临床试验采用上述用法,同时加用13-顺式维甲酸0.5mg/kg,口服,客观有效率达24%,且1/3患者病情稳定。根据II、III期临床试验结果,美国NCI推荐的标准剂量为5~10MIU/m2/d。常规IFN-的用量为9~18 MIU/d,皮下或肌肉注射,每周3次或隔日1次。
    干扰素与抗癌药物联合治疗肾癌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干扰素加5-Fu,证明有协同作用,大规模的研究结果IFN-α有效率为15%,5-Fu低于10%,而IFNα加5-Fu有效率为33.3%。干扰素联合13-顺式维甲酸治疗进展期肾癌的有效率30%,并可提高紫杉醇在肾癌细胞中bcl-2及突变型p53的表达,基于此,有作者将其与紫杉醇联用,紫杉醇80mg/ m2,第1、8、15天,干扰素300万IU,每日1次,13-顺式维甲酸1mg/kg/d,20例可评价疗效的不可切除肾癌病人中1例获得PR,7例稳定,中位生存期9.5个月。
   ③白介素-2(interleukin-2,IL-2),能促进和调节淋巴细胞的免疫功能,提高治疗晚期肾癌的效果。转移性肾癌的全身治疗效果非常有限,在美国IL-2是唯一被批准应用于转移性肾癌的药物,常用的方法是高剂量IL-2 60~72万IU/kg静脉注射Q8h连续5天,每2周重复,总的反应率为15%~25%,CR率为3%~10%,CR的患者中80%能生存10年以上,然而由于副反应较大,并不是所有的转移性肾癌患者都能够耐受。由美国NCI外科部Yang JC等进行的一项随机临床试验比较了高剂量与低剂量IL-2治疗转移性肾癌的效果。低剂量IL-2的用法又分为7.2万IU/kg静脉注射Q8h或皮下注射Qd,均连续给药5天,每2周重复。
    结果显示,3组的有效率分别为21%、13%、10%,3组的总生存期没有差异。但对获CR的患者进行亚组分析时显示,高剂量组获CR的患者维持时间较长,有明显的生存优势。由Cytokine工作组进行的一项随机的Ⅲ期临床试验比较了静脉注射高剂量IL-2与皮下注射低剂量IL-2+α干扰素治疗转移性肾癌的效果,结果显示两组的有效率分别为25%、12%,高剂量组在总生存期和无病生存期方面均有优势。应用大剂量IL-2治疗的病人多数会出现剂量限制性毒副反应,主要表现为低血压和血管外漏综合征,也可出现其他严重毒性反应。治疗中需密切观察血压的变化。1995年Fyfe等报道了对255例接受大剂量IL-2治疗的转移性肾癌的研究,剂量达到60~70万IU/kg,每日3次,共5天。总有效率为14%,完全缓解率5%,治疗相关死亡4%。
    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大剂量IL-2治疗的死亡率已明显下降。近来随机对比研究大剂量IL-2治疗转移性肾癌的各种治疗方法的有效率为15%~20%,身体健康、心肺功能良好及先行肾切除者的有效率一般较高。一次性大剂量给药和持续静脉滴注两种给药方式的疗效无明显差别。
    为减少大剂量疗法的毒性反应,人们对使用剂量进行了很多研究,以减少治疗剂量降低毒性而保持治疗疗效为目的的临床研究得到广泛开展。1994年台湾学者Yang等报告了为比较毒性反应进行的一项随机对比试验,一组采用标准剂量720000IU/kg,另一组为72000 IU/kg,均静脉注射q8h,两组剂量强度的真正差别并不到10倍,病人一般在低水平时能耐受较大的剂量。
    近来随机对比研究大剂量IL-2与十分之一剂量的IL-2治疗肾细胞癌具有相同的有效率,获得完全缓解者为5%,5年DFS为3%。静脉推注、持续静脉输注和皮下注射三种用药方法总的有效率在15%左右,持续静脉输注发生高比例的低血压,并且对缩血管药治疗无效,皮下注射发生的毒性反应程度较其它两种用药轻。
    IL-2用于治疗RCC已有十余年的历史。由于IL-2不良反应大,因此如何改善其风险效益比成了近年来的研究热点。
    德国汉堡大学医学院Heinzer等在日前召开的2005年美国泌尿学会年会上报告,IL-2通过吸入性方式给药可显著改善高危型RCC患者的5年生存率。该研究对97例接受吸入性IL-2治疗的高危型RCC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并以103例接受静脉IL-2治疗的类似RCC患者作为对照组。高危型RCC定义为ECOG分级≥2,或者ECOG分级虽为1但已发生两个部位转移且诊断与治疗间隔≤24个月。吸入性IL-2组28%为ECOG 2级,87%的诊断与治疗间隔≤24个月,97%已发生肺及其他部位转移。
    结果显示,吸入性IL-2组的5年生存率为21%,而对照组为0%;吸入性IL-2组和对照组在治疗后分别有45%和33%获得了完全或部分缓解或病情稳定,其中生存至5年的患者比例分别为35%和0%。在不良反应方面,患者可较好耐受吸入性IL-2,未报告全身性不良反应,咳嗽为最主要不良反应。能使高危型RCC患者的5年生存率达到21%,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惊讶但同时也令人振奋的数据。但有学者对该研究结果提出了质疑:一是吸入性IL-2组患者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高危型RCC患者”,尚值得商榷;二是肺转移RCC患者本来就是吸入性IL-2治疗的最适应人群,而且该亚组患者的预后本来就相对较好。
    临床前研究表明,IL-2联合IFNα治疗肾细胞肾癌具有协同抗瘤作用,可能是IFNα增强了肾细胞肾癌细胞上MHC表达,IL-2提高T淋巴细胞的识别能力和杀伤肿瘤细胞的能力。法国的一项多中心研究将425例患者随机分为3组,一组持续静脉滴注IL-2 18×106IU/m2·d,连续5天;另一组皮下注射IFN-α 18×106IU,1周3次,第三组IFN-α和IL-2联用,但IFNα减为6×106IU,每周3次,共17天。结果第一组有效率为6.6%,第二组有效率为9.7%,第三组有效率为20.7%,并且联合治疗组的1年DFS及中位生存期明显延长。Atzpodien等报道一组IL-2联合IFN-α治疗晚期和转移性肾癌,有效率为25%,其中CR率6%,36%的患者病情稳定。其用法为:IL-2 20×106IU/m2·d,持续静脉滴注,每周3次,第1、4周;IL-2 5×106IU/m2·d,持续静脉滴注,每周3次,第2、3、5、6周;IFNα 6×106IU/m2·d,皮下注射,每周1次,第1、4周;每周3次,第2、3、5、6周,其主要不良反应为流感样症状。临床研究最多的是IL-2、IFNα和5-FU联合治疗转移性肾细胞癌,最初有效率达40%。11组836例Ⅱ、Ⅲ期研究该方案有效率自1.8%~39%不等,总有效率为25.3%(表1),5-FU的剂量变化很大,最常用的用法如下: IL-2 2×106IU/m2·d,连续静脉滴注,第1~5天;IFNα 4×106IU/m2·d,皮下注射,每日1次;5-FU 600mg/m2·d,持续静脉滴注,第1~5天,28天为一周期,连用2~3周期。M.D.Anderson肿瘤中心应用该方案治疗肾细胞癌总有效率47%,其中CR 16%,PR 31%。转移部位包括肺、骨、软组织和淋巴结等。
    尽管肾癌对免疫治疗有着较好的反应,但因缺乏特异性抗原,很难进行特异性免疫治疗。最近德国Bonn大学的Dr. SIEVERS E等应用端粒末端转移酶小肽作为肿瘤相关抗原刺激树突状细胞,对肾细胞癌进行免疫治疗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结果。该研究先把肾癌患者或健康供者的外周血细胞,经过诱导分化为树突状细胞或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IK),再把CIK细胞、端粒末端转移酶小肽和树突状细胞三者混合培养。结果发现,经混合培养后CIK细胞对肾癌细胞系细胞产生显著的剂量依赖性抗肿瘤效应。
  此外研究者还发现,经混合培养后,抗原特异性T细胞数目明显增多,相应抗肿瘤效应也更强。这一研究结果对转移性肾癌患者也得到证实,发现经过患者自体免疫细胞、端粒末端转移酶小肽、树突状细胞混合培养后,免疫细胞也显示出对转移性原代肿瘤细胞的特异性杀伤效应。研究者认为端粒末端转移酶可作为肾癌细胞的肿瘤相关抗原,如何在临床来进行这种特异性免疫治疗目前正在研究中。

2008年ASCO上L. Tomasello报导了索拉非尼联合2,2-二氟脱氧胞嘧啶核苷冶疗转移肾癌的II期临床研究结果[26]。第一阶段研究结果显示临床受益率53.9%,第二阶段研究正在进行中。

廉红云,迟志宏等报道了Sorafenib联合吉西他滨、5-Fu治疗进展期肾癌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客观有效率37%,临床受益率79%。6个月的PFS百分比为37%,并且该7例患者目前均无疾病进展。客观有效率为37%,分别高于文献报道的单药索拉非尼治疗和单纯吉西他滨联合5-Fu化疗的客观有效率2%和11%,与单药苏尼替尼治疗的客观有效率34%相似.提示索拉非尼联合吉西他滨、5-Fu治疗晚期肾细胞癌表现出较好的疗效和一定的安全性。

  四、放射治疗
  肾癌对放疗不甚敏感,因此长期以来未被用作治疗的主要方法。但这种方法已被广泛地应用于手术前或手术后的辅助治疗,以及对转移性肾癌缓解疼痛等症状的处理。放疗能否提高病员的存活率、降低复发率,目前尚无定论。肾癌的放疗适应证如下:
  ①恶性程度较高或Ⅱ、Ⅲ期肿瘤,可用术后放疗作为辅助治疗;
  ②原发肿瘤巨大或/和周围浸润固定或肿瘤血供丰富静脉怒张者,术前放疗可使肿瘤缩小,血管萎缩以增加切除率;
  ③骨骼等转移性肾癌引起疼痛时,放疗可缓解症状;
  ④不能手术的晚期患者,放疗可缓解血尿、疼痛等症状并延长生命。
  五、靶向治疗
  分子生物学研究发现,大部分肾透明细胞癌细胞中存在VHL基因的缺失或失活,VHL基因的缺失或失活引起HIF基因上调,从而导致PDGF、VEGF、CaIX等的过度表达,这些肿瘤发生、发展的生物学机制成为肾透明细胞癌靶向治疗的基础。
  SU011248:SU011248(sutent)是一种多靶点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通过抑制PDGFR、VEGFR、KIT、FLT3等产生抗肿瘤和抗血管生成作用。
  在2004年ASCO年会上,Motzer RJ等报道了一项SU011248二线治疗转移性肾细胞癌的Ⅱ期临床研究的结果,SU011248 50mg口服Qd,连续给药4周,每6周重复。中位随访6个月,63例患者中,PR 15例(24%),SD 29例(46%),PD 19例(30%)。提示SU011248是一种治疗转移性肾细胞癌有效的药物,BAY 43-9006(索拉非尼):是一种新的信号传导抑制剂,通过抑制Raf激酶,从而阻断Raf/MEK/ERK信号传导通路,抑制细胞增殖;同时还有抑制VEGFR-2和PDGFR-β的功能,具有抗血管生成作用。在2004年ASCO年会上,Ratain MJ等报道一项BAY 43-9006治疗晚期实体瘤的Ⅱ期临床研究的结果,63例晚期肾细胞癌患者中,25例有效、18例稳定、15例进展(5例患者出组)。提示BAY 43-9006方案在治疗晚期肾细胞癌有效,正在进行的一项Ⅲ期临床试验将评价BAY 43-9006对晚期肾细胞癌的TTP和生存期的影响。
  六、肾癌特殊病例的处理
  (一)转移性肾癌的处理
  目前对转移性肾癌处理的一致看法是:
  ①单个转移灶,应争取患肾和转移灶切除,术后辅以化疗和/或免疫治疗。肺转移的临床表现主要有咳嗽、咯血或呼吸困难等,但不少病例并无症状,往往于常规胸透或胸部摄片才被发现。孤立性肺转移宜作肺叶或楔叶切除,5年生存率为25%~35%。
  ②多发性转移性肾瘤,在条件许可下,亦应切除原发病灶后给予综合治疗,可稳定病情或缓解症状,偶有转移灶自行消失的报道,因而不可忽视转移性肾癌的治疗。
  (二)双侧和孤立肾肾癌的处理
  处理的原则是:
  ①对一侧较大癌肿作根治性肾切除;
  ②对一侧较小的病灶行部分肾切除、肿瘤局部切除或剜出术;
  ③如两侧肾病变范围均较局限时,宜行双侧部分肾切除或剜出术。Novick通过肾动脉造影和CT扫描,对有完整包膜的20例双侧肾癌行肿瘤剜出术,3年生存率为90%,肿瘤局部复发占6%。
  (三)肾癌的组织病理对预后的影响
  肾癌细胞的类型与预后也有关系。透明细胞癌的恶性程度较低,预后较好;颗粒细胞癌恶性程度较高,预后较差;梭形细胞癌分化最差,恶性程度最高,常在早期即有转移,预后恶劣。但有很多肾癌细胞的类型是混合的,在这种情况,以恶性程度最高的一类癌细胞估计其预后。
  (四)肿癌大小、数目和重量与预后的关系
  据Bell分析,直径小于3cm者,45例中只有2%有转移;直径小于5cm者,69例中5%~7%有转移;而直径超过10cm者,84例中70例(83%)有转移。Petkovic统计,肿瘤直径超过5cm者56%转移,而直径超过10cm者75%有转移。并发现42例多发性肿瘤中,无1例生存3年以上。另有一组病例的单发肿瘤的5年存活率为54%,10年为40%;而多发性肿瘤的5年存活率为50%,10年为20%。亦有人统计肿瘤重量小于500g者,5年存活率比大于1000g者高2倍。
  (五)肾癌的治疗方法对预后的影响
  自从根治性肾切除术在临床开展以后,患者的存活率较单纯性肾切除术有了显著的提高。 在分离患肾以前先结扎肾蒂血管或在手术前先行肾动脉栓塞以防止手术时癌细胞的播散,对预后影响较大。淋巴结有转移时可能同时已有血行转移,因此淋巴结清除术是否能明显地增加存活率现在尚无定论。
  七、肾癌中医药治疗
  中医药治疗肾癌,主要用于术后配合生物免疫治疗、支持治疗等,是肾癌综合治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常须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往往可取得较好的疗效。 
    八、肾癌综合治疗展望
    随着肿瘤发病率的不断提高,肿瘤的治疗已经成为世界医学界的一个焦点和热点,通过各种治疗手段,许多肿瘤已经能够根治或得到控制。但对于一些易复发转移和化疗、放疗不敏感肿瘤来说,仍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手术为肾细胞癌的首选治疗,化疗、放疗、激素治疗和免疫治疗也起着一定的作用。然而转移性肾癌的治疗仍不满意,虽然免疫治疗能延长存活时间,但多数病人仍死于该病。免疫治疗中有效的联合治疗,以及为增加疗效减少毒性的药量调整仍在研究中;肾癌耐药机制及其逆转的问题在进一步研究探讨;单克隆抗体、肿瘤特异性疫苗、树突状细胞治疗、异基因移植和血管生成抑制等研究探索对晚期肾癌的治疗作用在进一步研究。

肾癌化疗方案
肾癌的化疗疗效极差,不宜手术后进行常规化疗,多年研究发现。肾癌耐药性极为严重.

单药治疗最有效的药物为长春花碱(VLB),常用剂量为0.1—0.2m/kg,每周一次,有效率为15%。其他常用药物有丝裂霉素、羟基脲、优福定、博莱霉素、阿霉素、5-氟尿嘧啶、环磷酰胺和顺氯氨铂等,近年对一些新药如卡铂、异环磷酰胺、长春花碱酰胺、去甲长春花碱、紫杉醇、多西紫杉醇、健择、依立替康等进行研究,单药疗效均未超过VLB。

  肾癌联合化疗常用以VLB为基础的方案,但是与VLB相比,疗效无明显提高。

MVB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晚期转移性肾癌病人的治疗。
剂量与用法:
VLB 4mg/m2静脉注射,第1天
MTX 500—2000mg/m2静脉滴注,于VLB 4小时后应用BLM 30mg/日肌内注射,第l、8天 亚叶酸钙于用MTX后3—6小时肌注或静注15mg,每6小时一次,共12次,72小时。每2周重复治疗。

【注意事项】
  1.高剂量MTX治疗,有一定的危险性,必须不断地监测MTX的血药浓度。MTX血浆浓度降低到500mmol/L时,可停用亚叶酸钙。

  2.高剂量MTX治疗前,必须碱化尿液,化疗中测尿的pH值,应为7.O左右。

  3.化疗前1天必须开始水化,每日液体量高于2000ml,并利尿,连续3天。

  4.平阳霉素为博莱霉素的A5成分,可代替博莱霉素。
【不良反应与防治】
  1.MTX为二氢叶酸还原酶抑制剂,抑制还原型叶酸的生成,甲酰四氢叶酸为其解毒剂,用于高剂量MTX治疗后的解救。

  2.高剂量MTX化疗,可引起严重的口腔炎、胃炎、出血性肠炎,严重时可引起肠穿孔死亡;引起骨髓抑制、脱发及间质性肺炎;可引起肝硬化、脂肪肝和肾毒性;可引起生育障碍和畸胎。

  3.VLB血液学毒性强于VCR,周围神经毒性较明显,可导致指(趾)尖麻木、四肢疼痛、肌肉震颤、腱反射消失等;有胃肠道反应;局部刺激较明显,可引起注射部位血栓性静脉炎,漏出血管可导致局部组织坏死。

【临床评价】Bell DR(1984)报告用MVB方案治疗34例晚期转移性肾癌病人,PR 30%,无CR,有效者中位生存期为110周,明显长于无效的病例。
  里见、佳昭等(1985)用培洛霉素代替博莱霉素即MVP方案治疗晚:期肾癌,总有效率为36%。培洛霉素为博莱霉素的衍生物,用药时个体:差异较大,应从小剂量开始,遇过敏反应,应停药;此药与博莱霉素相:
似,有肺毒性,对有肺脏疾病的病人及老年病人,应注意慎用。


VAu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肾癌术后病人。
剂量与用法:
VLB 5mg/m2静脉推注,第l天
ADM 30mg/m2。静脉推注,第1天 。
每4周重复,共5周期。
UFT 900m/d口服,2—3年

【注意事项】
  1.阿霉素有心脏毒性,可用表阿霉素代替,对有心脏疾病者和老年病人应注意预防心脏毒性。
  2.优福定(UFT)为呋喃氟尿嘧啶(FT-207)和尿嘧啶(Uracil)的复方制剂,两者比例为1:4。

【不良反应与防治】
  1.注意避免骨髓抑制,必要时用集落刺激因子治疗。
  2.ADM有心脏毒性,其终生累积量为500—550m/ m2,EPI终生累积量为700—900mg/m2;阿霉素可引起心电图改变,甚至急性充血性心力衰竭。

【临床评价】 Masuda F(1992)用VAU方案治疗31例肾癌根治术后病人,1年生存率100%,3年和5年生存率为96%,明显高于60例对照组病人,其1年、3年、5年生存率为81%、72%、60%,P< O.01。

IL_2

【临床应用】
  适应证:1985年Rosenberg首先采用IL-2治疗晚期肾癌,1992年FDA批准IL-2用于生活状态好的晚期转移性肾癌病人的治疗。
  剂量与用法:IL-2用量为720,000IU/kg,静脉推注,每8小时1次。每周用药5次。

【注意事项】
  1.初期治疗时半数以上的病人需用升压药维持血压,7%患者需气管插管辅助呼吸,少数病人需透析治疗,死亡率近4%。
  2.病人可有高热、寒战、呕吐、腹泻及心、肝、肾功能不全。

【不良反应与防治】
  1.主要副作用称为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病人的毛细血管渗透性增加,血浆外渗,血容量降低,器官间质水肿,出现低血压、水潴留和少尿,停药后可在短时间内恢复。
  2.停用IL-2几乎所有副作用可迅速消失,‘肾功能异常的病人中62%于7天内恢复正常,95%病人30天内恢复正常,死亡率低于2%。近期采用此疗法治疗,基本不出现死亡病例。

【临床评价】

  IL-2是T辅助淋巴细胞在对抗原或抗原诱导的静止期T细胞的激活后,产生的分子量为15000的糖蛋白,可在体内产生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LAK)和增加自然杀伤(NK)细胞的功能,刺激T细胞,发挥抗肿瘤作用。

  255例病人中部分获得CR及PR,总缓解率15%一20%,CR者平均生存时间40个月,PR者24个月,超过75%的CR患者无病生存3年以上,少数可超过5年。

  Yang等对260例患者用3种剂量和用药方法治疗,大剂量静脉推注组用750 000IU/kg,每8小时1次,缓解率20%,CR 3%,PR 17%;小剂量静脉推注组用75 000IU/kg,每8小时1次,缓解率15%,CR 7%,PR 8%;皮下注射组用120 000IU/d,皮下注射,每周5次,毒性与缓解率与小剂量静推组相似。大剂量组的缓解时间长,但毒性大,52%的病人需用升压药,而小剂量组仅3%出现低血压。因此认为小剂量组也是有效的。皮下注射组毒性小,可门诊治疗,使用逐渐增多。Cannobbio(1996)综合文献报道72例采用低剂量IL-2,用72 000 IU/kg,每8小时1次,每周用药5次治疗,CR 5例,PR 9例,总有效率19%。


IL-2与LAK细胞联合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1985年Rosenberg首先应用IL-2与LAK细胞联合方案治疗晚期肾癌i剂量与用法:IL-2 30 000—100 000 IU/kg,每8小时输注1次,抛一5天,2天后用血细胞分离机分离病人的淋巴细胞,在体外与IL-2共同培
  养3-4天,激活NK细胞,然后与IL-2一起回输给病人。或单用IL-2,第l周治疗后休息l周,再用IL-2 4—5天。

【注意事项】与单用IL-2类似。

【不良反应与防治】 与单用IL-2类似,350例病人中6例死亡。

【临床评价】
  1.LAK细胞主要是被激活的NK细胞。另有肿瘤浸润的淋巴细胞(TIL),加用IL-2培养至(2—3)×101。后回输,TIL细胞的抗肿瘤特异性更强,比LAK细胞强50—100倍。
  2.单用IL-2组52例,CR 2例,PR 7例,有效率21%。
  3.IL-2与LAK细胞联合方案组72例,CR 8例,PR 17例,有效率35%,有效病人缓解期达24个月。
  4.TIL细胞与环磷酰胺和IL-2合用能消除晚期的大肿瘤,而单用IL-2无效。

IFN
【临床应用】
适应证: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用于晚期肾癌。
剂量与用法:常用IFNα_2a。和IFN α_2b, 3×106IU开始,每周肌内注射3次,逐渐增加至9×106IU,每周3次,8周为l疗程,有效者可继续应用至肿瘤进展为止。

【注意事项】
  1.基因重组IFNα_2b不易产生抗干扰素抗体,而IFNα_2a易产生抗干扰素抗体,从而降低疗效。
  2.连续给药比间歇给药疗效好。
  3.疗效显示较慢,且剂量与反应关系有时不平行。

【不良反应与防治】
  1.常见流感样症状 有发热、疲乏、寒战、食欲不振,剂量越高,反应越大,用药时间延长可使反应降低,停药后症状消失。
  2.胃肠道反应 恶心、呕吐、腹泻、腹痛常见,可造成体重下降。
  3.神经系统反应 有嗜睡、精神紊乱、定向障碍,高剂量可有严重反应,如幻觉、昏迷、脑电图变化,反应是可逆的,停药后l~2周恢复。
  4.血管反应有低血压、心动过速;血液系统反应有白细胞和粒细胞降低,对红细胞和血小板影响较小;对肝、。肾功能可有影响;可出现皮肤反应。
【临床评价】 Muss总结文献报告的823例病例中,有130例有效(16%)。DeMulder报告IFN。和IFN,的协同作用,25例病人中有2例CR,6例PR,总有效率28%。日本研究IFN,治疗肾癌,高剂量组用40×106IU/m2,静脉注射,每周连用5天,8周为一疗程,低剂量组用(8—12)×106IU/m2,皮下或肌内注射,高剂量组30例,有效率20%,低剂量组32例,有效率9.4%,高剂量组疗效好。


IL-2和IFN联合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用于晚期肾癌
剂量与用法:每周第1-4天,静脉输入IL-2 2×106lU/m2,皮下或肌内注射IFNα_2a6×106IU/m2,4周为l疗程,观察2周。

【注意事项】 与单用IL-2和IFNα_2a相同。

【不良反应与防治】 与单用IL-2和IFNα_2a相同。

【临床评价】 UCLA’医学中心52例患者,4例CR(8%),9例PR(17%),总有效率25%。CR病人中,平均有效期17个月,无毒性死亡。治疗在门诊进行,偶有需住院者。另一个类似方案中,34例病人,29%的病例发生肿瘤部分退化。法国多中心研究表明,二药联合应用,其有效率和无病生存期均比单药好。仪干扰素和13一顺式维甲酸(CRA)合用,能加强疗效,用(3—9)×106lU IFNα_2a和每日lmg/kg CRA合用,43例病人中13例有效,CR 3例,PR 10例,平均缓解时间22个月,提示比单用干扰素好。Atzpodien J报告联用CRA、IL-2、IFN和5一FU,45例病人中6例CR,14例PR,有效率44%,47%的病人稳定。


IFN。和5一FU联合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用于晚期肾癌。
剂量与用法:
5一FU 0.75g/m2。静脉滴注,第l一5天
IFN。200万IU/m2肌内注射,第1—5天4周重复,共3周期。

【注意事项】
  1.注意保护口腔,预防口腔溃疡
  2.可用非甾体解热镇痛药如阿司匹林预防发热。

【不良反应与防治】
  1.为预防呕吐,可给予5-HT3受体拮抗剂和胃复安、苯海拉明、地塞米松等药物止吐。
  2.按使用干扰素常规对症处理。

【临床评价】 大规模研究结果,IFN。单药有效率15%,5-FU单药有效率低于10%,二药联用有效率33%。Mayo诊所用IFN。20×106 IU/m2,每周3次,加用阿司匹林每日2片,29例中10例有效,有效率34%,平均缓解期超过10个月。

IL-2、IFN。和5-FU联合方案

【临床应用】
适应证:用于晚期转移性肾癌。
剂量与用法: t
5-FU 600mg/m2连续静滴,第1-5天
IFN。4×106IU/m2每日皮下注射
IL-2 2×106IU/m2连续静脉滴注,第l一5天4周重复,共2~3周期为一疗程。

【注意事项】
  1.注意保护口腔,预防口腔溃疡
  2.可用非甾体解热镇痛药如阿司匹林预防发热。

【不良反应与防治】 与使用干扰素和白介素-2相同。

【临床评价】 1993年德国治疗39例病人,CR 15.4%,PR 30.8%,有效率46.2%(18/39)。
MD Aderson肿瘤中心治疗27例,CR 16%,PR 31%,有效率47%,病人转移部位有肺(42%)、软组织(75%)、骨(33%)、淋巴结(33%)。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2-03-08 21:06

孙衍伟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孙衍伟大夫

孙衍伟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孙衍伟的咨询范围: 食管癌、胃癌、大肠癌、肺癌、乳腺癌、头颈部肿瘤等的放疗、化疗及生物免疫治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