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桂芳_好大夫在线

王桂芳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呼吸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5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51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王桂芳

王桂芳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一位抗癌人士的抗癌声明(作者:杨先生): 爱抽烟的老男人

发表者:王桂芳 915人已读

自诩“爱抽烟的老男人”实至名归。当然,如今得到的“报应”也并不意外。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少热血青年响应党的号召奔赴农村、边疆,支援那里的建设。1963年10月,我十七岁那年就远离父母去了新疆建设兵团……打那儿起我开始了“自由自在”地生活,好的还没有学会,倒是先学会了抽烟。简略地说:我的吸烟史应该从十七岁开始,一直抽到我七十岁。可谓资深抽烟者,整个卷烟行业都得记我一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呼吸科王桂芳

当年学着抽烟也是很有体会的:扩展交际圈:一支香烟能够让你快速结识陌生人,并可能很快就与陌生人有了共同的爱好,交流起来更顺畅;调节情绪:七情不平,百病缠身。虽然戒烟更好,但是如果因为戒烟而终日闷闷不乐,反而落了下乘;闪现灵感:许多文采飞扬的文章、材料等都孕育于这样的吞云驾雾中;提神解闷:香烟中含有的物质能够帮人提神,此外无聊的时候抽一根也更能排遣寂寞;提神解乏:工作(劳动)累了,从衣兜里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吸上一口,那才舒坦,有人说这叫享受“小生活”;更显“男人范儿”:香烟是男人行走江湖的重要道具……我抽烟也不算太厉害(平均三天两包),但是每吸一口却都是深深的爱呀。如今,我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算了,不必再为香烟“评功摆好”了。

说说正题吧,正因为我长期吸烟,导致2016年6月27日(恰逢我70岁生日)我突然发高烧,当时测得最高体温是40.8度,并伴有持续低温38度以上多日,由此引发了肺炎。说来也怪,多年来,我想戒而戒不了的香烟,此刻竟然给彻底戒了。去医院急诊CT发现左胸腔积液严重,需要住院治疗,苦于没有床位。我不能带着发烧的身躯干等呀,只得舍近求远去了另一家三甲医院(因有熟人,便于安排)入院后即做了抽血化验、CT拍片等必要的全面检查,我看到了胸液在左胸腔内“荡漾”。医生于是就开始穿刺引流,抽取胸腔的积液(两次共抽取了近3500毫升),接着就是消炎治疗……体温逐渐下降,并稳定在正常范围。至于造成胸腔积液的原因和胸液的机理,院方始终没有明确的答案:胸膜炎待排……、肺炎待排……、肺结核待排等等,就是没有准确的答案。我是2016年7月1日入住这家医院,住了25天我也只得无奈地出院了。

虽说是出院了,但心里始终不踏实,因为真正的病因还没有找到。于是又托人找到另一家知名专科(三甲)医院的专家,我把我所有的全部病历资料、CT片提供给专家,经专家认真读片和分析,十分肯定地告诉我:“没事儿!”还说:“该吃就吃,该玩就玩,不要有任何压力……”。我也就彻底放心了。于是该去“农家乐”说走就走;该出门远游,说走就走;该走亲访友,说走就走。可以说没有一丁点儿的心理负担。

忽而有一天清晨,我惊讶地发现,我的痰里带有一点点鲜红的血丝。我为此多少有些担忧,当时并不知道它的厉害,只是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它不是每口痰里都有,只是偶尔会有,每天清晨都如此,难得有一天没有看到血丝出现,我就会侥幸地告诉夫人,今天痰里没有血丝,会不会就此没了……就这样在战战兢兢中度过了将近一年。正因为有了“专家”的那句“没事儿!”垫底,我就压根就没往坏处想。现在觉得,那位专家为啥这么说:“没事儿!”?那是因为她看到的仅仅是CT片和文字资料,没有更直接的视觉资料。如果当时她要我做一个“支气管镜检查”,也许就会及时发现问题了,也就不会让我那么乐观了。所以我觉得,不要迷信大医院,不要迷信“专科医院”,他们一时间把你忽略了也正常,他们见得多了,就不一定把你当回事,只要找对了敢于负责任的,具有仁爱之心的医生就行。关键是要“找对”蛮难的,在当今的社会里,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了。这也跟小孩子上学找名校一样的道理,适合自己的才是对的。2017年6月中旬,我与朋友结伴去青海湖—甘南草原旅行,一路上自我感觉还不错,与以往出游状态相比较,只是觉得有点累而已,并无特别的不适,毕竟是过了七十岁的人了,有一点累也正常,旅行结束已是月底了。回来后,忽然觉得自己已经过了一年的“不踏实”了,决定应该去医院复查一下,更重要的是要查清楚痰中带血丝的原因。于是2017年7月10日来到华山医院北院挂了个专家门诊,当时接诊的王桂芳医生(也是我的主治医生)当即决定让我住院检查,先让我回家等床位。7月13日,我入住该院呼吸科病房,除了常规的抽血、CT、超声、B超检查外,王医生还给我做了“支气管镜检查”(据称这是如今医院里最让人遭罪的检查。虽然这种检查有点让人吃不消,但效果却是非常直观的。)检查中,王医生就在支气管与右上肺结合处发现了“出血点”,这就是长时间造成痰中有血丝的“祸首”。这个“出血点”很可能就是那个坏东西。经化验果然是:“右上肺低分化鳞癌"

鳞癌表示病人肺癌细胞的类型是鳞状细胞癌,而中低分化指的是癌细胞的分化程度,通常分化程度越低,癌细胞的凶险程度越高。肺癌的发病部位一般有以下规律,即右肺多于左肺,上叶多于下叶,从主支气管到细支气管均可发生癌肿。鳞状细胞癌简称鳞癌,又名表皮癌,是发生于表皮或附属器细胞的一种恶性肿瘤,癌细胞有不同程度的角化。鳞状上皮细胞癌是最常见的类型,约占原发性肺癌的40%-50%,多见于老年男性,与吸烟关系非常密切。其他种类的癌与吸烟的关系不是很大。有专家说,右上肺低分化鳞癌患者90%以上的是“爱抽烟的老男人”。这么来说,我得了这种癌,也算是”门当户对“呀。至于,鳞状细胞癌的其它属性和相关知识,只有让专家予以解释了。

症结找到了,就立即转入胸外科病房进行手术(暗自庆幸我还能手术治疗,有些患者已无手术的机会了)。7月24日转换病区,25日就顺利手术。医生告诉我,我的病灶面积是2平方厘米,属于早期低分化鳞癌。手术顺利摘除了右肺的整个上叶(右肺1/3)。术毕,我在恍恍惚惚中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ICU),稍稍清醒后,我发现这里的环境很恐怖,病人都被绑住双手(约束活动范围)。我也不例外被绑了,很不自在。这是因为生怕患者在恍惚(无意识)中自行扯掉插在身体上的管子(导尿管、氧气管、引流管,以及药物输液管等),造成二次创伤。有一位来自四川的老汉,他因患食管癌做了个大手术,就在重症监护室里,神情恍惚中扯掉了鼻饲管,造成腔内污染,不得不做第二次手术,且在ICU又被严密监护了16天(据说在ICU每天的开销就是五千元以上)。我还清楚地记得,由于手术中必要的麻醉,在ICU里我呕吐过三次,这是对麻醉药物的过敏反应。

经验告诉我,一旦发现自己身体有问题,千万不要心存侥幸,不要犹豫,更不能讳疾忌医,自欺欺人。一切交给医生,因为医生才是干这一行的专家。不要以为自己知道了一些“碎片式”的医学知识,就不顾医生的警示和建议……还有,就是不要一味迷信大医院,迷信“专业医院”。医者仁心,才是患者的福音。这一点很重要的。

据医嘱,将对我进行四次化疗(三个月内)。起初,由于听了来自方方面面的信息,对化疗这种治疗方法很恐惧,认为那是道“鬼门关”。总想试图说服医生免去对我的化疗……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王桂芳医生告诉我做四次化疗的必要性:这是一种“保护性”的化疗,因为在我的病灶周围还有一些弥漫性的结节(虽不能确定其性质,但还是预防为主),杜绝原发性肿瘤的再生。我当然得服从。

如今,我的第一次化疗已经结束。回顾化疗期间,真是不堪回首,其药物反应强烈,呕吐、恶心、厌食、晕眩……特别在胃肠部分反应明显。这样的状况我被折磨了整整一周,恢复常态后就得尽可能地“吃”,补充营养,补充流失了的蛋白质,因为,不仅要迎接第二次化疗;更要为将来身体素质的全面提升而努力。

爱抽烟的老男人们,还在抽烟吗? 算了,别再抽了。

本文是王桂芳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7-10-03 07:36

王桂芳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王桂芳大夫电话咨询

王桂芳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王桂芳大夫

王桂芳的咨询范围: 晚期肺癌及肺癌脑转移,肺部结节,常见呼吸系统疾病 年龄:18岁以上 地区:不限 更多>>

咨询王桂芳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