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庆君_好大夫在线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1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08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柳庆君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由一例HIV暴露展开

发表者:柳庆君 549人已读

近日,出现了一例所谓的HIV暴露,某认为她沾上了她爱人拔针后的血,而某认为自己的皮肤原来有小伤口,某认为可能传染艾滋病,大不悦,出现争议。

问题1:是否应该让某来帮助按压?这是值得商榷的,如果不知情,伦理上合规,但有不良结果仍属瑕疵,如知情,则伦理上也并不完美,因为,保护Patient以及fellow,就是保护我们。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柳庆君

问题2,:风险来自于其他,比如,日后该某出现了HIV,怎么举证与此次无关?是比较困难的。

问题3:应对必要的方法,立即做一个初筛,最好再做个免疫,如果已经是阳性,对不起,碰瓷失败,如果是阴性,20天后出现阳性,则是处于窗口期,实际上也不是这次暴露导致的感染,那么,碰瓷成功。

问题4:如何应对第二种碰瓷情况,因为即使是20天,其可以故意隐瞒,待三五月后告知你,则举证乏术,处理方法:先不要洗手,,,,一定要照相,把伤口情况,暴露情况清晰的留存下来,比如血在此,伤在彼,则可鉴别是否有哪怕理论上的风险。即使是职业暴露,自己也应该照相,如扎伤了,最好挤出来血的留一个,这样,比较利于走法律程序。

本文是柳庆君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09-10 09:02

柳庆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柳庆君大夫

柳庆君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柳庆君的咨询范围: 耳鼻咽喉及头颈疑难病,罕见病,更年期耳鼻咽喉疾病的调理,儿童耳鼻咽喉病,美容外科,复杂颅颌面五官整形美容修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