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庆君_好大夫在线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1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08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柳庆君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媒体报道

卫计委最新文件的用意解读1:辅助科室的去垄断化

发表者:柳庆君 865人已读

 去年底,国家卫计委陆续将这4份文件全部下发:这四份文件其实可以等同于说的一件事情,设计四个辅助专科。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柳庆君

因为不是同一时间发布,所以并没引起医疗圈太多人的注意,但2017年初国家卫计委却对这四份文件再次做了专门的解读,看样影像、医学检验、血液净化、病理诊断要独立建设医疗机构已经是医改的大方向,势在必行,而这些科室的医护们要何去何从?

1月25日,国家卫计委下发通知关于医学影像诊断中心等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解读,再次确认了这四大科室医护人员的一直担忧的问题很有可能要发生了。

第一:明确医学影像、检验、血液净化、病理中心作为独立医疗机构势在必行

《规范解读》中明确指出,目前,主要将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净化机构、病理诊断中心4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与医疗机构内部设置的科室不同,独立设置医疗机构是独立法人单位,独立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并将这四类独立医疗机构统一纳入当地医疗质量控制体系,加强医疗质量控制和医疗服务监管,确保医疗质量与医疗安全。

第二,试点省取得良好效果,下一步加大开办这四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力度

据初步统计,截至2016年5月底,北京、上海等22个省份共设置323家医学检验实验室(社会办309家,占95.7%),共完成医学检验4.6亿例次。北京、浙江、江西3个省份共设置6家病理诊断中心(社会办4家,占66.7%),共完成病理诊断205万例次。上海、浙江、江西等5个省份设置9家医学影像诊断中心(社会办8家,占88.9%)。山东、河北、江西等5个省份共设置57家血液净化机构(社会办比例100%),完成血液净化24.7万例次,患者血液透析平均费用降低了17.3%。 卫计委表示各地试点工作取得良好成效,积累了有益经验,下一步将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开办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并向集团化、连锁化方向发展,引入社会力量,增加优质资源数量。

第三,县级以上医学影像、检验、血液净化、病理中心或将大批“合并”,医生成为“社会人”

从上面的试点案例我们可以看到,独立为医疗机构的中心大都是社会办医,也就是民营机构,这也是国家在鼓励社会办医。而且国家卫生计生委也表示将在各地在设置审批中,对于已形成规模的优先设置审批,这实质是在加快推行四大中心独立的步伐,而加快步伐最快途径就是从医院科室“并购”,再重新组建成新的中心。这不是危言耸听,前段时间,浙江桐庐县卫计局将县医院、县中医院、妇幼保健院检验科与第三方合作,共同组建县域医疗检验中心,所有检验科的医护将成为新的医疗检验中心的员工。而国家将这四份文件完全下发后未来更多县医院的医学影像、检验、血液净化、病理科将逐渐削弱,一分部会被合并,一部分会被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集团化、连锁化下吞噬。目前,优质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大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医疗资源相对缺乏、这也是患者往大医院跑的原因之一,而为了推进分级诊疗,将区域内医疗资源共享,国家是下狠心要让更多的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净化机构、病理诊断中心等独立的医疗机构。

 改革总会有利有弊,区域内建立个中心,检验结果各医院互认对患者来说会少些费用开支,但看病也面临着跑来跑去;对医院来说那就一个字“痛”啊,药品即将全国零差价无利润,而最盈利的检验、诊断科室也要被割去,真是会心疼;而对于这四大科的医护人员、医学生来说,随着越来越多社会办独立医学中心的成立,他们或将是最先一批离开体制,成为社会人。

点评:这个文件,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目前中国民营以及个体医疗机构运行中,比较大的困难之一就是缺乏系统规范的辅助科室支撑,而这方面,国外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经验,这种学习方法实际上为大诊所时代的来临创造了条件,使得在系统外的大教授可以提供系统内的大教授一样的诊疗服务,外科诊所也不再为病理检查发愁,诊疗趋于规范性。

我们可以看到,在医疗的各个利益相关群体中,可以分为:支付方,即使政府背景的医保资金,服务需求方,即患者和家属,服务提供方:即医疗人员,还有管理方:即医院。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不同利益方是有博弈的,首先,作为支付方,具有最大的发言权,谁付费,谁做决定,但是问题是,现在这种模式,支付方已经难以为继了,社保资金已经见底了,所以不改革,无路可走。而患者和家属,需要得到较好的医疗服务,包括了保障性的,还有增值服务。现在,增值服务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获得,即患者愿意为优质医疗服务自己付费,却没有较好的提供方,这就倒逼迫管理层改变服务模式。

对于医院和医疗人员,也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作为医院管理方面,仍然有冲动垄断最好的医疗资源和最好的患者资源,但对于提高劳动者的福利具有资本天然的懒惰性和官僚特性。从现在的状况看,医保惹不得,因为背后是政府。患者惹不得,因为背后是人民,我们常认为医生是最大的弱势群体,其实并非完全如此,因为医生是专业技术的个体,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很多都有独立生存能力,尤其是现在辅助科室社会化以后,他们的单兵生存能力会更强,可以预见,一个新的医生阶层即将诞生。而医院管理层,则实际上处于弱势地位,因为从角色来说,是事业单位的干部,就享受了现阶段关于体制内干部的所有限制,包括各种不可控的政策风险,政治风险,稳定风险,还要生活中各个细节的监管,外出限制等。现阶段的官员生活状态是不佳的,这些负面的东西管理层都难以摆脱,而对于专家队伍的管理,领导层的砝码并不如想象中的多,所以,小院长,大专家的状况,会越来越显著。而付丽在管理层上面的各种行政服务,更是需要回归其价值本身,以前那种在医院从事行政工作就比在企业从事文员工作薪水高很多倍的事情,会越来越少。一句话,专业看涨,行政式微,历史车轮,不可阻挡。

本文是柳庆君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7-03-04 19:14

柳庆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柳庆君大夫

柳庆君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柳庆君的咨询范围: 耳鼻咽喉及头颈疑难病,罕见病,更年期耳鼻咽喉疾病的调理,儿童耳鼻咽喉病,美容外科,复杂颅颌面五官整形美容修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