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松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9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5221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王培松

王培松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复发转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策略最新进展

发表者:王培松 521人已读

2018-01-22 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委会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甲状腺外科王培松


来源:丁香园

甲状腺癌是最常见的内分泌系统恶性肿瘤,其中甲状腺乳头状癌 (PTC)、甲状腺滤泡癌 (FTC) 占甲状腺癌的 90% 以上,由于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甲状腺滤泡上皮细胞的功能,被称为分化型甲状腺癌 (DTC)。DTC 复发或转移是导致 DTC 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然而关于复发转移性 DTC 的诊治工作仍面临一些困难。

★  一、 DTC 复发转移风险评估  ★

DTC 大部分进展缓慢,10 年生存率很高,但某些组织学亚型(PTC 的高细胞型、柱状细胞型、弥漫硬化型、实体亚型和 FTC 的广泛浸润型等)的 DTC 容易发生甲状腺外侵犯、血管侵袭和远处转移,复发率高、预后相对较差 [1]。DTC 复发和转移为其致死的主要因素。因此,在 DTC 的风险评估中对复发风险的评估就显得更为重要。

2015 年美国甲状腺学会 (ATA) 指南根据新近有关复发危险因素包括肿瘤大小、淋巴结转移特征、血管侵犯程度及分子病理特征 (但是,如 BRAF、TERT 等基因突变情况未常规纳入风险评估体系) 等的研究,进行了复发风险分层 [2],如图 1 所示。 

图 1. ATA 2015 年《成人甲状腺结节与分化型甲状腺癌诊治指南》列出的结构性病变的复发风险分层 [2, 3]

DTC 复发转移是由多种因素所致,除了 2015ATA 指南提出的复发风险因素外,治疗方式也与 DTC 复发转移密切相关,包括手术方式采用单侧腺叶切除而不是全甲状腺切除术、肿瘤无法完全切除、诊治时间的延迟 ( 包括手术及 131I 治疗 ) 等。

★  二、复发转移性 DTC 的多学科综合治疗  ★

DTC 复发或转移,可能为原先治疗后仍然残留的 DTC 病灶,也可能是曾治愈的 DTC 再次出现了病情的进展。局部复发或转移可发生于甲状腺残留组织、颈部软组织和淋巴结,远处转移可发生于肺、骨、脑和骨髓等。

对于局部或远处病灶复发 / 持续存在、转移时,2015 AHA 指南 [2] 治疗方案优先等级 (按次序) 依次为:手术切除用于可能治愈患者的局部病灶;131I 治疗用于放射性碘反应的病灶;体外放射治疗、其他定向治疗方法(如酒精消融、热消融等),以及甲状腺激素(TSH)抑制治疗用于病情稳定或病情进展缓慢的无症状患者;分子靶向药物的综合治疗 (最好是使用 FDA 批准的或已参与临床试验的药物) 用于明显进展的难治性患者。最终采取的治疗方案必须考虑患者的一般状态、合并疾病和既往对治疗的反应。

复发转移性 DTC 中,一种特殊类型为病灶不摄碘的碘难治性甲状腺癌 (RAIR-DTC),主要处置方案为手术切除、外照射治疗,部分可通过适当的干预措施提高或恢复复发转移灶摄取 131I 能力、分子靶向治疗以及 TSH 抑制治疗下随诊观察等 [4]。提高或恢复复发转移灶的摄取 131I 能力的常见措施包括:

1)  严格禁碘、使用重组人 TSH 及碳酸锂;

2)  维甲酸:可使失分化的 RAIR-DTC 细胞恢复摄 131I 功能,其辅助 131I 治疗的有效率为 30%-40%;

3)  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 - γ(PPAR-γ)激动剂:可通过诱导分化、促进摄碘而增加 RAIR-DTC 对 131I 治疗的敏感性,如罗格列酮。

4)  司美替尼:为 MAPK 激酶 MEK1、MEK2 的抑制剂,可有效增加病灶对 131I 的摄取及滞留,尤其是伴有 RAS 基因突变的患者。

★  三、DTC 的分子靶向药物治疗  ★

1
 DTC 分子靶向治疗的分子机制

分子靶向治疗是根据参与肿瘤细胞的分化、凋亡、浸润、转移等生理过程的致癌位点而研制出的治疗手段,主要机制是靶向药物与致癌位点特异性地结合从而导致肿瘤细胞的死亡,而且不伤害肿瘤细胞周围正常组织细胞。目前证实的与 DTC 复发转移的相关的分子机制主要包括:

1)  有丝分裂原激活蛋白激酶 / 细胞外信号调节蛋白激酶 (MAPK/ERK) 信号通路和磷脂酰肌醇 -3 激酶 / 苏氨酸丝氨酸激酶 (PI3K/Akt) 信号通路的异常激活,对甲状腺癌的发生、增殖及转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5]。如通过 RET/PTC 重排、RAS 基因突变、BRAF 基因突变可异常激活 MAPK/ERK 信号通路;

2) CTNNB1(β-catenin 基因) 突变、Wnt/β-Catenin 信号通路激活 [6];

3) BRAF 与 TGFβ信号通路的协同作用,BRAF 基因突变的细胞更易发生 TGFβ诱导的上皮 - 间质转化,而后者是肿瘤侵犯及转移的必备条件,BRAFV600E 下调 NIS 的表达、抑制碘摄取的作用依赖于 TGFβ信号通路 [7];

4)  表观遗传沉默,表观遗传修饰主要包括 DNA 甲基化、组蛋白修饰、染色体重塑等,阻碍基因启动子区转录从而导致基因沉默。如 NIS、TSHR、pendrin、SL5A8 和 TTF-1 等基因启动子区域甲基化使这些基因 mRNA 表达下调,导致甲状腺癌病灶失去摄碘能力 [8]。

分子靶向治疗是近年肿瘤临床治疗研究的热点。Nikiforov 等 [9] 的研究显示在 DTC 的治疗过程中,其分子靶点主要包括酪氨酸激酶受体 RET 蛋白和 NTRK1 蛋白,G 蛋白 H-RAS、K-RAS 和 N-RAS。80% 的 DTC 的发生途径为 RET/PTC-RAS-RAF-MEK/ERK- 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RP)信号转导通路。

2
DTC 治疗常见分子靶向治疗药物

目前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抑制剂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抑制剂等是 DTC 临床治疗中最常用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

DTC 的分子靶向治疗虽然起步较晚,但新发现的分子靶点越来越多,与之对应的靶向药物也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如索拉非尼(Sorafenib,BAY 43-9006)、莫替沙尼(Motesanib,AMG706)、AZD6244(ARRY-142886)、哌立福辛(Perifosine)、伏林司他(Vorinostat)等,其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索拉非尼是第一个完成Ⅲ期临床研究的 DTC 治疗分子靶向药物。研究提示索拉非尼能显著改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2017 年 3 月, CFDA 批准索拉非尼可用于治疗局部复发或转移的进展性 RAIR-DTC。研究显示,应用低剂量 (200 mg/ 次,每天 2 次) 索拉非尼亦可获得疗效,且不良反应相对较轻、提高了患者的依从性并降低了医疗费用。

今年索拉非尼被列入国家医保乙类药品目录,将显著降低晚期 DTC 患者治疗费用,为他们带去更多治疗机会和生存希望。

3
DTC 分子靶向治疗的适应症和疗效评价

手术、131I 以及 TSH 抑制治疗无效或存在治疗禁忌的进展性复发或转移性 DTC 患者可考虑接受分子靶向药物治疗。

如何评价 DTC 靶向治疗疗效呢?专家推荐使用 mRECIST 标准评价 DTC 治疗疗效,与 WHO、RECIST 传统评价标准相比,mRECIST 标准一致性更好,且 mRECIST 反应与患者生存相关,能在治疗后早期准确地反映肿瘤疗效。

总结

近年来 DTC 发病率逐年升高,但其死亡率始终无明显变化,主要原因为致死原因为 DTC 复发及转移,而临床上对于复发转移性 DTC 的评估策略、治疗手段等问题仍存有争议。2015ATA 指南推荐根据肿瘤大小、淋巴结转移特征、血管侵犯程度及分子病理特征对 DTC 患者的复发风险进行评估;对于复发转移性 DTC 患者,推荐采用手术切除、131I 治疗、体外放射治疗、TSH 抑制治疗、分子靶向综合治疗。

分子靶向治疗是近年来 DTC 治疗的研究热点。应用于复发转移性 DTC 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涵盖多激酶抑制剂、选择性激酶抑制剂等多种药物,如索拉非尼。近来具有潜在应用前景的 DTC 靶向药物越来越多,我们期待有更多靶向药物能用于临床实践,为复发转移性 DTC 患者带来福音。

参考文献

[1] 分化型甲状腺癌诊治指南 [J].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2011(10): 908-914. [2011(10):908-914.]

[2] Haugen B R, Alexander E K, Bible K C, et al. 2015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Adult Patients with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The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Guidelines Task Force on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J]. Thyroid. 2016, 26(1): 1-133.

[3] 李小毅,张波,林岩松. 成人甲状腺结节与分化型甲状腺癌诊治指南 (2015 年美国甲状腺协会) 解读 [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7,52(4): 309-315. [L Xiaoyi, Z Bo, L Yanso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2015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adult patients with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J]. Chinese Journal of Otorhinolaryngology Head and Neck Surgery. 2017,52(4):309-315.]

[4] 林岩松,张彬,梁智勇,等. 复发转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诊治共识 [J]. 中国癌症杂志. 2015(07): 481-496. [Y Lin, B Zhang, Z Liang, et al. 2015(07):481-496.]

[5] Xing M, Haugen B R, Schlumberger M. Progress in molecular-based management of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J]. Lancet. 2013, 381(9871): 1058-1069.

[6] Rocha A S, Soares P, Fonseca E, et al. E-cadherin loss rather than beta-catenin alterations is a common feature of poorly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rcinomas[J]. Histopathology. 2003, 42(6): 580-587.

[7] Knauf J A, Sartor M A, Medvedovic M, et al. Progression of BRAF-induced thyroid cancer is associated with 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 requiring concomitant MAP kinase and TGFbeta signaling[J]. Oncogene. 2011, 30(28): 3153-3162.

[8] Nikiforov Y E. Thyroid carcinoma: molecular pathways and therapeutic targets[J]. Mod Pathol. 2008, 21 Suppl 2: S37-S43.

[9] Haugen B R, Sherman S I. Evolving approaches to patients with advance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J]. Endocr Rev. 2013, 34(3): 439-455.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01-30 06:46

王培松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王培松大夫电话咨询

王培松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王培松大夫

王培松的咨询范围: 甲状腺疾病(甲状腺癌、甲亢、甲减、结节性甲状腺肿、腺瘤),颈部肿物及多发内分泌肿瘤综合症的诊断、内科处理及外科手术治疗,特别对“腔镜微创手术”、“颈部无瘢痕手术”、“超微创微波射频消融术”、“多功能保留颈淋巴清扫术” 、“疑难复杂手术”颇有建树。掌握技术:熟练掌握头颈部疾病超声检查诊断技术(具有国家颁发的超声诊断资格证书)、术中喉返神经监测技术、甲状腺细针穿刺技术、甲状腺肿物射频消融治疗技术(具有国家颁发的射频消融治疗证书)、术前超声精确定位以及术中超声应用技术。 更多>>

咨询王培松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