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海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5.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480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辛海

辛海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论文精选

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讲座(第一期,任继学)

发表者:辛海 781人已读


各位领导、各位同道们:

北京中医医院内科杂病辛海
  首先,我代表广州中医药大学邓铁涛教授、中国中医研究院院士王永炎教授向同道们致以谢意。

  我觉得中医(事业)的向前发展、向前振兴,(是历史的必然)。你们是中医队伍的精兵强将,我总觉得在座的同道们,(有许多东西值得我学习。故)今天不是讲课,是沟通我们的学术思想。在座的同道们不要辜负我们党和我们国家发展中医、振兴中医的(希望,)给我们的重大责任,要担负起来。所以我们这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我们发展中医、振兴中医事业(的人才计划),这个措施很得力。所以刚才李振吉副局长讲话,我觉得句句是箴言,句句是政策,句句是方法,所以我总觉得你们的责任是很大的。中医能不能前进,能不能进一步发展,能不能提高中医临床疗效,(这是)关键问题,我们这帮老中医,都80岁左右了,是对你们的一个希望,希望你们担负起来振兴中医、发展中医(的)重大责任。因为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不多谈,下边我就谈谈你们为什么老谈要继承,继承到底有没有必要性(等问题)。

  

  我的看法(是)只有深入地、系统地继承,在继承当中,才能发现创新点,才能使我们中医学术跟上时代的步伐。所以我总觉得继承关键问题是文献的问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给同道们下通知已经明确起来了。所以,早在古人就清楚地认识到了文献的重要性,所以《素问》给我们指出方向来了。《素问》是春秋战国的文献。“善言史者,必汇于中;善言今者,必知其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要我们深入、系统继承中医学术,要知道发展的开始是什么状态,和我们现在的今天的时代又如何融合。关键问题是这个。

  

  所以《素问》说“善言古者,必有合于今”。这是一段文字。“善言古者,必验于今”,这是《腹痛论》里面的。“善言古”是什么意思,就是要深入继承,系统地继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话都这么说,(实际)真是这样吗?糟粕里头不见得就没有精华,我举个例子来讲。“善言古者”,我们在座的同道们(在)《素问》里谈到了“精不足者,补之以味”,大家都知道,但是到临床上是不会用的。很简单一个例子,你比如说,有部分医经(内容)对我们还是有价值的,中医学术不是封闭的,“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你比如说,举个例子来讲,中医叫鼓胀,现代(医学)把它叫做肝硬化。这是一个吧。

  

  第二个我们从临床上来看,水肿病人,反过来讲,中医叫“肾风”,西医管它叫“肾炎”。它的症状(有):腹胀、胸闷气短,全身高度浮肿,尿少,颜面苍白,口唇淡红,舌质往往有齿痕,唿吸气粗,声音先长后短,与如入室中言差不多,脉是沉缓的。从化验来看,他的血浆蛋白都低了。西医的办法就是补充蛋白,补充几天他又复发了。中医到底怎么整呢?治疗原则是“精不足者,补之以味”。那就要用鲤鱼汤。有的人把鲤鱼汤说成是《千金方》的,这是不对的。鲤鱼汤,第一个方子是葛洪《肘后方》。治这样的病人,肝硬化腹水也好,或者肾炎也好,高度腹水的情况,鲤鱼汤是好使的。用鲤鱼一条要去掉头,去掉尾,去掉鳞,去掉内脏,然后加入胡椒,就是白古月,放3克,茶叶5克,红茶最好,铁观音这一类,用紫皮蒜一头,去掉皮,然后放什么药呢?如果是肝硬化的高度腹水,加上醋柴胡,放10克。泽泻,20克。为什么?用柴胡主要是升,用泽泻主要是降,这叫一升一降,水肿没有不消的。大家回去看看《古今医统》,徐春甫的《古今医统》很有价值。

  

  第二个药要加点广砂仁,15克。用白商陆,有人对白商陆不敢用,古人用得很好,用10克,应该先小量,后大量,用到10克就不少了。再一个我们要用大腹皮,为什么?治水必治气,不治气非其治也。然后再加上赤小豆,就是煮饭的豆子,不是相思子,决不是那个。用了以后,一天一付。一般来讲,肝硬化腹水一周到二周就可以消失了,但是它是没有反弹的。

  

  所以我总觉得,中医的理论是真的,不是假的。它是很科学的。这就叫“善言古者,必合于今”。什么意思呢?系统继承古代的理论,结合现代的东西,吸收现代的东西,使我们进一步来认识这问题,就是“必有合于今”的问题。所以中医要深入地继承。我还想再举个例子说一说,你们在中医学院也好,中医药大学也好,念书期间,《中医基础》跟你们提出来了“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什么是道?一切事物发展规律,这就是道。真的这样吗?我觉得同道们,从《素问》到《灵枢》中医“道”的内涵,真正的内涵是什么?中医讲“道”,用了250多处,除了你们学的而外,关键问题中医讲道,五脏相通,五脏之道,这是一个。还有精道,还有水道。精是精气神的精,“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除了这个而外,还有唿吸的息道,还有气道,还有血道,还有津液之道,营卫之道,还有液道,还有上液道,下液道,还有脉道,同道们,中医把道扔掉了,现代医学(把它)捡起来了,我们不可惜吗?本来中医很明白的,西医讲钙通道,离子通道,这不都是用了吗?我们中医两千多年的道扔了吧,丢了吧,是不是这样。我和西医同道在一起,我说你们讲钙通道,离子通道,解剖图,底下形态是什么样,他说不知道。我说你功能是什么,他说开关。

  

  中医讲道,它是从体来看,是刚柔相济的之体,它有开合作用,有升降作用,有出入作用。比如举个例子来讲,叶天士讲“温邪上受,首先犯肺”。在座同道们都是这么学的吧,怎么犯的肺,通过什么道路?它不是通过气道吗?通过息道吗?侵犯于肺的,这不是很清楚的东西,我们都扔掉了吗,不觉得可惜吗?“温邪上受,首先犯肺”就是从息道,从唿吸之道侵犯于肺。

  

  比如说去年的SARS,一开始到底怎么看。我一开始就说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肺属卫,心属营。所以来看,它主要是从唿吸道侵犯到肺的,所以大家发表了文章。吴又可发明了疫疠之气从口鼻而入,这是一大发明。

  

  同道们,真是吴又可发明的吗?回去看看《素问》的《遗篇"刺法论》,开头就讲了,有水疠、金疠、土疠。疠是什么?疠是恶的意思。然后它才谈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也”,所以吴又可提出疫疠之气,是从《刺法论》而来的,他是继承来的,有发挥,有创新,然后又说“从口鼻而入”,这也不是吴又可说的。《刺法论》讲的,它有个“天牝”,气往来,天就是指的鼻子,牝就是指的口腔,大家看看马元台《灵枢发微》你就明白了。因此疫疠之气从口鼻而入,这是吴又可继承《刺法论》的,然后说邪气潜伏在膜原,但是《素问》里面两段提出膜原,一段《举痛论》有膜原,一段是《疟论》,但是吴又可把《举痛论》里的膜原抛掉了,为什么单取《疟论》膜原?因为疟疾是传染病,因为吴又可本身谈的是传染病,所以他取了《疟论》的膜原。那么,吴又可发展什么了呢?就说疫疠之气进行发展了,口鼻而入也进行发展了,膜原他也认识到了,但是他阐述不清楚。

  

  张景岳在《类经》18卷“痿论篇”,他讲人体内外都有膜原,成片的。膜原的功能,主要是屏障气血的,就是说邪气侵犯进去以后,药物很难达到,它有屏障之气。所以吴又可很巧妙的发展了达原饮,达原饮关键问题是榔片、草果仁,主要是通达气机的,引药入内的。这样来看,吴又可他的东西是有根源的、有继承的、有发展的,发展的关键问题是表里九传。达原饮到现在真没有用了吗?我说是有用。举个例子来讲,你说这个患者患了感冒,用了西药,也用了青霉素,越打越不行,最后患者有腹胀,有口渴,有恶心,有寒热往来。那么一看舌质是红的,苔是厚腻的,是粗糙的,脉是弦滑的,但是往往是在午后发烧,不退,有的时候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烧)还不退,那么我们就用达原引原方。同道们,今后你们回去看看,(临床用一用,)我觉得效果很好,我是喜欢用这个方。

  

  就说要正确继承,要有创新,吴又可《温疫论》是继承创了新。你们又谈到了“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我看发表文章天天有,看的无数。我想问同道们,“正气存内”,你往哪个地方存?怎么存呢?回答得了吗?我说你回答不上,但是《刺法论》给你指得明明白白的,那是用气功来的,先发于肝,然后存于心,心存于脾,脾存于肺,然后存于肾脏,这是从气功来的。我总觉得这个问题我就想说到这里了,因为今天的时间也不够。关于继承的问题,同道们,我的意见(是)要深入地、系统地学习《素问》、《灵枢经》。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中医的科学(性)。因此,邓老讲了中医理论是超前的,如何超前呢,超前的问题用现代的科学手段拿不出来,你没那个手段。

  

  举个例子来讲,我们天天讲气化,气化的内涵是什么呢?它如何而行的?怎么走行的?我觉得同道们回去查查《灵枢经"卫气篇》,人身上有四个街,头有气街,胸有气街,腹有气街,四肢还有气街。气街的功能是什么呢?《灵枢经》回答了,是气的通路,气化的通路。气化功能有三个,同道们回去看看《脉理汇参》序言,这个人(作者)是宋朝的。气功,气化有三个功能,第一个功能,它有代谢功能,原话,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翻译的,原话。代谢功能是什么呢?《五脏别论》大家会念“饮入于胃,游溢精气……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都会念吧,这就是代谢功能。第二个功能,它有消息功能,翻(译)过来讲就是信息,信息功能。第三个功能,它有盈虚功能,就是虚实的功能,反映机体内外的虚和实,通过气化来的。我的体会,你反映这个功能,阴阳偏盛偏衰的功能,它也要传达信息,寒热不也是一样吗?这个信息是什么?信息是证,言字旁这个证,现在不研究辨证论治吗?证没明白,你怎么研究辨证论治啊?因此证是个大的信息群,这个信息群首先要把人体放到自然界去观察。所以《内经》“人与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

  

  你想脱离这个自然界是不可能的,自然界和人体是一个大的信息,大的代谢。我们讲辨证论治,把时间扔掉了,季节扔掉了,去看病,你真辨证了吗?包括我在内也不全。为什么去年SARS一到立夏它就没了?因为季节不适合你这个瘟疫流行,它变化了。所以,古人说,《内经》讲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事”。什么意思?“中晓人事”是啥?人体的生理、病理改变和自然界要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大信息群。那么第二个信息群呢,是五脏之气,五行之气,同道们好像说这五行之气,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好像就完了,完了没有?没有,大家回去查查《灵枢经"五乱篇》,它讲,“五行有序,四时有节”,什么意思?五行是排序的,颠倒一个都不行,它讲气不讲质,它讲的气化的问题,不讲质。有了序,五行是数学的模式。举个例子来讲,“天三生木”,“地二生火”,“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这是数学的模式,所以,你说现代,在我们,不是中医界的,外行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这人是搞数学的,我建议大家看看这部书――《内经生态观》,他写的书叫《内经生态观》,他是搞数学的。我们自己没搞啊,人家搞了。因此,有了序有了数,给它编起来,编码了。另外,《周易三极图贯》,它说五行相生相克是消息,是个信息,传达信息的。所以,相生相克本身有调整,也有控制,四者缺一不可。因此把五行扔掉了是不对的,大家回去看看《五行大义》你就明白了。

  

  我觉得为什么去年的SARS它除了侵犯肺,直接侵犯到脾胃,侵犯到胃,然后波及到肝,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我是体会了,我体会很深,中医疗效是可靠的。谈这个问题,我总觉得这是一个信息群的证的一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能知色脉,是万举万当啊,我们辨证,症状,舌质、舌苔、脉象,这是我们教材上的东西。颜面色泽,瞳神,望目,望耳轮,望毛发,颜面色泽到底望没望?没望。我建议大家回去看看《望色启微》,这本书是我们中国中医研究院马继兴老从外国拿回来的,我建议大家看看。

  

  《望诊遵经》你也没看吧?所以颜面色泽都仍掉了,你怎么能辨证?能辨证什么?同道们,我们人的颜面是一个色吗?我说每个人的颜面都是五色,五脏精华之血,六腑轻扬之气皆上注于面。你回去看看。举个例子来讲,很简单,印堂这个地方一红,这个人就有心烦。不信你回去试试看。颜面一青,一黄,一微红,这个人肯定在生气,为啥?青是木之色,因此我们在临床上辨证没有色。有色吗?没有色。我(辨证)是离不开(色)的。这个人颜面一青,里头一红,发淡红色,你回去看看,大部分是肝胆。我总觉得这些问题,辨证一个色没了。能知标本者,是万举万当啊。这是《素问》里面。

  

  辨证不是有标有本吗?先病为本,后病为标,也有先治其内,后调其外的,这是《素问"至真要大论》上的。没有标吧?也没有本吧?对不对?还告诉我们“视喘息,听声音,而知所苦”。唿吸你看了吗?你没看。声音你看了吗?你也没看。你这个辨证全面吗?丢了吗?丢没丢?我说你丢了,不会用。课堂讲的头头是道,到临床就不会用。为什么我们现代中医(是)这个状态?西化了,跟着西医走了。不对吗?因为你看化验,你看CT,看多普勒,看B超,看核磁,有没有必要呢?我说有必要。我不反对,我也希望你看。

  
  中医讲的是气和血。同道们,气的变化是什么呀?看了吗,丢没丢?我说你丢了,思路不对。你必须跟上思路,什么思路啊?中医的思路,中医的思路是什么,是整体观。什么是整体观?古代,《周易与科技》这本书,整体观就是系统观,不够系统,你光看血不看气,对吗?不辨证。所以中医有的同道们写证型对吗?

  

  《经籍纂诂》,这本书叫《经籍纂诂》,“型者,铸器之法”,“铸器之法”,什么意思呢?我想要造这杯子是圆的,我得先有模子,有这个模具,先做圆的。把这杯子做成了,你不动它,永远是圆的,静止的。所以中医讲辨证分型,文字的不同,辨证本身就分了,你还分什么型啊。静态观问题。中医是什么呢?管你叫作证候。

  

  所以《素问"五运行大论》“候之所使,道之所生,不可不知也”,告诉你候是啥,让你动态观察问题。所以中医讲五运六气里有七十二候,随着气化而变化的。人体一个疾病也是让你动态去观察。观察他的色脉,观察他的症状,观察他标本,观察他唿吸,观察脉象,叫证候。我想说一下,举个例子,让你观察你不去观察,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了,可是我们中医很有把握的,他不去看,发烧的病人体温再高,到了夜间11点以后,你看它就下来了。不管下多下少,肯定是下来了。体温下来以后,逐渐下来,到第二天早晨八、九点钟,体温37度、38度左右。到了上午九点以后,他开始又发烧。为什么?正邪相争的具体体现,你就不去观察,一个劲在那用药。你不会去动态观察。所以我们这些东西都丢了,我觉得丢的太可惜了。

  

  学了《伤寒论》不会用伤寒,不会用方子。就说一个桂枝汤,你感觉没用。“太阳之为病,头项强痛,或已发热,或未发热,鼻鸣干呕”。学完《伤寒论》,鼻鸣是什么意思,懂没懂,什么叫鼻鸣呀?大家回去看看《伤寒注解考》这本书。鼻鸣本身就是打嚏喷。很简单,对不对。一个桂枝汤,到现在临床,老年人多了,像我岁数的越来越多了。感冒了,你去打针,去清热解毒,这很不好使的,不信你就试试看。银翘散、桑菊饮、荆防败毒散,你给这老头,它都不好使。同道们,回去试试桂枝汤。原方用,量不能变。吃桂枝汤,你必须得喝热粥,不喝热粥它不好使。我是经常用的。

  

  单纯是治感冒吗?有好多过敏性疾病,桂枝汤都好使啊。比如说过敏性鼻炎,天天打嚏喷,天天流清鼻涕。这患者不少啊,在临床上,长期得的,还消炎呢,还清热呢,还解毒呢,可是他那过敏,他又不好使西医那个,好使吗?息斯敏好使吗?只有一样――激素,用完了再犯。那你说你过敏的理论是真的,(还是)我这营卫失调是真的?我看我这营卫失调是真理,是科学的。

  

  下面,我想讲第二个问题。大家把这个基因看的很重。中医没有基因,是没有这个字眼。但是两千年前,在《灵枢经》,已经有禀赋的萌芽,换过来讲也就是基因的萌芽。看看《灵枢经"天年篇》, “以母为基,以父为木盾,什么意思呢?“以母为基”,他母亲好比土地,他的父亲好比播种。播什么种呢?《灵枢经"经脉篇》,“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后脑髓生”,我觉得禀赋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所以,这个“精”,是二五之精,一开始男女交媾以后,男精女血,混合在一起,是个什么呢?是个无极。我说这话大家回忆回忆吧,什么叫无极啊?实质来看是有极的,无极里头含着一个真气,外边是气,里边是精,那么这个精这个气它有催化作用,这就叫“阳化气,阴成形”。这个(是)二五之精里头含的吧?在阳气的催化下,它产生分裂了,分裂出什么?一个阴,一个阳;一个水,一个火;一个营,一个卫;一个气,一个血;一个脏,一个腑;一个经,一个络。因为二气的作用,它产生,分化为五,分化为五气,所以(说是)二五之精,这叫祖气,因此才开始形成个胚,这个胚就该叫禀赋,也叫天赋、禀质。胚本身是一,大家回去看看宋代的《圣济经》,圣人的圣,济世活人的济,经典的经。看看这本书,谈的秉赋很清楚,特别清楚。这叫一生二,有真火真水,二生三吧,就是真火真气真阳,就是真水真精真阴嘛,三生万物嘛。所以《内经》里就有了叫做“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和为九野,九野分为九脏,形脏四,神脏五”嘛。所以万物就形成人体的皮毛,肌腠,毛发呀,内脏呀,经络,营卫气血津液,这就三而成人。那个字不念耳朵的[er],那个字念[ye]。千万别念[er],那个字念[ye],念[er]叫人笑话。我们念书的时候,就说那耳子左上方,有个小圈,那时候我们讲四书的时候叫音变,叫念[ye],你念[er]就不对。所以说,就有先后嘛,象五行,心脏,肾脏,肝脏,脾脏,对不对,就指的,它五行之气不同,脏与腑不同,都各异的,对不对。(我想在这里再说一句我们都知道的吧,比如说这五脏,这是我插的话,心主血脉,气行则血行,一直到现在。同道们,你老说你看西医发现了血液循环,中医没有,我说你说错了,回去看一看,宋代有个刘元宾,他着的书《神巧万金方》他说“心主血,通经络,循环脏腑”。

  

  以后我们把这句话捡下来,是不是发展了?是不是过去陈部长陈敏章说的,继承不离祖、发展不离宗呢,算不算发展呢,丢没丢?我说丢了。现在吧,再举个例子,脾主运化,胃主腐熟水谷。教材,各个教材都这样讲,但是我们把《太平圣惠方》七十二卷,它说了“胃气虚,不能消化水谷”。再看朱丹溪的《局方发挥》“脾是消化之器”呀。他讲胃液嘛,胃液凝固了,就不消化么?《局方发挥》。那么我们把这些问题都继承下来了,算不算创新?所以我总觉得,我们都应该很好的读书。五行是言气不言质的,所以木属于东,其质酸,而酸于木之数是三,是为人体内外生化之源,就是祖气的意思。

  

  我想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中医没有胆汁,西医(认为)肝脏造胆汁,真的么?你把《灵枢经"天年篇》,“人年五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减”。这段文字你怎么理解?可能你回去看看,“胆汁始纭保《甲乙经》正过来那是个“减”字。那么中医没有胆汁吗?不是肝脏来的吗?对不对?不科学吗?

  

  我再举个例子,现在大家都知道,氨基酸,从肝脏来的。我就跟他分子生物学(的学者说),我说你说这个氨基酸为啥从肝脏来?它不咋从心脏来生化呢?咋不从脾呢?咋不从肾呢?他说我这事暂时答不来,那你这老任头能不能答?我说我答你这个问题很清楚。我说吧,肝主酸,酸生万物,物生有象,有象才能用。所以王冰说“象者可阅也”,能看着,对不对?为什么那些个基因有的能表达,有的表达不出来?我说你氨基酸不够数,自然界控制你,再不你就24个,应24个节气,规律,动态去看问题,再不就氨基酸应该28个,应天上28宿,只有这个,自然界不控制你,你就可以。

  

  

  下面还有一个问题,在我们中医队伍里头,经常有,有不少同道说中医没解剖,中医理论是抽象的,我说不对,中医有解剖,中医理论发展,是在解剖基础上观察出来的,所以英国有个学者叫李约瑟说的,中国古代的解剖学出现较早,从扁鹊开始一直到王莽时代,持续到最晚期的三国时期,以后,到了清朝,以王清任为代表的吧。他不是搞了一个《医林改错》吗,实质来看呢,他想改错,他也错了。有解剖,从《难经》,从《灵枢经》,大家回去看看有没有解剖。因为今天时间不够用,我就谈谈有解剖的。

  

  古代的,《灵枢经"经水篇》,“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 那个字不念读[du],是度的意思。 “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脏之坚脆,府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 “气有多少,皆有大数。”不细么?有人说中医就是宏观的,没有微观。我看啊,不对,既有宏观,又有微观。望色不是微观吗?你分析出来了吗?你天天诊断,你写明白了吗?毛脉比头发还细,没解剖能得出这个结论来么?所以我总觉得这些问题吧,应该考虑考虑吧,我们是中医啊,自我毁掉啊,《难经"四十二难》,它里头讲的人的肠胃,长短,装多少谷,装多少水,都有测量的,没有解剖它怎么测量?另外有的人说中医没有胰脏。对吗?我说不对。

  

  《难经"四十二难》不是讲了么?“脾有散膏半斤”,请大家回去看看,张山雷的《难经汇注》,你看他解释散膏怎么解释的?中医叫散膏就是胰,肉月搁个君臣的臣,回去看看,我不想太说多了。关于三焦的问题,三焦的问题吧,一词首见于《黄帝内经》,它明确指出,三焦,人体的脏器之一,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五者并称为六腑,那,书中对三焦的形态,缺乏明确的描述。两千年来看,我们中医界学术,对它有形没形,争论不休,特别是***前的各个杂志,发表文章是不在少数的,出现了种种不同的见解,有三焦无形说,腔子说,胃部三焦说,油膜说,三段三焦说。已故任应秋老,他说,三焦无形说,你既承认三焦是一腑,并具有行气通水作用,而谓无形可指的,是不对的,我认为三焦是有形的,它是通过气化的,也是通过水道的。我的看法,三焦指的精津气血,代谢系统,大家回去查查,它是有形态的,这个形态我的看法,从文献记载来看,应该是多系统的,多系统一个汇腔,或者(由)腺体经络组成的,不然的话代谢功能如何而来的呢?所以,我总觉得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应该读书,应该解决的问题吧。

  

  

  现在再(讲)一个问题,我就想说一说什么呢,关于毒的问题。毒可以外来,也可以内生,回去看看这本书,叫《万病一毒说》,这个资料主要是在《中医历代医话》里面,是把六淫之邪,疫疠之气,我开头讲了,人体情志变化也可以生毒,饮食失调、体虚也可以生毒,精郁生毒,血淤、水郁、痰塞皆可生毒,是随时随地的生,是随时随地的排出,如何排除?《医学真假》说:“气血调和、其毒自解”。

  

  

  于读书这问题吧,我觉得应该在临床,举个例子来讲:饮食停滞了,你为什么要连泻带吐?为什么要出现上吐下泻?那就是产生了毒,无毒不成病啊,有了毒,胃气受伤了,大肠气化受阻了,所以产生上吐下泻,这屡见不鲜吧!我总讲这些问题吧,大家应该考虑的,中医的系统理论是要继承继承的,对不对,不继承行吗?所以我总觉得我们应当考虑考虑。

  

  还有几分钟,我再说点。有个《思问录》是王阳明的,王阳明是个理学家,他就讲,肝藏血,血舍魂,脾藏荣,荣舍意,心藏脉,脉舍神,肺藏气,气舍魄,肾藏精,精舍志,是五脏皆为性情之和,对不对。

  

  所以我就想呀,你们在讲基础的时候,什么是魂,“随神往来谓之魂”,是这样吧?但是“随神往来”你没清楚,所以呀,李念莪在《灵枢约注》,也就是《左传篇》,什么是魂?他讲魂主知觉,魄主运动,魂主升,魄主降,魄主治内,一个内环境,一个外环境,是发觉人体有毒没毒的。对不对?所以,神魂魄志,以神为主。

  

  这个神指的(是)元神、神机和神经,元神、神机,这是来源于《素问》的。神经有的同道说是西医的,我说不对。神经第一次见在汉代的《太平经》,《太平经》。这个“经”指的经书的经,念经的经,这是不对的。中医对这个神经,是明代方有执《伤寒论条辨》,本草抄,桂枝条,小字里头,他说“用经之权,神经之妙也”。因此中医认为神在功能上来看,一个是元神,是神之体,一个是神机,是谈的神之用;一个是神经,那是神的升降出入传导的一个机能。因此人的神是三维系统。什么是三维?时间加空间,所以我总觉得吧,中医讲神这些东西真应该好好考虑考虑,这些东西我们不继承行不行?我说不行,丢掉太可惜了。

  

  所以我今天吧,就讲这个神呢,神魂魄意志,就讲这个。今天讲理论多一些,讲我在理论上应用的多一些,明天我就想讲讲临床的东西,讲临床准备讲几个,有时间第一个我想讲讲时行感冒,为什么?在座同道们,你们是中医队伍精兵强将,中医能不能发展,国家中医管理局,党和人民对你们最高的寄托,对我们老中医来看,你们是受我们托付的来发展中医,应用中医,提高中医临床疗效,也是我们这帮老中医的一个心声,一个心愿。所以我总觉得今天所讲的,一是没有系统,二是表达能力也不好,三是应用也不强,浪费了大家的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我首先谢谢大家,讲话完了。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4-07-20 12:41

网上咨询辛海大夫

辛海的咨询范围: 失眠、耳鸣、头痛、粉刺痤疮、各种甲状腺疾病(包括甲减、甲亢、桥本氏甲状腺炎)、胃炎胃溃疡、肺癌、胃癌、肠癌、乳腺癌、更年期综合症、各类发热性疾病、咳嗽哮喘肺炎、小儿发热咳嗽、颈椎病、皮炎湿疹、返流性胃炎、食道炎、月经病、腰椎间盘突出。 更多>>

咨询辛海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