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晓明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602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帅晓明

帅晓明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媒体报道

医患:若不能互相触动,无力救治

发表者:帅晓明 1071人已读

导  语:

医生与病人,这对同一战壕中的伙伴却被有史以来最为紧张的关系所羁绊。

人类社会大概没有一种关系的特殊性能够超越医生和病人。在疾病的威胁下,人们寻求帮助,将自己的身体甚至生命交托于陌生人之手。今天,人类医学发展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然而,医生与病人,这对同一战壕中的伙伴却被有史以来最为紧张的关系所羁绊。在中国,医患矛盾已经成为最尖锐的社会话题。大洋彼岸也面临类似的困境。研究显示,在最近30年中,美国患者对医生的满意度以及对医疗质量认可度急速下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胃肠外科帅晓明

作为医疗行业的医学处在一张极为复杂的关系网中,医院、政府、制药企业、法律等角色都在对我们所能获得的医疗施加影响。体制性因素具有毋庸置疑的重要性,但它并不能够完全解释病人眼中医生的“不近人情”,和医生眼中病人的“不可理喻”。

在人类历史上,疾病、医生和患者三者的关系一直处在不断的调整中。直到100多年以前,临床医学的治疗手段还十分缺乏,面对疾病,医生与病人处于近乎平等的弱势。从根本上来说,人只能凭自己的力量承受身体的痛苦。医药是可以尝试的另一个工具,与治疗仪式、家庭疗法相比并非更为有效。这决定了病人掌握着对抗疾病的主动权,他们并不对医生抱以过高希望。

现代临床医学在20世纪初的突飞猛进使医患关系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在公众的眼里,医生所能完成的种种不可能似乎已经接近于上帝,而医学界则陷入前所未有的自信,一切疾病都将被征服。医生们在向疾病的冲锋中享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威。

在整个20世纪,医学作为国家治理中备受重视的领域,和社会经济运行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迅速扩张。医学不断为人类的“缺陷”贴上新的疾病标签。医学接管了人们的外貌、精神,同时浸入到生命每一个进程。我们在医院里出生,在医院里死亡。医学甚至雄心勃勃地宣布要征服衰老和死亡。

但是这个时候,病人们却发现医生们越来越难以信任。

上世纪 60到70年代,一系列医学伦理事件的发生促进了病人权利的运动。在处理医学决定时,医生家长式作风受到批判,以“共享决定权”为原则的新的医患关系产生了。

然而,完完全全的平等并不是拯救现代医患关系的良药。现代医学的专业性意味着医患之间存在无法逾越的巨大知识壁垒,平等也就无从谈起。病人对治疗效果的预期往往远远高于医生,对医学知识的掌握和医学风险认识又远远低于医生。缺位和无效的沟通既给临床治疗制造了巨大成本,又使医患的情感遭到巨大打击。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人们是无能为力的吗?医学人文主义者重新审视了医学的价值。从17世纪病理解剖学的确定开始,西方医学不断地沿着一条还原论的逻辑发展演进。生理学家则把人体这架机器拆开,研究每个部件的功能,从500年前用肉眼细致观察器官和组织,到300年前用显微镜观察细胞和细菌,到50年前用电子显微镜直接拍摄蛋白质分子和病毒的形态。在临床医学,各种生理指标、数据取代了人,医生绕过人,直奔疾病而去。“治病不治人”成为现代临床医学的常态,它以根除疾病而不是帮助人为目的,忽略了病人身心的痛苦和诉求。

幸运的是,一些医生已经对现代临床医学的痼疾做出了反思和回应,以重新理解治疗、重新定义医生的角色为出发点,将医学重新拉回关注人的轨道。我们的记者拜访了北京协和医院的老年病科、北京军区总医院肿瘤科和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们,记录了他们的反思、努力和困惑。人类的健康和福祉,势必建立在医患之间更深层次的理解之上。毕竟,“若不能触动对方,他们(医与患)就无法运用医学的力量救助患者;若不能找到理解彼此想法的方法,他们注定要失败”。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04-27 10:01

帅晓明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帅晓明大夫电话咨询

帅晓明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帅晓明大夫

帅晓明的咨询范围: 胃癌,结肠癌,直肠癌,胃肠间质瘤等各种消化道肿瘤,阑尾炎,肠梗阻,反流性食管炎,单纯性肥胖,胆结石等相关问题 更多>>

咨询帅晓明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