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运清_好大夫在线

徐运清

主治医师

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 肿瘤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5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徐运清

徐运清

主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血液肿瘤

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的治疗进展

发表者:徐运清 3009人已读

本文根据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蔡清清教授PPT内容整理

T细胞淋巴瘤(TCL)是一种来源于T淋巴细胞的恶性克隆增殖性疾病,占所有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5%~15%,其异质性强,临床表现、诊断、治疗因类型而异。本文在此主要探讨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的治疗进展。其中,NK/T细胞淋巴瘤(NKTCL)虽属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一种类型,但是其发病机制、生物学行为、临床特征以及治疗都与外周T细胞淋巴瘤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将NK/T细胞淋巴瘤分开单独阐述.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肿瘤科徐运清

PTCL治疗进展

PTCL的发病率虽然很低,但肿瘤的异质性强,常见类型高达十种。疗效最好的方案是2012年《临床肿瘤学杂志》(J Clin Oncol)报道的CHOEP(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强的松和依托泊苷)双周方案联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其5年无进展生存(PFS)率44%,该研究未入选预后较好的类型,如ALK阳性的间变大细胞淋巴瘤(ALCL)。ALK阴性的ALCL治疗效果优于其他类型,5年PFS为61%。后续治疗方案均未能超越上述方案。

2018年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报道的CD30单抗联合CHP(环磷酰胺、阿霉素、强的松)对比传统的CHOP(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强的松)方案一线治疗CD30阳性PTCL的随机Ⅲ期临床研究,该研究包括了IPI评分2分以上的ALK阳性系统性ALCL,还有一些常见的ALK阴性ALCL,如非特指型、肠病相关型、肝脾型等等。试验设计的非常严谨,实验组没有用VCR,但是设了VCR安慰剂,在对照组没有CD30单抗,同样设了CD30单抗安慰剂。主要的研究终点是PFS。结果显示,PFS显著延长达20个月, HR为0.71且有显著统计学差异,总生存(OS)和无事件生存(EFS)显著改善,完全缓解(CR)率提高12%,总有效率(ORR)提高11%。安全性也令人满意,粒细胞缺乏和神经毒性在两组之间没有显著统计学差异。因此,CD30单抗联合CHP方案对比传统的CHOP方案,用于CD30阳性PTCL的一线治疗,可以显著延长患者PFS和OS,安全性可控。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2019年第二版已经把CD30单抗联合CHP方案在ALCL和其他类型的CD30阳性PTCL治疗中列入一线推荐。

ASH上另一口头报告的研究是来那度胺联合CHOP一线治疗老年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AITL)的Ⅱ期临床研究,研究设计为来那度胺25 mg连续服用2周,传统的CHOP方案化疗8个疗程。由于研究中位年龄接近70岁,且大部分患者IPI评分较高,所以只有55%的患者坚持完成了8个疗程,而来那度胺仅完成计划剂量的80%。安全性方面,近70%的患者出现了Ⅳ度粒细胞缺乏,1/3的患者出现中度血小板减少,其他的不良反应事件还有血栓、皮疹。该研究总有效率未及50%,完全缓解率43.6%,2年的PFS 42%,OS 60%,疗效没有太大超越。研究分析显示,很多患者存在TET2和RHOA基因突变,联合预后进行进一步探索发现,疗效的预测与DNMT3A基因突变有相关性,如果发生基因突变,则疗效差,而同时有TET2、IDH2和DNMT3A基因突变的患者为预后最差人群。研究结论认为那度胺联合CHOP治疗老年AITL毒性可耐受,但有效率、完全缓解率和远期生存对比既往研究没有太大超越,而化疗耐药可能跟DNMT3A基因突变相关。

ACT-1研究是应用CHOP方案一线加减CD52单抗的随机Ⅲ期临床研究,研究对象是接受ASCT治疗的年轻PTCL患者,没有纳入间变大细胞淋巴瘤(ALCL)。计划入组300名患者,由于入组速度慢,10年间入组136名患者,主要入组PTCL,非特指型和AITL,两组的基线情况没有明显差异。安全性方面,CHOP+CD52单抗组粒细胞缺乏的发生率更高,达73%,, 单纯CHOP方案组发生细菌和真菌感染的几率较大,但CHOP+CD52单抗组病毒感染的发生率较高。研究结果提示疗效有提高,终点EFS无统计学差异。分层分析发现,女性患者整体疗效较好,女性患者应用CD52单抗疗效最好。EFS多因素分析(根据分层因素及性别校正)有统计学差异。为探求该现象的原因,研究使用RNA-seq做基因标签分析,发现效果好的患者会富含B细胞和ERBB4信号通路,这种通路常常见于女性,这就解释了为何女性效果好的原因。因此,该研究认为CD52单抗联合CHOP组显示出较好的预后,但未转化为统计学差异,可能在于样本量不足,多因素分析提示研究女性患者可能会有所突破。

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一线治疗效果不理想,30%患者会发生耐药,18%患者会在2年内复发,12%患者会在7年内复发,而只有40%患者会获得长期生存。因此,复发后的治疗就尤为重要。HDAC抑制剂Belinostat、DHFR抑制剂Pralatrexate、CD4单抗等新药,单药有效率基本都在30%左右,并不理想。仅CD30单抗效果较好,在复发间变大细胞淋巴瘤中,治疗ORR为86%。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间变大细胞淋巴瘤的ORR为90%。单药效果不好,那么多药组合的效果怎样呢?

2018年ASH汇报了HDAC抑制剂罗米地辛联合PI3K-δγ抑制剂Duvelisib治疗复发/难治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I期研究,研究是初步的剂量探索,疗效来讲,PI3K-δγ抑制剂Duvelisib联合罗米地辛总有效率为55%,完全缓解率为24%,PFS 6个月左右,优于单药疗效,如更换罗米地辛为硼替佐米的话,则效果无法持平,但两组对外周T细胞淋巴瘤疗效均优于对皮肤T细胞淋巴瘤疗效。在另一HADC抑制剂罗米地辛联合低甲基化药物AZA的Ⅰ/Ⅱ期临床研究中,副作用主要为感染、粒细胞减少及血小板减少。研究认为联合治疗在T细胞淋巴瘤的有效率及PFS优于非T细胞淋巴瘤,其中AITL和TFH亚型PTCL效果最好。

SYK、JAK1、Tyk2抑制剂Cerdulatinib,主要应用复发难治性PTCL和皮肤T细胞淋巴瘤(CTCL),且在AITL和TFH亚型PTCL中的疗效比其他亚型的T淋巴瘤效果好,ORR是57%,CR率是50%,并对高侵袭TCL(如gamma/delta,ATLL)有效(ORR:2/3),CTCL的皮肤瘙痒症状可以快速缓解。研究中10%左右患者发生脂肪酶、淀粉酶3级以上升高,是该药物不同于其他药物的副作用表现。Cerdulatinib耐受性良好,在与标准治疗方案或探索性治疗方案联合中具有潜力。

我们知道,抗CD19/22的CAR-T细胞治疗在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若干B细胞淋巴瘤有显著疗效,在利用抗CD30嵌合抗原受体的CAR-T细胞治疗CD30+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及间变大细胞淋巴瘤研究中,CAR-T细胞治疗CD30阳性二线复发后的患者,共6例,其中5例达到了完全缓解,完全缓解最长可达1年以上,中位PFS是7个月,提示抗CD30嵌合抗原受体的CAR-T细胞治疗也具有无限前景。

NKTCL治疗进展

PTCL治疗以CHOP为基础,而NKTCL治疗与PTCL有很大的差异,治疗方案以门冬酰胺酶为基础。2019年第二版NCCN指南中列举了三个方案,①法国AspaMetDex方案(培门冬酶、甲氨喋呤及地塞米松),日本Modified-SMILE方案(糖皮质激素、甲氨喋呤、异环磷酰胺、L-门冬酰胺酶、依托泊苷)及③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P-GEMOX方案(培门冬酶、吉西他滨、奥沙利铂)。

ASH会议上,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研究小组报道了P-GEMOX方案在中国随访长达10年的多中心回顾性研究,研究对象包括所有早期、晚期及复发难治NKTCL。研究结果总有效率高达84.8%,完全缓解率为59.3%,中位随访时间43.5个月,中位PFS为61.0个月。而晚期患者预后相对较差,中位PFS为10.7个月,中位OS仅两年。不良副作用是培门冬酶相关的低蛋白血症、中性粒细胞减少、纤维蛋白原减少等等。同样是来自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团队的报道,培门冬酶单药联合放疗在新诊断的早期、低危(IE-IIE期)结外鼻型NKTCL患者的Ⅱ期临床研究,研究初步报道阳性率高达100%。

复发难治NKTCL曾是很棘手的问题,尝试过很多非交叉耐药的方案,效果都不理想。香港Kwong  YL报道PD1单抗pembrolizumab治疗复发/难治ENKTL有效率为100%,其中还包括了两名嗜血细胞综合征患者。张明智教授团队重复了这项研究,PD-1单抗治疗复发/难治ENKTCL患者,在中国病人中有效率是57%。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研究发现,PD-L1高表达是ENKTL预后不良的独立因素。实体瘤有预测PD-1单抗的一系列指标,包括PD-L1表达、突变负荷、微卫星病灶等。那么在NKTCL中,能不能预测呢?新加坡一家与中肿有合作关系的团队报告了PD-1单抗疗效预测研究,研究采用全基因组学分析,对11位患者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发现在6例完全缓解的患者中出现PD-L1可溶性受体的重现,或者JAK3激活的突变,PD-1单抗疗效与PD-L1表达并不成正相关,甚至在治疗无效的患者体内PD-L1也存在高表达。研究认为PD-1单抗疗效可能与基因突变有关,但与PD-L1表达关系不明确,需要进一步探究。

新药Daratumumab(CD38单克隆抗体)研究共纳入16例复发难治性NKTCL患者,总有效率ORR为35.7%,中位PFS 52天,6个月OS 是58%。安全性较差,56%患者出现中度粒细胞缺乏、血小板减少或低血压,69%患者在第一次输液时发生了输液相关反应。CD38表达与DARA应答之间无明显相关性,Daratumumab抗肿瘤作用的主要机制是补体依赖细胞毒性(CDC),所以CD55和CD59表面分子数与CDC呈负相关,因此CD38:CIP比值低可能是Daratumumab治疗反应不佳的生物标志物。

来自日本团队的报道了局限性鼻型NKTCL中枢神经系统(CNS)复发的发生率及对危险因素的分析。研究发现,非蒽环类药物治疗的患者中,牙龈和腭部病变为CNS复发的独立危险因素。日本的标准方案是放疗联合DeVIC方案(地塞米松,依托泊苷,异环磷酰胺和卡铂),统计这部分患者,牙龈和副鼻窦病变为CNS复发的独立危险因素。

小结

最新研究显示,对于CD30(+) PTCL,一线首选CD30单抗+CHP,其他治疗组合未见明显超越,HDAC抑制剂Romidepsin联合PI3K-δγ抑制剂Duvelisib或低甲基化药物5-Azacitidine(AZA)及SYK/JAK抑制剂Cerdulatinib在R/R PTCL疗效令人鼓舞,而CD30 CART 在R/R CD30(+)PTCL中,前景可期。

P-Gemox方案治疗NKTCL在我国已有十年的数据支持,其显著的疗效和较小的毒副反应,使其成为首选治疗方案之一。对于早期NKTCL,培门冬酶同步放疗CR率高(100%),其远期疗效还需进一步随访。而免疫治疗中,PD1单抗及CD38单抗治疗取得了一定疗效,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尚缺乏通用可靠的生物标记物指导 NKTCL的精准免疫治疗,未来仍须进一步探索。

本文是徐运清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5-07 19:53

徐运清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徐运清大夫电话咨询

徐运清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徐运清大夫

徐运清的咨询范围: 肺癌,乳腺癌,消化道肿瘤等常见恶性肿瘤的化疗、放疗、靶向治疗及内分泌治疗,尤其注重肿瘤的规范化及个体化治疗 更多>>

咨询徐运清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