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先濬_好大夫在线
5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5.0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11654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虞先濬

主任医师 教授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媒体报道

胰腺癌研究遇瓶颈?虞先濬教授:这是最好的10年

发表者:虞先濬 人已读

孕育着新的治疗革命

从手术到化疗、放疗,再到免疫治疗,尽管胰腺癌的研究取得了一些进步,但和其他治疗效果较好的肿瘤如乳腺癌肺癌相比,研究进展仍然相对缓慢。经过多年研究,其5年生存率仍仅为7%左右,因此有学者认为,胰腺癌研究正处在瓶颈期。但上海市胰腺肿瘤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胰腺肿瘤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胰腺肝胆外科主任虞先濬教授却认为恰恰相反,这不是瓶颈期,而是孕育期,是最好的10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胰腺外科虞先濬

点击下方观看采访视频

虞先濬教授采访视频

(建议WiFi下观看)

采访专家

虞先濬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上海市胰腺肿瘤研究所所长

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胰腺肝胆外科主任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

国家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上海市领军人才

中国抗癌协会胰腺癌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

CSPAC中国胰腺癌多学科协作组组长

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胰腺外科学组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胰腺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采访实录

MED24:胰腺癌的临床研究发展似乎到了一个瓶颈期,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虞先濬教授:近几十年来,大多数学者认为胰腺癌的临床研究一直处于瓶颈期,没有很好的突破或巨大的进展,但我不是很同意“瓶颈期”这一描述,相反,我认为应该称其为“孕育期”。近十年是胰腺癌研究最好的10年,孕育着新的革命,或者说很大的突破,我们或许能够从中寻找到一点线索,来改变思维。

那么,既然称之为“孕育期”,近十年的胰腺癌临床研究孕育了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外科层面思考,外科最大的孕育是什么? 是技术进步。胰腺外科的技术进步非常快,尤其是在近30年,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术变得越来越普及,外科医生的技术能力越来越强,可以说已经做到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外科医生变得无所不能,巨大的胰腺肿瘤,包绕血管,无论怎么样切血管、换血管甚至用微创的办法,都可以手术切除。那么胰腺癌治疗的外科基础,就是“我能做”。

但接下来值得深思的问题:手术效果到底如何?技术能力的提高,带来手术安全性和根治率提高的获益,但并没有给患者带来突破性的疗效和显著的生存获益。因此,胰腺外科孕育到了一定程度,能否促成巨大突破呢?那么就进入到第二个层面或阶段,围绕胰腺外科手术的药物治疗,即俗称的内科治疗。

内科治疗此前经过的10年,也是最好的10年。

胰腺癌的内科治疗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空白,什么都没有。第二阶段是温饱或基本小康。有小部分药物应用于临床为患者带来些许获益,但并未带来真正的长期生存。第三阶段,也就是第3个10年,尽管胰腺癌的药物研发或应用并未出现肺癌乳腺癌等肿瘤领域的巨大突破,但较以往,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惊喜,尤其是在化疗这一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

综合胰腺癌外科和内科两个层面的孕育阶段,带给我个人的新思考和新思维,概括为“三个结合”,整个研究领域内,需要把临床和科研更好的结合,把内科和外科更好的结合,把开放和微创手术更好的结合。

为了实现三方面的结合,首先要做的就是提高我们的洞见。可喜的是,目前整个业界都在努力专注于此,并从以完完全全的基础研究、追求高分文章这一系列单纯的工作,复合型地转化到了临床,也就是说更多地聚焦于基础研究的突破,如何能够有效转化为临床上实实在在受益于患者的胜利果实。

这一转化过程,需要诸如我们的从事胰腺癌一线临床工作的医生去发现病人。原先我们一直从基础的实验台上发现分子,去开发用到病人身上;现在要反过来,必须要先从临床上去找到病人,看到病人间的不同,看到治疗方法的不同。打个比方,我们现有的武器比既往小米加步枪已经进步很多了。但能不能够在不同的病人身上用不同的方法,形成“既关注个体,又注重综合”的治疗,貌似是矛盾的个体化治疗,但又是有规律可循,这个工作应该说有望成为胰腺癌的突破,能够在孕育以后茁壮成长。

也就是说,我们不是为了了解一个分子,而是要了解肿瘤,了解到确诊为肿瘤的病人。如果能够提高对个体间差异,肿瘤生物学行为差异的认识,就是胰腺癌研究领域近期最大的进步。

无论是外科还是内科医师,应该不仅仅看解剖,看肿瘤大小,最重要的是能够了解它的生物学行为,把外科手术从单纯的解剖性手术变成科学性手术,结合解剖和生物学行为。

随着业界的发展,学科的进步,这10年我们团队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走过了手术的安全性,走过了手术的根治性,在技术层面上达到高位以后,我们一定要突破手术有限性,让手术与药物等的综合治疗成为巨大突破。最关键的是找到不同的患者人群,针对性施行不同的治疗方法。

罹患胰腺癌的不同人群,整个疾病的过程和预后是不一样的。我举两个我们团队的工作为例,第一,CA19-9指标,对胰腺癌的诊断非常重要,但每天都在用的指标,我们医生到底会不会用?

综观现状,其实我们很多医生并没有好好用,甚至于说不会用。CA19-9很高的病人就一定预后很差吗?CA19-9很低的病人就一定预后很好吗?答案都是否定。我们通过大量的工作把其中的规律找寻出来,不仅发表在非常好的杂志上(外科学顶级期刊《Ann Surg》),而且能直接指导临床。这样医生一看,“噢,这样一个指标,这些人不能马上开刀,需要先做新辅助化疗”。

第二个问题也是非常基础、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没有搞清楚的。

胰腺癌原发肿瘤的大小和淋巴结转移到底什么关系?肿瘤学的观点是只要有转移,总归预后都不好,但胰腺肿瘤大,易包绕血管侵犯动脉的特性又不容忽视,那两者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平衡?

看一张片子,或者看手术切除后清扫的淋巴结病理报告,我们医生能否做到对病人的肿瘤分期和生物学行为有很准确的理解?做不到这一点,就说明你对它的生物学行为认识不深刻。需要注意的是,不是说指南一定是对的,NCCN指南很权威,但可能也会有不完善的地方,经过大量的工作,我们发现了T分期和N分期间的重要联系,再一次发表在Ann Surg杂志上,为指南的修订提供了有份量的循证医学证据。

最后,运用临床未发掘的新方法,能否在掌握患者情况后,先不急着开刀,而选择合适的化疗方案?

三个星期前,我们的第三篇Annals of Surgery文章刚刚接收,研究内容就是使用超声内镜,观察肿瘤的硬和软来决定应该用哪种化疗方案。这种奇思妙想说实话是非常具有原创性的。这一系列工作有助于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肿瘤性质,最后形成外科技术过硬,综合治疗完善,但同时又做到个体化。这是我认为想突破所谓的瓶颈的最后一个着眼点。

本文是虞先濬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8-11-27 10:58

虞先濬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虞先濬大夫电话咨询

虞先濬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虞先濬大夫

虞先濬的咨询范围: 胰腺良恶性肿瘤,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肝脏,胆囊,胆道的良恶性肿瘤,胃肠道肿瘤的手术及综合治疗。 更多>>

咨询虞先濬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