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亭_好大夫在线

张广亭

主任医师 教授

未收录医院 中医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问诊量 669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张广亭

张广亭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中医医术再高,也不该宣传让更多患者知晓吗?

发表者:张广亭 3014人已读

                 中医医术再高也不该宣传让更多患者知晓吗?

                           作者: 张卫平  发表于《博客中国》未收录医院中医科张广亭

           (家父的带状疱疹经国医堂张广亭大夫治愈康复后,面赠锦旗致谢 )

 

一位中医师可用草药治愈一些大医院及专家都治不好或需手术治疗的“多科”疾病,似此良医,媒体难道不该宣传报道,不该让更多四处求治无门的患者知晓吗?

8月中旬,85岁的老父发现右臀以下长出带状疱疹,尽管7天里先后挂过两位中医院专家的号,上过一家三甲医院,但均诊治无效,病情还迅速恶化,发烧至38.9度,都坐不起来了,忙叫救护车送进另一家三甲医院医治,拍片显示已肺部感染,但因打点滴退烧无效,且无床位收治,又被救护车送回家中。

眼看家父危在旦夕,我提出挂号请国医堂张广亭大夫出诊来家为他看病,家母表示怀疑:“张广亭能治腰椎间盘突出,带状疱疹他治得了吗?”可眼见大医院指望不上,只有同意请张大夫前来一试。

无怪老母疑虑,她跟我过去一样,熟知看病需分科挂号,想不到真正的中医治病多不分科,而是“综合”诊治。

今年3月初我突患腰突,疼痛难忍,行走艰难,没想到寻医求治更难:先后到两大医院求治无效,又住进一家三甲中医院, CT、核磁、B超全做,连与腰突无关的乙肝、艾滋病也查了个遍,主刀医生说要开刀打钉(仅手术、材料费就约5万元;而后请两家三甲医院3位骨科医生看过我同样的片子,都认为“这种程度还不用开刀”),我坚持保守治疗,住院12天花费7900多元,末了仍坐着轮椅出院。听人介绍,我找张广亭大夫治疗试试。开药时他就预言“3天就会有明显好转”,果然,服药3天,持续一个月的腰腿疼痛大减,4个疗程(4周)即完全康复,花费仅4000多元。

而我去请张广亭大夫出诊时,他正为26岁的姑娘刘某复诊。刘某因颈部长有一个4╳2厘米大的算珠状肿瘤,今年6月从加拿大回国,在天坛医院、北医三院、肿瘤医院求医,均被告知要开刀切除。由于肿瘤裹着一根神经,手术稍有差池就可能殃及手臂。经亲属介绍,她找张广亭诊治,服了22服中草药,肿瘤外观已消失,再有20服药即可除根。

张大夫上门为家父检视疱疹、号脉、望舌之后,确诊发烧实为神经性带状疱疹病毒引起,须服中草药排毒,并开了7服药,嘱咐每服药两煎混合,分4次服下(6小时服药一次),每天多喝水,促使病毒随大小便排出,并说3天内可抑止发烧,7天会明显好转。

对此,全家人半信半疑,都没想到会出现奇迹:第一服药仅服3次,才13个小时,老父的体温即从近39度降至37.2度,之后一直正常;翌日,他显得有了精神,自称“感到有劲了”;服药不到48小时,就能坐起看报,甚至能站起来缓步上卫生间了,而且有了食欲,谈兴大增,成串的大小疱疹也开始结痂或消退……

老父好转如此快速使全家人喜出望外,老母连说:“张广亭大夫简直太神了!”父亲的老同事闻知后也说:“看来我们以后有病也要先找张广亭大夫看看了。”

带状疱疹是病毒引起的急性炎症性皮肤病,俗称“缠腰龙”、“蜘蛛疮”,并非现代才有的难治之症,也非古来罹染者难以救治之疾。但怪的是,现今一些专家及正规医院竟会对它苦无良策,甚至误诊——

带状疱疹会引起发烧,但有“教授”头衔的专家向家父断言“带状疱疹不会引起发烧”,只开了几支外涂的阿昔韦洛药膏;“博导”让博士生“注意观察这种典型的带状疱疹”,却要翻书开药,还只是开了“正柴胡颗粒冲剂”退烧了事!三甲医院急救的医生则直言不讳:“带状疱疹是神经性病毒,我们治不了。就算感冒好了,这种病也很难治好。”

7天里,老父经两名专家看病及两家三甲医院验血、拍片、打点滴,全当成感冒发烧治疗,结果如扬汤止沸,越治越高烧;而张广亭大夫出诊,10分钟之内就确定病因对症开药,几服中草药就能退烧祛疹,疗效如釜底抽薪,4个疗程就使老人基本康复。医术高下足见分晓!

尽管中医、西医各有短长,可让人纳闷生疑的是,大医院的分科治病及分立发热门诊是否真的“科学”?挂号收费不菲却治病无效的“教授”、“博导”类专家是否名过其实?一些大医院检测仪器设施越来越先进,何以一些医生的诊疗水平越来越低下?

按医院目前规定,患者发烧37.5度以上,必须去发热门诊看病。但发热门诊一无专家,二无收治床位,最要命的是发烧仅为表征,病因可能多样。发热门诊仅按发烧论治,非但找不出真正的病因,还堵死了患者去它科求医之路,岂不是贻误诊治形同害人?!

张广亭辨证施治、妙手回春的医术表明,传承几千年的中医药对带状疱疹、腰椎间盘突出、一些肿瘤等诸多疾病有着药到病除的疗效,只是现代人大多迷信西医,对真正的中医浅见寡闻,连曾为健康报记者的老父也幡然醒悟,此前迷信中医“教授”、“博导”与大医院的诊疗水平,险把自己送上黄泉路,由此对中医刮目相看;老母还跟我说:“你还不写篇报道宣传宣传张广亭大夫?”

仅就治腰突而言,宣传张广亭这样的良医,可让更多的腰突患者知晓有效又省钱的中医药疗法,或许可使他们免于求治无门或白挨一刀,甚或留下后遗症。因为腰突患者众多,尽管著名骨科专家杨克勤指出“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需要手术治疗的不超过10%”,但很多患者入院都被告知必须手术治疗,而做腰突手术的医生多知其弊,自己得了腰突则不愿开刀;有报告称:“腰椎间盘突出切除术效果满意的可达78%~92%。效果不佳的报道有4.6%~8%,其中大部分病人需要再次手术。”一旦碰上1%的手术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同病相怜求治难。我腰突痊愈后向一些报刊投稿,想报道张广亭大夫“无需手术就能治愈腰突”,不料全如泥牛入海。一见稿子标题,一家大报的编辑就告诉我:“这篇稿子用不了,因为上面规定不让宣传个人……”一家大报海外版的责编直言不讳:“你的报道太突出他(张广亭)个人了。如果卫生部同意,我们就可以宣传……”一家健康类报纸的编辑在电话里欢迎投稿,但一听我简要介绍的内容就说:“你这是宣传个人啊。上边有规定,报纸只介绍治疗方法,不宣传个人。否则就是广告宣传,可能挨罚……”一家宣传“教科文卫”大报的记者告诉我:“你这篇东西肯定到哪儿都不能用。前两年,这样报道还没问题,我还发过几篇呢。后来上面规定,中医的医术再高,治好的人再多,也不能宣传报道。以后有几次这方面的采访,我全推掉了,因为写了也是白写……”

如此禁令,闻之难以置信,更令人费解:似此确诊治疗简便、无需仪器检测透视、无需住院开刀、医药费用低廉、疗效胜于西医的中医居然不得宣传报道!

如今媒体日益发达,为何对医术高超的中医,在宣传上的限制却愈益严格?照此逻辑,即便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媒体也不得报道宣传吗?为什么不少中医治病再有奇效,被治愈的病患只能以传统的口碑方式向亲友四邻传播?

治病救人不同于养生保健,“治疗方法”再高超,也须靠医者施行。况且,张广亭承传的中医药疗法“无需手术就能治愈腰突”并非能一朝一夕学到手的,也不是别的医生闻之即能依法施治的。

我腰突病愈后,重访住院治疗无效的中医院。当初接治的医生见我健步行走面露惊讶:“这真可以说是个奇迹。”了解到张广亭的治疗方法,他大受启发,甚至明确表示:“您的腰腿痛症状能够康复也让我更加相信中医的疗效。我也会对这些传统疗法进行深入研究,为更多的患者解决困难。”

看看,专科医生知晓有效的“治疗方法”后尚需时日“深入研究”,指望其他医生能够如法辨证施治又谈何容易?何况许多腰突患者及其亲属病急投医,苦寻的是无需手术能尽快祛痛除病的良医,但如今指望通过媒体找寻犹如问道于盲。一位受腰突折磨10多年的耄耋老人听我讲述治愈经过后,就既惊讶又不解:“有这么好的治法,怎没见报纸、电视宣传过呀?”

而有的媒体却以介绍“治疗方法”为名照做广告。我患腰突住院期间,看到 3月17日《京华时报》第56版的整版“专题”报道,称一家中医院可用微创手术治愈腰突。我与几位病友如闻救星,邻床病友的妻子忙去探看虚实,回来后告诉我们千万别去上当:那里是个半地下室,病人没有几个,问问做完微创手术的一位腰突患者,他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好转……

求治腰突的经历与见闻让我看到鲜明的对比:中医院西化且分科过细,诊断能力反倒偏低,需依赖多种仪器设备检测、化验、透视的结果才能确诊,治疗使用药物剂量大同小异,且多要病患手术治疗,患者及其家属被来回折腾,一些人耗费时日花钱不少还未必见效;而真正的中医不讲分科,一人仅靠望闻问切就能辨症诊治“多科”疾病。

中医院那位接治医生就向我坦言的些许内幕,也足以管窥我国医疗与医学教育体制西化的弊端了:“我们承认民间有很多(张广亭)这样的高人。(医学)教科书上专有一章介绍传统医术疗法,可那是供自学参考用的,老师讲课不讲这些内容,考试也不考它。‘中西医结合’现在已经很少提了,‘中医西化’确实是我们医疗体制的一个问题。可这是为了生存,我们也没有办法……”

相比来看,高明的中医及其医术疗法难道不该宣传并鼓励传承发展吗?

中医具有“简、便、验、廉(只需望闻问切即可确定病情,辨证施治;可就地取材,施治手法方便;疗效好;治疗费用少)”的优势,并已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世卫组织传统医学处官员称,不少国家已开始将中医纳入医疗保险体系,这必将成为一种趋势。如70%的瑞士人要求政府将中医保留在医保体系内。(据新华社)近些年,美国民众寻求中医治疗的人数超过西医,美国很多脊椎医师、口腔科医师、内科医师纷纷改学中医。在美国,中医治疗决不能用西药,否则医生将失去执业资格。(据人民网)

而在我国,中医院普遍以西医治疗手段为主。据中医药管理局网站公布的统计, 2004~2008年5年间,在全国政府办中医(综合)医院的住院药品收入中,院平均的西药收入是中药收入的5.5倍~6.3倍不等。我国中医院持续西化、“简、便、验、廉”的中医疗法被边缘化的程度可见一斑。

据报道,在全国各中医药大学、中医各院,西医课程占40%,公共课程占10%,选修课程占5%,中医课程占不到一半,有的中医经典被排除考试课程之外。中医研究生教育更是背道而驰。整天忙于西药基础课程、英语六级、论文答辩。中医师资格考试考的多是西医内容;中医执业医师须有4年医学院校学历才有资格参加考试,而中医培养模式是师徒传承,许多有实际经验的中医师因无本科学历而被排除在执业医师队伍之外;许多中医医术和秘方失传和流失,中医药也随着老中医的流失而逐渐消亡……

真正的中医医术疗法既可让不少患者不必“住院开刀”即可治愈,又可避免“手术风险”,不仅使人看到化解“看病难,看病贵”的一条有效途径,还让我们看到医疗与医学教育体制改革另辟蹊径的一种现实可能性。

然而,我们的医疗、教育体制正像强拆一样,一边把许多真正更有实用价值的中医传统疗法这些历史久远的祖国遗产当作陈腐落后的东西淘汰掉,一边引进大量昂贵却难免误诊的现代医疗仪器充斥门面,甚至对求诊的病患做些毫不相干的检查以便多收费用。不少报道指出,目前部分医疗机构存在过度检查诊疗,药费检查费过高,过度用药、不合理用药增加了社会医疗费用负担,部分大型检查项目价格与成本背离的情况较为严重(据《新京报》);而医疗设备维修费用高昂,也使“医院叫苦连天”(据8月24日《健康报》)。

以现代医疗仪器误诊为例,一位大报记者今年“十一”前在单位参加体检后被告知“胰腺可能有问题”,要他再去医院做CT检查。CT结果“十一”长假过后才出来,他又被告知还需做个“加强CT检查”。两次CT检查,三甲医院赚进3000多元,最后结论是“没有问题”。尽管检查费大部分可以报销,但这家人怕有胰腺癌变,让“正规”医院来回折腾多次不算,半个多月来一直惶恐不安……

可见,一些“正规”医院的所谓 “医疗资源优化配置”,其实浪费了不少财力、物力,国家医保枉付了大量资金,不少患者还未能得到解除病痛的疗效。我患腰突住院期间就见闻一些医生为完成科室指标,对患者声言“医疗资源优化配置”,“不做手术就要解除医患关系”,迫使多位病友抱病出院,一些病友及家属愤懑不已,牢骚不断:中医院变得名不符实,重赚钱轻病人;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原以为“看病难、看病贵”只是现行医疗体制中医西化、教育体制中医教学鲜少讲授中医传统疗法的恶果,没想到在信息发达的今天,连中医师诊疗功效高超都成了媒体报道的禁区,致使许多病患缺乏对中医的了解和选择,甚至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对中医设置报道禁区的有关部门难道也没有责任吗?

美国持续至今的针灸热,恰恰始于不设禁区、不加歧视的新闻报道。据业内人士记述,1971年中美关系开始改善,《纽约时报》派记者詹姆斯·罗斯顿前往中国采访。他在北京突患急性阑尾炎,手术后又出现腹部胀痛。协和医院(时称“反帝医院”)的李医生给他针灸不到1小时,他腹胀感觉明显减轻,且未复发。同年7月26日《纽约时报》发表罗斯顿发回的在京手术和针灸治疗的纪实报道。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其随行医生参观了针麻手术,回美国后也介绍他的见闻。“针灸热”开始时,纽约的针灸医生应接不暇,以至于租下旅馆接待病人,甚至雇助手来拔针……

报道宣传医术高明的中医,不单是为了弘扬国粹,使中医的高超医术和疗法得以世代传承,也是让更多病急投医的患者能有更多求医获治的选择。

处置同类疾病,一边是依赖仪器检测才能确诊病情的中医院医生,为了创收不惜对患者明言“不做手术就要解除医患关系”;一边是秉持厚德济世医德、能够手到病除的传统中医师,哪个更讲职业道德,医术疗法更为可取,更值得媒体宣传报道,难道还不一目了然吗?

医术高明的中医辨证施治会因人制宜灵活处方配伍药材。禁止报道这类医术医德双高的中医师,与主张对中医中药“废医存药”的变相扼杀何异?与那类“为了自身生存”大讲“医疗资源优化配置”却不讲医德的医生又有何异呢?

一讲“救死扶伤”,似乎仅指病患群体,其实也应涵盖中医了。据业内人士披露,不少高超的中医医术面临乏人传承的濒危境地,中医的医、教、研机构 “挂着梅兰芳的牌子,而唱的是流行歌曲的调子,走上日本消灭汉医之路了”(前卫生部长崔月犁语)的西化问题积重难返,原卫生部中医司司长吕炳奎生前在90高龄时仍在上书高层呼吁“抢救中医”:给中医与西医同等的地位与权力,专门制订有关中医的法规和法律……

天下闻名的中医古来不少,而今尚存几人?倘若听任高超的中医医术疗法乏人传承,自生自灭,对延续中华医药精华与救治病患群体都无异于潜在的灾难。对于现行医疗、医学教育体制不便患者求医治病、又无益于真正中医传承发展的痼疾,难道不该详加诊治或动动手术吗?有关部门及我们的媒体漠然视之,难道就没有愧疚之心,没有丝毫责任吗?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12-07 16:16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游** 2015-05-29

       说得真好!应该大力宣传!

张广亭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张广亭大夫

张广亭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张广亭的咨询范围: 脊柱相关的多科病症、疑难病症、肿瘤和中医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