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彬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6377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张庆彬

张庆彬

副主任医师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典型病例

中国传统「坐月子」或对产后抑郁有效

发表者:张庆彬 245人已读

「坐月子」作为中国女性产后的传统仪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饱受争议。来自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 Guodong Ding M.D. 等通过个案报道,分析讨论了「坐月子」对产后抑郁的疗效,文章发表于 2018 年 11 月的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 好大夫工作室心理咨询科张庆彬

    患者,女,33 岁,初产,产后第 14 天自行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门诊就诊。患者孕期体健,顺产,分娩后恢复较慢。在产后前两周,患者先后出现躯体不适和精神不稳等症状,因此到医院就诊以寻求得到专业帮助。 

    患者就诊时主诉,全天存在难以控制情绪、伤感、哭泣、时常感到担忧等状况,自己感觉疲倦、绝望,对喂养孩子、做饭等日常生活不感兴趣。没有食欲,饮食不规律,睡眠也受到影响,即使孩子睡了自己也睡不着,这些症状是在产后一周内渐次发作。尽管没有自杀的想法,但有明显的自罪感。 

    患者既往无重大疾病,不曾误用酒精、药物和毒品,无个人或家族精神疾病病史。 

    临床评估结果正常,包括体格检查、实验室检查(全血细胞计数、甲状腺功能测试)、脑部 CT 检查。应用中国版的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 (EPDS) 对患者进行评分为 21/30, 这一抑郁筛查工具对识别中国人产后早期(1-4 周)抑郁有很好的灵敏度和特异性。  

    患者被诊断为产后抑郁症,治疗措施采取心理疗法,结合抗抑郁或抗焦虑药物治疗。患者及其家人由于担心药物对母婴的安全,拒绝使用药物治疗,但同意继续进行心理治疗。

    患者及其家人相信来自家庭和朋友的帮助、支持和安慰能帮助患者恢复。 

    接下来的四周,患者开始进行中国传统的产后「坐月子」。在产后的第一个月,产妇身体处于分娩后恢复期,不仅免于从事日常家务,还通常由母亲或婆婆等一名女性亲属照料。这种产后早期的社会支持是「坐月子」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坐月子」的第一个周,患者睡眠时间较前显著延长,只在吃饭时醒来。从第二周开始,患者的抑郁症状可见明显改善,悲伤及焦虑逐渐消失。第四周患者重新开始自己照顾婴儿。

    产后六周(第 42 天)复查 EPDS,得分下降为 8/30。患者抑郁的症状逐渐减少,到「坐月子」四周后,症状全部消失,重新回归社会和家庭生活。 

    对于本例患者,我们对症采取了生物学治疗、心理疏导和宣教。在了解抗焦虑药和抗抑郁药的潜在副作用后,患者及其家人拒绝接受药物治疗。大部分精神科药物的哺乳安全性属于 L3(中等安全)或 L4(可能有害),因此需要更多的人体数据验证,药物对胎儿的可能风险也需要明确。 

    尽管大部分药物被认为可以安全有效地用于哺乳期患者,但并非所有精神药物都进行过哺乳期应用的安全性验证。虽然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在妊娠期及哺乳期使用抗抑郁药,提示此类药物对婴幼儿无毒性,也未观察到躯体和行为问题,但哺乳期用药对婴儿发育的长期影响,目前尚未进行研究。 

    对于大部分失能程度较低的轻中度抑郁,支持性心理治疗和宣教可以作为主要的治疗方式。本例个案中,患者通过传统的「坐月子」,选择接受来自家人和朋友的行为和人际治疗。 

    与欧洲和北美地区相比,中国在识别和治疗围产期精神疾病方面还比较落后。受教育程度较低、害怕看精神科医生和不愿使用精神科药物,是中国女性产后抑郁识别和管理最常见的障碍。而且,在女性产后精神健康方面,中国大部分临床机构缺少筛查工具和管理方法,具有疾病及其管理相关知识、能够在权衡利弊后为患者提供充分的精准治疗、具备合格资质的人员数量比较短缺。 

    一项被广泛引用的人类学研究提出,中国产后抑郁的患病率较低,原因即在于产妇家人提供的有力的产后社会支持网络。通过「坐月子」的传统方式,家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对产妇情感和身体上的有力支持,不仅能够强化产妇的自尊,还能帮其减缓初为人母时所遇到的压力和困难。 

 参考文献 

 1. Pearlstein T, Howard M, Salisbury A, et al: Postpartum depression.Am J Obstet Gynecol 2009; 200:357–364 

2.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ACO Practice Bulletin No 87, November 2007: Use of psychiatric medi?cations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 Obstet Gynecol 2007; 110:1179–1198 

3. Stewart DE,Vigod S: Postpartum depression. N Engl JMed 2016; 375:2177–2186 4. Ding G,TianY, Yu J, et al:Cultural postpartum practices of「doing the month」in China. Perspect Public Health 2018; 138:147–149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3-29 21:28

张庆彬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张庆彬大夫电话咨询

张庆彬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张庆彬大夫

张庆彬的咨询范围: 抑郁症,焦虑症,失眠症,精神分裂症,恐惧症,强迫症,分离障碍,神经衰弱,厌学,逃学,学习障碍,睡眠障碍,婚姻家庭问题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 更多>>

咨询张庆彬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