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苏忠德治疗疑难病特色经验撮要

名老中医学术经验整理与继承

苏忠德治疗疑难病特色经验撮要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苏忠德主任医师就职于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治疗疑难病方面有着丰富独到经验。有幸侍诊于侧,得窥中医门径。今将其部分经验诉诸文字,与诸同道共飨。

苏老在疑难病的诊治中有以下特色,简述如下:

1.辩证思维灵活,不受病名约束。

现今医学发展迅猛,社会环境复杂,自然环境变迁剧烈,各种病名层出不穷,临床表现千奇百怪。若局限于病名,可能出现无从下手的窘况(如皮肤淀粉样变)或不敢处方的畏难心理(如各种恶性肿瘤及类风湿性关节炎、狼疮肾等),甚至被病名所误导也颇有可能(如见“头痛”便医头镇痛,见“肝炎”只治肝不知实脾,见“慢性”辄以为虚)。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病名是诊疗的重要参考,辨病治疗自古有之。而辨证是辨病的发展。证为当前病情的本质概括,是联系四诊与治疗的桥梁。随它病名及表现千变万化,以证为舵,揣外知内,见微知著,何愁医海难渡?

曾有一青年口角炎患者,口角糜烂反复半年,他处多用泻黄散、清胃散、知柏地黄汤之类,疗效不佳。苏老仔细诊查,患者口角红肿不显,无明显灼痛感,亦无口渴,不似火盛。舌体胖大,舌质淡苔薄,舌周有较深齿痕,脉沉弱,此乃中气不足,阴火上乘。乃以补中益气汤加白芍、丹皮、栀子与之。六付后患者症状明显好转,续服六付而痊。

又有一女性患者,舌尖及两侧遍生小瘤,进稍硬食物则小瘤溃烂出血疼痛,ENA全套检查(-),病检为淀粉样变。苏师望其神气不足,舌光无苔,问之则诉乏力短气,唇舌干燥,断为中气不足,阴火上乘代心火之令,灼伤阴液,予以补中益气汤合玄麦地黄汤加白芍、栀子。服用半月后诸症好转,小瘤明显减少,基本已能正常生活。

2.勤求古训,博采众方。

苏忠德老中医年轻时长期在基层工作,工作之余系统阅读了大量中医古籍。举凡内经伤寒,熟读精思;金元明清诸家,皆有涉猎。在此基础上,苏老还阅读了大量医案。苏老常说:“中医流派繁多,各家都有可取之处。但各家为推广自己的学说以自成一派,说理上存在很多修饰和臆测。而医案是医家诊治疾病的记录,方药往往比较可靠,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各位医家独特的思路和用药方法。”苏老推崇张仲景提出的“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认为这是一条极好的成才之路。近50年的临床经历里,苏老一直以此为训身体力行,不拘经方、时方、民间单方,兼容并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方剂体系。

在辨证论治思想的指导下,苏老大大扩展了部分古方的运用范围。如选奇汤治疗头部外伤后遗头痛,鸡鸣散治疗外伤后下肢肿胀疼痛,搜风顺气丸治疗小儿行迟及帕金森症,半夏白术天麻汤治疗脑垂体功能不全,黄连磨积饮合五香丸治疗肢体肿痛。苏老尤其重视血府逐瘀汤通络脉解郁积之功,广泛应用于鼻衄、顽固性失眠、脱发、便秘、痤疮、青春性精神病等的治疗,疗效可观。我曾遍查历代医案及相关文献,鼻衄用血府逐瘀汤者,应为苏老所独创。

苏老积累和筛选了一些经验方。

比如武汉地区盛行的治疗手足麻木方:麻枳羌防夏橘通(枳壳、羌活、防风、半夏、陈皮、通草、木通),

治疗关节变形方:鹿枸牛杜菟威巴(鹿角胶、枸杞、川牛膝、杜仲、菟丝子、威灵仙、巴戟天)。

还有前辈黄寿人的劳淋经验方(黄芪、刺蒺藜、猪苓、云苓、泽泻、当归、浙贝、苦参、黄柏、知母、肉桂、苍术、川牛膝)。

苏老还在前人基础上自创了很多方剂。

如治疗关节肌肉疼痛方:羌防芩南天独陈,沉香肩背葛根加(羌活、防风、黄芩、胆南星、天麻、独活、陈皮、沉香,肩背痛为主再加葛根);

广泛用于失眠、头昏及精神性疾病的心脑失调方:香砂二陈贝南星,远志菖蒲酸枣仁(广香、砂仁、陈皮、半夏、茯苓、炙甘草、浙贝、胆南星、远志、石菖蒲、酸枣仁);

源于《丹溪心法》的治下焦热毒方:归芍四大黄,苦参槐银防(当归、芍药、栀子、黄连、黄芩、黄柏、大黄、苦参、槐花、银花、防风)。

其它如温脾阳方、治脱发方、腰腿痛方、治胸背疼痛的香附郁金散等,也为苏老所常用常效。

3.疑难病用大方,遣方用药灵活。

苏老认为:疑难病症状多变,病机复杂,常阴阳气血俱病,寒热虚实并见。当此之时,不避广络原野之嫌,熔数方为一大方,果敢出击,常可收良效。所以其处方药味较多,看似驳杂,细观则方从法立,药以方统,加减都有理可据有源可寻。如一10岁儿童,咳嗽少痰伴低热反复发作3月,多方求治未效。苏老仔细诊查,发现患儿并无恶寒、鼻塞、头身疼痛等表证;口不渴,大便不结,舌苔薄白而腻,病尚未深入里。低热发作无定时,乃病在半表半里,枢机不利所致。予小柴胡汤合达原饮加桑白皮得效。

但如病情较轻,病机简单时,苏老处方亦简。如胎漏、胎动及曾有多次流产史要求保胎者,多予保产无忧散原方。月经不调辨为虚寒者,常以温经汤为主略加减一二味。

“用药之秘在于量”。苏老处方中单味药剂量一般不大,君、臣药通常10g,虽磁石、赭石、牡蛎亦然;如皂角、灯心草、通草、元明粉等药一般3~5g。然亦有例外:治咳嗽迁延不愈者,常用桑白皮30g,用血府逐瘀汤治疗鼻衄,川牛膝常用30g,治疗便秘常用枳术丸,一般枳实用30g,白术用30~40g;治疗风寒湿痹顽症,二活常用30g。苏老曾治疗一例股骨头坏死患者,熟地、黄芪皆用至60g。

在处方中药味较多或峻猛药物较多时,苏老常嘱患者在煎药时放入半两水冰糖,一则调和药性,二则易于入口。我跟随苏老侍诊半年,极少见患者诉说服药后出现不良反应。

4.抓住灵机一现。

苏老多次提及这样一种经历:在疑难病的诊治中,常有难以决断甚或一筹莫展之时,当此困境,有时会灵机一现。这种灵机可以是一个病机,也可以是一个方。抓住这灵机,往往能豁然开朗。

这种灵机可以来自于一个特殊的脉证,而它恰恰反映了当前最主要的病机,即张景岳所说:“乖处藏奸,此其独也”。 如有一位68岁男性患者,小腹不适,排尿涩痛一月。就医多处,以前列腺肥大、泌尿系感染等治疗无效。患者自诉每晚11时至凌晨3时尿线较细,淋涩痛加重,之后尿线渐转粗,诸症亦轻。察其舌质红苔薄,脉弦。苏老遂处方以丹栀逍遥散加升麻、木通、竹叶、麦冬、滑石、车前草、蛇莓。问及用逍遥散缘由,苏老云:“十二经流注中子时属胆,丑时属肝。子丑时诸症加重,此乃肝经有郁,久而化热。单纯清热难效,应清热解郁并举”。果然,一周后患者复诊,诸症悉平。

这种灵机也可以来自于一个或几个貌似次要的症状,但它能和其它主症联成一个完整的病机链。我曾治一例药物引起的慢性荨麻疹,49岁女性,周身起风团红痒反复发作半年,曾常服赛庚啶,近已少效。患者诉口苦、咽干、头昏眼花,干咳少痰,我马上想到小柴胡汤证。再细查之,患者平素即畏冷畏风,但目前并无恶寒发热、鼻塞头痛等表证;口渴但少少饮之即可,大小便调,舌质淡红,苔薄白,里证不显;脉沉弦但不迟不缓,提示气机郁结。予小柴胡汤加桑白皮、麦冬、五味子、苦参、槐花,服用六剂后复诊,少阳诸证悉除,风团发作亦罕。

这种灵机还可以来自于患者起病或者病加之由。清代名医谢映庐曾治一夏月伤暑证,大热焦渴迁延至节气大雪不愈,细问病因后仍断为暑邪,以甘寒解暑之西瓜治验。苏老治一52岁女性患者,难以入睡,睡不安神数年,他医累进补气养血、宁心镇静、清热化痰诸法无效。该患者神情焦虑,言语忧愁,多次说睡不着生不如死。又言2年前突然绝经,绝经后症状加重。苏老认为突然绝经多为瘀,既与失眠相关,当解郁通络,予血府逐瘀汤加远志、菖蒲、枣仁而愈。此例与前夏月伤暑案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5.打断恶性循环,促进机体自身恢复。

苏老认为,在疑难病的病情发展变化中,往往存在各种各样的恶性循环。有五行之生克乘侮,有脏腑之表里传变,也有症状和心理上的相互影响。打断这些链条中某一环节,往往可望阻断恶性循环的继续,促进机体的恢复。

曾有一青年男性患者,因感冒引起水肿、蛋白尿、低蛋白血症,诊断为“肾病综合征”,经住院治疗后诸症好转,唯蛋白尿2+~3+迁延不愈。苏老查房,得知病人自起病来频频恶心干呕,神疲纳呆,曾予止吐及其它胃药治疗无效,遂予赤小豆10g、郁金10g煎水冲瓜蒂末5g,于上午阳气升发之时(9时左右)温服。10分钟后患者呕吐痰涎浊水若干,苏老嘱以浓冰糖水一杯冷服,患者服后呕立止。当日患者未再发呕吐。次日患者神清气利纳增,复查尿蛋白已转阴。又观察多日,尿蛋白仍为阴性,恶心干呕亦未再发,痊愈出院。苏老认为:患者频作恶心干呕乃脾胃气机升降失调,是体内阴阳气血紊乱的表现,用吐法升发脾阳以益胃气之降,打断了体内已形成的恶性循环,达到了气机调和阴平阳秘的效果。

本文转载自http://user.qzone.qq.com/3862513/blog/1271426871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发表于:2016-01-05 18:30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