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葛根汤类方与运用

中医经典每天学一点

葛根汤类方与运用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转载自经方临证苑

     在《伤寒论》里,方剂的组成可谓是十分奇妙,加减一味,就变化万千。但是在《伤寒论》里却有一些方子的加减变化是有一定轨迹的,这种也就是后来人们说的类方。比如,葛根汤,它的加减变化就很奇妙,且看下文: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原来,葛根汤类方居然会用这些妙用!

  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但呕者,葛根加半夏汤主之。

  葛根加半夏汤方

  葛根四两麻黄三两(去节)甘草二两(炙)芍药二两桂枝二两(去皮)生姜二两(切)半夏半升(洗)大枣十二枚(擘)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麻黄,减二升。去白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一,此两条放在一起说,同时,应参看第37条。对比看。

  二,这两条主要是在说病在经络,在表,人体有自我防御抗争力,更多的跑到外头抗敌,导致里不合,内部“空虚”了。此也是天人合一思想的一种表现为何夏天肠胃方面更容易出问题,其内在原因和这两条所讲的有想通之处。而实际运用中,此方特别在夏天,肠胃不适吐泻中,也常能见到。

  三,这个方子的思路是后世治疗所谓胃肠感冒,水土不服吐泻的祖方。

  四,合病者,当有其对应的症状,这个参看前面说过的太阳经证的症状,同时,还有阳明经证的症状。前额头,面部,鼻子,等都会涉及。

  五,34条中,其实透露出升降的思想,里虚,可能会下利,这是降而不升,还可能会呕逆,这是升而不降。内在原因是里虚导致脾胃升降失常了。

  六,这个用的方子的指导思想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是安内必先攘外。这个大家可以体会下。

  七,实际临床中,可能呕,和利会同时出现,不要死板,拘泥。因为人体内部本来就是脏腑相互关联,升降相互循环的。

  八,同样会有呕,利的情况,和后面条文中泻心汤类相比较,区别的关键点在于是否有外感的症状。

  九,和葛根芩连汤相比,区别在于看下利后,肛门是否有灼热感,再看舌苔,葛根芩连汤常能见到黄苔。最后就是临床上,葛根芩连汤证一般是只利,不呕。

  十,33,34两条也是32条的一个补充,应结合32条所述,共参之。同时平时临证中用到后建议整体总结,并可在读书中注意留意收集相关病案。以扩展眼界。

  32条说的,主要是葛根汤在经络层的运用,此条已经涉及里,这三条合起来看,也能体会到,表里之间的一种联系和影响。我所体会也是一家之言。你全当参考吧!

  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促,一作纵)

  葛根黄芩黄连汤方

  葛根半斤甘草二两(炙)黄芩三两黄连三两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减二升,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分温再服。

  一,注意葛根的用量到了半斤。

  二,此方证诊断时注意看舌头。

  三,一般是只利不呕,从方药的组成上也能推断出,但是临证时,如果同时还有呕逆的情况,可以加上竹茹,也无妨,不必拘泥。

  四,临证时,见到具体患者,有时候还兼有表证发热,有项强,只不过条文中没有直说,但是也说了“脉促者,表未解也”只是症状省略了,这点要知道。

  五,这个利,是热利,大便臭,肛门热,是判断点。也正因为此,所以,对于这种热利的处理,就不能单单用葛根汤的提升化气法了,还要用苦寒药来使之“坚”。也就是所谓的苦坚止利法。这个原理之前说过,可参看。但是从另一面说,不能看到有利就想着苦坚,那是很片面的。利是有水,而水有寒热。治水治法又有提升气化,苦坚,修下水道以排多余的污水,修道路(强土)来治水,等等。不能机械,要根据实际的情况想对策,从而遣方用药。

  六,学习伤寒论时,要把方子对照着条文对比看。从方子是可以反应症状,病机的。反过来,从条文也可以加深对方子用药配伍的理解。

  七,这个方子很好用,临证也常能用得到。

    葛根汤类方包括葛根、葛根芩连汤以及葛根加半夏汤等。

    薛近芳用葛根汤加味治刚痉1例,西医诊断为流行性痉病(即流行性基底膜脑炎),初为外感证,两天后猝然抽搐,先口噤,继项背强急,角弓反张,无汗,神昏等。舌苔薄白,脉紧数,治以祛风散寒解肌和营。处方:葛根10g,麻黄3g,白芍12g,天花粉、甘草各3g,生姜3片,大枣4枚(擘),送服解痉散3g,覆被取汗,1剂后遍身微似有汗,痉止,再剂痊愈。

   葛根芩连汤治热利是常用方,临床上有兼表证者,亦有纯里热证者均可用之。

刘玉梅治1例麻疹合并细菌性痢疾患者,麻疹6天,体温40℃,精神委靡,脓血便昼夜20—30次,里急后重。大便常规:褐色,黏液便(++),红、白细胞(+++),脓细胞(++),不消化食物(+),治以清热导滞,宽胸理气。方用葛根9g,黄连3g,黄芩6g,枳壳、白头翁各9g,焦山楂、广木香、甘草各3g,银花藤12g,连翘9g,大腹皮、莱菔子各5g,每日1剂,4剂痊愈(在住院4天中用过1次安热

静、葡萄糖盐水、维生素C静脉滴注)。

    赵汉波用本方治小儿泄泻,腹痛呕吐,一昼夜计20余次,呈急性病容,Ⅱ度脱水,体温39.5℃,脉搏140/分,呼吸36次/分,泻下物色黄,睡中露睛,舌红苔薄,少津,脉濡数。证属湿邪内扰肠胃,治宜清热利湿。葛根、炒黄连、炒黄芩各6g,白头翁9g,藿香叶3g,蒲公英、地锦草各6g,鲜石斛9g,天花粉、甘草各3g,2剂后热退泻止,惟有干呕呃逆,乃泻盛损及胃阴之象。继上方去藿香加党参、茯苓2剂而愈。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8-01-12 22:37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