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国医大师朱良春:擅用虫类药治疗顽痹!

中医经典每天学一点

国医大师朱良春:擅用虫类药治疗顽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1.辨证是绝对的,辨病是相对的

朱老是最早提出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学者之一。他力求中西医的逐渐沟通与结合,强调中、西医各有所长,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精髓和特色所在,如结合西医辨病,宏观与微观相参,使治疗各具针对性,有利于提高疗效。如何处理好辨证与辨病之间的关系,朱老认为,辨证是绝对的,辨病是相对的,对西医已经明确诊断的病,同样需要认真辨证,如果仅辨病不辨证,就会走上对号入座的狭路,把活泼的辨证变成僵死的教条,势必毁掉中医学。他指出,疑难病之所以疑难,在于辨证之疑,论治之难,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就能辨疑不惑,治难不乱。对急性热病的治疗,朱老提出先发制病的论点,这一提法与中医学家姜春华教授治疗热病“截断、扭转”的主张,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所谓“先发制病”是从各种热病独特的个性出发,见微知著,采用汗、下、清诸法,从而控制病情发展,达到缩短病程、提高疗效的目的。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2.擅长运用虫类药,顽痹证治独具一格

朱老数十年来对虫类药潜心研究,上自《本经》,下逮诸家,凡有关虫类药的史料,靡不悉心搜罗,然后结合药物基源、药理药化和实践效果,辨伪存真,以广其用。在用蜈蚣治疗骨结核的病人时,病人反映阳痿的症状也同时改善了,因此就发现了蜈蚣壮阳的功效。

顽痹一证,包括现代所称之风湿性、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久治不愈者,甚为棘手,其病因病机十分复杂。朱老以中医“肾主骨”理论为指导,抓住风、寒、湿、热,兼夹痰瘀,虚实夹杂的病机特点,认为久痛入络、久痛多虚、久必及肾是风湿性疾病的共性;精血交损、肝肾亏虚、督脉经气阻滞、全身功能衰弱是病之本;久病入络,病邪深入经隧、骨骱是病之标。故治宜益肾壮督,蠲痹通络,拟定“益肾壮督”的法则,创制“益肾蠲痹丸”,能够改善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骨质破坏。此丸汇集了七味虫类药,在他运用虫类药制订的新方中颇具代表性。

对痛风、嘌呤代谢紊乱引起的高尿酸血症的痛风性关节炎及其继发症,朱老将其命名为“浊瘀痹”,初中期按湿浊瘀滞内阻论治,治以泄化瘀浊,蠲痹通络,常用大剂土茯苓、萆薢、泽兰、泽泻、薏苡仁、玉米须为对,以泄化浊瘀;选秦艽、威灵仙、桃仁、赤芍、地龙、白僵蚕、露蜂房、地鳖虫为对以蠲痹通络,又拟徐长卿、片姜黄为对,宣痹定痛屡收速效。痛风中晚期,症见漫肿较甚者,拟加白芥子、胆天南星为对,以化痰、消肿、缓痛;痛甚者拟元胡、五灵脂为对,合蝎蜈开瘀定痛;关节僵肿、结节坚硬者用炮山甲、蜣螂虫为对破结开瘀,既可软坚消肿,亦利于降低血尿酸指标。

3.痰、瘀、虚是疑难病之要,治疗主张重剂起沉疴

朱老积多年经验,认为疑难病的辨治思路要抓“痰、瘀、虚”三大病理特点。以慢性肾炎为例:水肿是标,肾虚是本,肾气不足则气化无权,关门不利,水湿潴留,故气病水亦病;气虚则无力鼓动血液运行,络脉瘀滞,血不利亦可病水。气、水、血三者互相影响,以耗损精血、伤及肾气为其共性,而以气为矛盾的主要方面,故益气化瘀为行之有效的法则。同时筛选出黄芪与地龙两味药,补气以黄芪为主药,化瘀以地龙为要品,两药相伍,具有益气开瘀、利尿消肿、降低血压等多种作用。黄芪每日用30~60g,地龙每日用10~15g,益气即是利水消肿,化瘀可以推陈致新,以这两味药为主组成方剂,往往可收浮肿消退、血压趋常、蛋白阴转的效果,促进肾功能之恢复,继则配合填补肾精法以巩固疗效。

中风瘫痪颇多湿热蕴结、络脉瘀滞之候,而豨莶草具解毒活血之妙,能直入至阴,导其湿热;平肝化瘀,通其络脉,故能治之。朱老经验:豨莶草治风湿性、类风湿关节炎效果很好,大能减轻症状,消肿止痛。用此品治疗黄疸型肝炎,此证多系湿热搏于血分所致,若迁延时日,瘀热胶结难解,一般利湿退黄之剂,殊难中的,必须凉血活血、解毒护肝始为合拍。凡黄疸缠绵不退,湿热疫毒稽留,朱老每从血分取法,以此品30~45g配合紫丹参、田基黄、石见穿等,多能应验。

俗有“中药不传之秘在剂量”,朱老对疑难杂症的治疗主张“重剂起沉疴”。他认为,中药的用量,要根据患者的体质、症状、居住的地域、气候和选用的方剂、药物等综合考虑。由于使用目的不同,用量也就有所不同。同一药物,因用量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甚或产生新的功能,从而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别是超大剂量,用之得当,往往会出现意想不到之奇效。例如用大剂量益母草配伍泽兰叶、白槿花、甘草治疗急性肾炎之尿少水肿,大剂量黄连配伍干姜、黄芩、西洋参、知母、桑叶、山药、山茱萸治疗糖尿病,大剂量半夏治疗妊娠恶阻,大剂量金樱子治疗子宫脱垂,大剂量夏枯草治疗痢疾、肝炎等;顽痹重用豨莶草至100g,配合当归30g,此皆多年临证心得。

用药特点

一是临证善用经方,尤其擅长应用虫类药。例如:用全蝎治疗偏头痛、顽固性湿疹、肺结核空洞、淋巴瘤、急性白血病、癌肿疼痛、类风湿关节炎,僵蚕治疗荨麻疹,黄芪配地龙治慢性肾炎,露蜂房疗阳痿、久咳和带下清稀,水蛭抗癌利水。

二是对痹病的疼痛、肿胀和僵直拘挛三大主症治法用药独特。肿胀是湿、痰、瘀交阻不消,化瘀祛湿并用能提高疗效。肿胀早期除常用苍术、黄柏药对外,尤喜用防己、土茯苓为对;对肿、胀、痛因关节积液久不除者,每用泽兰、泽泻为对,一以活血祛瘀见长,一以利水渗湿功胜,活血利水,相得相助,屡收佳效。朱老通过临床实践验证,土茯苓为治疗湿浊上蒙清窍所致头痛之要药,用量需每天60~120g,随证配伍多可获效。南星专走经络,善止骨痛,对各种关节久痛均有佳效。肿胀中后期除上述之南星、白芥子配对和虫类药对之外,常选用刘寄奴、苏木为对以助肿胀的速消。此外,朱老还结合辨病加用一些针对性的药对,如类风湿关节炎属自身免疫性疾病,加淫羊藿、露蜂房等药对调节机体免疫功能,用补肾温阳药促进机体的调节机制,增强抗病能力,颇能提高疗效。

朱老平时还注意搜集民间验方。民间治疗风湿病的药物——穿山龙,朱老通过临床实践发现,该药有扶正活血、通络、止嗽、强壮、调节免疫的功能,类似非甾体抗炎药作用,且无副作用,一般剂量30~50g,其强壮功效胜过黄芪,从而补充了传统本草学对该药的认识,使其成为治疗痹病的必用之品。穿山龙除用于治疗痹证、风湿免疫性疾病外,还常用于治疗肾病、肿瘤、咳喘等疑难病。

朱老在痹病的研究上,积数十年之功,其创制的“益肾蠲痹丸”,早已享誉海内外。他对病情顽缠、疼痛剧烈者,亦常配合汤药,以期迅速控制病情,减轻患者的痛苦。

“仙桔汤”为朱老所创,常用于治疗慢性痢疾及结肠炎,由仙鹤草、桔梗、乌梅炭、广木香、白槿花、炒白术、白芍、炒槟榔组成。以仙鹤草、桔梗两味为主药,仙鹤草味辛而涩,有止血、活血、止泻作用,具强壮作用,此方用之,取其强壮、止泻之功;桔梗一味,仲景以其与甘草相伍治肺痈,足证具有升提肺气和排脓之功,移治滞下厚重,是为活用。

马钱子以其有剧毒,向为医家所畏用,但药效卓著,用之得当,可以起重病、疗沉疴,往往非他药所能替代者。朱老认为,马钱子是中药里的一个“异加数”,其味极苦,却大能开胃进食;其性至寒,却大能宣通经脉,振颓起废。其善通经络而止痹痛,常用于任何一类痹病,因其有宣通经隧、止痛消肿之长,而其用量又极小,不致损伤正气。类风湿关节炎晚期,活动严重受限者,如能在补益气血、补肾壮督、活血通络、虫蚁搜剔的基础上加马钱子,往往可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慢性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厌食症而见毫无食欲,稍进食胃脘部即胀满难忍的患者,常以制马钱子粉配白术、鸡内金、陈皮、怀山药等健脾助运之品作散剂,一日2次冲服。制马钱子粉的用量,以每次0.03g,每日总量不超过0.1g为度。马钱子的炮制,至关重要,朱老制马钱子法:马钱子水浸去毛,晒干,置麻油中炸,掌握火候很重要,火小则中心呈白色,服后易引起呕吐等中毒反应;火大则发黑而炭化,以致失效。可取一枚用刀切开,以里面呈紫红色最为合度。

朱老其他用药经验:凡瘀阻而小便不通者,非化瘀小便不能畅行,需用刘寄奴,其药虽殊,其揆一也。温通心脉,桂枝用一般剂量即可;欲复心阳,须用大量其效始著,多与甘草相伍。治疗肾、膀胱结石之虚寒证型用乌药30g,金钱草90g。鬼箭羽活血降糖,生栀子为主治疗胰腺炎有特效等。

来自: 李静曦 > 《48.腰腿痛,风湿》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8-03-08 10:02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