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舌头火辣案

中医临床家医案研读

舌头火辣案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徐某,男,57岁,2015年11月27日初诊。

主诉:舌头前半部火辣感40天。

现病史:40余天前出现舌头(质)发红伴火辣感,午后尤甚,嘴唇亦略有发热感,舌苔黄较满布,期间服用清利湿热类中药未见改善。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现食欲食量皆正常,大便成形,色黄,偶有不尽感;慢性咽炎病史:咽喉处痰较多、难咯出,较粘,晨起明显;因出差较多,长期外出就餐,辛辣油荤较多;

既往病史:既往有口干口苦、易头汗出(夜寐时汗出)情况;1年前查出胃炎,伴有轻度胃窦糜烂;痛风病史6~7年,左脚趾关节疼痛,尿酸指标高。

舌诊:舌质略青红,苔淡黄中后部厚;

咽诊:咽壁略暗红,血丝较多、散在滤泡;

脉诊:脉略沉弦,左细右欠流利。

辩证:此为气分湿热痰浊,病久转入营血分,病位以肝脾两经为主。

治疗:以清营血分火热为主,兼顾清利气分湿浊。

方药:龙胆泻肝汤(丹皮代龙胆草)合茵陈赤小豆汤加减。

丹皮15g,栀子10g,酒黄芩6g,泽泻10g,车前子10g(包煎),生地黄10g,茵陈20g,赤小豆20g,苍术10g,萆薢10g,荷叶20g,土茯苓20g。  服用20剂。水煎,日1剂,分2次服用。

12月22日复诊:舌头火辣感除,舌头仍发红,伴有干涩感,咽喉痰黏感减轻,大便稍有转稀。尿酸指标稍有下降。

舌质转红,苔同前;

脉同前、右欠流利减,右寸略旺。

辩证:厥阴营血分热退较明显、湿稍减。

治疗:守前法,减轻清热。

原方去生地,丹皮减量至10g,再服7剂;

后原方去生地,10剂,研细末共1500g,制成丸剂,30g/日,分早中晚三次的服用。

病案简析

现病史简析:

舌头发红伴有火辣感--火热炽盛于营血分(舌体是一层坚实的肌肉组织、内含有丰富的血管、神经);

嘴唇(毛细血管最为厚实)发热感亦同此理;

舌苔黄较满布—气分湿热较重;

既往病史简析:

咽喉痰多,咽喉处痰较多、难咯出,较粘,晨起明显,咽壁略暗红,血丝较多、散在滤泡--湿热熏蒸上焦焦膜、生痰;

口干口苦--湿热熏蒸,少阳气机被郁,气不升津则口渴;少阳相火失宣而现口苦之味;

易头汗出(夜寐时汗出)--湿郁热蒸则头汗出,夜间阳气入内,两阳相合则头汗出甚;

痛风病史6~7年,左趾关节疼痛,尿酸高--更是湿热影响下焦、阻滞经脉;

发病史简析:

按:本例患者起病怪异,但经追查有长期外出就餐辛辣油荤的饮食史。渐致湿热痰浊内生,上犯少阳上焦,症显口苦口干,夜卧盗汗,咽喉异物感明显。故而服前医清利湿热药物后咽喉梗阻感减轻,但舌面火辣感始终未见改善。此乃湿热日久由气入血之顽症,治疗必须重在清利血分湿热,佐治气分。然湿与热合,深入血分,非汤剂可取速效,因“湿与热合,其气氤氲,其质重浊,其性粘滞,其病缠绵,病难速己”,故而在剂型方面改汤做丸,取“丸者缓也”之义,旨在缓攻湿热,入血治本。

治疗简析:

丹皮15g,生地黄10g--直清散血分之火热(叶天士“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

栀子10g,酒黄芩6g,泽泻10g,车前子10g--导湿热从小便而出;

茵陈20g,赤小豆20g--清利营血分湿热之对药(且不败脾胃);

苍术10g,萆薢10g,荷叶20g,土茯苓20g—燥湿升清,兼解湿浊毒;

此案心得:

杂病湿热辨治之要,不仅有湿热病因孰轻孰重之别、病位偏上偏下、偏表偏里、在气在血之异,更有病机之交结氤氲之别。湿热缠绵并彼此消长,辗转多变而疑似较多,因此辨证选方思路宜广,立法用药各有侧重。

如:

湿重热轻,温燥为宜,予以柴胡平胃散之类;

热重湿轻,苦寒则妙,予以柴胡泻心汤之类;

病位偏上,贵取芳香,予以甘露消毒丹之类;

病位偏下,渗利堪当,予以萆薢渗湿汤之类;

病初多在气分,汤剂易效,予以三仁汤之类;

病久易入血分,丸散易达,予以龙胆泻肝丸之类。

湿热之邪侵入气分,气易受阻,其征易显,如身热不扬,胸闷腹胀,肢体困倦,呕恶,便溏尿黄,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

但若湿热渗入血分,则气反如故,而病象隐匿,因而辨证指标少有共识,以致现代医生未能重视。

血分湿热在《金匮要略》中实有初步记载,并也给出证治要点,如赤小豆当归散证、蒲灰散证、当归贝母苦参丸证等等。仲师常以“饮食如故”,通过除外气分可能而反证病在血分。结合跟师临证经验,认为辨舌在鉴别湿热气血之分的特殊意义:湿热入侵气分多伴舌苔变化,如苔厚白或黄而腻;湿热入侵血分则应有舌质之变化,如舌青、舌暗或舌紫等,治疗也必求方药清利湿热而能走血分。

对于气分湿热证,应秉持“清热宜轻不宜重,宜晚不宜早”的治疗原则,否则清热过早过重,湿邪缠绵不去,久则复会蕴热。而对于湿热入侵血分的治疗,应在治疗剂型方面做出改变,以丸、散剂以缓清湿热,此法不仅利于患者便捷服药,也更适合湿热入侵血分的治疗,望当代医生可以借鉴运用。

声明:

本文为李富贵医生原创,原载于 江中医富贵君,授权中医家发表。欢迎喜爱传统文化和传统医学的读者交流、分享,也希望大家尊重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8-10-09 20:08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