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桂宪_好大夫在线
4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5.0

在线服务满意度 99%

在线问诊量 7726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赵桂宪

主治医师 讲师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患者诊病心得

黎明,不会遥远……

发表者:赵桂宪 人已读

前言:本文作者是我们的一位患者,女性,高中学历,既往体健。平时在工作、生活中挺要强,凡事都要尽力做到最好。在39岁时患了“视神经脊髓炎”,在最严重时,四肢全瘫,二便失禁。当时磁共振提示延髓以下长节段脊髓病变。当然,结局是好的,患者恢复良好,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在我的建议下,她花了近1个月的时间,把自己的经历写了下来,洋洋洒洒共9页纸,籍此,希望能够鼓励更多的患有“视神经脊髓炎、多发性硬化”等病人,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希望,生病了,要正确对待疾病,保持乐观的态度,积极配合医护的诊治,要相信:黎明,不会遥远……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赵桂宪

(以下是患者写的内容,文中个别语句有简单修改,意思不变,涉及医院的名称,对医护的赞扬一并省略了,因文章较长,请耐心阅读。)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地埋在土壤里”,我多么希望自己真的成为一颗小小的石头,一颗无血无肉、无痛无爱的小石头,可是上天却给予了我血与肉的身躯,让我的生命在快乐与痛苦中辗转徘徊。

3月8日,这是每个妇女的光荣节日,而我却从这一天起便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从此进入了一个孤单的世界,痛苦就像野草一样无情的滋生、蔓延开来,从那天开始,我感觉到身体乏力,吃东西呕吐,于是上了医院,医生诊断我的病是“萎缩性胃炎”,就这样,我便服用了一个星期的胃痛药,开始病情的确有些好转,可是没出几天,一种过电样的疼痛感慢慢进入我的身体,我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我的错觉,但是慢慢地,疼痛部位越来越多,我才预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我再次上了医院,可我们这里的医生都没有见过这种发病的状态,他们便认为是我自己自身的情绪问题造成的,情绪好了自然就没病了,我听了医生这样的解释只好无奈的回家了,似乎只有等待奇迹的出现了,我在家继续休息了半个月,我的病情并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而且疼痛的部位从几个增加到了几十个,过电样的疼痛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这使得我寝食难安,渐渐骨瘦如柴了。

我父亲和我老公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病情在一天天的加重,他们也是心急如焚,到处打听哪里有好医生,可是几乎走遍了整个县城都没有医生说见过这种病更不用说去治好这种病了,4月份到了上一级医院,这时我的脚还能走些路,只是比正常人慢了些,病痛发作的时间还没有那么久,一次持续大约十几秒钟,在当地医院,医生仔细听了我的诉说,认为我的病不是很重,不需要住院检查,是一种中风的前兆,于是为我开了三合“脑心通”让我回家服用后再看,我拿着简简单单的三合药踏上了回家的路,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失望感,难道我的病真的像所有的一声说的那样简单吗?我痛苦,我茫然……

我回到家遵照医生的嘱咐服了几天药,然而病情依然没有任何的好转,而且走路越来越吃力了,几乎下不了楼了,我父亲只好每天都早出晚归来为我做些家务,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时刻被病痛折磨的样子,也暗暗流泪,他多么想为我分担些痛苦,可是却无能为力。

到了4月中旬,我还是继续在当地四处求医,甚至还用上了旁门左道,但病情一直在继续加深,我已经发展到24小时都不能入眠了,一天到晚都只是坐在沙发上,简直像个练功的人,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碰,一旦碰到就会产生过电样的疼痛,即使不碰,隔不了几分钟也要发作一次,有时一处,有时几处同时发作,那种感觉不亚于去自杀。

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父亲和老公决定带我去上海,虽然希望渺茫,但总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我起初是不愿意去上海的,我对自己的病已经有了一种必死无疑的绝望感,而且双脚走路已经不像上南昌那样方便了,而且发病的频率也在加快,后来,在我大姐和外甥的帮助下,他们打听到上海有治疗这种病的专科,于是连夜包车把我送到上海。

我是4月28号晚上到达上海的,29号一大清早,我在大哥、老公和大哥女婿的陪同下上了**医院,他们听我诉说病情后,便为我安排了抽血化验,可是暂时不会安排住院,因为他们没有床位,就是你病情再重也得等上几天,我这样的病人怎么能等呢?不要说几天,就是等上几个小时也是等不起的,我刚抽完血,经过护士台前就发病了,大厅有的人都惊讶的来围观,这样的窘态对我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我又在乎的了吗?我此刻的心情很沉重,我不能等待,等待时间就等于是接近死亡,我得赶快住院,于是我在熟人的帮助下住进了**医院。

我是4月29号住进**医院的,一住进院,他们看到我发病时的症状都为之吃惊,因为他们也从未见过,观察了几天,他们为我做了必要的检查,也稍微开了一些口服药给我吃,我的病还是没得到任何的缓解。大约在**呆了四五天,我的手脚开始完全失去力气了,吃饭开始要老公喂,大小便也没了知觉,只能像婴儿一样垫上纸尿片,小便插上了导尿管,我晚上几乎是整夜坐着等到天明,医生为我开了特好的安眠药,但对我的疼痛没有一点帮助,依然是时刻发作,后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医生为我开了1支安定,从此我身体的很多部位都开始安定下来了,在**医院治疗了大约9天,我的病还在一天天加重,中药、西药还有所谓的特殊用药对我都是无济于事,我大哥他们担心这样下去对我的病不利,于是又在熟人的帮助下打听到**医院,而且**医院的几个医生也都建议我去**医院,他们对我的病已经是束手无策了。

5月7日上午8点多钟,我们离开**,上了120急救车来到了**医院,我当时是睡在床上被推进**医院的,我被送进了监护室,那里都是特重病情的病人,平时家属不允许进入,只在规定的时间才能探视,有护士和阿姨24小时看护……

经过医生的缜密研究,他们确诊我的病是“视神经脊髓炎”,也是目前医学界相当棘手的一种怪病,治疗的过程是很困难和漫长的。当时我已经几乎是全身瘫痪,已经感觉不到下半身的疼痛,用针扎到胸口才稍微有些痛的感觉,双手也无法抬高,只有腋下和颈部有时还会有传电的打击疼痛感,其余部位大都麻木无知觉了。在监护室的日子过得很孤单,简直是度日如年。

在给予了针对性的治疗4-5天后,我的病情没有加重,但也没有很大的好转,身上的疼痛还有几处尚存,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建议我试用丙种球蛋白,这种药是很昂贵的,我老公为了我的尽快好转,他二话没说就同意用了。后来我才知道,起初,他怕我会不答应,就一直瞒着我实情,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用了5天的丙球竟要花上几万,我当时就哭了,是出自内心的感动,我要用有生之年去感激他对我的这份真挚感情。

也许是在丙球蛋白的作用下,我的病开始有了明显的好转,我的双脚开始有了冷热的感觉,这也就意味着我下肢神经没有完全坏死,还有希望得到恢复,医生也开始为我安排了康复治疗。渐渐地,我的四肢慢慢的开始复苏了……

我在**治疗了1个多月,病情几乎趋于稳定,医院决定让我出院回家慢慢康复,我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建议。

6月13日,我回到了家乡,老公和两个女儿一直在照顾我,帮助我康复训练,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膝盖就能慢慢弯曲了,我便学着在床上努力爬,有时还能勉强坐起来。

到了7月份,我自己制定了一套魔鬼式的训练方法,虽然每天练得很辛苦,但我从来没放弃过,又过了两个月,我试着放手学习走路,开始的时候,我心中很胆怯,慢慢扶着轮椅一步步艰难的走,也摔过几次,但我没有灰心,我脑海中充满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我就是一个正常人,这样的动力驱使着我勇往直前,到了今天,也就是发病后半年,我已经能放手自由走动了,我的终于脱离了轮椅。

即使我还没有痊愈,但我现在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因为在我康复的路上总有人在关心和支持着我。

对于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也许心理治疗更为重要,这种意想不到的病,发生在一般人身上都难以接受,甚至会产生轻生的念头,包括我自己,既然命运要用这种方式来考验我们,我们也只有迎刃而上,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即使现在的我们要从零做起,从婴儿学步开始,我们也一样要做的出色,要时刻提醒自己,要成为一个正常的人,是要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要相信成功的路上不满荆棘,要取得最后的胜利你得忍住眼泪。

我时刻对自己说,我只是在做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等到黎明一定会醒来,你说对吗?

相信自己,等到黎明到来的时候,一样能坚强的站起来,大踏步走向美好的明天!

黑夜不再漫长,黎明不会遥远......

本文是赵桂宪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6-04-05 19:35

患者评价
2
有帮助
有我关心的内容(1)
  • h***u 2019-08-19 16:42:49

    送出5个暖心 小小心意

  • 游** 2016-12-14 19:51:14

    加油!只要保持好心态,一定会越来越好,现在医学越来越发达,有朝一日一定会有根治的办法的。

  • h***b 2016-04-06 15:35:22

    送出10个暖心 暖暖心意

赵桂宪大夫电话咨询

赵桂宪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桂宪大夫

赵桂宪的咨询范围: 神经内科疾病,年龄不限制

咨询赵桂宪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