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行涛大夫的个人网站 zhouxingtao.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周行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五官科医院 > 周行涛 > 文章列表 >近视手术•全飞梵行记

诊疗感受

近视手术•全飞梵行记 (原创)

发表者:周行涛 人已读

近视手术·全飞梵行记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

近视手术安全可靠,板层手术LASIK曾一枝独秀。有没有更微创的板层角膜激光手术呢?如果不掀开角膜瓣或做更微小的板层边切口,那就更趋完美。就这样我对全飞日益期待,渐渐地整日萦绕在心。

乘着长假我去观摩印度Shah医生全飞手术。她是一位优雅沉静的专家,她说我是到访的第一位中国医生。我在旁边看她选择适应证,复核术前检查数据,看她与患者细腻交流,无时不流露出温婉母性。

她上台全飞FlexSMILE,那时我还没有开始全飞,看她全飞有特别神圣的感觉。她温温和和地,轻轻柔柔地,铺巾,固眼,扫描,分离,取出,如微风拂来,桃花自落,角膜镜片大多数都制取很顺利。术前和术中,每一个患者都看不出明显的紧张和焦虑,术后出手术室时,她与患者还温柔地拥抱。

次日复查,视力和其他指标很满意。有三位患者扑闪着大眼睛,裂隙灯显微镜下角膜淡淡的上皮印痕还可见,Shah与患者的母亲含笑拥抱。这时我注意到她们都很美丽,朱砂点染的额头,自然修长的睫毛,明亮羞涩的笑意,娴静婉约。只是她们虽身着或素雅或飘逸的沙丽,她们都竟然在室内赤脚行走。

在印度大街小巷到处可看到赤脚行走的人,巴罗达也是如此。巴罗达有世遗寺迹,有宫殿和博物馆,但我只到集市短暂一瞥这是古吉拉特邦各种土著部落集合的地方,不同部落的人来来往往,贫穷与苍凉,忍耐和苦作,交集在一起。他们穿着各异,大多赤脚而行,大约我去的这个城落很少有东亚人,好些人停下手中活计,目不转睛,好奇地看我。

Shah待人至诚,她的先生沙米尔热情洋溢,傍晚手术结束后她和全家人一起带我们去庄上就餐。三辆车在崎岖、迂回的泥路上走着,完全无视扬起的尘土。一路上有大片没有耕种的田野,有许多恰似国内旧时村落的散漫景致。

有座窄小的桥,需要小心翼翼才能把车开过去。经过一个小村,看到茅草小屋和赤身裸体流浪的人。又一村口,四头水牛漫不经心地卧在路中央,挡住路。在松软的泥沙路上开着,又开了一会,前面忽然无路,大约Shah自己也较少去庄上,只好掉头觅路。

Shah介绍一些风土,我几乎没有听进去,只顾看貌似电影《流浪者》的那片土地,仿佛这是一个被时间忽略的地方。这是并不长的路,开始听说只需四十五分钟,最后走二个小时,开到天黑。车上的欧洲人有些焦急,我感觉到了,我看看Shah,她一直娴雅地听,温婉地说,无丝毫急躁之情。

终于到一个诺大庄园,是在一条自然大河岸边,据说那条河弯弯地会汇到更大的河,最终通向阿拉伯海。隐隐流动的宽大的河流,望不见对面,对面漆黑无灯。庄上灯火通亮,草坪在好像是临时架起的灯架下绿得发亮。一群训练有素、齐整一致的仆人上来了,我们就在这草坪上篝火晚宴。

小乐队已经安排停当,奏起音乐。大家边聊边吃,从精致前菜,到挂在架上的烤肉,到叫不出来的佳肴,滋滋有味,笑语连连,有时也看到灯影下有飞牤闪过,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夜空晴好而湿润,大河水在浅浅呜吟。我抬起头来,好明朗的夜空,不时有小小的光划过,应该不会是彗星,是一道道当地飞行器的光。夜深再抬头的时候,银河点点繁星,越闪越亮,那晚星河很宽,也更微微倾斜,天河辽阔,不知何处是渡,也许处处是渡口。

看着星河,遥远的星星无语,可我想说,人类百分之八十的信息来自眼睛,自由清晰地用眼,本就是美好生活。我也想说,人类进化是漫长的河流,单纯近视也是人类进化中的现象,虽无法阐明近视机理,但至少有改善视力的途径,比如可戴镜,比如可手术。我更想说,成年稳定的近视在适当时间进行合适的手术是理性的选择之一,可减少近视带来的不便,可消减高度近视对视觉损害的威胁。因为这是我的本分,渡过近视,还自在视觉,多远的光,都可以看得到。

我很多次想起印度之行,这个国度看起来具有触目可见的两极分化,前一秒在Shah的激光中心里是沉浸在现代科学技术中,后一秒出门就似乎直面与世隔绝的农村蛮荒情形。前一秒在Shah的庄上夜宴感受动人音乐和奢华服务,后一秒是暗夜中流浪者寄居的贫寒蓬屋。Shah的激光患者好像都是富裕而没有贫穷的,但Shah在孟买的中心也做白内障手术,她在电话里对孟买医生下指令时柔美平和的语气让我感觉到,她对现实中那一道道“天然”沟壑已经成惯,她同时也坚守对所有患者予以平等爱护,仁爱的光从她眼里的微笑映照出来。

当患者被疾病击倒,被近视困扰,被高度近视折伤,深切的需求是一致的,需要多方面关怀,需要善良照护。从内心出发平等爱护每一个患者,让患者内心也得着安慰,是平安之路,但医生的独力太有限,需要社会制度的完善。国内看起来没有印度那样巨大的表观生活的差异,但十几亿人经济文化和科学认知水平的极度差异,那些富强与贫弱、科学与昧知、公益与私利的分化鸿沟,分分秒秒都存在。由于诸多复杂因素,医生会遭遇一些治疗困境,甚至遭受暴戾伤害,医患撕裂让自己越来越无力无语。

这些年Shah也来过中国,我为她做过几次翻译,都特别匆忙别过。有一次在吉隆坡国际论坛上,我看到Shah她庄重优美地主持大会。一位包着头巾穿着传统穆斯林服装的马来西亚医生,在学术演讲最后一张幻灯时说,她非常感谢Shah的友爱和无私指教,现在她可以用新技术帮助更多的近视患者了。然后,她走过去与主持台的Shah亲切地拥抱。

今年亚太会上,我又一次与Shah在会场相遇。我在演讲完走下来时,我看到坐在第一排的Shah站起来张开双臂,我们微笑拥抱,她在我左侧轻轻耳语。我们回到各自国度,也只是作为一名医生医治眼病。作为医生面对疾患所做的太有限,尽量能做到的,也是从心里真诚地拥抱和宽慰患者,无论他和她富贵贫贱,来自哪里,有怎么样的病苦和伤痛。我也几次记起那草坪夜宴,那恍如关山飞渡的音乐,虽不知是什么音乐,还是难忘。

本文是周行涛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6-05-08 10:15

周行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周行涛大夫

周行涛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周行涛的咨询范围: 高度和超高度近视、近视及散光手术、远视与老视(老花)手术(全飞秒激光SMILE,近视眼内镜ICLV4C、优化表层切削LASEK、激光Extra交联CXL圆锥角膜、老花手术相关等)PTK/GCD角膜营养不良等混浊的激光治疗与基因检测+透镜移植表面镜。复杂性近视手术与术后并发症如角膜扩张/圆锥/不规则散光/视觉质量异常等会诊。 复杂性屈光不正、近视、散光、远视、老视、屈光参差、小儿高度近视、斜弱视及视觉发育异常。视觉科学相关问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