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行涛大夫的个人网站 zhouxingtao.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周行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五官科医院 > 周行涛 > 文章列表 >里斯本明月夜:近视眼内镜&全飞

医学科普

里斯本明月夜:近视眼内镜&全飞

发表者:周行涛 人已读

作者周行涛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

来源 好大夫在线

我第一次来里斯本。里斯本的月亮升起,依山起伏的城廓别样璀璨。这缓缓升起的月亮,不是在海这边,而是在起伏的山丘之后,很低,很近,很亮,很暖,清辉无限。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

这天上本只一个月亮,普照世间,照着东方明珠下的繁华都市,照着故乡客星山宁静山路,也照着大西洋绵长的海岸线。或许,在这十年间,这是最为珠圆玉润的一轮中秋之月,至少,在我的心上。

我并非第一次参加欧洲白内障屈光手术年会ESCRS,事实上,我几乎参加了十届ESCRS。每个秋天,全世界各地的眼科医生,特别是白内障和屈光手术医生,汇向欧洲的一个城市,互相交流,共同探讨,让新知识传播,使新技术转化,促新理念开花……今年里斯本ESCRSplus升级版,汇聚五千多眼科医生,同一明月之下,为全球患者全力以赴追逐光明。

我当然也并非只为明月而沉醉。在巴黎ESCRS期间,我曾一个人去向往已久的日内瓦,感受和平之都的每一瓣芬芳与美好。沿着湖滨,乘着夜色,轻快地跑着,跑着。不老的花钟,高高的喷泉,散步的行人,祥和的街面……夜阑的日内瓦与喧嚣的巴黎如同两极。

我停下来,看见宽阔而平静的湖面上空,一缕缕菲薄的云轻盈飞过,新月淡淡地,宛如印在天边,在云纱间若隐若现。我知道所有的美好都有宿命,天上云与月的追求,又有何人明了。而我的那份惬意也只持续不到一天,就回去继续参会。

我赶回到巴黎,听了马歇尔教授讲授微波与交联技术,现场听者无不深受鼓舞。但不是所有努力都可马上获得果实,这一年年过去,至今还没有远期临床报告。好在,马歇尔和Seiler等的交联研究,坚持不懈,已为世界上的圆锥患者带来福音。

那一届我也听Pallikalisepi-LASIK教程,也听Sekundo医生的飞秒演讲。Pallikalis有些慧黠,笑时牙齿闪光,Sekundo逻辑清晰,但似乎不苟言笑。但凡感兴趣的,我都抓紧听课,我以为,这是自己唯一的ESCRS

想不到,之后我年年到ESCRS。而且,在柏林ESCRS会间,我也参加眼内镜ICL国际论坛,是与沈教授、瑛美教授一起。中国出席会议的总共只几人,沈教授是国内开拓者。另有一个中国面孔,但不是中国人,是来自新加坡的一位华裔女医生SS着一袭红裙,在讲台上语气坚定,滔滔不绝。她对ICL的热情很明显感染在场听众,在她看来,每个近视都可考虑ICL手术。

S果然以她的热忱自信,迷倒一位瑞士Starr的员工。那位雕塑般的帅哥不是北欧金发,而是一头黑发,笑容超阳光,而且他练铁人三项,跑起步来一看就是专业范。他们结婚后,我在欧洲会上好像就见不到他俩了。在亚太或新加坡会议有时见到S,她确只做ICL手术,而且做得非常好。

有一年ESCRS,最有冲击力的是美国陆军的眼科医生Scott,他的幻灯就像空中大片让我屏住呼吸,第一张幻灯是战斗机俯冲,第二张是士兵深入擒敌……在讲到为何选择ICL时,他演绎的图片是陆战队员在泥沟里执勤的情景,他说“我喜欢ICL,是因为我的患者要接受战斗的考验”。

来自阿根廷的Zaldivar是当前全世界最深资历的ICL专家,1987年开始ICL手术,1992年就做过中央空型晶体植入的临床观察。他是一名研究型医生,对每一代ICL都如数家珍。他几乎每一届会上都获奖,包括science publication科研奖项与成就奖等,他每一年看起来都精力充沛,更让他骄傲的是,他的儿子已接班成为一名医生。

另一位“狂”人是清水公也,他曾为我的著作《飞秒激光、LASEKICL》作序。他研制中央孔型ICL,发表了许多论文,在研发过程中也曾大显身手。他也是一名“我只做ICL”的医生,他说“不足2.8的前房也可以手术,若2.5以上当然做ICL”,艺高胆大,创出他自己的路。

这些路上总有一些风景让人印象深刻。ESCRS与其他会议相比,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和创新性,更民主,更人文。ICL专家专注如此狭小的后房,专注于那片透镜,专注于500微米的拱高vault,也许别人不理解,也许别人看到的是“小case”,在我看来,是汗水,是勤奋,是精益求精。全飞在欧洲最早飞,一路艰难,在我国何尝不是,美国去年才正式起飞,也有学习曲线,需奉献时间与智慧,才能真正还近视眼一个微笑。

见贤思齐,我也不知不觉跟着ESCRS渐渐成长。在眼内镜ICL领域,在starr和各方支持下,2012年我与瑛教授成立亚太ICL培训中心,2014CFDA通过中央孔型ICL,我与她分别做了中国第一片球镜片和第一片散光透镜,2016年在沪举行的首次亚太ICL论坛上,中外专家联袂为高度近视矫正开出适宜技术“EVO处方”。

从维也纳到巴塞罗那,从伦敦到哥本哈根,我与瑛教授每年都获奖,今年更意外,三十分钟内第四次上台,获本届的“science publication”奖。其实很惭愧,近视患者太多,时刻保持对眼睛的敬畏之心,数量上一步一个脚印,质量上一丝一毫尽心,责无旁贷做好手术是自己本分。

非公医院更蓬勃发展,爱尔周院、方院与奇院等合力以3万台记录傲视群英,周院本人则以累积7千台手术获颁奖项,相信她一路走来一定克服了最多的困难。这是一条可以帮助到近视者的路,路上还有许多同道,我看到现场刘教授、罗教授、李博以及本届青年医生获奖者孙博士等捧在手中的,都是沉甸甸的,是奖杯,更是责任。

隔天,在全飞100万台的panel discussion,与SekundoRenstainOsama同台探讨。Sekundo是第一位报告全飞的专家,他与Reinstain不同,沉静内敛,见了他我才知道什么是谦逊,什么是惭愧,数量第一永远不是真正的第一。我唯一知道正确的是:坚持做,专注地做,科学地做。

我穿过丛林,跑向海边,我用手机拍下转弯路口,免得迷失。送我的司机曾在大白天迷路,在森林中转三十五分钟都找不到入口。月亮升起,不疾不徐,高高挂在夜空,我真有点想去罗卡角了。时间实在太紧,我没有赶去过罗卡角,没有看到日落,没有近距离看到镌刻葡萄牙诗魂卡蒙斯名句的石碑名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月色正酣。四百多年前航海探险家们站在欧亚大陆的最西端,是何等雄心壮志?或许有对浩瀚大海的一片深情,大地尽头,海天相连,天边何处?

PS

ESCRS

A

本届ESCRS显示,近视手术已跨越到更微创、更安全的全飞平台,稳定性和预测性是衡量标杆,致力追求术后远期结构稳固与视觉质量。国际上对全飞的探索持续升温,SMILE专场中,论文大多围绕SMILE优化、力学、结构、视质等,英国的Reinstain团队表现出色,在临床基础研究中有多篇演讲。一马当先的Zeiss全飞从研发到今十年,全球手术量达到里程碑式的100万台,稳健上升的势头只增不减。其他全飞研发也在加鞭策行,进一步提示将来全飞是主流方向,将主导角膜板层激光手术。

B

眼内镜EVO Visian ICL,是这些年近视手术中最有力的领跑者之一,今年全球增量超过15%,特别在中国,倍增速度远超预期。显然,201410CFDA批准中央孔型ICL,对于国内广大患者雪中送炭,留晶体、留角膜的手术理念被更多患者接受。这一增量,也凸显中国近视患者对摆脱眼镜、优化视觉及自由生活用眼的渴求是如此强烈。关切患者需求,联系临床实践,围绕近视相关包括视网膜、晶体、睫状沟距等,每一环都不可或缺。

本届EVO Visian ICL international expert symposium主题鲜明,中低度矫正的安全性和预测性获得更多循证,这也是全球ICL矫正范畴从超高度向高度、从高度向中低度延伸的潜势。会议风格也有革新,今年58%是第一次参会者,中国团队具有更强烈的求知性和融合性。在亚太地区,特别中国ICL在全部屈光手术中的比重,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将影响全球屈光手术类型的变迁。

C

大会期间,角膜交联论坛也聚拢专家,Seiler教授、马歇尔教授等演讲室内人满为患。虽然二代交联屈光性手术深受期待多年,但其稳定性一直未阐明。角膜交联临床应用于圆锥角膜的效果肯定,交联方法优化及角膜力学评估有待深入,长期稳定性宜更细致的研究。我国CFDA2015年批准Avedro交联仪的,保留上皮交联技术也具有良好成长性,但科研论文尚较少,需要加倍努力。

D

屈光手术的海洋里浪花朵朵,一起努力做好学术研究,尽最大心力帮助到近视人群。确实,对于近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7-10-15 21:51

周行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周行涛大夫电话咨询

周行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周行涛大夫

周行涛的咨询范围: 近视及散光手术、远视与老视(老花)手术(全飞秒激光SMILE,超高度近视眼内镜ICLV4C、优化表层切削LASEK、激光Extra圆锥角膜、老花手术相关等)PTK/GCD角膜营养不良等混浊的激光治疗与基因检测。复杂性近视手术与术后并发症如角膜扩张/圆锥/不规则散光/视觉质量异常等会诊。 近视、散光、远视、老视、屈光参差、小儿高度近视、斜弱视及视觉发育异常。视觉科学相关问题。 更多>>

咨询周行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