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行涛大夫的个人网站 zhouxingtao.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周行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五官科医院 > 周行涛 > 文章列表 >登高记:爱眼之心

诊疗感受

登高记:爱眼之心 (原创)

发表者:周行涛 人已读

我知道我真喜欢自然,因为我曾在自然村庄生活过,开门见山,流水潺潺。我与小伙伴们一起,常常在山脚下的谷场和河边跑来跑去,也会跑上山坡,跑到山腰,如自由无羁的的山风。山并不高,继续向上跑,很快就可到山顶,天很高也很近,白云一朵一朵,空灵飘悠。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

我也知道我离山水生活越来越远,渐渐也不再期待。我的日常诊治在小楼内,楼真不高,也不能再加高,下面有地铁经过,地震那年我正好在手术室,有那么一瞬微弱的震感。患者来自四面八方,在不足三百平的那一层楼面上,每年有超过十七八万的门诊人次。每个人都超负荷转,也连累到医技护和工员,以及整天在暗室的视光师们。实在很想放空的时候,我跑到楼顶,抬头看看天空,有时天空很低,有时云层密布而愈加低垂,但更多时候,天空很高。

我后来也告诉过学生,那是个好去处,想静一会的时候可以去楼顶。人人头上一片天,站那里几分钟,一会会也好。站在那里眺望,即使看起来只有楼宇,但也可喘息之后凝神,内心顶天立地,拥有勇气,以及对自然和科学的恒久好奇心,更向往高远的天空。

我早年在山村生活,有一次上山,看到一个挑着砖石块的阿叔从山上下来,我瞥了他一眼。看起来他有三十多岁,他的担子沉甸甸的。我知道他,因为他有一个受歧视的绰号,他至少有一个眼睛是发白的,还有外翻。他很吃苦耐劳,但很穷困,没有钱买砖造房子,只好在山上采石。有传他竟然去探一些沉陷多代的无主石墓,在那里找到砖块,那些砖很方正。

隔年我走过他家附近,看到他汗流浃背所造的房子,齐整石块砌成的墙。我还看到他和他的两个伙伴的身影,从墙角那边晃过。一个人高马大,是自幼耳聋不会说话的大龄青年,是没有成家的;另一个是很少说话的中年人,他孱弱穷苦,也许也有疾患,听说有一次被所饲养的水牛顶破身子,都不及大声呼救。

他有家,她的妻子有智力残障,他的女儿和儿子都健康。我看到过他的妻子来我家门口,她认得我的母亲,她向我的母亲讨米,不止一次。他或许看过医生,又或许他的病很疑难,看了也看不好,他的聋哑的小伙伴也可能一样。那时医疗水平很低,专科医生奇缺,即使去城里医院,也找不到一个专业的眼科和耳鼻喉科医生。

二十多年之后,我在釜山东亚大学医院访学,赶上罕见的韩国医生罢工。冲在前面的住院医生都不上班了,因此我到达的第二天就上台做助手,非常辛苦。好在我每天锻炼身体,医院的后面是九德山,我几乎每天上山。偶尔也会在一个小坡,接一罐清澈的山泉。有一天我从山上下来回到病区,恰好看到Rho教授房间出去一位患者,有两个年轻人陪随着他去电梯。

有那么几秒钟,我都呆住。那位患者与早年挑砖石的阿叔简直一样,那么多年未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竟然记起他病痛眼睛的模样,而那个患者的瘦脸与发白的眼珠,身架与步姿都太像。我忍不住跟上去,三步并二,挤进电梯。定睛再看,只是很像而已,对方是不折不扣的韩国大叔。

我从基层医生做起什么病都看,现在近视是主业,虽越看越“窄”,几十年的老患者还是会跟着来,一些非屈光问题的患者也有加插寻求帮助。每每看到来自家乡的那些带有口音的陌生患者,就有特别的关爱之情油然而生。当然这份感觉早已泛化,毕竟沪外的患者来自四面八方,不论沪上和沪外,所有患者都需要平等友善地诊治。

医与患之间最可贵有一份真实的亲切本心,一份天然的情义,也需要交流的时间。这份本心,不会随着如潮人群的涌入而淹没,不会在繁杂机械和仪器间疏离,也不会在以后更进一步的AI中消亡,但是没有时间交流,就易产生隔阂。在日常门诊中,我看到很多医院很多医生,也包括我自己,因为患者较多,每一分钟每一流程都被尽可能精确核计与分配,效率高固然很好,总觉得不知不觉间少了什么,真的少了什么。

快下班时我接诊一对年轻夫妇,丈夫视力很差,他自小有眼球震颤,妻子视力也很差,她是先天性白内障手术,他们是带着白内障幼儿来看病,幸运的是孩子在我院白内障专家手术后获得光明。他们走之后,我又加诊一位来自家乡的患者,恰好多给了一点时间。正好当天哥来沪,我想起那位眼疾阿叔,之前几十年从未提过。哥哥也不知道那位阿叔的眼睛后来如何,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如何。哥提到,那一年正好印度电影《流浪者》放映,眼疾阿叔的两个很活泼的儿子,还没到学龄,曾在小河桥头一边哼“阿巴拉姆……”,一边手舞足蹈,很灵动,相信他们生活是越来越好。我想了想,我一点也不记得。

现在是视光门诊高峰,有时候来自各地的患者实在太多,将心比心,早一天看好早一天手术,对每个患者也是一种照拂。以至于有一天,一天我们做了300多台近视全飞手术,又有一天,一天做了150多台高度近视眼内镜ICL手术,算是创世界记录,在我看来也是齐心协力的范本。但是,也仍然少了什么。

放眼全国,近视患者更多,其他眼病也一样,就算我国3万6千眼科医生齐上阵,单纯诊疗也不是上策。眼下,国家已发布近视防治指南,两部委也推出《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汇合多方力量、多个层面的近视防控,增添新的目标。到近视防控成功那一天,我相信我就可以开心失业,随时出发,去自然户外,去登山看水,去远眺白云一朵,一朵。

本文是周行涛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8-08-14 21:51

周行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周行涛大夫电话咨询

周行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周行涛大夫

周行涛的咨询范围: 高度和超高度近视、近视及散光手术、远视与老视(老花)手术(全飞秒激光SMILE,近视眼内镜ICLV4C、优化表层切削LASEK、激光Extra圆锥角膜、老花手术相关等)PTK/GCD角膜营养不良等混浊的激光治疗与基因检测。复杂性近视手术与术后并发症如角膜扩张/圆锥/不规则散光/视觉质量异常等会诊。 复杂性屈光不正、近视、散光、远视、老视、屈光参差、小儿高度近视、斜弱视及视觉发育异常。视觉科学相关问题。 更多>>

咨询周行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