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行涛大夫的个人网站 zhouxingtao.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周行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五官科医院 > 周行涛 > 文章列表 >近视全飞八年:爱眼的N次方

诊疗感受

近视全飞八年:爱眼的N次方

发表者:周行涛 人已读

我很相信实践。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实实在在的每一天,很好。我也很相信数学,数字是自然界的密码,真真切切的每一轴,或是每一维度,很朴素。我被告知,我院的飞秒仪器因为手术序列码即将到设计数值的顶端,需要清零,我问,这个数字是多少,Zeiss的答复是65536,是极限,须重新安装。很快就到这一天吗?很快,预期不超过十天就满,飞秒机器将不得不归零重设。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

飞秒是10-15秒,即10的负15次方秒,飞秒激光是具有无限潜力的超短波。我自2010年5月开展我国第一例近视全飞手术FLEX,认识到角膜瓣的局限性,随即开始国内更微创的第一例全飞SMILE临床研究。当年还没有专用边切软件支持,非常的压力之下,我小心谨慎,特别诚惶诚恐,第一年都没有做到百例。2011年八月Zeiss宣布在中国正式上市SMILE,2012年我院举办了第一届专注于近视手术的“微笑论坛”。那时拥有全飞的单位很少,会做的医生也很少,我做live surgery,不料因激光扫描等因素,我花了15分钟以上才完成手术,歉疚与伤痛,好长时间挥之不去。困难一点一点克服,我国的近视全飞手术质与量齐升,国内全飞量去年以来增加更为飞速,已近60万台手术,极大地帮助到近视患者。

我院团队连续数年保持世界上全飞量最多,今年初更成为全球第一家超过5万台全飞的单体医院。数量不是目标,从来没有最好,且任何手术均有不足,因此围绕全飞手术的远期安全性以及视觉质量,这些年来也开展研究,尽心尽力去做到更好。但,面对任何一个新患者,面对一个已术患者,我仍有惶恐,害怕辜负患者信赖,害怕任何一个问题,不论来自术前,还是来自术中,还是来自机器,还是来自医生,还是来自患者特质,还是来自术后……哪怕是一丁点儿,也可能影响到患者,惟有精益求精。

我记得第10000和第10002两位,他们是Zeiss热忱敬业的“工作超人”,从手术室出来没过十分钟,从四楼手术室走到大门口后,就开始边看手机边讨论工作。从1万到2万,再从4万到5万,所需时间越来越短。八年间经历挫折与创新,我当然记得手术过的第一位患者,以及其他类别的“第一位”比如武校运动员、特警、医生同行等等,每一位患者的信任,是我全力以赴做好诊治的原力,也让我更有责任感和爱护之心。

我一直相信,我国近视手术蓬勃发展特别是全飞手术的飞跃,与我国近视患病率高居世界第一有关,近视患者的需求是最大的驱力。在一切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实践中,当前更要坚持近视手术的全方位分析。相信在即将举行的亚太全飞论坛和亚太全飞培训班上,更多医生将会探讨全飞质量控制,从需求导向、效果导向和问题导向中取探索更好的未来。在询证医学显示包括全飞和ICL在内的各类近视手术安全可靠的同时,也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尚没有手术是完美的,医生需要艰苦探究那些不够完善的方面,也需要患者的理解与协作,争取更好、更安全与更稳定。

我写信去询问德国参与设计的一位研发者,问他对全飞的最初想法,问他为什么限定65536呢?问他是否想过一台机器在服役期间达到它的最大数值?他的回信转来了,他写到,确实当初没有想过一台机器可以做那么多台手术,全世界都没有想过,他接着写到,在2003年,囿于芯片及当时对于手术数量的考虑,设计为顶值216即2的16次方,他没有想过有机器会超过。他回答很简明,我钦佩和感谢他们为临床提供如此出神入化的高科技诊疗工具,我很赞他的预设,2的16次方,并非是时代限制了想象力。

一说到归零,我关于全飞的思考仿佛一下子也被清空。全球那么多近视,需要不懈努力去防控,去矫治,总有一天全飞手术量将超过500万甚至1000万。爱眼护眼无极限,是2的N次方,诚挚祝福每一位患者恢复明亮视觉,每一位近视患者都能拥抱远大而美好的人生。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8-08-14 21:58

周行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周行涛大夫电话咨询

周行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周行涛大夫

周行涛的咨询范围: 高度和超高度近视、近视及散光手术、远视与老视(老花)手术(全飞秒激光SMILE,近视眼内镜ICLV4C、优化表层切削LASEK、激光Extra圆锥角膜、老花手术相关等)PTK/GCD角膜营养不良等混浊的激光治疗与基因检测。复杂性近视手术与术后并发症如角膜扩张/圆锥/不规则散光/视觉质量异常等会诊。 复杂性屈光不正、近视、散光、远视、老视、屈光参差、小儿高度近视、斜弱视及视觉发育异常。视觉科学相关问题。 更多>>

咨询周行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