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朱剑锋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眼科医院 > 朱剑锋 > 文章列表 >吴佩昌教授:中国台湾地区儿童近视防控的2点经验

医学科普

吴佩昌教授:中国台湾地区儿童近视防控的2点经验 (转载)

发表者:朱剑锋 人已读

来源:眼视光观察

导读:11月18-20日,第二届橘洲国际视光论坛即将在美丽的长沙举行,本届论坛将围绕近视的科研和临床,通过“近视发病机制新观点”、“近视眼临床新手段”、“斜弱视与低视力防治新进展”、“眼视光交叉新领域”、“视觉环境与视觉健康”、“眼视光教育与管理”、“学术新秀论坛”等7大版块和单元来呈现。

该论坛从2016年开始,计划两年一届,打造为行业最顶级的视光学学术盛宴之一。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该论坛,我们计划将第一届橘洲国际视光论坛的精华内容再度和大家分享。


吴佩昌教授
高雄长庚纪念医院眼科系主任、视网膜科副教授,台湾长庚大学副教授,眼科医学会监事,视网膜医学会理事,教育部学幼童视力保健计划主持人。

论坛:2016橘洲视光国际论坛(11月21-23日)
演讲主题:中国台湾地区儿童近视防控的成果
专业审核:陈兆医生(爱尔眼科)



我今天分享的内容是目前台湾地区儿童近视防控的成果,主要分为两大部分:户外活动预防近视和阿托品对近视的控制。

1| 中国台湾地区,2010年前的近视防控历程

台湾地区从1980年开始加强视力保健工作,陆续开展了以下工作:台湾地区“行政院”1980年指示相关单位召集专家、学者拟定《加强学生的视力保健重要措施》,认为近视跟国家安全问题同等重要;1986年卫生单位成立视力保健中心;1995年开始学龄前儿童的斜弱视筛检;1999年的时候出台了教育部《加强视力保健五年计划》。这五年计划花费了相当多的人力和物力。

在台湾地区,学校的护理师会在每个学期为每个学生测量视力。裸眼视力低于0.8的小朋友就会转介绍到眼科医师那里去。而且法律对此有明文规定。

裸眼视力是检测学生近视情况比较简单、好用的指标。IanMorgan教授也做过研究,如果跟散光和远视比较,用裸眼视力对近视进行推测有最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赵家良教授之前也做过研究,裸眼视力跟近视的相关系数相当高,对于华人儿童特别有效。

1999年推行的《加强学童视力保健五年计划》,对于斜弱视的筛检效果相当好。有问题的小朋友能够在幼儿园阶段,也就是3~6岁的黄金治疗期提前得到治疗,成效显著。

对于降低近视的患病率,当时的应对策略是:改善教室的照明;改善桌椅的高度;鼓励望远凝视;实行间断休息(30分钟休息10分钟);推行护眼操。

然而,采取这些措施后,近视患病率还是居高不下。2006年,在我们卫生单位咨询委员会开会的时候,教育部的老师代表反映,他们所有该做的都做了,可近视患病率还是很高。

台湾的近视患病率,1986年的时候7岁的小孩只有3%,但是到了2000年、2006年和2010年都达到了20%;到18岁,近视患病率2000年和2006年都是达到了85%,相当高。

2|2007年以来的全球重要近视防控研究
以及2011年以来台湾地区取得的近视防控成果


2008年,Morgan教授和Rose教授发表了重要的文献:第一,高强度的户外活动(不管是哪一种运动)都与有较多的远视储备和较少的近视发生率有关,可以降低近视的风险;第二,不管做哪一种室内活动,它们之间没有明显的差异。

当时,苏祥美教授和Rose教授一起对比悉尼和新加坡的研究结果显示:6~7岁的华人儿童近视患病率,悉尼比新加坡低很多,分别是3.3%和29.1%。令人好奇的是悉尼的儿童每周读的书还比较多,有更多的近距离活动。但是在悉尼,他们花更多的时间进行户外活动,平均每周有14小时,而新加坡华人每周只有3小时。所以他们认为可能近视跟教育压力和政策有关。

2007年Jones教授研究发现,即使父母双方都近视,每周10小时的户外活动仍有保护作用,发生近视的风险相对较低。2009年还发现每周如果19小时在户外,就能够抵消高强度视近活动的影响。

延伸阅读:户外活动与近视防控的全球权威研究
延伸阅读:美国FDA近视防控重要专题会议分享

当时,台湾地区教育部也要求有自己本地的资料,所以我们也在附近的七美岛做了一个研究来和台湾其他地区做比较。研究发现,这里的乡村儿童小学一年级时,的确近视患病率比台湾地区之前的研究较低,但到了6年级时,近视患病率都接近,所以推测是由于类似的教育体制所造成。

在这个研究中我们还发现,年纪越大近视患病率越高,父母亲有近视是一个导致近视发病的危险因子。而最有效的保护因子是户外活动。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地区视力保健咨询委员会的所长希望我们学者能够提出有效的方法来控制近视。

当时有资料显示,户外活动是预防近视发生新的、很好的方法,而且有新加坡和悉尼的研究是建议每周户外活动14个小时,我们就分成7天来做平均。所以当时就提出天天增加2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因为当时正好在做远眺(计划),所以就把这个远眺安排到户外去。近距离中断(每30分钟近距离用眼休息10分钟)还是继续进行,但是改善灯光和调整座椅高度就没有像以前那么强调。

不管是温州医科大学周翔天教授团队还是Morgan教授团队所做的研究都发现,照度过高能够预防近视,但是室内500勒克司(lx)左右的光线没有办法预防近视的发生。

我孩子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和校长做了这样的一个研究(这是第一个教育政策介入抑制近视的研究):我们让小朋友们多到户外去,每天就只增加了80分钟户外活动,新增加的近视发病率就减少了一半(8.41%VS17.65%),可以显著减少近视度数的恶化速度,特别是可以让没有近视的儿童避免变成近视。



台湾地区的课表和大陆的不太一样,上午有4节课,每一节课40分钟,第一节下课有10分钟的课间时间,第二节下课有20分钟,第三节下课是10分钟,第四节下课就去吃饭。

一个上午就有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下午也是一样。所以说是利用课间的活动时间,再加上走路上下学,那就可以达到每天2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



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蓝卫忠教授的研究结论是:如果我们用室内的光线,是没有办法去控制近视度数的,实验的小鸡近视度数还是很深;但如果用比较强15000LX的光线的话,并照射较长的时间,就可以抑制它近视度数的变化。

如果把强光照的干预手段改成间断给予也可以抑制近视,比如每60分钟给予一次强光照刺激,并持续60分钟(60分钟强光照:60分钟正常光照)。他发现当这给间断给予的频率提高到1分钟强光照:1分钟正常光照时,效果会显著增加,几乎100%抑制实验性近视的发生。

何明光教授和Morgan教授发表的研究表明:按照大陆目前的政策,小学生每天有40分钟的体育课。2009年时,我也曾给台湾地区教育部提出过这样的构想,但是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推行。大陆现在已经有很好的制度,如果能够加以落实和监督,我想大陆小朋友的近视发病会下降。

不管是户外活动还是长时间的近距离活动都会对近视产生影响,这已经被证实。研究发现,如果每天多1小时户外活动,近视风险将降低2%。但是如果近距离活动每增加1个DiopterHour(屈光度时间),就会增加2%近视的机会。

台湾地区的研究也可以证实,台湾地区的视力不良率过去数十年都是持续上升态势。但从2011年开始,普遍推行每天2小时的户外活动之后,有了前所未有的反转,近视患病率按每年1%的速度下降。

所以,以上数据都能进一步证实,户外活动能够有效抑制近视的发生。推广每天2小时户外活动其实是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

目前,台湾地区一些学校的老师和辅导员还有一个比较新的想法,就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运动可以改造大脑,多做运动能够使大脑的反应更好,学习成绩也会更好,这点可以供大家参考。

3|全球阿托品使用的相关研究及
台湾地区的阿托品使用经验和效果

阿托品是目前唯一公认对近视控制有效的药物,特别是1%~0.5%的浓度对近视的控制相当有效。但有一些儿童点了阿托品以后有畏光、视近不清、过敏性结膜炎、过敏性皮肤炎、面红、发热等副作用,而且浓度越高,这些副作用越明显。

台湾地区的眼科医师过去认为,阿托品主要是通过让睫状肌放松从而控制近视。但是近年来有做基础研究的学者发现,阿托品其实不是单纯地放松调节。如果把瞳孔、睫状肌相关的联合破坏掉,阿托品仍然可以控制近视发展。

所以,阿托品不是通过调节放松起作用的,它可能是直接对巩膜产生了一些影响,或者是在视网膜诱发了一些多巴胺的改变。

这个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光学产品被设计用来减少调节,但对近视的控制还是没有效果。

早年在台湾大学也做了不同浓度的阿托品研究和短效的散瞳剂比较。研究发现短效的散瞳剂对近视的控制是没有效果的。如果用阿托品,0.5%浓度每年近视只增加0.04D;如果用0.25%,每年增加0.45D;用0.1%,大概每年增加0.47D。当时的结论是,0.5%浓度效果最好。

1998年胡诞宁教授也发表过一篇不同浓度阿托品控制近视的情况(1%、0.1%和0.01%):1年后控制效果最好的是1%浓度的阿托品。

2006年在新加坡也做了相关的研究(一只眼滴阿托品,另一只眼作对照),共观察2年,结果77%的患者近视度数都得到了控制,但停用后的1年(第3年)出现度数反弹(增加更快)。

台湾地区南部的太阳比较强,即便是使用0.1%的阿托品,小朋友的畏光率还是很高,所以,我们就降低浓度为0.05%。从2006年到现在大概10年,发现点了阿托品的小朋友度数控制得很好,没有点的小朋友度数增加很快。

新加坡的ChiaA医生研究不同浓度阿托品的疗效,结论是不同浓度的阿托品控制度作用有差异,但并不是很大:使用0.5%阿托品的每年增加0.15D;0.1%的每年增加0.19D;0.01%的每年增加0.25D。

停药后,0.5%的这组度数反弹最快,而0.01%的这组反弹比较慢:0.01%组每年增加0.50D的有24%;0.1%这组每年增加0.50D的占59%;0.5%组每年增加0.50D的比例最高,有68%。

阿托品的浓度越高,近视控制作用越好,但是停药后,浓度越高的近视反弹也越快。所以目前公认用0.01%浓度的阿托品控制近视是比较理想的,效果好,基本也不会导致过敏性的结膜炎,对眼压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但是,在使用阿托品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给患者配戴太阳镜或变色镜片以及戴帽子来保护眼睛。对眼压要监控,出现口干舌燥、心跳过快的情况也要注意。

最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下台湾地区使用阿托品的情况:2000年,台湾地区近视的小朋友有37%的人使用1%或0.5%的阿托品。2004年开始,0.1%浓度的阿托品上市,使用的近视儿童上升至50%。

再来看对高度近视的影响。2000年时,18岁的少年高度近视患病率达到20.8%,2006年却下降到16.8%。这可能就是因为在台湾大量使用阿托品,使高度近视患病率不升反降。2017年还会有更新的数据告诉各位。

总结来说,台湾地区主要是靠每天户外活动2小时、近距离中断(每30分钟近距离用眼休息10分钟)及使用低浓度阿托品来防控儿童近视的。目前,台湾地区也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使用角膜塑形镜,这需要强调科学的验配来避免和控制感染。

最后,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免受近视之苦。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8-10-24 06:37

朱剑锋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朱剑锋大夫电话咨询

朱剑锋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朱剑锋大夫

朱剑锋的咨询范围: 屈光不正、儿童弱视的诊断治疗,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防控,各种隐形眼镜的验配 更多>>

咨询朱剑锋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