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痉湿暍篇简答题,讨论题

金匮要略方论

痉湿暍篇简答题,讨论题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五、简答题

1.如何理解“湿痹之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便”?

本篇提出的湿痹之候,是以“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为特征的湿病,这种特征不同于一般的湿邪在表之侯,而是内湿与外湿相合的指征性表现,说明外湿内趋,病程已迁延一定时日,正气无力抗邪。既有外湿流注关节.筋脉造成的关节烦疼之症,又有内湿为重引起的“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之症,是湿邪内阻影响膀胱气化而小便不利;湿趋大肠则大便反快。故宜取利小便法。小便得利则内湿去,阳气通,外湿亦可随之祛除。此即“利小便,所以实大便”,“治病求本”之谓。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2.简述防己黄芪汤的药物组成及证治?

防己黄芪汤的药物组成为:黄芪、防己、白术、甘草、生姜、大枣。本方可治风湿表虚证,临床表现为一身关节疼重、恶风、自汗、脉浮,系由表气不足,又受湿邪或风湿犯表,卫气被伤,失于固护所致,虽为风湿邪在表,但表气已虚,故不应更发汗伤正,而应当用益气固表,祛风除湿法治之。

3.试比较麻黄加术汤证与麻杏苡甘汤证有何异同?

相同点:均为湿邪在表之表实证,以一身关节疼烦为主症,以微汗法治疗,二方用药均有麻黄、杏仁、炙甘草,是由麻黄汤变化而来。不同点:麻黄加术汤证为寒湿在表,除主症外,尚有发热、恶寒、无汗、脉浮紧等表现,治法为微发汗、除寒湿,宜用麻黄汤加白术。麻杏苡甘汤证为风湿在表,有化热、化燥倾向,除主症外,以发热午后为重、无汗、恶风为特征,故治以发汗除湿、轻清宣化,方用麻黄汤减桂枝加薏苡仁,且小其制。

4.试述痉病的病因病机与治法,其预后难治有哪几种情况?

痉病为邪伤筋脉,津液不足或耗伤,筋脉失于濡养所致,故其预后与津液受伤的程度有密切关系。仲景对外感痉病的病因认识是由失治或误治所致,故外感痉病在临床上是一种急重病,故在治疗上,应急则治其标,用汗、下法是为病因疗法。仲景以栝蒌根、葛根两药启示我们必须重视津液的保护,以使病人保留生机。本篇从脉象上推论预后有以下几种情况,即脉沉而细者、有炙疮者、脉伏弦者等,均为正虚邪盛,病情进展,为难治,预后不佳。

5.治疗太阳中暍,为何不用汗法?

太阳中暍的病因虽为外感,但感受的是暑热之邪。暑热之邪伤人,多入气分,首先耗伤的是津气,热邪致病与寒邪致病迥异,不可用汗法。若对中暍者发汗,则更伤阳气和阴津,且不利于祛邪,当治以清热益气生津法,方用白虎加参汤。

6.如何鉴别刚痉与柔痉?

“金匮”将痉病分为刚痉与柔痉。二者除发热、颈项强急、口噤、甚则角弓反张等痉病的共同主症外,刚痉以恶寒、无汗为特征;柔痉以汗出而不恶寒为特征。

六、论述题

1.  试述湿病的治疗原则是什么?说明其机理。

湿病有外湿和内湿之分,外湿常兼风邪,而成风湿之邪,宜用微汗法;内湿宜用利小便法,此为《金匮》对湿病提出的治疗原则。治外湿之发汗法,必须遵循微汗法的原则。因为风为阳邪,其性轻扬,易于表散;湿为阴邪,其性濡滞,难以速去。如果发大汗,则风气虽去,而湿邪仍在,不仅病未愈,还易伤卫阳及阴津。故取微汗,使阳气内蒸而不骤泄,在肌肉、关节之间充满流行,营卫通畅,可使风湿之邪一并宣泄而俱去。

内湿宜利小便法。因病人素有内湿,又招致外湿,形成内外合邪,且内湿重于外湿,表现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必须治以利小便法,小便得利,则里湿去,阳气通,湿痹自除。可见,湿病治法虽有发汗和利小便之不同,但除湿必须通阳,阳气宣畅,湿邪方可尽除。禁忌大汗、火攻和下法。

2.  试述《金匮》对痉病的辨证施治。

本篇论述痉病的证治主要有三种情况:柔痉、欲作刚痉、阳明里热成痉。三者存在共同的病机,即邪伤筋脉,津液不足,筋脉失养而拘急不舒。其治法虽有微汗和泻下之不同,但其目的均以祛除病邪,固护津液为主。柔痉的病机为外感风邪,津液不足,邪伤筋脉,又营卫不和所致。症见发热汗出、身体强几几、脉反沉迟;治以调和营卫、清热生津疏筋;方用栝蒌桂枝汤,即桂枝汤加栝蒌根。欲作刚痉的证治,指痉病发作初起或将要发作,病机为风寒表实,邪伤筋脉,津液不足或输布不利所致。症见发热、恶寒、无汗、小便不利,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治以发汗解肌、生津疏筋;方用葛根汤,即桂枝汤加麻黄、葛根而成。里热成痉多为外感邪气不解而入里化热,伤津动风所致,症见壮热息高、胸满口噤、卧不着席、脚挛急,必齿介齿。治当攻下实热,急下存阴,方用大承气汤,当得下止服。

3.  试比较桂枝附子汤.白术附子汤.甘草附子汤的证治异同。

相同点:桂枝附子汤、白术附子汤、甘草附子汤三方证均为风湿兼阳虚证,其治法均为温经通阳、祛风化湿法,方中均用炮附子,但各有特点:桂枝附子汤证属于风湿在表,风重于湿的表阳虚证,症见“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是邪未入里,表阳已虚,故以桂枝配炮附子温经助阳、祛风化湿。白术附子汤证系服桂枝附子汤后,风邪得除而外湿仍在,因湿邪为重,表阳不足。除上症外,又见大便坚而小便利,故仍遵原法。因桂枝有助热伤津之弊,故当减去,再加白术。此处白术当为生白术,配炮附子,不但能通阳除湿,更能扶脾生津以通便,此为证情而设,亦为治未病而设。甘草附子汤证为风湿两盛,表里阳气俱虚,此时邪伤已久,正不胜邪,亦不任攻伐,其表现为“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故将炮附子、白术、桂枝并用,但小其制,且以(炙)甘草名方,意在缓图,温复表里之阳气、祛风除湿。

4.  在湿病的治疗中,应注意哪些问题?

本篇论及的湿病侧重于外感湿病,由于寒湿、风湿致病因素的不同,在辨证上当分表里虚实。如风湿有表气虚、表阳虚、表里阳气俱虚,还有化热、化燥倾向者,总结这种治疗方法在临床应用时的注意事项,将对临床用药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治疗上,应根据风与湿邪的轻重以及体内阳气虚弱的程度具体分析选药。六方中既体现微发其汗的原则,善用辛温发散药;又不乏辛温(热)温经通阳药,目的是利于祛风(寒)、除湿邪。因此,有以下几种情况当细思。(1)寒邪较重时,发散药应重用,但必须遵循微汗法的原则,因多用极易过汗或使病情失控,此时宜加用适量的补气助阳药。(2)湿郁化热时,温散药宜少用,以免助热,或导致两热相得,更易汗出,故发散药当减量。亦可加适量清利湿热药。(3)化燥伤阴时,温燥药的使用更应斟酌,以切中病机为宜,需伍用生津护阴的甘润之品。(4)对阳气已虚者,不用或少用发散药。临证时为免伤正气,不求速效,只应缓图。如风湿表虚之防己黄芪汤证,表里阳气俱虚之甘草附子汤证等即是例证。所以,湿病是一个病机较为复杂的疾病,对其邪正虚实的不同病情必须认识清楚,判定缓急方可斟酌用药。

此外,治疗湿病用微发汗法,应重视患者服药后的反应和护理,以及注意湿病与季节、气候变化因素的关系,促进疾病向愈,更利于提高临床疗效。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06-14 07:15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