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喜双_好大夫在线

宮喜双

主治医师 讲师

安阳市妇幼保健院 妇产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31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宮喜双

宮喜双

主治医师 讲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诊前须知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的诊治

发表者:宮喜双 1503人已读

王红梅,王谢桐
摘要:
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 Graves 病) 是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甲亢) 最常见的原因。血清促甲状腺激素( TSH) <0. 1 mU/L,游离甲状腺素( FT4) 高于妊娠特异参考值上限,排除妊娠期甲亢综合征( SGH) 后,甲亢诊断可以成立。妊娠期治疗甲亢的药物主要是丙基硫氧嘧啶( PTU) 和甲巯咪唑( MMI) 。主要不良反应为肝脏毒性、粒细胞缺乏和致畸性。因此,建议孕早期用 PTU,3个月后用 MMI。抗甲状腺药物( ATD) 应当使用最小有效剂量,防止胎儿甲状腺功能减退。高水平的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 TRAb) 可通过胎盘造成胎儿甲亢。产后应用 ATD 可降低甲亢复发率。ATD 可少量分泌到乳汁中,但都不会影响后代发育。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宮喜双
关键词: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毒性弥漫性甲状腺
肿; 抗甲状腺药物; 妊娠
中图分类号: R714. 256 文献标志码: C
Abstract: The diagnosis of hyperthyroidism is con-firmed by elevated serum free thyroxine ( FT
4) anddecreased TSH( < 0. 1 mU / L) . Graves disease,themost common cause of hyperthyroidism during preg-nancy,is characterized by a typical goiter,and pres-ence of TSH receptor antibodies ( TRAb ) . TRAbcould cross the placenta and stimulate the fetal thy-roid. Antithyroid drug therapy ( ATD) ,including pro-pylthiouracil ( PTU ) and methimazole ( MMI ) ,hasbeen used to maintain FT4in the upper limit of thenormal reference range. PTU should be limited in thefirst trimester for its potential liver toxicity,whileMMI should be used after the first trimester for itsteratogenicity. ATD should be adjustmented accord-ing to the serum FT4level to avoid side effects to thefetus. Postpartum ATD treatment cause little harm tothe baby.
Keywords: hyperthyroidism; Graves disease; antithy-
roid drug therapy; pregnancy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甲亢) 是由于甲状腺组织增生、功
能亢进、产生和分泌甲状腺激素过多所引起的一组临床综
合征。妊娠期甲亢发病率约为 1%,其中临床甲亢占
0. 4% ,亚临床甲亢占 0. 6% 。主要为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
( Graves 病) ,包括妊娠前和新发的 Graves 病,占所有病因
的 85%; 其次为妊娠期甲亢综合征( syndrome of gestational
hyperthyroidism,SGH) ,又称一过性甲亢,比例为 10% ; 甲状
腺功能腺瘤、结节甲状腺肿、葡萄胎等,比例仅为 5%[1]。
由于甲亢患者不易妊娠且流产率高,妊娠合并甲亢者,一般
病情相对较轻,或已接受过抗甲状腺药物( ATD) 、131I 放射
治疗或手术( 甲状腺部分或大部切除术、腺瘤切除术) 。
Graves 病是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引起的自身免疫
病。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 TRAb) 有 3 种: ( 1) 促甲状腺
激素受体刺激性抗体( TSAb) ,可激活促甲状腺激素受体
( TSH-receptor,TSHR) 而产生类似 TSH 的生物效应,引起
甲状腺功能亢进。( 2) 促甲状腺激素刺激阻断性抗体(
TBAb) ,与 TSHR 结合后阻断 TSH 与受体的结合而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

( 3) 中性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与 TSHR
结合后既不激活受体也不阻断其他配基对 TSHR 的作用。
Graves 病常于早孕期及产后 1 年加重。
1 妊娠合并甲亢的诊断
诊断妊娠合并甲亢的关键是及时发现异常的表现,依
据实验室检查( 包括促甲状腺激素、甲状腺素、TRAb 等) 、
超声检查确定病因,并了解胎儿在宫内的状况。血清促甲
状腺激素( TSH) < 0. 1 mU/L,游离甲状腺素( FT4) 高于妊
娠特异参考值上限,排除 SGH 后,甲亢诊断可以成立
[1]。妊娠各期 TSH、FT4
参考值,见表 1[1]。
表 1 妊娠早、中、晚期 TSH、FT4正常范围




试剂公司 孕早期 孕中期 孕晚期 方法
TSH( mU / L) DPC 1 0. 13 ~ 3. 93 0. 26 ~ 3. 50 0. 42 ~ 3. 85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Abbott 2 0. 03 ~ 3. 6 0. 27 ~ 3. 8 0. 28 ~ 5. 07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Roche 2 0. 05 ~ 5. 17 0. 39 ~ 5. 22 0. 6 ~ 6. 84 电化学免疫分析测定法
Bayer 3 0. 03 ~ 4. 51 0. 05 ~ 4. 50 0. 47 ~ 4. 54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FT4( pmol/L)D
PC 1 12. 00 ~ 23. 34 11. 20 ~ 21. 46 9. 80 ~ 18. 20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Abbott 2 11. 49 ~ 18. 84 9. 74 ~ 17. 15 9. 63 ~ 18. 33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Roche 2 12. 91 ~ 22. 35 9. 81 ~ 17. 26 9. 12 ~ 15. 71 电化学免疫分析测定法
Bayer 3 11. 80 ~ 21. 00 10. 6 ~ 17. 60 9. 20 ~ 16. 70 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
1. 1 确定高危患者
1. 1. 1 病史 多数妊娠期甲亢患者有甲状腺病史。有月
经紊乱、流产、早产史,分娩过甲状腺疾病患儿也提示可能
有甲状腺功能异常。
1. 1. 2 临床表现 甲状腺弥漫性肿大( 可有压迫症状,闻
及血管杂音) ; 高甲状腺素代谢症候群( 潮红、心率快、易激
动、失眠、体重减轻、低钾周期性麻痹等) ; 甲亢性心脏病
( 快速型心律失常、房颤、充血性心衰等) ; 突眼( 浸润性和
非浸润性) 等。
1. 1. 3 孕期有以下表现者应检测 TSH 妊娠剧吐( 体重减
轻 5 kg 以上、酮尿,严重时肝功能受损、血钾异常) ; 体重不
随妊娠月数而相应增加; 休息时心率在 100 次/min 以上;
分娩过甲亢患儿; 甲状腺肿伴局部血管杂音和震颤; 浸润性
突眼。我国指南支持有条件的医院对妊娠早期妇女开展甲
状腺疾病筛查,包括 TSH、FT4、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 TPOAb) ,

筛查时机选择在妊娠 8 周以前,最好在孕前筛查[1]。
1. 2 实验室检查 孕早期血清 TSH < 0. 1 mU / L,提示存
在甲状腺毒症的可能,应当进一步测定 FT4、总三碘甲状腺
原氨酸( TT3) 和 TRAb、TPOAb; 禁忌131
I 摄取率和放射性核
素扫描检查[1]。20 ~ 24 周应检测 TRAb。Graves 病患者 TRAb 抗体阳
性,部分 TPOAb 阳性。TRAb 可通过胎盘刺激胎儿甲状腺
致胎儿甲亢。接受过131I 治疗和甲状腺部分切除治疗后,即
使激素水平正常,也可能出现高水平的 TRAb。强调 TRAb
的检测非常重要,因为许多情况下仅注意调节母体的激素
水平,而忽略了其对胎儿和新生儿的影响。妊娠期 Graves
病患者新生儿甲亢发生率为 1% ~ 5%[2]。既往有 Graves
病史或新诊断为 Graves 病的患者,应在妊娠第20 ~24 周检测 TRAb。
1. 3 超声检查 怀疑甲状腺疾病者应当超声检查双侧甲
状腺,可发现弥漫性甲状腺肿、单纯性甲状腺肿、甲状腺结
节、甲状腺炎、甲状腺腺瘤、甲状腺囊肿、甲状腺癌等。对于
甲亢未能控制或体内仍有高水平 TRAb( 超过正常参考值
上限 3 倍) 的患者,应行胎儿超声检查评估其甲状腺功能,
包括胎心率、胎儿心脏、羊水量和胎儿甲状腺。产后 3 ~4 d
和 7 ~10 d 也应当检查胎儿甲状腺功能[3]。
1. 4 脐带血检测胎儿甲状腺功能 TRAb 阳性可能致胎儿
甲亢,而使用 ATD 治疗时,ATD 过量可致胎儿甲状腺功能
减退。倘若依据临床表现和超声检查怀疑胎儿甲亢而不能
确定时,为明确诊断,在确诊有助于胎儿预后的情况下,可
进行脐带血穿刺检测激素水平[3]。
2 妊娠合并甲亢的产科管理
目的是使孕妇安全地度过孕期、分娩期、产褥期,获得
甲状腺功能正常的新生儿。需要做到早期诊断、规范治疗,
加强对母儿的监测,多学科共同管理( 产科学、内分泌学、
胎儿医学等) 。
2. 1 孕前管理 孕前应当询问是否有甲状腺疾病病史及
相关症状,做到早期诊断。如果为甲亢患者,应在病情完全
控制 3 个月后妊娠; 如接受过131I 治疗,至少 6 个月后方可
妊娠。此阶段接受左旋甲状腺素( L-T4) 替代治疗,使血清
TSH 维持在 0. 3 ~ 2. 5 mU / L。既往分娩过甲亢患儿、接受
过131I 治疗、部分甲状腺切除者还应当检测 TRAb。治疗后
有甲状腺功能低下者应当补充适量甲状腺素。生育期患
者131I 治疗前 48 h,需要做妊娠试验,核实是否妊娠,以避
免131I 对胎儿的辐射作用。孕期接受过
131I 治疗或检查,需终止妊娠。
2. 2 孕期管理 妊娠合并甲亢患者应当增加产前检查的
次数,监测孕妇血压、体重、宫高、腹围的变化,监测肝功能、
白细胞和激素水平等,每月进行一次超声检查,及时发现胎
儿甲亢、甲减; 并加强对胎儿的监护。孕妇自身还应当注意
避免感染、情绪波动,预防由此诱发的甲亢危象。甲亢孕妇
易发子痫前期。注意早期补钙、低盐饮食、营养指导,避免
高碘摄入。
甲亢孕妇易早产。如果发生先兆早产,应积极保胎,用
药注意避免 β 受体兴奋剂。孕 37 ~38 周住院观察,加强胎
儿监护; 孕妇还应行心电图及超声心动图检查,排除甲亢性心脏病。
2. 3 分娩期管理 甲亢病情控制良好者,如果骨盆、宫颈
条件好,估计胎儿不大,可考虑经阴道分娩,分娩时应鼓励
患者,补充能量,注意缩短第二产程,必要时手术助产。剖
宫产指征适当放宽。产后病情常加重,注意保证产妇休息,
调整 ATD 的用药剂量,加强对母儿的监护,预防甲亢危象,
及时发现胎儿甲状腺功能异常。
3 妊娠合并甲亢的治疗
妊娠期禁用131I,手术治疗尽量避免。因此,妊娠合并
甲亢的治疗主要是应用 ATD 和对症治疗。
3. 1 ATD 药物治疗 使用 ATD 的目的是控制甲亢症状,
使血清 TSH 处于妊娠相应阶段正常范围内,FT4
接近或者
轻度高于参考值的上限。妊娠期用药的监测指标首选FT4。不推荐 TT3
作为监测指标,因报道母体 TT3达到正常时,胎儿的 TSH 已经升高,但 T
3型甲亢的孕妇除外。
3. 1. 1 常用药物 抗甲状腺药物主要是硫脲类药物,其
中,硫氧嘧啶类包括甲基硫氧嘧啶( MTU) 和丙基硫氧嘧啶
( PTU) ; 咪唑类包括甲巯咪唑( 他巴唑,MMI,) 和卡比马唑
( 甲亢平,CMZ) ,CMZ 进入体内很快代谢为他巴唑。妊娠
期常用 PTU 和 MMI。ATD 通过抑制酪氨酸的碘化而抑制
甲状腺激素合成,PTU 还可抑制外周组织的 T4转化为 T3及
免疫抑制作用。PTU 口服易吸收,20 ~30 min 达甲状腺,半
衰期 2 h,需每日多次给药。PTU 可通过胎盘,少量分泌入
乳汁中。MMI 口服后由胃肠道迅速吸收,浓集于甲状腺,
其生物学效应能持续较长时间,故可每日给药 1 次。MMI
易通过胎盘并少量经乳汁分泌。
3. 1. 2 ATD 对孕妇的不良反应 不良反应大多轻微: 皮疹
或皮肤瘙痒( 3% ~5%) 、味觉异常、轻度白细胞减少、关节
痛、上腹部不适,还可出现狼疮样综合征,并可使凝血酶原
时间延长。有些不良反应是危险的: 粒细胞低于0. 5 ×10
9/L( 发生率 0. 2% ~ 0. 5% ) 、多发性关节炎、血管炎、变态反
应性肝炎( 发生率 0. 1% ~ 0. 2%) 。用药前和用药期间应
定期检查血常规和肝功能,白细胞数低于 4 ×109/ L 或中性

粒细胞低于 1. 5 ×109/ L 时应停用[4]。
3. 1. 2. 1 粒细胞缺乏 一般发生于用药 90 d 内,也可发
生于用药 1 年后。出现粒细胞缺乏,应停止用药,予抗生素
预防感染。轻度白细胞减少不必停药,但应加强监测。
PTU 和 MMI 存在交叉反应,故用其一种药物发生粒细胞缺
乏时也不能转用另一种。PTU 引起的粒细胞缺乏、血管炎
的发生率高于 MMI[5]。
3. 1. 2. 2 肝脏毒性 PTU 相关的肝脏毒性远远大于 MMI。
给 ATD 后 1 个月内,超过 30%出现无症状的转氨酶短暂升
高,所以 PTU 相关的肝脏毒性难以早期识别。其特征是剂
量依赖、发病急骤、超敏反应性。发生率 0. 1% ~ 0. 2%。
PTU 相关的肝功能衰竭是美国肝脏移植的第三大原因,儿
童肝衰竭发生率 1/1000,成人 1/10 000。有报道 2 例母体
接受 PTU 治疗的新生儿发生肝衰竭。而 MMI、CMZ 相关的
肝毒性是胆汁淤积,停药恢复[5]。
3. 1. 3 ATD 对胎儿的致畸作用( MMI > PTU) ATD 广泛
用于甲亢的治疗已有 70 余年,1972 年首次报道了孕期接
受 MMI 的母亲产下了头皮缺陷的新生儿,此后发现的与
MMI 相关的异常有: 先天性皮肤缺陷、鼻后孔闭锁、食管闭
锁、脐膨出、腹壁裂、内脏转位。MMI 胚胎病 ( MMI embry-
opathy) 被用来描述这样一组畸形[6]。而 PTU 相关畸形较
少。PTU 和 MMI 均可通过胎盘,通过率相似[7]。也有研究
表明,应用 MMI 治疗后胎儿发病率并没有增高,认为 ATD
相关的畸形可能与甲亢有关[7]; 而 PTU 也与皮肤发育不全
相关[6]。虽然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完全排除 PTU 对胎
儿的影响,但多数研究和指南认为,PTU 的致畸作用显著低于 MMI。
3. 1. 4 ATD 的应用
3. 1. 4. 1 孕期推荐方案 依据 PTU ( 潜在的肝毒性) 和
MMI( 潜在的致畸性) 的不良反应和对胎儿的影响,推荐:
孕前使用 MMI、CMZ 治疗者妊娠后改为 PTU,妊娠 3 个月
后改为 MMI[1]。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早孕时 MMI 的
致畸作用和 PTU 的肝脏毒性。但如果孕早期孕妇对 PTU
不耐受,鉴于未经治疗的甲亢对胎儿的影响更大,还是推荐
用 MMI。改药后 2 周,复测甲状腺功能,此后 2 ~4 周复查,
并及时调整用量。
用药初始剂量 MMI 10 ~ 20 mg/d,PTU 100 ~ 200 mg/
d,每 4 周检测 FT4和 TSH,调整剂量使 FT4波动于各孕期正
常上限至高于上限 1/3 的范围。TSH 波动于 0. 1 ~ 0. 2
mU / L。如果 FT4正常且无症状,TSH < 0. 1 mU/L 亦可[7]。
ATD 过量可抑制胎儿甲状腺功能,故甲亢病情得到控制后
应调整使用最小有效剂量。一般 MMI 5 ~ 15 mg/d,PTU
50 ~ 300mg / d。
3. 1. 4. 2 剂量调整 硫脲类药物对体内已合成的甲状腺
素没有作用,需待其消耗后方显效。故适量抗甲状腺药物
治疗约 2 周( 自主功能结节性甲亢者需更长时间) ,

症状开始减轻,8 ~12 周后,病情可得到控制。此时应减量,否则
会出现甲减。减量期可历时约 8 周,先减至原用量的 2/3,
然后减至 1/2,如病情稳定,可继续减至维持量。维持量应
根据病情适当增减。如病情控制良好,所需维持量甚小,甲
状腺肿大减轻,血管杂音减弱或消失,血中甲状腺自身抗体
可转为阴性[8]。当胎儿出现甲亢表现如心动过速、胎儿生长受限、骨龄
增加、胎儿甲状腺肿大、心衰、水肿,确诊后应加大 ATD 剂
量控制胎儿症状,而非仅将母体 FT4控制在正常上限。加
大剂量后,如果母体出现甲减的症状,可给予甲状腺素
[1]。但是由于 ATD 与甲状腺素联合应用会增加 ATD 用量,而
甲状腺素不通过胎盘,对胎儿不利,故孕期除非出现胎儿甲
亢,不主张应用 ATD + 甲状腺素联合治疗[5]。
3. 1. 4. 3 孕期停用 ATD,产后复发率增高 约 20% ~
30% 患者经过 ATD 治疗,至晚孕时甲状腺功能转为正常且
TRAb 保持低水平,有研究显示,如果停止 ATD 治疗,产后
复发率显著增高[7]。国 内 指 南 推 荐: TRAb 阴 性 者 可停药[2]。
3. 2 β 受体阻滞剂 可控制高代谢症候群,但不宜超过数
周,因长期应用可致胎儿生长受限、流产、早产,晚孕时应用
可致新生儿低血糖、呼吸暂停、心动过缓。孕期常用普萘洛
尔 10 ~ 30 mg 口服,3 次/d。因其抑制心脏并收缩支气管
平滑肌,故支气管哮喘、房室传导阻滞、心衰( 甲亢致心动
过速、房颤引起的除外) 、肺心病者禁用。
3. 3 含碘药物的应用 碘可迅速、短时抑制甲状腺素合成
与释放,长期应用( > 3 周) 可因“脱逸”现象而加剧甲亢。
此外,碘可迅速通过胎盘,被胎儿甲状腺摄取并浓集,造成
胎儿甲状腺肿大和甲减。故除非甲状腺手术或甲状腺危
象,否则孕期禁用碘剂。哺乳期和新生儿也应避免。
3. 4 妊娠期和哺乳期绝对禁止放射性碘治疗 由于131I 通
过胎盘后胎儿血清浓度可达母体的 75%,并滞留于胎儿甲
状腺长达 70 ~75 d,而胎儿的组织对放射线更加敏感,故可
致胎儿甲状腺严重损伤,并可致智力障碍、畸形、癌症患病
率增加[9]。接受放射线碘治疗后至少 4 ~6 个月方可妊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放射性碘治疗后的 6 ~12 个月,TRAb
上升达到最高值,5 年后仍有约 40%阳性[10]。
3. 5 手术治疗 妊娠期间原则上不采取手术治疗甲亢。
如果确实需要,手术最佳时机是中孕的后半期,此时器官相
对发育完善、子宫敏感性较低。出血、呼吸困难、喉上神经
损伤、喉返神经损伤、甲状旁腺功能低下、甲状腺功能低下
是甲状腺手术本身的并发症。大部甲状腺切除( 切除约
80% 甲状腺组织) 对孕妇来说,风险主要是流产和早产。
3. 5. 1 手术治疗的指征 孕期应避免甲状腺全切术。部
分切除术用于: 甲状腺肿大致压迫症状; 孕妇对 ATD 药物
过敏、不耐受、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粒细胞减少、肝功能损
害) ; 需要大剂量方能控制病情( PTU 300 mg/d 或 MMI 30
mg / d 以上) ; 药物抵抗; 此外高功能甲状腺腺瘤、毒性结节
性甲状腺肿,高度怀疑有恶变也是手术指征。但是倘若孕
晚期才发现,可根据病情决定手术时机,甲亢控制良好或穿
刺活检示高分化癌者可待分娩后手术。术前注意应用 β
受体阻滞剂使其血流动力学稳定并用卢戈( Lugos) 液至少
10 d,以减少腺体充血( 短时应用含碘液非禁忌)[1]。
3. 5. 2 TRAb 持续高水平者可能影响胎儿,可考虑甲状腺
大部切除术 一般甲状腺切除后,自身免疫症状逐渐缓解,
术后 1 年,40% ~71%患者 TRAb 阳性,术后第 2 年,仅 4%
阳性[10]。TRAb 持续高水平者,应权衡甲状腺切除术的风
险和病情对胎儿的影响,决定是否行甲状腺切除手术。
Bj?rgaas 等[10]报道 1 例甲亢妇女因 TRAb 高水平而早产一
患儿,计划第二次妊娠前,接受甲状腺大部切除术( 病理:
广泛纤维化局部炎性浸润) ,术后 TRAb 显著下降,新生儿
完全正常。
4 突眼的治疗
突眼患者眼球运动不同程度受限,睑闭合不全可合并
暴露性角膜炎。部分病人随着甲亢的缓解突眼症状好转,
但浸润性突眼患者如果 ATD 用量过大,易发生甲减,加重
突眼症状。肾上腺皮质激素用于中重度突眼。中度突眼可
用可的松10 mg,3 次/d; 中度突眼需用大剂量,可的松20 ~
30 mg,3 次 / d,病情控制后应当逐渐减量。局部治疗包括
睡眠时抬高头部、外出佩戴茶色眼镜、睡前用抗生素眼膏。
眼球后框内注射( 可的松、利多卡因、透明质酸酶) 也可有
较好疗效。
5 妊娠期甲亢危象及处理
由于甲亢危象起病急、进展快、病死率高,故一旦发生,
以抢救患者生命为重,暂不考虑对胎儿的影响。病情稳定
后 2 ~4 h 剖宫产。
5. 1 甲亢危象的诊断 由于病情危急,常根据病史和临床
表现诊断,而不能等待激素检测结果。
临床表现: 高热( 体温超过 39℃) 、皮肤潮红、大汗淋
漓、心动过速、心律失常,严重者心衰。脉压差加大,烦躁、
嗜睡甚至昏迷; 胃肠道表现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腹泻、体重
迅速下降; 肝功能异常,黄疸、脱水、酸中毒、水电解质紊乱。
5. 2 甲亢危象的治疗
5. 2. 1 抑制甲状腺激素生物合成 PTU 首选: 一次给予
600 ~ 1200 mg ( 口服或胃管) ,此后每日维持量 300 ~ 400
mg,分 3 ~ 4 次给予。1 d 后血中的 T3水平可降低 50%。大
剂量维持至危象基本控制后再逐渐减为常规治疗量。他巴
唑,首次 60 mg,以后每次 20 mg。
5. 2. 2 碘溶液抑制甲状腺激素的释放 给 PTU 后 1 h,稀
释口服复方碘溶液 3 ~6 mL,间隔 6 h。理论上碘剂应在使
用 PTU 1 h 后,甲状腺激素生物合成被阻断的情况下再给
药,以免被作为甲状腺激素的原料,致大量甲状腺激素的合
成。实际上,在治疗危象时使用碘剂阻断甲状腺激素释放
疗效迅速而肯定,远比 PTU 抑制激素的合成作用重要,为
争取时间多数同时给碘剂和 PTU。甲状腺术后危象因术前
应用碘剂,效果常不满意。危象缓解后约 3 ~ 7 d 停用碘剂。
5. 2. 3 降低周围组织对甲状腺激素的反应 β 受体阻滞
剂: 常用普萘洛尔,甲亢病人用药后兴奋、多汗、发热、心率
增快等均有改善。普萘洛尔 20 ~30 mg 口服,6 h 1 次。紧
急情况下,可静脉注射。也可用利血平和胍乙啶。
5. 2. 4 透析和肾上腺皮质激素治疗 经上述处理效果不
明显,血中 T3、T4升高显著,病情严重者可用血浆置换及腹
膜透析以清除血中过量的甲状腺激素。地塞米松 15 ~ 30
mg 或氢化可的松 100 ~ 300 mg 静脉滴注( 感染诱发者慎
用) ,可阻滞 T4向 T3的转化,防止急性肾上腺功能不全。
5. 2. 5 对症治疗 物理降温,静脉补液,纠正水电解质紊乱。
5. 2. 6 病因治疗 是关键的。如分娩期应及时终止妊娠;
感染者应用广谱抗生素。
甲亢危象经上述治疗,一般在 24 ~ 48 h 可有临床改
善,36 ~72 h 明显好转,多在 1 周左右缓解。开始治疗后最
初 3 d ,是抢救的关键时刻。危象恢复后,碘及皮质激素可
逐渐减量,抗甲状腺药物恢复常规治疗剂量。
5. 3 预防 早期诊断合理治疗,治疗过程中不要突然中断
或骤减 ATD 药物。任何手术前应先满意控制甲亢症状; 甲
状腺手术前 2 周左右加服卢戈液和普萘洛尔,术后应继续
服心得安 5 ~7 d,以免发生反跳现象或可能诱发甲亢危象。
6 产后应用 ATD 可降低复发率
由于产后 3 ~12 个月自身免疫增强,易出现 Graves 病
复发和甲状腺炎。其产生的甲亢症状仍需 ATD 控制。
PTU 和 MMI 都可以少量分泌到乳汁中,但都不会影响后代
身体和智力的发育[7]。由于 PTU 潜在的肝毒性,MMI
( 20 ~30 mg/d) 是首选药物。PTU 作为二线药物。ATD 应
当在哺乳后服用,3 h 后再哺乳。

参 考 文 献
[1]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分会,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 妊娠和
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J].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2,
28( 2) : 354-369.
[2] Mestman JH. Hyperthyroidism in pregnancy[J]. Curr Opin Endo-
crinol Diabetes Obes,2012,19( 5) : 394-401.
[3] Groot LD,Abalovich M,Alexander EK,et al. Management of thy-
roid dysfunct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postpartum: an endocrine
society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2,97( 8) : 2543-2565.
[4] Franklyn JA,Boelaert K. Thyrotoxicosis[J]. Lancet,2012,379
( 9821) : 1155-1166.
[5] Cassina M,Donà M,Di Gianantonio E,et al. Pharmacologic treat-
ment of hyperthyroidism during pregnancy[J]. Birth Defects Res
A Clin Mol Teratol,2012,94( 8) : 612-619.
[6] Lazarus JH. Antithyroid drug treatment in pregnancy[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2,97( 7) : 2289-2291.
[7] Azizi F,Amouzegar A. Management of hyperthyroidism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J]. Eur J Endocrinol,2011,164 ( 6 ) :
871-876.
[8] 白耀. 甲状腺病学-基础与临床[M]. 北京: 科学技术文献出
版社,2003: 409-435.
[9] Kurto?lu S,Akin MA,Daar G,et al. Congenital hypothyroidism
due to maternal radioactiove Iodine exposure during pregnancy
[J]. J Clin Res Pediatr Endocrinol,2012,4( 2) : 111-113.
[10] Bj?rgaas MR,Farstad H,Christiansen SC,et al. Impact of thy-
rotropin receptor antibody levels on fetal development in two
successive pregnancies in a woman with Graves desease[J].
Horm Res Paediatr,2013,79( 1) : 39-43.
( 2013 -03 -10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4-01-12 20:20

宮喜双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宮喜双大夫

宮喜双的咨询范围: 1、妇科微创手术:腹腔镜,在妇科工作多年,工作经验丰富,手术技术娴熟 2.普通妇科:阴道炎、宫颈炎的治疗,宫颈癌的筛查,卵巢囊肿,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功能型子宫出血,更年期综合症的治疗。 3、产后康复、产后盆底康复治疗;围产期保健,产前分娩方式的选择。4、病理产科: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妊娠合并甲亢或甲低的治疗,多胎妊娠; 前置胎盘出血、胎盘早剥、急产、头位难产、瘢痕子宫孕足月分娩方式的指导等产科急危重症。Dr. gong is the leader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subject .He engaged in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work more than 9 years, has rich clinical experience ,be good at rescue for all sorts of urgent danger weigh disease,especially in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nd Minimally invasive gynecological operation. 更多>>

咨询宮喜双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