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顾伯华治疗白癜风六法

中医外科学资料汇编

顾伯华治疗白癜风六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一、祛风为先,辛散入肺达皮毛
例1:王某,女,23岁。1975年7月初诊。
主诉额上发现白斑已有4年,近半年来逐渐发展,向两面颊蔓延扩大。无全身不适,苔薄,脉平。
证属风湿搏于肌肤,气血失和。治宜祛风宣肺,调和气血:
浮萍草、豨莶草、红花、川芎各9g,苍耳子、赤芍各12g,白芷4.5g,川桂枝3g。
上方加减服用月余,白斑皮色转紫褐。连续服用3个多月,白斑中间有明显色素岛出现,已属临床痊愈。

顾老抓住本案病发头面,白斑扩大发展,证由外风犯于肌肤而发,治疗首重祛风为先。
他善于吸取古方中的良药,如借鉴《外科正宗》中用浮萍丸、苍耳膏治疗白驳风。浮萍辛寒入肺经,性轻浮,达皮肤,具有发汗胜于麻黄、利水捷于通草之能。苍耳子苦辛温,入肺经,有祛风疗湿、疏散宣通的作用,它上达巅顶,下走足膝,内通骨髓,外透皮肤。
顾老在治疗本证时,凡由外风而发者,常取苍耳、浮萍为君。他说此两味药能疗白癜风者,妙在具有辛散入肺经,可使郁阻于肌肤的风湿之邪透达于外。在祛风药中他常伍同白蒺藜、豨莶草透表。
本案病程已逾4年,病久风邪入络,他又辅以乌梢蛇、广地龙搜剔深入经络之风。风为百病之长,祛风为先,宣散透达是顾老治疗本病的一大常法。
二、养血活血,善治风者先治血
例2:吕某,男,45岁。1976年20月初诊。
主诉白斑初见于面颊,渐渐蔓延整个颜面及耳垂前后。病起2年,近几个月来白斑增多扩大。病者素有头晕目眩,脑响耳鸣,精神倦怠,心悸少寐。苔薄质淡,脉细无力。
证属营血不足,血虚生风,气血失和,濡煦受阻,肌肤失荣。
治当补益心脾,取归脾汤加减:
全当归、川芎、丹参、生熟地、赤白芍各9g,川桂枝、炙甘草各4.5g,黄芪15g,党参、白术各9g,锻自然铜12g。
上药加减服用4月余,血虚诸证明显好转。面颊部白斑色素生,白斑转褐而愈

本案伴有一系列血虚证候。顾老辨证认为此由内风而得。患者心脾两虚,营血不足,血虚生风,濡煦受阻,肌肤失荣而罹本病。因此,当循“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的医理来论治。
凡辨证是由血虚内风而得者,根据脏腑学说,心主血,脾统血,又为生化之源,治疗当以补益心脾,常用归脾、四物加减。当归、川芍、赤白芍、丹参
顾老尚喜用桂枝,借桂枝疏通经脉,助养血活血之功,并能调和营卫。他说,若由内风而得者,治以养血活血,气血足,营卫和,经脉通,肌肤腠理得荣,痼疾定能得瘳。
三、疏肝理气,开达毛窍解郁闭
例3:张某,女,30岁。1978年12月初诊。
主诉面颊有黄豆大小白斑己七八年。近年来白斑渐渐增大,且躯干、胸腰部也有白斑出现。平素月经不调,经前乳胀,经来量多,腹痛。苔薄舌红,脉细弦。
证由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复受风邪,搏于肌肤,致令气血不和,肌肤腠理郁闭,毛窍不能开达。
治拟疏肝理气,开达郁闭,取小柴胡汤合逍遥散加减:
白芍、合欢皮、益母草各12g,柴胡、当归、女贞子、旱莲草、八月札、广郁金、香附、菖蒲各9g,佛手4.5克。上药服用4月余,经期恢复正常,痛经、乳房胀均除,颈部及胸胁白斑明显缩小,且均有色素岛出现。

本案病者系青年妇女,并素有月经不调。女子以肝为先天,肝喜条达,善疏泄,气郁则肝木调达失司而得病。罹病后更可加重郁结。
顾老审证求因,治病求本,以疏肝理气之品为主,与养血活血药相合。气机调达,营卫得和,皮肤腠理开泄,毛窍自能开达。顾老并注重经络辨证,他认为胸胁为肝经循行之地,白斑发于胸胁是肝经气血凝滞之候,因此加用芳香开窍之药,如八月札、郁金、菖蒲等,以冀开达毛窍,转静为动。开窍法贯彻于行气活血药中治疗白癜风,两者相得益彰,也是顾老治疗本症的经验治法之一。
四、益气固表,辨病寓于辨证中
例4.戴某,女,34岁。1985年8月初诊。
主诉在近两三个月中,面颊、胸腹、四肢先后出现十余处白斑。平素容易感冒,动则汗出,面色少华,气短神疲。苔薄质淡,脉濡细。
顾老辨证病者乃气虚之体,卫阳不固,腠理不密,风邪客于皮毛而发本证。
治当用益气固表合祛风之品,取玉屏风散最宜:
生黄芪20g,党参、豨莶草、煅自然铜、当归各12g,桂枝、川芎各4.5g,白蒺藜、防风各15g,白术、制香附各9g。重用黄芪、党参补气,佐以祛风之品,经治2月余。面颊及四肢白斑明显消退。

顾老对表虚患有白癜风病者,重用黄芪补气固表,伍用防风,其功益彰;伍同白术健脾,补中焦以资气血之源,又能培土生金。本方具有振奋卫气,致密腠理的功效。
白癜风是免疫机能障碍引起的疾病,而现代药理研究证实,黄芪具有提高机体免疫机能的作用,故顾老在此案中重用黄芪,是将中医辨证的重在固表,与现代医学辨病以提高机体免疫结合起来。由此可见,辨病寓于辨证,是顾老独具匠心的构思。
五、补肾益肺,金水同源治病根
例5:曹某,女,27岁。1980年2月初诊。
主诉右侧腰腹部有豆瓣大小白斑两处,已有十余年。近年来右侧腰胁部又有黄豆大小白斑新生,并在逐渐增大。病者产后两足跟痛,腰膝酸软,耳鸣目眩,神疲气短,头发稀疏。苔薄质淡,脉细无力。
证属产后肾气亏损,肺肾俱虚而致白斑扩大发展。治拟补肺益肾:
黄精、黄芪各15g,北沙参、大熟地、黑元参、制首乌、菟丝子各12g,杜仲、当归、制香附各9g,炙甘草4.5g。
上药持续服用半年,产后肺肾两亏证候得除,腰腹白斑也缩小,并有色素再生。

现代医学认为,本病与遗传因素、自体免疫、神经因素等有关。根据祖国医学脏腑学说,顾老认为,本病的发生,无论是由外风而发,或因内风而得,都与禀体肾气虚损、肺气不足密切关连。故方中除用补益肺气之品,更注重色黑归经入肾的药物,如大熟地、黑芝麻、黑元参、墨旱莲、制首乌等益肾之品。顾老循从金水同源,子能令母实的五行相生原理,应用黑色补肾之品,治疗白癫风取得较好的效果。
六、浸渍外治,直达病所取捷径
例6.席某,男,10岁。
病儿在洗澡时偶然被家长发现脐孔下方出现铜板大小白斑。因白斑范围渐渐增大,经市医学会同道介绍来顾老处求治。来诊时证起二月,患儿除白斑外无明显全身症候,惟见苔薄腻质润,脉濡细数。
病儿脏腑未坚,肺脏娇嫩,复受风邪搏于肌肤,气血失和所生。治以益气祛风,标本同治:
黄芪15g,太子参、煅自然铜、红枣各12g,白术、防风、浮萍草、苍耳子、白蒺藜、当归、菖蒲各9g,桂枝4.5g,甘草3g。
上方第一、二汁内服,第三汁温热湿敷。经内服外敷合治2周,白斑中央已出现色素岛。继续用药2个多月,白斑显著缩小。后取用黄芪、生香附、白蒺藜、自然铜、石菖蒲等配制丸药吞服,并继续用上方煎汁温热湿敷而得痊愈。

本案治疗中内服、外敷,顾老均选用自然铜。自然铜是一种矿物,其色如红铜或黄铜,质较纯而轻,味辛气平,入血行血,为伤科接骨之要药。顾老借鉴用于白癜风,取其辛散行血祛瘀之功。许多患者应用本品治疗,确有一定的疗效。
顾老除了经常嘱咐白癜风病者宜将含有自然铜的药渣外洗外,并建议病者在生活用水及煮药时加入铜块共煮。特别是外洗,可使药直达病所,促使机体从皮肤直接吸收铜离子。
从现代细胞代谢学说了解色素减退的原因,既与血清铜氧化酶活性降低有关,又与血液中铜离子的含量不足有关,所以,浸渍外治也是提高白癜风疗效的重要一环。
本文选自《上海中医药杂志》,作者:顾乃强,顾乃芳,转载仅为了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10-17 07:21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