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7

在线服务满意度 97%

在线问诊量 5538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周晓

周晓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冠心病

高血脂治疗:详细讲解他汀类降脂药(被称为“心脑血管病”头号克星)

发表者:周晓 94人已读

1976年美伐他汀横空出道,作为他汀(Statins)家族中的“大姐大”,不忘扶持自家“姐妹”,拖家带口组成全球首支“抗心血管病天团”,直挂云帆,乘风破浪,掀起一场“他汀革命”,吸粉无数,红极一时,挽救了千千万万心血管病患者。

时代风起云涌,“鲜肉”层出不穷,而实力派天团他汀家族作为“前浪”向我们证明,什么叫做:我自始至终都是一线!

成团出道的他汀类药物

虽说他汀类药物自1976年出道至今,已经是行医44年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了,不过为了“节目效果”,还是要向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

他汀类药物是经典的降血脂和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物,具有多重药理作用,不仅能强效地降低总胆固醇(TC)和低密度脂蛋白(LDL),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三酰甘油(TG),以及升高高密度脂蛋白(HDL)的水平 [1]。

他汀家族:七大成员闪亮登场

美伐他汀是他汀家族中最早被发现的一种,之后以美伐他汀为基础结构的他汀类药物陆续问世,而美伐他汀逐渐退居幕后,把一众小妹推上了舞台:目前临床上最常用的他汀类药物有7种,分别为洛伐他汀、辛伐他汀、普伐他汀、氟伐他汀、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和匹伐他汀。

他汀都一样?大家来找茬

虽然这七姐妹的名字看起来都差不多,但由于化学结构的差异,各类他汀在溶解性、利用度、代谢以及适应症等方面也会存在不同。对于非医药专业的同志们来说,要想准确地辨认出各类他汀的结构和特点,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于是乎,就在这里帮各位简单整理了一张简表。

他汀家族的药理机制

既然是成团出道,各位他汀姐妹必定团队为重。在“经济公司”的统一包装之下,他汀类药物防治心血管疾病的药理机制倒是相差无几。而且随着“业务能力”的不断提升和“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张,他汀类药物也开始进军其他类型慢性疾病的预防或治疗领域。

1治疗高胆固醇血症和高脂血症

他汀类药物能够竞争性抑制HMG-CoA还原酶,减少内源性胆固醇的合成,同时还可以增加血清胆固醇的清除速率 [2]。

2治疗动脉粥样硬化

他汀类药物通过减少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在血管壁的沉积,同时改善血管内皮细胞的合成与分泌功能,并发挥抗炎、抗氧化的功能,此外,还可以降低斑块脂质含量,增加粥样斑块稳定性从而抑制血栓生成和血管破裂 [3]。

3治疗高血压、脑卒中、冠心病等其他心血管疾病

除了上述调节血脂、改善内皮功能以及抗炎、抗氧化等作用外,他汀类药物还可以抑制血小板聚集,减少血管阻断力,改善血液供应功能 [4]。另外,还能通过调节血管紧张素受体、基质金属蛋白酶等,发挥心肌细胞和心肌间质细胞保护作用 [5],从而治疗多种心血管疾病。

4预防骨质疏松

他汀类药物可以抑制破骨细胞凋亡,增加成骨细胞的数量和促进成骨细胞的分化,从而起到预防骨质疏松的作用 [6]。

5延缓老年痴呆

他汀类药物通过调节淀粉样前体蛋白和tau蛋白磷酸化水平、抑制超氧阴离子自由基O2-形成等途径,降低老年痴呆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病风险、延缓疾病发展 [7]。

6抑制肿瘤形成

他汀类药物通过阻断 MVA合成途径,抑制癌细胞增殖和诱导细胞凋亡。同时还可以抑制肿瘤细胞侵袭和转移、以及新生血管的形成 [8]。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药。

新冠余情未了,他汀申请出战!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之时,我国科研团队(武汉大学李红良等人)对13981例临床确诊的新冠肺炎住院病例进行了深入回顾性队列研究,借助一系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统计分析模型【倾向评分匹配模型(PSM)的混合效应比例风险回归模型(coxME)、时间变量COX回归模型、边缘结构模型(MSM)】,发现使用他汀类药物的人群因COVID-19导致的死亡风险更低(5.2%) [9]。

(使用/未使用他汀的新冠患者28天全因死亡率的风险分别为5.2%和9.4%,危险比为0.58)

面对新冠肺炎,众多临床药物宣告无效,他汀为何迎难而上?诸位或许不知,除了治疗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他汀类药物还具有很强的抗炎和免疫调节作用,有利于对抗病毒感染。前一阵子就有研究发现,他汀类药物可能通过直接与冠状病毒的主要蛋白酶结合而抑制SARS-CoV-2进入宿主细胞 [10]。

天时,地利,人和,他汀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我一直都是一线”,笔者不禁想到一句很土但又很有道理的话:你要悄悄拔尖,然后惊艳所有人~

有实力,更要有眼光——他汀进军抗衰领域
他汀类药物的更新迭代使得药效不断增强,比如匹伐他汀仅需1mg的剂量就可以达到10~40mg其他他汀类药物的降脂效应,而且研究发现,低剂量服用他汀类药物(未达到有效降脂的剂量)时也可以发挥明显的健康保护效应。实力雄厚的他汀,眼光也是不差,早就瞄准了“仕途大好”的抗衰领域,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悄悄拔尖的他汀有没有让我们惊艳到呢?

第一: 延长寿命,降低全因死亡率 [11]

l 统计模型推测他汀类药物可以延长预期寿命2~3年,甚至7.9年;
l 十年随访发现他汀类药物可以使老年人全因死亡率降低34%;
l 临床试验表明他汀类药物可以小幅度提高生存率,使全因死亡的时间推迟约12.6天。
Emm,颇有一种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意味在里头,不过如果真能延年益寿的话,苍蝇腿也是肉啊~

第二:他汀类药物的抗衰机制

1. 抗炎症抗氧化:抑制炎症因子、趋化因子和黏附分子;提高抗氧化酶活性,降低氧化应激水平 [12, 13]。

2. 维持端粒长度:减缓端粒缩短速率,增强端粒酶活性 [14]。

3. 调节细胞周期:抑制MAPK信号通路,延缓细胞衰老 [15]。

4. 诱导细胞自噬:促进AMPK和抑制mTOR信号通路,诱导自噬 [16]。

5. 促干细胞增殖:调节HIF-1α介导的信号通路,促进髓核间充质干细胞的增殖和细胞外基质的分泌 [17]。

6. 延缓血管老化:增加NO合成与释放,上调SIRT1表达,抑制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以及提高内皮祖细胞数量和功能 [18]。

第三:他汀要吃吗?有毒吗?便宜吗?

有1说1,如果是高血脂症患者,买他!如果是为了抗衰老,吃还是不吃?您自己说了算,以下言论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虽说低剂量+长期服用他汀具有一定的健康保护效应,也有不少证据证明他汀“微”但足道的延寿效果,而且安全性较高,价格也不贵(大约四五十块钱),可是在没有医生朋友帮助的情况下,如何确定哪一款他汀最适合自己还是有些困难的,而且他汀与其他药物的联用效果能否让人眼前一亮?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加有力的研究数据。所以,并非不建议吃,只是不急着吃。

当然,如果已经开始或者迫不及待准备服用,一份简易他汀指南拿好不谢:

(以上剂量为降脂推荐量,用于抗衰老记得再少吃一点哦)

他汀类药物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肝肾毒性、肌毒性、神经系统毒性,伴随消化道反应、横纹肌溶解症等,低剂量服用一般不必担心这些副作用,但要注意:服药期间不可与红霉素、克拉霉素、环孢霉素、伊曲康唑等药物联用,也要避免大量食用葡萄柚;另外,根据现有文献的报道,既然选择长期服用,那就要坚持一辈子哦~(执他汀之手,与子慢点偕老)

参考文献:

[1] Goldberg AC, Leiter LA, Stroes ESG, et al. Effect of Bempedoic Acid vs Placebo Added to Maximally Tolerated Statins on Low-Density Lipoprotein Cholesterol in Patients at High Risk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CLEAR Wisdom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JAMA. 2020 Jan 21;323(3):282]. JAMA. 2019;322(18):1780-1788.

[2] Harper, Charles R, Jacobson, Terry A. Avoiding statin myopathy: understanding key drug interactions[J]. Clinical Lipidology, 6(6):665-674.

[3] 赵东.他汀类药物的药理作用与临床研究近况[J].天津药学,2004,16(06):58.

[4] Hou Wanyin, Lv Jicheng, Perkovic Vlado. Effect of statin therapy on cardiovascular and renal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13(24):24.

[5] Naveed Sattar, Dr David Preiss, Heather M Murray. Statins and risk of incident diabetes: a collaborative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statin trials[J]. Lancet, 2010, 375(9716):735-742.

[6] 田发明, 张柳. 他汀类药物抗骨质疏松作用的实验研究进展[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07(5).

[7] 管锦群, 姬萍. 他汀类药物与老年痴呆的防治[J]. 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 2006(7):500-502.

[8] Qi-Jun Wu, Chao Tu, Yuan-Yuan Li,. Statin use and breast cancer survival and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Oncotarget, 2015, Epub 2015 Oct 12.(40).

[9] Zhang XJ, Qin JJ, Cheng X, et al. In-Hospital Use of Statins Is Associated with a Reduced Risk of Mortality among Individuals with COVID-19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un 24]. Cell Metab. 2020.

[10] Rodrigues-Diez RR, Tejera-Muoz A, Marquez-Exposito L, et al. Statins: Could an old friend help the fight against COV-19?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un 19]. Br J Pharmacol. 2020.

[11] Hansen MR, Hróbjartsson A, Pottegrd A, et al. Postponement of Death by Statin U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J Gen Intern Med. 2019;34(8):1607-1614.

[12] Luotola K, Jyvkorpi S, Urtamo A, Pitkl KH, Kivimki M, Strandberg TE. Statin treatment, phenotypic frailty and mortality among community-dwelling octogenarian men: the HBS cohort. Age Ageing. 2020;49(2):258-263.

[13] Albert M A, Danielson E, Rifai N, et al. Effect of Statin Therapy on C-Reactive Protein Levels: The Pravastatin Inflammation/CRP Evaluation (PRINCE): A Randomized Trial and Cohort Study[J]. 2001, 10(6):30-30.

[14] Bonetti PO, Lerman LO, et al. Stain effects beyond lipid lowering-are they clinically relevant? [J].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03, 24(3): 225.

[15] Cawthon RM,Smith KR,O'Brien E,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telomere length in blood and mortality in people aged 60 years or ol- der[J]. Lancet,2003,361( 9355) : 393-395.

[16] Brouilette SW,Moore JS,McMahon AD,et al. Telomere length,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and statin treatment in the West of Scotland Primary Prevention Study: a nested case-control study [J]. Lancet,2007,369( 9556) : 107-114.

[17] Kuki S,Imanishi T,Kobayashi K,et al. Hyperglycemia accelerated endothelial progenitor cell senescence via the activation of p38 mitogen-activated protein kinase[J]. Circ J,2006,70 ( 8 ) : 1076- 1081.

[18] Hashimoto M , Akita H . Cerivastatin, a Hydroxymethylglutaryl Coenzyme A Reductase Inhibitor, Improves Endothelial Function in Elderly Diabetic Patients Within 3 Days[J]. Circulation, 2002, 105(4).

本文是周晓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0-07-07 06:14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周晓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周晓大夫电话咨询

周晓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周晓大夫

周晓的咨询范围: 肺部小结节,肺癌,食管癌,气胸,手汗症

咨询周晓大夫